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小树林

麦田守望者 9天前 ⋅ 38 阅读

如果要问我对于朋友间最深的记忆是什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想起那片漆黑的小树林。

 

我跟她之间的故事,一度让我觉得,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她什么,才会那么的喜欢她和迁就她,以及不顾一切地对她好。

 

是的,她不是别人,就是只同了3年小学的闺蜜。至于现在还是不是,我也觉得有些迷茫。

 

90年代,1999年的乡下,村上小学,那时候还没有普及9年义务教育,我们还得拿着父母从地里刨出来的钱去上学。每到开学的时候,都是父母最心疼的时候,那时候的毛爷爷还是蓝色的。现在想想,当时真应该在钱币换代的时候,多留两张,说不定现在还能有个收藏价值。

 

每天早上,起床,先把一大锅的猪食煮好,在烧火的过程中,背课文;煮好之后,还得煮饭,吃了饭,再到地里干点活,然后再去学校。这是我小学生涯里的日常。

 

小学三年级,我们搬进了新的教室,就是从土坯的大房间里-可能不止一个班的那种,搬到了新修的两层4间教室的砖瓦房。

 

她同她弟弟一起转入我们班级时,正好赶上我们搬教室的那年。他们一来我们班级,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背课文太厉害了!别人几天背不下来的课文,他们两姐弟,一天一篇,甚至是一天两篇。那速度,着实让班里的学渣们钦佩了好久。这里为什么不说是我自己钦佩了好久呢?因为当时的我,虽然不是学霸,但也还能每天顺顺利利的背完规定的课文和课题,做作业也能好好的完成,考试好歹也能是班里前几名吧。但是来了这么强劲的对手,心里还是有些方的。不过这种心态很快就被他们两姐弟的美貌给淡化了。姐姐瘦瘦的,白白的,五官端正,一看就是美人胚子,弟弟也很帅气。

当时我们的座位是一周一换的,左右,前后的这种变换,而且那时候的老师,为了防止班里的女生或者男生同桌会讲悄悄话,基本都是安排一男一女同桌。所以那时,有幸与她成为前后桌以及同她弟弟成为同桌。

 

说说熟悉之后的感情纠葛-----虽然是小学生,但好歹我们也还是懂点七情六欲啊~~~

 

那位小美女,不太爱说话,性格比较内向,但是学习是真的厉害。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同性相吸-当时的我,也内向。虽然内向如我,但我还是会和同学们一起玩玩课间游戏的,但自从她来了以后,我就很少跟同学们玩课间游戏了,最多的就是跟她一起趴在教室外面的栏杆上,聊天,看远方----现在想想当时的我们,真的不知道在看远方的什么。

那时候的我,是真的很喜欢她啊!妈妈在外打工给我买的小发卡,小玩偶,反正是我很珍惜和觉得珍贵的东西,我都送给她;在我们写寒暑假作业的时候,每页的最下方有个填空题:今天我             。我每页写的都是今天我和XX一起玩耍今天我和XX一起去赶集今天我和XX............。以至于我爸在检查我的作业时,都说:每天都写差不多一样的,还都是每天没有做过的事,能不能换个事情写。说归说,但他也因此记住了我那时候好朋友的名字,知道是谁家的孩子了。。可是她,我觉得我们的感情终究是没有好到彼此都那么热情的程度吧,虽然那时候的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而对于她的弟弟,则是占据了我十年的感情期。

 

看我对他姐那么喜欢的程度,按照现在的话来说,都有可能是不正常的。

但是我对他的喜欢,让我觉得:恩,我还是正常的。

小孩子的喜欢很单纯,也很执着。

我喜欢他,仅仅只是因为长的好看,学习还可以,在许多男孩都调皮的年纪,他给人一种比较安分的感觉。

同过桌,替他抄过作业,画过画,抄过歌词。

后来,再未同过班,同过校。看着他变坏,看着他上学,看着他恋爱。

看着他分手、恋爱、分手、单身、工作。

 

十年过去,只是我们再无往来。

 

不是见不到,只是再也没有想见的冲动。

 

而让我记忆停留的不是他,而是她。

 

我跟她之间的事情,很多,很多;虽然都让我觉得是一厢情愿。

 

小学毕业后的我们,因为2分之差,我没有考上她的学校,也因为没有背景,进了一所跟她相隔一条河的学校- 她在那边,我在河的这边。

即使不同学校了,但我还是会给她写信,虽然得到的回信很少;为了在周末的时候,能见她一面,有时候我会选择跟她同方向的路回家,虽然很多时候根本见不到;有时候,我还会去她的学校找她,哪怕很少能见到她。

 

高中的时候,我们终于同校。由于她的学习比我好,所以上了比我好的班级,因此不同班,因为我有个远方亲戚的姐姐在学校的原因,她弟弟也跟我们同校了。对的,3个人,同校不同班。

那时候的我,还是喜欢他们两个。

 

对了,忘了说一件事:刚初中毕业,得知我要去县城上学,而她不会去的时候,我跟我妈大哭,说我不去上学了。后来我妈找到我那个姐姐,我们才一起去上的学。

 

其实,对于记忆深处的那次相会,我已经忘记了事情的本由。

 

起因就是她打电话到我家,告诉我,让我第二天陪她去趟县城。当时只有我跟我爸在家,我要做很多农活,至少是有每天必须做的农活,我要做完。我很想见她,也很愿意帮她。只是我特别纠结的是我爸允不允许我去找她。纠结一番之后,我把当天该做的农活,全部做完,留了一个纸条给我爸:爸,我去找XX了,今晚上不回来了。

然后我就出发了,那时候的天已经有些暗了,但我觉得以我的速度应该没有问题,而且小时候也不是没有走过夜路。

可是我高估了自己,也估错了时间。等我走到她家山脚下的时候,月亮已经升起,并且前方的路只是在月光下显现的白,才能识清路。等真正进入山里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茂密的树林遮挡了月光,即使那时候的我视力5.0,也看不清路了。黑漆漆的树林,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我在里面看不见方向,找不到路,却又执着的不肯回头,摸索着往前走。

好不容易看到一户人家,屋里透出来的光,暂时为我照亮了路,我毫不犹豫的往前继续走,等过了那户人家,又是一片漆黑,重入黑暗的我,有些沮丧。听了太多的妖魔鬼怪,让我没有勇气往前走,只能返回到那户人家,想要借一个手电筒。

因为我爸妈经常走这条路的原因,所以那家人虽然不认识我,但是认识我爸妈。那个时候的好处是,虽然手机不普及,但是谁家谁谁家,基本都认识,也都知道在哪,平时联络少,但是赶集什么的就成了信息传递交流的中心。

 

简单的交流后,我看见他家有座机电话。

突然觉得即使自己借了手电筒,可能也不敢往前走吧。犹豫之间,我想起了跟她一个地方的我干爹家,万幸当时的我还记得我干爹家的电话号码,因此拨了干爹家的座机电话让他们来接我。-----现在想起,都感激我干爹干妈,在晚上那个时候,打着手电筒来接我,回去后还给我做好吃的。

 

山林茂密,山路陡峭。可是我的心里没有恐慌,想的只是:我明天就能见到她了。

在干爹家歇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他们还把我送到了她家:那之前我没有去过她家,不知道她家的具体位置。

吃饭-去县城-办事-回来。具体的事情,我都不再记得清,但是那天晚上的夜,黑色的林子,都让我到现在记忆深刻。

直到现在看到那片树林,还能有那天晚上的感觉。

 

时间在走,人在变化。

 

曾经都内向的我们,在经历了初中之后,我还是我。而她早已不再是她了,她学会了穿衣,学会了交友,性格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多人喜欢她,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而我,到现在都调侃自己:20岁前,都没有收到过情书。

 

高中的三年,我们虽然在同一个学校,却很少时间在一起,那时候的她,有了自己的好朋友,我也有了另外一个闺蜜。但那时候的我唯一不变的是,她说什么,我都愿意相信,即使她放了我N多次鸽子。

 

其实,后面想想,可能她在高中的时候,已经不把我当闺蜜了吧。她跟别的女生(我不认识的)玩的很好,一起学习,一起吃饭,一起谈论男生女生,而我,只是她在无人陪伴或者说是需要的时候,才想起。至于放鸽子,那可能就是有另外的人替代我了。那时候的我,还是会伤心。虽然我也曾为另外一个女生(同桌3个月,但是关系特别好)哭过3天,可我还是想要得到她的关注和热情。

 

 

大学三年,我们更是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电话、QQ、微信的盛行,却再也拉不回曾经我在物资贫乏年代对她付出的那种感情,那种心性,那种无畏,那种心甘情愿。

 

现在2019年,我们认识20年了。

20年的时间,好像前10年都是给她的,那时候的我,没有自己。

 

现在我们上着各自的班,仍然天各一方,即使回家也不定见得到面。不是路途远,而是因为没有那么想见。

 

在我疯狂想念你的年代里,我的眼里,心里都是你。在人群中寻寻觅觅,是我的常态。在找回自我之后的时间里,对于你,我好像连听说都没有。

 

心里,她还是我的好朋友,但再不是那个我愿意付出很多很多即使没有回应也愿意的人了。

 

 

都说姐妹情都是塑料花,但是我们的友情可能是鲜花,会开,会败,再开,再败。如果不去经营,总有一天,就消亡了。

 

现在的她在城里。上班在城里,住在城里。而我还在村里。

在外上班的我每年回家,会经过她住的那座城,但是却再也没有停留下来去见她,因为我知道,即使我约了她,也有可能会被她答应之后把时间让给别人。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

 

每年的春节期间,我都会去那个小学校转转,看到那间教室,我总能想起小时候跟她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在那个艰苦的年代,有一份美好让自己感觉很甜。

 

而那时的我们也是让人羡慕的。

 

那时班上没有男女对象,可是姐妹对儿却不少,我跟她是其中之一。在外人眼里,我们俩的关系特别好,就是俗话说的穿连体裤的那种,如果有人说她坏话,我肯定会据理力争,也会揍说她不好的那个人。当时也有姐妹对吵架的,翻脸的,可是我们没有。我们的关系从小学维持到初中、高中乃至现在都是有联系的。

但也是在后来聊天中,她说:如果当年小学毕业后,你没有托他们给我带信,可能我就已经忘了你。

当时听到这话的我,还有些伤感,可是回头想想:幸好我写信了,即使你忘了我,我也不会忘记你。

 

 

越长大,越世俗。我们在不断的改变,改变曾经的生活方式,曾经的观念,也在改变着感情的浓度。

 

我多想,再回到那个时候:

我们一起努力,让我看到你的眼里也一直有我;

我们一起经历那些事,我们不会有争吵,我们是彼此的鼓舞;

可是,没有如果。我们终究是会因为外界改变自己的内心。

 

 

好多次,想写写跟她的故事,都不知道从何下笔。我想让她知道其实我一直都在等她,等她能真真正正的把我当成20年的好朋友,而不是认识20年的熟人。

我们还能在每次回家不多的时间里,叙叙旧,畅想未来。而不是每次都心有遗憾的路过。我们还能一起出去玩,我可以给你拍好看的照片,找好吃的东西。这些我们都不曾有过。

想想我们老的时候,还能回到那个小学,说说当年的故事。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