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公务员朋友

日安 2月前 ⋅ 192 阅读

1

14年,面对深圳暴涨的房价加上高强度的连续加班,我认怂了。辞去了从小到大梦寐以求的媒体工作,我听从家里的安排回家准备公务员考试。整个过程还算顺利,15年,我以一名新入职公务员的身份回到了家乡的一个小镇。

在回家之前,我对公务员的工资预期也不算高,能有个三四千的水平,在老家我觉得应该足够了。等到真正入职,工资定级3383.3元,实发到手两千八左右的工资水平打破了我所有幻想。圈子外的人对公务员这个职业既定的印象都是“钱多事少离家近”,碍于面子我很难回答他们所有关于工资待遇的问题。我只是私下偷偷的计算了一下,以我们县城三四千左右每平米的房价标准,一套100平米的房子得有三四十万,以目前我的工资水准,我得不吃不喝十年才能买个毛坯房。这样换算下来,其实如果家里能拿的出首付,我在深圳跟在家里是差不多的境遇。“生活在别处”这句话以另外一种黑色幽默的方式体现了它的真理性。

工作后结交的第一个朋友就是我的上级——张书记。他当时未满三十五岁便来到乡镇担任第一副书记,在我们县整个公务员系统中可以算得上是前途无量的一批人。只是他并没有旁人看起来的那么开心,此时正值我们县脱贫验收关键期,他新官上任接管了我们乡镇的扶贫重任,整个月基本上都是连轴转工作到深夜,上级下派的各种扶贫表格各种计算收入的方式不断推倒重来,私企的是996,而我们的是5+2白加黑,工资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有时只能靠着“为人民服务”的信仰宽慰自己。有的身子弱的女同事直接累到晕倒,家里有孩子的人也没有太多特殊待遇。

在做媒体工作时,公务员群体是我们制造一些热点爆文的主攻对象。等到屁股坐了上去,才发现“公务员”这三个字对大多数人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体面点的饭碗。闲暇时间,我跟张书记聊天,像他这样211毕业,司法考试已经过了,完全有条件过上像知乎里面写的那样体面的生活,我对他回家做公务员这个决定一直很疑惑。他说,当时在上海,作为一个农家子弟,面对火箭一样蹿升的房价,他也怂啊。只是他也没想到公务员的工资这么低,回家考公务员之后工资一千多,房贷却有两千多,夫妻两人的工资省吃俭用才勉强生活,到现在也不敢买车。升职副书记以后家庭的收入才稍微提升一点,我看了下他的工资条,每个月仅仅比我多几百块而已。当然,一定会有人说肯定有其他灰色收入,但是在这个高压反腐和全民自媒体的时代,也没有多少人敢去触碰那些底线了。

2

龙哥是我们乡的选调生,名牌大学毕业,为了爱情考到我们这穷乡僻壤,可是万万没想到大学的爱情还是经受不了现实的考验。快结婚的时候,女方对房子这件事死活不肯松口,女方的口径出奇的一致:都是公务员了,连买房子的钱都没有吗?即使龙哥再怎么解释,还是没有人相信,基层公务员的工资可能还没有一个餐馆的厨师拿得多。面对房子的硬性条件,龙哥的爱情不欢而散。遭受了这么大打击,龙哥工作却没有丝毫懈怠,对于这一点我很佩服他。过了服务期,龙哥考上了家乡法院的公务员,可是到了政审这一步,我们书记死活不愿意放人,他给的借口是龙哥很优秀,要好好培养。实际上,一个副科的任命乡镇的一把手根本说不上话,他只是不愿意少一个像龙哥这样干事麻利的手下。

接连遭受这样不公平待遇的龙哥突然之间颓了,做事情没有了以前的干劲儿,开始慢慢变得油了起来,遇事能推就推,接到任务也是消极怠工。周围人对他的评价也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在其他人的眼里,他从一个仕途坦荡的明日之星变成了因为儿女私情一蹶不起的小年轻。稍微上点年纪的人都用一副长者的嘴脸说:“小龙还是太年轻,遇到一些小挫折就受不了。”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年轻时面对生活手无寸铁的无助感。

为了挽救一下龙哥,全镇上下都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可是谈到各项硬性条件都连连摇头,最后估计龙哥也死了心,突然发奋决定考研究生。经过了一年的埋头苦读,龙哥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转身就辞去了公务员这份旁人眼里的肥差。离别的时候龙哥请了所有人一起吃饭,酒桌上书记对龙哥说:“可惜了啊!还准备让你接我的班的。不过读完书再考公务员可比现在有前途多了!”龙哥连连摆手说:“不考了不考了。”酒桌上的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3

玲姐是和我同批入职的公务员,其实她年纪比我小两岁,叫她姐完全是因为她的为人处世极为周到,比我们同期入职的要成熟很多。她个子不高,但是给人一种天生的亲切感,分配时被分到了我们县经济状况还算不错的乡镇。在平时的一些交往中,几乎所有认识她的人对她的评价都是工作认真,处事成熟。在体制内,玲姐这样八面玲珑的人比我这样有些臭清高的人要有前途的多。但是我知道,她的八面玲珑需要付出的是国庆值班要替别人值六天,各个领导吩咐事情随叫随到从不推脱,同事的各种要求都尽心尽力满足……她整个的私人时间差不多也全都被工作占满了。

即使工作的任务如此繁重,但是对于玲姐来说也没有怨言,她唯一烦恼的事情就是爱情了。刚开始,全镇上下所有人都为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张罗着相亲对象,可是每一个都是无疾而终,所有的答复都是“她太忙了,没时间恋爱”。别人私底下议论玲姐的事业心实在是太强了,可是身处在我们县第二大的乡镇,每一个新入的年轻公务员都差不多跟她一样任务繁重,私生活的时间已经被工作侵占,爱情成了一件奢侈品。

在工作后的半年,玲姐跟我说她已经开始掉头发了,整块整块的掉。这让我感到十分震惊,因为我所在的小乡镇工作任务还算轻松。私底下,我们一届的公务员也曾议论过,即使都像玲姐这样拼死拼活,仕途的天花板也触手可及,已经有人开始心生退意准备另谋出路,可是签订的五年服务期的协议和违约金又成了头疼的事。

私下,我跟玲姐聊过,实在扛不下去了大不了辞职。可是她说,虽然工资不多,但是也还能养活自己。虽然任务纷繁复杂,但是在平时的工作中,她对生她养她的家乡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原来还有很多人吃不起5块钱的早餐、还有人在山顶上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还有人过着家徒四壁的生活……

玲姐说,我们从小生活在社会阳光下的人是很难见到还有人在黑暗里艰难生存,我们是幸运的一代,多少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说这些事,她的身上闪着光,我也好像也找到了工作的意义,只是我知道我这一强的热血总有一天会被现实的寒风吹凉,只希望那时还有其他人能够为了别人更好的明天继续前行。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