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爷68岁了,还在建筑工地当小工

远见西山 7天前 ⋅ 37 阅读

         2019年龙抬头那一天外爷终于跟小舅分家了,我从妈妈发的微信得知了这个消息,一整天的心情都是好的。

         外爷有三个孩子,分别是妈妈,大舅和小舅,妈妈最大。外爷家的生活条件在妈妈小时候很差,后来慢慢的有了好转。在有了大舅和小舅后,外爷开始贩猪,在这之前,外爷给别人干过苦力,编过背篓,甚至还去甘肃要过饭,贩猪这个生意让家庭生活有了很大的起色,我小时候外爷经常接济我们家。贩猪就是将别的地方的猪以低价买入,然后再以高价卖给屠宰场,那个时候外爷有一辆很拉风的摩托,摩托两边绑着两个铁笼子,用来关要被卖掉的猪,直到现在我都能模仿出那个摩托从坡上经过时的声音,那是我儿童时期宝贵的回忆。

         外爷喜欢打牌和打麻将,打麻将特别厉害,赢钱很容易,只要他一赢钱我就会得到零花钱去买吃的,所以只要外爷去打牌我就呆在他身边不走,念想着他赢了后的属于我的那点狂欢。外爷还有一个爱好就是给别人管事,农村的婚丧嫁娶的进行都需要有一个能安排分工,掌控大局的人,外爷家那个村子一有什么事,人家就会拿着烟来家里找外爷,外爷每次都是欣然答应,从不拒绝。但是外爷有一点我很不喜欢,他习惯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妈妈说小时候他们稍微犯一点错就会遭到毒打。

         但是,外爷很爱妈妈,但我觉得这种爱更多的是一种对妈妈的愧疚。因为妈妈很懂事,很听话,妈妈12岁那年,麦收季节,外爷去了别的村子贩猪,突然发了暴雨,妈妈一个人装完了十亩地的麦子,在外爷看来,妈妈之所以身高低,就是因为那次劳累过度。15岁那年,妈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高中,家里却出现了巨变。外爷在贩猪过程中跟一个人起了冲突,一向喜欢以暴力解决问题的外爷跟别人打了起来,之后对方又领了一帮人来家里打外爷,在争执中外爷的一个侄子突然冲进来用刀砍伤了对方的三个人,后来事情越闹越大,家里所有的钱基本都用来给人家赔钱,外爷不服气,一直请人写状子上告,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妈妈也因此无法进入高中上学,15岁她就进入了纺织厂打工。在打工这段时间,有一次外爷贩猪回来的路上买了一张彩票,中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外爷把这辆自行车送给了妈妈,在那个年代,拥有这样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带给妈妈这样一个农村出身的女孩很大的欢乐,结果妈妈在她生日那天去照相,自行车就被偷了,出人意料的是外爷竟然没有说什么,妈妈也没有挨打。

        前面说到了我的两个舅舅。大舅人踏实诚信,就是有些木讷,一激动还有点口吃。我上小学时他就结婚了,大舅妈长得很是心疼,在跟了大舅后,两个人一起去西安开面馆,没结婚之前大舅去天津跟师傅学的削面的手艺派上了用场,在那个时候西安的城中村还没有拆迁完,开这种面馆是很赚钱的。舅妈跟着大舅一起去西安吃苦打拼,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两袋面,每年过年过节回来,都会给我们家的每个人带礼物,甚至连我爸也有份。有一年过年,我特别想要一双黄色的靴子,每天在纸上画那个鞋子的样子,睡觉前在脑子里想,后来忍不住给大舅妈打了电话,她一口答应下来,过年她跟大舅回来时,真的给我买了梦想中的鞋子,我每天都激动的期盼着过年穿上它。舅妈还给妈妈买了个夹板,教会妈妈怎么用它夹直头发,给爸爸买了双皮鞋,我们一家人都特别喜欢大舅妈。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就是,2015年爸爸得了结核性脑膜炎,舅妈跟大舅来医院看望爸爸,给了妈妈一个十万的存折,妈妈没有收,说不行的话再找她们借。爸爸在西京医院住院的那段时间,舅妈每天都熬鱼汤让大舅送过来,因为爸爸的病家里的积蓄几乎全部被花光,妈妈不得不再次进入县城的纺织厂上班,舅妈得知妈妈上班的地方离车站很远之后,二话不说就让舅舅从西安回来,在县城里买了辆电动车给妈妈,妈妈怎么给钱她都不要,那辆电动车妈妈换了好多次电瓶了,直到现在还在用。

         再来说我的小舅,小舅跟大舅就是相反的两个人,爱撒谎,没责任没担当,油嘴滑舌,每天不务正业。但小舅一直都是被外爷外婆惯着的那一个,他小时候不能哭,一哭就会闭过气去,因此外爷外婆非常的迁就他,也导致了他后来的啃老。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特别小的时候我跟妈妈在外爷家住,晚上妈妈起来抱我小便,我迷迷糊糊看见外爷追着小舅打,小舅往出跑。在我的记忆中小舅被打是常有的事,但是每次被打后外婆都会给小舅钱安抚他,怕他乱来。后来慢慢的外爷打不过小舅了,也就不打了。再来说小舅跟大舅的关系,大舅跟大舅妈结婚后,小舅在西安混不下去的时候,经常去找大舅要钱,然后在大舅的店里吃饱喝足,有时候甚至还带着一帮朋友来免费蹭吃蹭喝,大舅妈每年回来都会跟妈妈哭诉,但是大家都无可奈何。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大舅每次都心软,只想赶紧支走小舅,好做生意。就这样持续帮助了小舅好多年,直到后来那件事情的发生。

         那一年小舅26岁了,已经到了要结婚的年纪,外爷就张罗着给小舅盖一座两层的新房子,因为只有有房子才能说下媳妇。但是由于后来交通和通讯的发展,贩猪这种生意已经很难挣钱了,大家都是直接把猪卖给屠宰场,外爷跟外婆的生活就靠存款和大舅给的钱。现在要盖一个两层的房子钱又不够该怎么办呢?小舅每个月都月光还经常性的从家里拿钱,外爷想到了在西安打拼的大舅和大舅妈,于是外爷把大舅和大舅妈叫回了家,跟他们说这个房子是给大舅和大舅妈盖的,但现在钱不够,所以需要大舅一家出大部份钱,大舅说你把这个房子给我们,那小的怎么办,你不管了吗?外爷说小舅没钱,谁有钱我就给谁盖房子,这是我给你们盖的,你们拿钱就行了,我在家里帮你们监工。就这样,大舅不断地拿钱给外爷,直到这个两层房子的竣工。与此同时小舅的媳妇也说好了。

         2017年春节前,小舅的媳妇已经说的差不多了,大舅和大舅妈也回了家准备过春节,他们满心欢喜的回老房子收拾东西准备搬进新房子,但是却被外爷阻拦了,说小舅的媳妇已经说好了,腊月二十八结婚,这个房子是他出钱盖的给小舅娶媳妇用的,大舅跟大舅妈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但是由于当时外爷答应他们说这房子是给他们的时候,并没有立任何的字据。一场家庭大战就这样开始了,大舅跟大舅妈执意搬上了二楼住,而小舅的未来丈母娘在听说了此事后,立马就来找外爷,说如果是兄弟两同住的话,就退婚。小舅结婚的前一天,我在大舅妈布置的房间里睡觉,外爷在楼下喊大舅的名字,让他尽快把二楼的东西搬回老家,大舅妈觉得十分的委屈去找外爷,争执中外爷的隐藏的暴力倾向又显露了,他竟然动手打了大舅妈,大舅妈哭着上楼收拾了东西,跟大舅一起去了西安,年过完后,大舅给外爷打电话,问外爷能不能把钱给他,他把老房子重新翻修一下,外爷还在气头上,说要钱的话他就把老房子连同地基一起卖了跟我小舅一起去新房子住,大舅挂了电话,从此大舅一家跟家里基本断绝了联系。

         小舅结婚前,因为高昂的彩礼和婚礼费用,外爷问许多亲戚朋友借了钱,甚至还以他和小舅的名义分别在银行贷了三万元。在给小舅贷款时,外爷又要求妈妈去给小舅当担保人,谁都知道小舅从来不挣钱还啃老,妈妈不愿意,外爷还因为这个事好几天没有跟妈妈说话,说妈妈只考虑自己的小家,但我觉得妈妈做的很对,这趟浑水不能趟。为了还钱,外爷去了建筑工地当小工,他今年已经68岁了,但是小舅还是依旧的没钱还要从家里拿钱,以外爷的名义在银行贷的钱已经还上了,但是小舅在结婚后居然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啃老,外爷为了维持生计只能继续去建筑工地干活。直到今年过年,小舅的那三万元还没有还上,银行的人年前来家里催债,外爷卖了家里全部的玉米给小舅还了利息。就这样,小舅一回家就撒谎说他已经把银行的钱还上了,然后外爷去银行查,发现一分钱也没有还。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小舅在外面混不下去,借钱都接到了我的头上,最后还是外爷给我的钱,让我给小舅转账,外爷就这样年复一年的给小舅收拾烂摊子。

         大舅在今年正月初四的晚上偷偷回了家看外爷,说他已经跟大舅妈咬牙在西安买了房子,马上就要三期付款了,现在面店生意不好,大舅妈一个人在开店卖面,他去当了装卸工,两个女儿学习都特别好,长得很高,感谢外爷当初逼他们,给他们压力,他们才有了现在,外爷和外婆泣不成声说对不起大舅,妈妈给了大舅八万块钱让他先交房款,大舅没有收。而外爷和外婆在难过过后,又开始帮小舅收拾烂摊子了,小舅的孩子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了,小舅妈说她没有钱让外爷给孩子准备学费,外爷又跑来问妈妈借钱。妈妈和爸爸一致说服外爷让他跟小舅分家,让小舅一家单过,外爷却割舍不下,扶孩子扶的久了,可能连自己也很难站起来了吧。

         家庭生活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构成了这个家庭的独一无二的特征。在外爷家的画面中,我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年幼的大舅被绑在树上,外爷一边用皮带抽他,一边问西红柿是不是你偷吃的?大舅一边哭一边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小舅在一旁嬉笑的看着,等到外爷打够了气消了,小舅才说爸是我偷吃的,不是我哥,但是外爷并没有打小舅,而是为自己的判断失误感到生气,然后走掉了,最后妈妈在外爷走后,跑过去给大舅把绳子解开了。也许从那个时候,大舅和小舅的命运已经注定了吧。电视剧《都挺好》中说:做家人久了,难免会有积怨。希望大舅的积怨能在小家中被化解,一生平平安安,他值得。

        分家后外爷外婆的生活会是什么样还是一个未知数,愿上天多一点怜悯。外爷的一生实乃可悲但又可恨,真实的生活总是比电视剧更精彩,但却没有电视剧那样安慰人心的结局。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