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就像狂风暴雨突然转晴

禹廿七 8天前 ⋅ 56 阅读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会让我们成为一家人”,这个缘分我称之为孽缘。

       2005年,迫于家庭原因,母亲顶着罚款的压力,成功诞下了我的冤家。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我,自从弟弟出生以后,我挨打的次数成函数递增:弟弟哭了,我的错;我哭了,我的错;我和弟弟一起哭,还是我的错。
当然这一直延续到我上初一,之后我就没再挨过打了。根据母亲的自我反省,因为我一年级的时候弟弟刚出生,所以两个小孩一起吵,她很焦虑,脾气很暴躁。但就是因为童年的阴影导致我对弟弟的初印象是厌恶。初印象一旦建立,那么就有可能是终身印象。
      高一的时候,由于青春期内分泌失调缺乏运动,我不仅满脸痘痘,还胖。虽然每次都给自己心理暗示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目光,但是看到同龄的少女穿着好看的裙子显露这个年纪特有的靓丽的时候,我自卑了。不过好在我的成绩还算不错,以至于我的心理还有一丝窃喜和优越。到了高二文理分科,曾经那些排在我后头的人如窜天炮一样冲了上去,独留我一人在原地。我那唯一的优越感破碎了,自卑的我愈发沉闷和压抑,在学校虽待人亲和,但是喜欢和周围的人暗自较劲,在尝试过多次挫败之后,深深的无力感将我彻底击败。鲁迅先生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本来应该沉默消亡的我,因为弟弟爆发了。十一,二岁的孩子最是逗人的性格,通过逗弄他人从而博取关注,可惜他选错了对象,偏偏跳进了活火山。我们每次没说到两句就开始动手,他那小身板自是抵不过我的,我凭借150的重量级优势成功把他压倒在地,然后以胜利者的姿态对他进行打压说着凶恶的话语。我承认,通过这一行为,我从中得到了莫名的快感,不仅是压力的释放,还有报复的快感。那时的我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发泄在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身上,甚至觉得这是他理应受到的。
      白驹过隙,高考一晃眼就过去了,我也终于摆脱了高中的牢笼,迎来了生理和心理上的重生。俗话说得好山中无老虎,猴子当霸王,胖虎一走,弱鸡就开始造反了。有段时间我经常接到母亲的电话,向我哭诉青春期的弟弟又开始如何作妖。叛逆,烦人是我上大学后对弟弟的印象。每次母亲向我哭诉完,我都会说“该,活该你要宠他。”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只有我的童年是在挨打中度过,而弟弟一直是养在温室的花朵。于是我对他的厌恶直接到达巅峰。但是当我回到家,转折出现了,我发现我错得彻底。
      他很懂事。过年父母故意逗他给他发红包时说“你爸爸身无分文就去上班了,你还有红包。”然后他在父亲走的那一天偷偷把自己的红包给了父亲。父亲那天提起这事的时候,自己还湿了眼眶。
    他也很脆弱。那天他跑到我房间悄悄问我:“姐,我是不是很丑?”我诧异地盯着他看了许久,他先是局促不安然后转瞬又回到原来那个逗比搞笑的人设里。我对丑向来没有直观定义的,美丑本就是主观看法,千万个人本就有千万种想法。不过由于青春期,弟弟长起了痘痘,加之外界的某些原因,他变得自卑,变得不自信,讨厌现实社交,喜欢一个人窝在漆黑的房间里进行虚拟社交。他说:“我每天都像小丑一样逗别人笑好累,我想在家里做真正的自己,老妈就老说我发疯。”他喜欢工业重金属,喜欢摇滚,享受其中的释放,却因为在音乐课上放了首林肯公园的歌而被同学嫌弃太吵了;他喜欢说唱,喜欢Eminem,崇拜姆爷的才能,却在和同学分享的时候遭到了排斥。所以在他尝试努力无果后,他选择封闭,选择独处,选择戴着面具去迎合他这个年纪所谓的主流,一个人在漆黑的角落欣赏自己的美丽。没有天生的小丑,他们并不快乐。他像极了当年青春期的我,在无数次尝试挫败之后,被无力感淹没之后,逐渐走向沉默。不过当时的我有一个出气筒所以没有走向灭亡,而他,现在有我。
      他并不是温室的花朵,我们受过同样的惩罚,甚至他比我多一些,那多的一部分来自我。有时候我也反省,为什么他的自卑心理会这么严重?排除他因为学校而受到的种种,不得不说我也是个施暴者,在他的童年里给他冠以弱者的形象。但是作为施暴者,我却老是以为自己是受害者,这可能是很多二胎家庭中老大的想法。觉得自己被忽视,受到了不公,所以对盗窃自己所属物的小偷格外憎恶,格外提防,露出所有的爪牙对待没有任何防备靠近自己的弱鸡。他老是说姐姐你读个大学人都温柔了。是啊,我成熟了,开始发现他的好,自私的老虎终于收起爪牙开始拥护弱鸡了。当他不自信质疑自己的时候,我开始夸赞他,鼓励他,支持他去做他喜欢的事;当他在学校遇到不顺心的时候,我开始开导他,耐心的劝说他,和他分享我的经验。
       谁的青春期不茫然?不反动?青春期的孩子可能会遭到家庭的不理解和暴力,还有可能遭受同龄人的嘲讽和鄙夷,还有与主流格格不入的排斥。每一个青春期的孩子都应该被待以更多的温柔,更多的耐心和呵护,不仅是生理上的悉心照料还有心理上的。他们不该是叛逆的,他们有自己的脆弱和坚持,有自己的梦想。最后,祝每一个少年都能成功渡劫,也祝你成功,LZH。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