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车站的不速之客

哇呀嘿 2月前 ⋅ 258 阅读

四月十三日夜,已入春的北方依然有些微凉,而地下的地铁站更甚。

这个夜班本不应是我,奈何当班值站临时有事,便也只有连班顶替。接班、巡站,看着乘客有序地进站、出站,我抬头一望,表盘上的时间已接近十点,这也是将要关站的信号。

“又是一个相安无事的夜晚”,我心里暗想。

我回到车控室,眼盯着显示屏,看到最后一班回场列车即将到站。这辆运营车到站待乘客出清车站后,便意味着今天一天的运营结束,随后便可以好好的在票务室清点今日运营票款,休息一两小时后,迎接下一个运营日的到来......“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音打破了安逸的思绪。“您好,即将到你们站列车的第四档屏蔽门有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小女孩,有我们的人陪着,需要你们处理......”。听闻此话,放下的心又悬了上来,赶忙用对讲呼上一个间休的站务员、唤保安队长迅速赶到上行第四档屏蔽门处,奔赴期间简单交代此事。

“如果小女孩不下车,如果小女孩殴打其他乘客,如果小女孩破坏车站公物”......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如果这样,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住局面,将影响控制到最小,移交轨道公安处理”,心里默忖着。

车到站了、车停稳了、车开门了,三个大小伙子鱼跃跨进列车,并没有想象中的疾风暴雨,小姑娘不打不闹顺即下了车,我们反而不知所措跟着下了车,临站的站务员简述了下情况,小姑娘在他们站站台徘徊了半个多小时,站台岗发现异样,简单交流报了车控室,随即安排人员跟随着来到了我们站。

我们一边跟着一边打量着小姑娘,一头刺棱的短发,脏兮兮的小脸和一身泥泥道道的单衣。她快步疾行到了出站闸机处,突然顿住不走了,我逮到机会凑到前去问小姑娘:“家在哪里?有没有家人联系方式?”。谁知小姑娘可能被我们架势镇住了,嚎啕大叫,而没有哭。坐在冰凉的地上,引来周围乘客注目。瞬时让我感觉有一种几个大男生欺负小女生的画面感。我们几个顿时失了主意,考量再三,还是交给警察叔叔最稳妥。刚打完110,小姑娘瞅准时机,刷闸、出站,向社会停车场跑去,我们始料未及,回过神立即追上去,但为时已晚,小姑娘消失在停车场。期间有驻站民警王队打来电话询问此事,回复小女孩跑了,随时联络。

我们几人在停车场搜寻无果后,便放弃了。我在心里默念,希望在这略显寒冷的天气里有一个温暖的家,热烘烘的饭菜等着她。

夜里十一点,中班保安要下班了。一位女保安在等公交车的时候,有个人在漆黑的夜里向她笑嘻嘻的敬了个礼,吓得连忙返回了站里,一起来的还有那个人。这个人在保安定岗处不再离开,无论保安是哄是吓就是不离开。保安无奈报了车控室,我在监控里看到了是她,就是那个消失在停车场的小女孩。

我赶到保安那里,小女孩远远看到我就叫,满满的抵触心理。我只能安排一个和蔼的保安陪她聊天,套出了她的姓名、家庭住址、家里情况。原来小女孩从河南安阳过来,和哥哥嫂子住在一起,父母不在身边,最近哥哥出差,嫂子对她不好,爱搭不理,饥一顿饱一顿,她不愿再回那个家。了解到这个情况,我给民警王队打了电话,叙述了情况,王队说我马上到车站。

王队还是很有效率,十分钟就出现在了车站,以警察特有的思维方式又盘问了一遍,确定地址正确后,告诉小女孩要把她送回家,小女孩出现抵触情绪,哭丧着脸说不想回家,最后被王队连哄带吓同意被送回家,但是要求不能进屋,不能告诉她嫂子。十二点多,王队和一名站务员才将小女孩送回了家。

本以为小女孩的事告一段落,两天后的一个白班,保安报车控室,又看到小女孩刷卡进站,并且在站台处徘徊迟迟不离去,想到小女孩还是具有一定的是非观念的,便让车站员工和保安不要理睬,按正常乘客对待。又过了不大会儿,保安班长来车控室找我,说小女孩在下行保安处晃荡了很久,最终趁列车关门之际上了车,并塞到保安手里一张用卫生纸写的字条。我铺开字条,里面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上了那天对我们的歉意并对我们表示感谢。不由心头一热。

我没有从事伟大的工作,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事业,只是从事着一份平平凡凡的工作,却也收获着平平淡淡的感动,这些感动又驱使着更好地善对工作生活中的人与事儿。愿你三冬暖,愿你春不寒。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