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临碣石,以观临海

李小走 2月前 ⋅ 192 阅读

昨天,我给小周老师说的时候,同时也在跟临海发语音。

我给小周老师说,咱们先去澡堂子搓澡,带上欢喜的衣服和华勤的茅台。洗完澡咱直接从澡堂子去占鲁家。

我问临海说,你在嘉祥还是在玖玺,我准备沐浴更衣去见你。我说我洗完澡开半小时车大概1点左右1点半以前到玖玺。

临海一如既往假装很是慌张,哎呦,媳妇在睡觉,下午4点去上夜班。在家看孩子不能出门玩耍。

我说,不用,去了喝点茶拉拉呱,等你媳妇上半班的时候我们也走 。你也不用造饭,我也不喝酒。

临海大概是想到下午还要接他妈,还是一咬牙说,行吧,你安排的很到位。你记得带杯子,临海补充说。

 

 

一路上我开始给小周老师说,你做好心里准备。

我知道小周肯定没看老流氓王朔,不知道顽主们对话的调侃,只能直白的告诉小周,我跟临海聊天,虽然没喝酒,但是聊天跟两个喝多的人一样。我想大概是因为我跟临海在大学一起喝了太多的酒,巨大的惯性让我们看见彼此就醉。

为了避免天真的小周老师以为临海是个酒鬼,我亡羊补牢般的说,临海其实不喝酒,咱结婚那天,安排好配雷明兄喝酒的人没来,我给他说,占鲁,你顶上。

他二话没说就顶上了,下午走没吃饭,抱着咱的自来水灌了半天,稀释酒气,开车回家看孩子。

我这么说显得临海很江湖。

 

 

 

其实前几天我就把拜访临海的计划给小周汇报。

我说,你看我这个人也没什么朋友,春节跟往常一样宅在家里,(比如此刻,外边下着雪,小周抱着手机嘿嘿笑,我对着电脑敲这些。)

咱们也该出去串串门,找找过年的感觉,我是这样说的。

我还开始预热铺垫给小周介绍临海,免得突兀。

 

我给小周说,临海是我的大学同学。

不得不解释下小周老师对我没有大学的朋友的误会, 这一度让她怀疑我到底有没有上过大学。

我跟临海的认识是一致的,大概我们接受过正统的济南大学教育的人,都是比较低调内涵的,这让人看起来我们好像没上过大学。

我跟临海一度批判过山大,山师的学习氛围太过浓厚,走在校园里静悄悄,完全不比济大。

上下课的济大像是临过年的农村大集。叽叽喳喳,大声喧哗相得益彰,彼此点缀,又互不打扰。

也就是在济大,搁别的学校没准儿别人以为是搞群架。这多少让济大毕业的我们更喜欢偏安一偶,好像没上过大学。

 

 

上学时候我们就这样。

时常穿着花衬衫像个小流氓的我跟时常穿着篮球褂的临海要么找个安静的角落嘲弄一番所见所闻,形形色色的人和事。要么拎着水葫芦去图书馆看读书写字的姑娘。

晚上最后一节课下课后,临海还喜欢拉着我去结了冰的甲子湖边撒个野尿。我们的说法是激开冰面,让鱼呼吸。

 

我还给小周说,我大一是班长,后来了我犯了事,临海受任于危难顶上来做了班长。我们就是前任和现任的关系。

小周说,别说,还真是,你们都是一看就是脾气大,聊起天来特滑稽,又黑又高,不过他比你直流,看上去稍微更正经。

我黑着个脸,跟临海一般也不解释,大概是因为长得黑,所以一直黑着个脸。

 

 

大概12点55的时候,临海给我发语音,问我到哪了。

我说,下去桥右转就到,导航说需要3分钟,算上红绿灯我大概2分钟半。

临海自从搬来新家这是我第一次来,上次找他玩他在红星小区跟媳妇租了个房子过的太甜蜜。再上次他住单位的单身公寓邋遢的没地方站脚。

我想,虽然生活在一个城市,只有半小时的车程,临海大概不会怪我不找他玩,毕竟他也不找我玩。

毕竟,上课的20分钟路程我们都觉得远,所以很少去上课。

临海抛弃我一个人上课的时候,我就喜欢一个人拉上窗帘看个电影,写点文字,尤其像是今天这样窗外下雪的样子。

 

我跟临海也是一起受过苦难。 

大一时候,我们俩携手智斗苟利军传销集团保卫班里的小公举不被欺骗。

09你那大二,我们又因为上图的盖饭吃了拉肚子,去校医院挂吊瓶,去班主任家吃没放盐的清水面条,维权。这被我称之为325吊瓶事件。

 

 

临海能吃,我占了很多便宜。

他从角落里发现的新疆大盘鸡,毕业后我再去的时候已经倒闭了。

后来的他开始喜欢在新西门口买烤鸭,完事打电话喊我去小树林一起大快朵颐。后来觉得太自私,还喜欢往班主任家里送。

我牛逼的时候能吃两个八食堂的馒头,而临海稍微吃一下就能吃七个。

 

 

 

岁月磨灭了太多,很多事情依然记不清楚。

那时候的我,可以逃一节课,兴奋的去爬南院的山,他们下课我下山一起吃饭。如今,躺着都觉得不得劲。

细数完能想起来的几个倒霉蛋子以后,我不禁提醒临海说。

我说,咱们都毕业8年了吧。

说完这句,临海出门抽了根烟。

上学时候临海是几乎不抽烟的,我也懒得让他抽。

其实我一开始就怼他,说他抽炫赫门,甜甜的没劲的很,软的像投篮投了个三不沾,像是个娘们抽的烟。

我一股脑的把恶毒的话丢出来,是想让他戒烟的,却被小周拧了下大腿,觉得我说的有些过分。

 

 

我跟临海是毕业后就立马回的济宁。

他去了国资委的大国企,五险一金,双休,牛逼的时候上三休四。我去了倍耐力华勤。

那时候我们的聚会就是一眼看到整个职业生涯的感慨。

有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临海唱着歌去上班,发现工厂大门紧闭,夹紧的被强奸的姑娘的双腿。嘴里喊着,破产,倒闭,无限期的休息。

后来的临海出门自己捣鼓配件买卖,这像是现在的老许。

再后来的临海开始教书育人,跑到春季高考学校教数学。

不管是大国企,还是高考学校,我都曾经去玩耍。

每次进门临海都一本正经的告诫我说,让我低调,伪装下,别显得太社会。

 

 

 

写到这里,看着窗外的雪花飘飘我点了根白将军。

07年认识临海的时候我就是抽白将军,现在还是。

岁月流逝,好像一切都没变,而我不知道下次再见临海又是什么时候。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临海其名张占鲁,艺名临海。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