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对我进行了性骚扰,可惜当时我太小

一叶知秋 8天前 ⋅ 91 阅读

       从来没想到性骚扰这样的事情会在我身上发生,况且当时我还只是小学三年级。

      小学六年,前五年我一直是跟爷爷奶奶一起住的,爷爷奶奶有一个更为疼爱的孙子也就是我表哥,疼爱到什么地步呢?孙子三更半夜想要吃雪糕,奶奶会带上孙子骑上三轮车一家一家地找还未关门的商铺。孙子看到别的同学手里有mp3哭着闹着也要一个,奶奶会带上他去到我们镇中心的福万家去买,当时一个mp3要两百多块啊,而且我们当时并不是很富裕,这样的一个mp3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奢侈品了。令我吃惊的是奶奶居然没有一点含糊毫不犹疑地买了给孙子,还问他喜欢哪个颜色。

        小的时候我不懂事,不知道家人之间其实也是亲疏有别的,看到奶奶对表哥那么好,一直固执地想要争宠,可是我不知道爱本来就没有一碗水端平的。有时候我和表哥会因为谁吃多了一条碎冰冰谁掌握遥控器而吵架,奶奶永远都会对我说:“你让让他不行啊?”我记得最屈辱的一次是我和表哥因为争看一个不同的电视节目又吵了起来,我当时就觉得明明该我看的时间了凭什么你还要抢,我想要把遥控器拿来可是表哥比我高,他把遥控器举头顶上我够不着。这件事又惊动了奶奶,本以为奶奶会帮我,没想到还是那一句:“吵什么吵啊,你给他看又怎么了。”我当时因为这句话躲在沙发的角落里哭了很久觉得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后来表哥看着看着电视睡着了,奶奶背着表哥向我走过来,我以为奶奶会叫我去看电视或者安慰我,但是她却跑去过来对我说:“你把一江的鞋拿去房间,我背他上去睡觉。”我拿着鞋走在奶奶的后面,上楼梯时看到奶奶背表哥的背影觉得自己真像一个丫鬟。现在想想,也许是我当时主观情绪太多想问题太偏激,其实这有什么呢?现在我和奶奶相处得还不错,可是这个背景时至今日我却也依然清晰。

        表哥比我大两岁,大伯为了表哥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在表哥五年级时带他去了市中心有名的小学读书,家里只剩下我和爷爷奶奶住。表哥不在的这段日子是我最开心的了,没有了表哥在我不用被指使来指使去,我不用被迫去干一些我不喜欢的事情比如跑腿。没有了表哥在我发现爷爷奶奶其实对我也挺好的,上学是奶奶用三轮车载我去的,爷爷会在我认真做作业的时候表扬我写字认真。当时我还认识了邻居家的小伙伴,有个姐姐一直对我很好,她的弟弟是跟我同一个年级的,邻居家的姐姐常常叫我去他们家玩,他们家是开打桌球店的,我常常会和他们把桌球的润滑粉抹在手上玩,他们家的后面可以通往很多条不同的深窄小巷,我和那个姐姐常常穿梭其中玩着捉迷藏的游戏,乐此不疲。可是好景不长,由于表哥一直是跟我们一起住的,现在突然去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不适应,硬是哭闹要奶奶上去陪他,奶奶听到电话里孙子的哭声实在是不忍心,便和爷爷商量上去陪孙子一段时间,等孙子适应了再回来。他们商量得差不多了才想起我的上学接送问题,奶奶让爷爷先接送我一段时间,我看见爷爷不情不愿地答应了。当时我还只是小学三年级不懂什么,没想到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为此吃尽了苦头。

        奶奶上去的第一天,爷爷还是准时接送我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吃饭时,爷爷突然问我说记不记得上学放学的路,我说大概记得,他便说既然你都记得路,叫我自己去学校,大概是从来都只是顺从从未想过我应该可以说一声“不要”,我“哦”了一声便无言了。到了第二天上学时我才知道害怕,太早了街上还只是有卖早餐的大爷在吆喝,天还没有大亮,我隐隐约约记得上学的路线却又觉得自己走错了,周围都是阴暗暗的,我背着个大大的书包一边走一边哭,撇撇嘴抹了眼泪又继续走,万幸,最终我顺利到达了学校,可是迟到了,老师罚我站在教室门口一节课。回家后我想跟爷爷说我害怕让爷爷接送我,可是最后要说时却如鲠在喉说不出口。不敢说的结果就是我走了一个月的两公里,平均每天4趟,回来的路上还好,因为行人很多了,可是早上去上学因为太早了我一个小孩真的很恐惧,很多次都是边走边哭边抽鼻子。

        所幸,一个月后奶奶回来了,奶奶知道爷爷让我自己去上学把爷爷骂了一顿,那时候突然觉得原来还是有人爱我的很感动,之后,我们的生活又回归了平淡。

这样的平静过了没多久,暑假到了,表哥回来了 ,平静也因为他的出现被打破得支离破碎。永远记得那个闷热的下午,我在二楼睡午觉,恶魔悄然来到,把我摇醒,我睡得懵懵懂懂,他整个身子压在了我的身上,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还用手一直摸我,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是直觉这样我很不喜欢,我想把他推开可是他的力气比我大,我想喊人他警告我不能出声,完了之后他说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有罪我受。当时我不知道这种行为就是性骚扰,再加上惧于他的恐吓我一直不敢出声,那次之后我已经有些害怕排斥跟他独处,所以我总会找借口去找邻居家的伙伴玩。所幸,那次之后他再没有对我做过这样的事。我的潜意识里一直让我忘记这件事,我也不只一次地想这是不是只是梦,可是越长大触感却越清晰,有时脑海里居然会想起他的口水在我嘴里是什么样的,每次想起这些我真的很恐惧快要窒息了,我强迫自己一次又一次去刷牙希望能够忘记这种味道,我很痛苦,不知道应该跟谁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说了会有什么用。后来即使我回到爸妈身边,我也从来没有说过,我强迫自己去忘记,而现在我也似乎真的忘记了。

过年的时候回家看见了表哥,表哥现在已经有了工作混得人模狗样了。自从小学五年级我跟回我爸妈住后我跟表哥已经鲜有联系了,我们两家的关系不怎么好自然也没怎么走动过。表哥看见我后居然主动地跟我打了生招呼,我应和地回了一句便想赶快走了,也是,对于一个小时候常常压迫我还对我做过这样的事的人怎么可能聊得下去,一看到他,那些布满灰尘的黑暗回忆全都涌现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腿有些抖,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也许他以为我已经忘了这些陈年往事了,我也以为我忘了!但其实原来没有!这些记忆只是缺少一个刺激点而已,一旦这个点出现,尘封的一切都会想起!

我害怕再想起这些事,害怕这些事会成为我以后生活的不幸,我想逃离!所以在填报志愿的时候我选了另一个城市的大学,希望我真的能够忘记这些不好的回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