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叔的武器

daiqinge 2月前 ⋅ 132 阅读

我的堂叔,在家乡颇有名气,年轻时是个气性极高的小混混。他一米八的个子,身材清瘦,是家族里长的最好看的,因为脸庞像极了刘德华,所以第一眼看过去,很招人喜欢。但是他又特别喜欢别人奉承着他说话,只要别人有不同意见,他就会像皇帝发怒一样,对人一顿劈头盖脸地训斥,这让大家都不愿意招惹他,离他远远的。

堂叔是个控制欲极强的人,尤其是控制妻子,他有着特别的武器。在堂叔的智慧里,控制孩子倒是容易,露出最凶狠的面容,怒目而视,外加拳打脚踢就可以了,而控制妻子,最重要的武器就是孩子。堂叔拿捏住女人因为舍不得丢下孩子,而愿意忍受一切痛苦这个特点,觉得生越多的孩子,越可以在妻子面前肆意妄为,一点都不用担心妻子负气而走。

堂叔也是一个偏执的人,他觉得能赢得别人的尊重和惧怕,最好的武器是人丁兴旺。堂叔在村里,每次和人对峙,处于劣势的时候,他都觉得是因为家里帮他的弟兄不够多。堂叔的爸爸是独生子(本来还有个妹妹,在那个温饱无法保障的年代,被饿死了),所以意味着堂叔除了自己的哥哥,没有其他血缘较近的弟兄。童年时期的堂叔,在和村里的孩子打闹起争执的时候,堂叔的爸爸从来没有出面帮堂叔出过气。堂叔觉得父亲是懦弱的,所以他心里有了更多的积怨。在那个没有任何娱乐生活,生活极为单调的闭塞村子里,人的情绪会无限放大和发酵。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堂叔像极了一个身体里装满了各种化学物品的走尸,他可以在暴怒、平静、高兴、再次暴怒之间随意快速地切换。

堂叔还有一个洋洋得意的理论——生的孩子越多,出现一个有出息的孩子的可能性越大。一旦有一个孩子以后能有出息,自己就能沾光享福。堂叔觉得孩子有没有出息,是天生的。所以堂叔的孩子在识字的时候,只要一遍没有记住,堂叔就几个巴掌扇到孩子的头顶上,认定这个孩子不是有出息的那一个。堂叔的这些认知,一直以来,没有变过。

在堂叔20岁的时候,恰好有人去他家避雨,避雨的人发现这家人很殷实呢,就给自己的亲戚和堂叔,牵桥搭线的做了这个媒。婚姻就这样仓促的递到了堂叔的怀里。堂叔后来说,在结婚前的那个晚上,他还在赌场熬了一夜呢,第二天早上一路狂奔,才赶上了婚礼的场子。婚后连续四年,堂叔的三个孩子出生了(第四个孩子因为当地计划生育的定期检查,让政府给强制引产了)。堂叔为自己创造的人丁兴旺感到自豪。

在之后的十几年里,堂叔将养育孩子的任务,全权交给妻子,自己则去各个县城“挣钱”。堂叔的挣钱方式,其实是赌博。在堂叔上初中的时候,经常被路边的赌博摊吸引,试了几把,竟然给自己赢得了一天的干粮钱。之后干脆辍学,开始奔波于方圆几十里的各种大小赌博聚集地,开始他的“职业生涯”。由于性格张扬,平时打交道的也都是赌徒和各路混混,在某些公众场合,比如集市,还能时不时看到堂叔和一些同样气场的人,互相推搡和叫骂,给对手喊一些听上去很有气势的复仇宣言。就这样,大家都认识他。

很多时候,堂叔的赌运还不错, 这给了堂叔极大的优越感。他对妻子每年下地劳动挣得辛苦钱,很是不屑一顾;同时他又觉得自己收入不稳定,怕搬到城市里去,家里孩子那么多,生活过不下去。所以堂叔的赌运连绵起伏,而老婆孩子的生活是一条直线的赤贫。

堂叔对待孩子,是希望他们永远都伏案在桌前看书写字的。虽然农村除了语文数学这两本倒背如流的书,没有别的书可看,但是堂叔宁愿孩子把课本抄了一遍又一遍,至少这个场景,是极大的满足人的期望感。

堂叔自我感觉,是一个非常豪气的人。年轻的时候,他曾希望自己能去当兵,做一些大事。但是家里以疼爱为由,不同意他去。看到周围的人遇到难堪的事,比如有的人穷困潦倒,买不起车票,他都会伸出援手。堂叔的这些特点,让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定义为一个好人。既然是好人,那做的任何事情,肯定是对的,这个逻辑让堂叔有些自负。

堂叔赢了钱的时候,特别经不住别人的吹捧。只要有人喊一声请客,他就会立马掏腰包,爽快的请在场的人吃喝一顿。有一次,在连续请客好几天后,堂婶看不下去了,想规劝他。正在兴头上的他,在全场吃客的注视下,拉下脸,把堂婶臭骂了一顿,将她赶出了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堂婶的颜面其实是挂不住的,丈夫脱口而出的唾骂,将她这么多年受到的屈辱,全部点燃,冲上脑门。然后选择了自杀。其实自杀的时候,堂叔是在场的,他觉得已经被他征服的妻子,竟然敢威胁他,就大吼了一句,你今天要是不死,我也弄死你!然后又咆哮了一会妻子的父亲的名字(堂婶的父亲早逝,这是她心中的一道痛,而在堂叔特别生气的时候,他觉得喊堂婶父亲的名字,是一件极为锋利的武器)。后来堂婶就去世了。

堂叔还是难过的。他的生活,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看不到出路。同时他也忍受不了熟人询问的眼神,他就像是一个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很少说话,就算偶尔要说话,声音也是颤抖的。半年后,他的哥哥,托人帮他介绍了一个寡妇。他对女方很满意,因为女方说了,会将四岁的儿子,留给孩子的爷爷奶奶,自己是和孩子断绝一切关系的。这极大的满足了堂叔的占有欲,他就是想让别人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一个人。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不允许自己的妻子去亲戚家过夜,连娘家都不可以回去。之前堂婶有个当可以小学教师的机会,堂叔也坚决反对,因为他受不了妻子和其他男性老师在同一个办公室。每次任何小事,如果不按他的规矩来,就是一顿爆打。堂叔最常用的一个姿势就是,在他生气的时候,将手中的东西,朝着你的脑门砸过来。为了表示自己的心意,堂叔带着新任的妻子,去拜访了各路亲戚,并且给新任妻子保证,可以随便回娘家。

可好景不长,堂叔发现新任妻子,每次都要将刚买回家的水果,分出一半,藏到木箱子里,之后再找机会带给自己的儿子。这严重挑战了堂叔的占有欲。想发火吧,又怕人家一生气离开他。于是他颇有心机地想,如果再生个孩子,就可以随意发脾气,女方为了孩子也不会轻易离开。于是堂叔说干就干,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生孩子计划。一开始怀不上,后来流产一个,再后来,孩子终于生下来了,此时堂叔最大的孩子已经读高三了。生下来的孩子,自然成了堂叔控制妻子最厉害的武器。堂叔又成了上一段婚姻里的堂叔。

新任的堂婶是个没文化的农村妇女,来到这个新家,对自己的生存和地位却是很有信心。从小就是家里多余的那个人,夹缝里生存长大,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觉得自己会在任何情况下吃亏。她盘算着,自己精打细算的随便从家里挤出来点儿油水,救济自己的儿子,也比自己下地劳作来的轻松。想想就算任何人和她有冲突,她也有办法对抗,扑食靠的就是狠,穷怕了,脸也早就顾不上了。自己的孩子还在受苦,她自然也见不得堂叔家的孩子有生存自由,比如她会想法设法让住寄宿学校的孩子们拿带补丁的枕套;把家里难得的肉食锁起来等。她仿佛一只苍蝇一样,嗅觉灵敏,眼神精明,不放过任何一点能克扣的油水。后来自己生了孩子后,看别人的孩子,那更是掠夺有限生存资源的竞争对手。每次和堂叔有任何不悦,她也是因此把没来得及或者不敢扔给堂叔的恶毒话,全都用来攻击堂叔的父母和孩子。心理上想着,还是平衡的。

后来渐渐的,她发现靠狠这个特点,来抢夺资源,好像也没那么容易。她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明明自己一身精明算计,怎么没有想象中的富有。她不懂怎么排解内心的求而不得,于是选择了迷信各路神仙,也可能是传说中的邪教,来祈求自己能有个好的生活。终于有一天,堂叔将在家里摆了祭祀坛的堂婶,抓了现行,将她扔了出去。离婚后,可能各自都得到了解脱,原来彼此都不是对方可以慰藉心灵的良药。

虽然堂叔也知道自己劣迹斑斑,但是他一点都不愧疚。因为只要自己的孩子读书,他从来都不会拖欠学费的。他非常骄傲的认为,那些孩子长那么大,吃的每口饭,那是他挣钱买的,怎么也轮不着他来亏欠什么。后来在儿女结婚或者做生意的时候,堂叔就算是债台高筑,也是给掏钱了的。当然他是极不情愿的,但是儿女们和他少有联系,让他多少有一些恐慌,是不是以后会孤独终老。

堂叔一辈子唯一不服气的地方,就是生孩子可以成为控制别人的武器,但是没学会该怎么控制这些武器。在孩子小的时候,堂叔通过自己可以动手打骂的威严,约束孩子,至少在他面前,是唯唯诺诺的。但是孩子们长大后,去往各地发展,堂叔的手,似乎再也够不到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