真实故事,可是想不出来标题。。。

死便埋 2月前 ⋅ 122 阅读

现在是2019年3月12日,截止到目前,我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跟父母联系了。

断绝联系的起因是因为跟妹妹的一次争吵,她说:

“我出来这么多年存了6万,你呢?”

“爸妈也是为了你好。”

“谁叫你老是乱花钱。”

争吵完了,我虽然委屈,但是却没有掉眼泪,我妹就是我母亲的翻版,身为潮汕地区的女儿,我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指责。

我初中毕业就远离了家乡到广州打工,到广州的时候,身上只有85块钱,在广州的工厂干了3年,存折在我妈手里,三年后,我带着2000元到深圳重新开始。

哦,我忘了,我还常常被指责“谁叫你当初并不好好读书呢?”

我承认,我没有好好读书,因为在学校,我的书包常常被丢到垃圾桶,我的橡皮差,笔,甚至文具盒都常常无端失踪,还老是有人天天对着我说“猪头”,“巨神兽”,嗯,还有人喜欢在楼上吐我口水,我记得最深刻的一次,是一个男生一拳把我打出了鼻血。

嗯,然后我扔了丢我书包的同学的书椅,怼了偷我文具的女生,对着我说“猪头”的,我一般称他们做“瘦猴”,吐我口水的熊孩子呢,被我追到了洗手间,只有把我打出鼻血的拳头同志,让我哭着去找老师,得到了一句“为什么他不打别人,偏偏打你呢”,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该老师是拳头同志的老妈,好吧算我倒霉。

这种生活呢,一直从6年级持续到我初中毕业,我对课本也不感兴趣了,我对学校更加不感兴趣了,就这样,我放弃了中考投向了社会的怀抱,结束了我多年以来斗智斗勇的校园生活,那时候我17岁。

但是这些,我父母都不知道,我们家生个了男孩。最大的,已经两岁的我就被带到爷爷奶奶家养着,因为我母亲照顾不来3个孩子。

说实话,在爷爷奶奶家的那段时间,可以称之为是我此生最幸福的时光了。

父母对我而言就是偶尔问问你作业写了没有,考试考几分的亲戚。

以至后来这两位将我带回身边的时候,那叫一个鸡飞狗跳,最后我挨了一顿板子,终于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

回想起在父母身边的生活:

“爸”“嗯”

“妈”“嗯”

“去洗碗”“去扫地”“把游戏给你弟弟玩”

不给?!不去??给你一如来神掌你就知道答案了,在这段时间,衣架,棍子什么的都弱爆了,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我父亲将一锅紫菜汤迎面给我泼了个激灵,导致我后来觉得学校里的哪些都是小病小灾了。

在我忍耐到17岁的时候终于迎来了自由,马不停蹄的奔到广州感受新鲜的空气。

然后工厂干3年,现实社会依旧是给我各种打脸,幸好,有两个死党一直在身边,可惜,3年结束后迎来别离,一个回家嫁人,一个去帮家人卖手机,后来嫁给了韩国人。

我只身到了深圳,哦,还有2000块。

我其实也想嫁人的,可是,没有人要。

来到深圳,不想去做工厂了,找了份销售的工作,没想到干的还挺不错的,来深圳的第一年年终奖加奖金一起有10000多元呢,对比我在工厂每个月领死工资2500元的成绩,还是很自豪的。

不,是自豪的要死,立马打电话给我妈报喜,然后就被哄着贡献出了5000,理由是家里要盖房子了。

结果才过了一个月就犯小人,我们店长以我偷懒不搞卫生为由把我给开了。

哎,换了工作后父母知道没多久,就打电话过来:

“怎么换工作了,能不能好好干一份工作”

“老是换工作怎么能够升值?”

“能不能学学你妹妹,你妹都存了多少钱了?”

呵呵,我知道,我妹妹一份卖服装的工作做了4年了,了不起。

来深圳第二年,我给我的父母各买了一个金戒指,又给自己买了电脑。

也是今年,房东将房租涨到了1500元。

来深圳第三年,我开始接受项目工程的工作,到国内各地区出差,其实有点不敢相信,我之前还在广州干工厂呢,兴奋过头了结果在机场被偷了两部手机,还在泉州出差的时候摔断了腿,买了新手机,华为的,又把腿照顾好,剩下几千块钱,去了云南过春节,不想回家,没钱,想去旅游,不想报效老家了。

三年来,我没有给自己一点存款,身家最贵除了手机就是电脑,也就是这一年,家里依旧是各种指责的时候,我对父母放了狠话:

“你们怎么不去生个马云呢?”

“我就这么多工资,不可能一夜暴富的,介意的话你们就去认个有钱人当女儿吧,谁有钱找谁。”

现在是在深圳的第5年,这期间我把父母的微信以及妹妹的微信都删除了,我妈到是给我打过电话,被我挂断后发信息骂我神经病。

我妹给我打过一次,不想接也挂了。

我想了很久,没什么远大的梦想,只想去日本旅游一次,对我这种二次元的宅女来说,日本真的是个很向往的地方,然后能存点钱,然后有一份可以去奋斗的事业,老了回乡下盖间房子终老,就这样。

父母想要的我不能给,也给不了。

其实还是很感谢老天的,虽然老天没有给我出众的外表,也没有过人的智商,更没有雄厚的背景,但是给了我一颗无比强大的心脏。

加油吧!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