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我 16

霖的郊野公园 2月前 ⋅ 76 阅读

2006年 9月4号 林

我今天才知道硌节辍学了,初一读了两年,他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坐进下石涅中学的二楼的教室。像硌节这种情况,对外,只说是在家里养病,因为下石涅中学怕被人举报学龄期的学生未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就无故辍学,但是最终还是会给他初中毕业证。

一号开学的时候,我们再一次进行分班,我在学校公告栏上找我所在的班级时,里面并没有看到柳红的名字,有点小小的难过,原来这他妈的就是分开的感觉。十七也留在了初一,课间十分钟,当我在二楼往下看的时候,时常会看到十七的身影,感觉他像一个留级生,一个老留级生。我已经上二楼了,他还在一楼,他也不再是班主任,也不教数学,他当了语文老师,总觉得十七开学后精神面貌变了,脸上不再那么多愁,不再像初一教数学时总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其实这也不能怪别人,作为一个数学老师,却不会做应用题,搞笑的一点是暑假前开最后一次开班会的时候,又捎带宣传了他家的蜂窝煤,告诉我们人走了,人情还在。我也终于相信了,十七的副业真的是在卖蜂窝煤。

柳红和黑点子去了一零九班,我和苶子在一一零班,两个班之间隔着一堵有二十年历史的青灰色砖墙,我们唯一的共同点是在共用着学校西边的厕所。我想我是喜欢柳红的,因为我的胡思乱想里总有她。

初一的时候,我看不到学校围墙外面的样子,虽然我知道对面就是一片玉米地,初二到了楼上,比之前高了三米多,看到外面的柏油路,玉米地,进村的大卡车越来越多,基本都是前四后八,村里的煤矿开了,村里也有了很多窑黑子,黑点子的爹就是其中一个。人们常说窑黑子是吃阳间的饭,在阴间干活的人。我是不是还没有长大,因为我一直在阳间吃饭,但是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以后要去阴间干活。下石涅煤矿到现在有半年了,我从来没有进去,老妈也不断地警告我,不要去矿上玩,如果被她发现我去了矿上,就打断我的腿,对老妈可能会打断我的腿这个警告,我信百分之五十,因为即使不是打断我的腿,踹几脚肯定是避免不了的,老妈的吓唬方式以及用的语句从来都是夸张手法,但是在现实基础上的夸张,不像李白嘴里的白发三千丈,听着都他妈的瘆人。

初二的班主任,叫肉丸子,她教我们英语,这个外号是苶子起的,因为苶子看不惯肉丸子那么胖还喜欢穿紧身的牛仔裙。我们对胖子向来有种恶意,因为大多数人不胖,胖子群体较少,是弱势,但是弱势群体不是应该被保护的吗?有些道理想不通,因为经不住琢磨。

 

2006年 9 月10 日 

今天是教师节,我们凑钱给班主任买了花,而且听说食堂今天做了红烧排骨,学生半价,老师免费,本来回家吃饭的学生,也都带了饭盆,等着中午的下课铃一响就冲去食堂抢排骨,抢完再带家回吃,黑点子竟然带了两个饭盆,最后一节课他手里一直拿着就没放下过,写字都是单手。一个个好像都带着爹妈的命令一样,抢不到就不让回家吃饭。这排骨也是下石涅煤矿为了犒劳老师们,我们算是凑热闹,毕竟这半价的排骨很诱人,这一天或许是每个学生最有钱的时候了。

我本来不想去抢的,一个女孩哪好意思跟一群男孩抢红烧排骨,肯定被那些男生笑话,还会被说一些酸话。但是黑点子给我打包票,说他会给我排队、占位置,到时候把饭盒递给他就行,我也是运气不好,初一的同学分到初二还是一个班的有十二个,熟悉的只有同村的黑点子,他还是我的同桌。黑点子连头发都是方便面的味道,一到吃面的时候,还喜欢哧溜方便面,那油点子就到处乱飞,我的笔记本上面到处都是油花儿。

下课铃刚响黑点子就两眼放光,嘴里一直悄悄咒骂着讲台上拖堂且唾沫横飞的班主任,同学们都在拧鞋底,镜面的水泥地一会发出一声尖叫,班主任肯定是故意的,奇怪地是楼道里也没有听到学生跑动的声音。不要脸!是不是老师们都约好了今天一起拖堂?就为了那顿免费的红烧排骨!还不如秃子十七了,好歹十七从来不拖堂,铃一响,马上合书走人。我看着黑点子硬生生在两个铝制饭盆上用大拇指甲掐出一道道印子,大概过了五分钟,班主任才说下课,楼道里都是男低音“操! 操!操!”、男高音“红烧排骨,爹爹来了!”

我刚下楼梯口,就被苶子拉住了,他告诉我“林霖刚才被警察带走了”,说完就跑了。

去他妈的红烧排骨,林霖都被警察带走了,苶子还撒欢儿跑去食堂抢排骨。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