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我 17

霖的郊野公园 8天前 ⋅ 18 阅读

2006年 9月 12日 老

这事也是日怪了!事情都过去半年了,才抓到那个倒矿车的,也不知道抓回来干嘛,本来已经解决了,又翻出来,想起那个小孩死得模样就瘆的慌,这不是真的故意杀人吧,村里又传开了,暗地里说是那个小孩的妈与那个矿长有一腿,在家里乱搞的时候被这小孩撞见了,而且小孩还把这事告诉他爹了,两口子大吵大闹几天后,一家子又和好了……也不知道这些闲话怎么传出来的,出事的时候,警察盘问时也没见有人这么说过,事情过去半年了,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我看有个求的一腿!但是那个倒矿车的为什么要跑?是不是做贼心虚?也许就是因为怕麻烦,本来也是个外地人,来这儿除了挣钱还能干嘛。这事要是不弄清楚,每次有点风吹草动,警察都得来我家一趟,警察找上门肯定没好事,尤其是跟村里人说不清楚,坐在村口晒太阳的大爷们总让我透漏一点真实的消息,我透你大爷,我透他八辈儿祖宗,该说的我都说清楚了,还要个鸡毛的真实消息,爹爹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怎么会摊上这种事,我一个人大人也就算了,起码能说清楚,可怜的是那个林霖,他和保安是仅有的两个正面看着煤山的人。我问过林霖,他当时正在向其他小孩收钱,根本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况且他跑到大门口的时候那个小孩已经死了,而且煤场中间都是烟雾,根本看不清,而保安吓得半死不活,到现在说话都迷迷糊糊。警察们一直问这个初中生林霖,能问出个毛线!

不过前天在派出所看着林霖的精神状态还不错,跟我打招呼的时候很轻松,他算是我的一个小伙计,到现在有半年没见面了,我平日里读诗这事,没人知道,也是碰巧被他发现了。现在小孩的心思都读不懂,跟他们讲苹果好吃,偏偏问你要钱买个老汉梨,都跟一头头倔驴一样,抽几鞭子,见了血也不长记性。我家那个柳红,学习还凑合,不用我担心,但是有小心思,我是不好意思看她写的日记,但管不住她妈的手欠,时不时就打开柳红的抽屉,若无其事地看她的日记,看了还要跟我一五一十地说。我姑娘柳红也是傻,天真地认为她抽屉上的锁只有一把钥匙。总觉得这村里不能再住了,以后肯定住县城里好一点,而且县城的房价也会涨,我这几年拉煤挣了几个钱,跟柳红她妈商量商量去县城买一套,方正县里只有一所高中,以后柳红考上了高中,一家子就住在县城,也方便一点。

 

2006年 9月 16日 柳

教师节那天红烧肉挺香的,我没打到,黑点子给我倒了半盒。可惜林霖没有吃到,那个黑点子,吃得满嘴流油,啃剩下的骨头还含在嘴里,跟吃棒棒糖一样,在嘴里咕噜来咕噜去,就他那种吃法,一根葱都能嚼出甜味,是个人看了黑点子的吃相都觉得香。

我爹怎么会有《汪国真诗集》这种书,难道我这个后爹还喜欢读诗,看不出来呀,平时胡子拉碴的,只会拿着一份报纸跟我谈论国家大事,说我这辈人太自私,一点都不知道爱国的感觉是什么,关键我爹还让我把这本书转送给那个林霖,我都说了我们不是一个班了,还让我送,也不知道他俩是什么关系,好像他俩是对父子,神神秘秘的,还不让问为什么。

我怎么拿给林霖这本书,这都不在一个班了,本想着让黑点子帮忙去送,黑点子说了句“我才不当你们定情信物的跑腿人哩!”,定个屁!我俩见面都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躲着他,也感觉他在躲着我。本以为我爹会在书里写点什么,翻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就是本旧书,每页都写了一首诗,读起来要么热血沸腾,要么轰轰烈烈,有些话用在作文里不错。而且我爹自己都说了,答应十三号给林霖的,自己一忙就忘了,今天刚想起来。林霖肯定以为是我故意把着不给他,我怎么解释,我说我忘了还是说我爹忘了?他会信吗?

我有必要跟他解释吗?他是谁呀,我爹给他送书就不错了,他有什么好挑三拣四的!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