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这样不如诗

了一刀 2月前 ⋅ 294 阅读

1

陈妮喝醉了酒打电话告诉我,事情好像被父亲知道了。家里断了她的经济来源,迫于无奈,她问我销售好不好做。

 

这里指的事情是,她跟她女朋友的事情。

 

出来学校的第一个月,她离开家独自前往一个陌生城市,离开急,没有把女朋友给的情书盒子带上。国庆第一次回家时发现装情书的盒子突兀地放在书房的桌子上。粉粉的,是那么的刺眼。但这个刺眼的盒子,应该藏身于隐秘又乌黑的衣柜里,等待她的女主人开启。

 

工作后第一次和父母吃饭,饭桌上,陈妮的父亲问起女朋友的事情,由于他们语气比较激烈,最终事情恶化,父母断了陈妮的这个月的经济来源。国庆的第二天晚上,陈妮连夜滴滴回那座陌生的城市。

 

她告诉我,面对突然发生的事情,她显得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又微不足道。就连一点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如此脆弱的感情就因为家庭要断了经济来源就显得岌岌可危。

 

更可怕的是,接下来要面对突如其来冒出要相亲的男生,若是不和他们搭建关系,又会随时断绝父女关系。

 

我实在担心陈妮现在的状态会不会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于是在接到她电话的后不久,上了高速,前往她工作的宿舍。

 

凌晨一点多,我按下她的门铃。按了许久都没有反应,正当我想联系警察的时候,陈妮叼着烟,手里拿着一打啤酒和花生走上来。

 

“你吸什么烟?瞧你现在这个鬼样,你还是你吗?”或许是因为她身上散发着本不该属于她的味道让我极其厌恶,我一手打掉她嘴里叼着的烟。

 

突如其来的力量让她抬起头往上看,见来人是我,原本想破口大骂,但也只是轻轻地笑笑,胡乱地摸索出钥匙,又因为醉酒的缘故,怎么都插不进钥匙孔。于是用力甩来手里的啤酒,用力踹了门几脚。

 

我担心深更半夜,陈妮的举动会影响周边邻居,于是赶紧捡起钥匙开了门,把她和被她甩开的啤酒一一拎回房里。

 

一个月前,这里还是一条不理,但此时此刻,房间里到处是啤酒罐,白酒瓶,花生壳,香烟头。浓烈的酒精和尼古丁混杂在一起有一种特殊的味蕾,好似在告诉来者:生人勿进。

 

“我叼你,烟什么时候学会抽的?”陈妮不顾客人,自顾自地坐在阳台上,圈着腿,撕开一包新的爆珠。娴熟地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啪啪两下就把烟点着,吹出青烟来。

 

“今晚。”

 

“你个傻子。烟抽上了就难戒掉了。”我怜惜又无奈地抽掉她嘴里叼着的烟。

 

“抽烟伴着酒喝,醉得快。”

 

“傻子,醉要是能解决问题,世界首富就不是亚马逊的老总了。”

 

话还没说完,她已经泣不成声了。

 

2

陈妮和她的女朋友晓菲成为情侣是在陈妮险些出车祸的那天晚上。在那之前,她们都是初中时的同班同学,朋友关系,或者再好些,是相互是知己。

 

那天傍晚,陈妮围着小区外围跑了几圈。累了,正想走路回去,这是一辆摩托车冲面而来,后面紧跟着一辆小轿车。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轿车撞上摩托车,最后连在一起撞上杆子。

 

所幸,事故的最后,并没有造成人员的伤亡,但是,要是,陈妮再往前走多几步,她就要和这多灾多祸的世界说再见了。

 

那晚她睡不着,找了晓菲聊天,说起这件事。晓菲立刻跑来她的小区见她。见面的那一瞬间,陈妮第一次感觉到除去亲情以外,令人心安的感觉。死亡、车祸、遐想刺激的分泌多余的多巴胺在被晓菲相拥进怀里的那一刻被更为浓烈的荷尔蒙覆盖。

 

晓菲,没有强男生而有力的臂弯,甚至,她看上去有些羸弱。大学两人没有多少积蓄,却是下大排档吃个肠粉、炒面都觉得是八珍玉食。搭公交去公园逛逛就好像去了马尔代夫一样开心。

 

陈妮告诉我她和晓菲的事情时,看她满足的笑容我就知道,在这段别人看来不论的恋情里她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万一被父母知道,你们怎么办?”在陈妮跟我叙述她规划的和晓菲一起的生活蓝图时,我忍不住泼了她一身的冷水。

 

“这些事情,到那天再算吧!”陈妮仰起头,看着她眼里的光我知道,即使前路茫茫,和爱的人一起,她都有无比大的魄力走下去。

 

但生活就是这样不如诗。在陈妮构画的理想蓝图里有夏威夷的海,马尔代夫的岛,姜太公的钩,还有一世一生一双人。但现实是,海里有波涛汹涌的浪,上岛前你可能要走一条崎岖的路,鱼钩并不能钓到鱼,这样的关系,在俗世里并不能陪伴到老......

(这个漫画叫《SQ》,这两张图片是陈妮手机桌面的图片。喝酒的时候她告诉我,最大的理想是,带她去加拿大结婚,因为在那里她们的婚姻是合法的。)

 

陈妮含着金钥匙出生,大家庭传统思维浓厚;晓菲父亲是某投资公司的证券投资总监,家庭背景,经济实力也非常显赫的。这样两个同样优秀的家庭里,怎么会容许有“不优秀”的存在。

 

所以,在现实逐渐瓦解陈妮内心的理想世界时,她的强忍辛酸背后的痛苦,我作为她从小到大的玩伴,我能深刻地体会到。

 

3

陈妮带着优秀的大学经历和父亲帮忙找的关系,在实习那一年在一家对口的单位里做着文职类工作,工资不高,勉强能度日。幸好,她大学里积攒的奖学金和父母每个月给的零花钱,所以她和晓菲的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在她工作后的第二个月,她告诉我在这家企业里受到领导的器重,经常带她去见一些客户,每天忙得几乎是倒床就睡。但是她不喜欢这个工作,因为她不喜欢小秘书的身份。

 

在她的想法里,小秘书实现不了她规划的蓝图。

 

青年的热火在一次次地准备会议文件,复印文件中被浇灭,又被爱情的荷尔蒙点燃。陈妮就是在这样矛盾又复杂的心态中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三个月。没想到这种心态在粉红盒子出现在书桌上时被动走向极端。

 

“姐,我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无能为力。在发生变动时,我和她的关系脆弱地不堪一击。对这段恋情有多期待,现在就有多可笑。”被我掐灭了烟,她打开一瓶啤酒。因为进门前,她负气把啤酒甩开一边,现在啤酒像对她实施报复一样,在打开罐子的瞬间,气泡都喷洒而出,迅速地沾染了她的手和裤子。

 

面对这一切,她也只是无奈地把手上的啤酒往身上抹了抹。

 

天!在学校的时候,她站在讲台上对着台下两百多的学生进行作业汇报。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玩着手机,都被她抑扬顿挫、激情澎湃的演讲所折服,忍不住抬头看她那一副无畏无惧自信的笑容。

 

她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毛主席口里的“银蛇”、“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可怎么区区三个月,却像白驹过隙,磨去了她的棱角,眉宇间少了以往的英气,却多了不少生活的压力?

 

我不忍再看她的脸,独自开了一瓶啤酒,也学着她喝起来,企图通过酒这种介质,体会她现在的痛楚。

4

“这件事,晓菲知道了吗?”喝了半瓶我脑袋有些昏昏沉沉,不知道是酒精的缘故,还是因为现在是凌晨三点多,正是睡意正浓的关系。

 

“我不敢让她知道。她是之前的我,对我们的恋情充满期待。我不想她经历我现在经历的事情。所以,我需要赚钱,我想做卖保险的。来钱快。”陈妮已经完全醉了,说起话来有些大舌头,口齿不清。

 

“傻子,卖保险,是来钱快,但你现在的心态能做好吗?别说是保险了,做任何行业,都需要一种平常心去做,你现在毛躁得不得了,销售这个行业,现在的你不适合做。”

 

“那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原本已经哭得精疲力尽的她,又一次细细哽咽起来。

 

“先去休息吧!夜了,等你清醒了,我们再商量对策,好吗?”

 

我拿走她手里的啤酒,拖她到洗手间洗脸,扶她上床睡觉。

 

灯光下,我看着她哭得红肿的眼,轻轻地叹了口气。

 

在陈妮与晓菲的故事里,我充其量也只是个看客。但冷暖自知,一段不被家人支持的,被外人看来畸形的爱恋里,她们能走多久?未来她们会怎么样,即使不想被看清,但事实却在不断地提醒摆在她们面前的道路又黑又长。

 

生活就是这样不如诗,但请对那个曾经的青葱少年好一些吧!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