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小伙伴去保险公司听了节课

李小走 6月前 ⋅ 296 阅读

我跟龙龙说,咱们现在就是像俩无业游民。

说这话的我,其实,最近也是忙。日常就是早起早睡,接送媳妇上下班。

周老师朝九晚六上下班。其余时间的我抱着电脑和手机星巴克、肯德基和麦当劳患者晃荡。

上午的时候,还会绞尽脑汁约个小伙伴过来请我和周老师吃个饭。

当天上午,我作为第一批进去星巴克的非消费者,刚打开电脑,准备煞有其事的装逼的时候,龙龙的微信传来。

问我在哪?

我说,星巴克百无聊赖。

刚好龙龙在我们的老朋友美团的业务也开始一片狼藉,将伤兵残,犹如上市后的美团股票,飞流直下三千尺。

龙龙回复我说,马上下来,找我玩耍。

我跟龙龙接头后,调侃了几句。

龙龙问我说,你有啥事?

我说,显而易见,没鸟事。

那你跟我去面试吧。

我抬手看了眼时间,马上11点,一来一回,肯定错过了我跟周老师的共进午餐。

我说,要不,你把面试定下午,咱俩先去对面儿苏宁楼上保险公司玩耍一番,闲着也是闲着。

作为一个地推经验丰富的人,我跟龙龙轻易越过了前台。天真无邪的前台对我俩的自投罗网或许还有些许窃喜,遂电话喊过来个小伙子。

小伙子个子算不上高,瘦瘦的,穿着自己撑不起来的西装,皮鞋也有三天没擦了,没打领带,算不上精明,也谈不上木讷。

前厅简短的寒暄,自报家门后。我跟龙龙表现了对保险极大的认可和对从业的向往。

毕竟事先做了功课,我们要求小伙子给我们详细讲解下贵司的TFE人才创业计划。

小伙子不喜不悲,带领我们一行两人简单参观了他们位于苏宁20楼的办公室,以便展示公司实力。随后,带领我们俩进入一个偌大的会议室。

就这样,自阔别13年以后,我和龙龙再次坐在一起当了同学,甚至同桌。

龙龙是我03年至06年的高中同学。如果没有什么一起穿过开裆裤之类的硬性的指标要求,算得上是我的好朋友。毕竟,高中的时候除了打球岔了裤裆,也没别的开裆裤可能。

龙龙自上学就特别认真,对知识的渴求也是一针见血,咄咄逼人。

在小伙子出去喝口水,做好上课准备前,我俩切切私语,这不会有摄影头老伙计跑出去监控咱俩了吧。

我显得是个新手,问龙龙,咱俩还需要做个笔记么,我包里带了个笔倒是。

那你要这样说,我包里除了笔还有笔记本。龙龙说。

龙龙是个周全的人,这提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喝酒聚会的安排,总会找相熟会主动加菜的老板,以免万一半熟不熟,老板还要纠结到底送不送个菜,送个啥菜,搞的吃饭会特别压抑。

周全的龙龙考虑到会议室空调有些热,暗示我一起脱了外套。以便专心学习。

喜欢一针见血的龙龙在小伙子准备开讲前,问了个尖锐的问题。说,如果天天来听课,给钱么,给多少?

小伙子看起来也是训练有素,说,这个我待会在PPT里会讲到。

如果说,我能想起来的小伙子讲的东西,大概是以下几个方面。

  • 我们公司很牛逼。

  • 这个项目很牛逼。

  1. 入门要求专科以上,过去一年年收入5万以上,或者有车有房。

    (要求这个是怕我们听课没钱自己买保险么?——龙龙问。)

    (我们这是个精英项目,这只是筛选的一步。我这个项目会有4轮面试,也不是符合的就能进来。——小伙子答。)

  2. 我们的项目有跟踪培训学习。

    (我就想知道听课给钱不,有底薪不?——龙龙问。)

    (如果你没给公司创造业绩,肯定是没底薪的,有津贴,等于责任底薪。——小伙子答。)

      (你直接说没有就是了。——龙龙一针见血。)

3. 我们公司这个项目一年,牛逼的人都是这样晋升的。

4,我们这个项目牛逼的人,在牛逼的一个月,税后收入97万。

(我们就是普通人——龙龙窃窃私语。)

  • 你发展下线可能赚更多的钱。

  • 你的事业还可以传承给你的子孙后代。

  • 2019年这个项目更加完善

  • 我们的队伍很年轻,就是你们这样优秀的小伙子。

 

我能理解龙龙每一次上课的认真,所以也就理解他为什么会有很多问题。

龙龙像是个上课积极回答问题的小学生,除了没有举手,总是有很多棘手的问题。

  • 卖一单多少钱?

  • 我没听说过你这个公司咋办?

  • ... ...

而我,多少显得有些焦急。

一是,马上12点了,我媳妇该下班,共进午餐了。

另一个,说出来不好听,但是也不得不说的是,长时间没听课,加上实在无聊我喝了不少水,一个钟头下来,我也确实是尿急。

等我懒得找厕所,在空无一人的苏宁消防楼道放水的时候,我跟龙龙总结小伙子。

我说,我觉得小伙子如果讲的再慷慨激昂一些,我们没准会答应他请我吃午饭的邀请。

而龙龙却在感慨,自己空有一身本领,无处施展。

下午的时候,我跟龙龙又去了宜信,关于宜信风韵女面试官的故事,今天不是太想说。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