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河县经历了三天波澜不惊的传销(3)

风君子 7月前 ⋅ 206 阅读

人这一生是很悲苦的,即使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磨难,也往往看不到成功的希望,最后的悲苦都成了悲剧。也有些人经历了很多的山穷水复,最后最后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不过哪些成功的人仅仅是少数,毕竟金字塔的资源是有限的。在我看来,姓王的领导在这个传销组织中估计已经有了收入来源,已经是脱离了最低级受待宰的羔羊,而和我住在一起的这些孩子们,(暂时称为孩子吧,每个人脸上流着青涩的时光),好像还没有见过这个社会的黑暗,也没有读过多少书,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知不知道他们现在的状况,他们心里还有着镜花水月的希望,以为跟着领导就能过上好日子,或者挣到大钱。

可惜的是只要人的方向是错误的,无论你付出多大的努力和勤奋,带来的后果只会越来越严重,距离你最初的方向越来越远。这些可能会影响你的一辈子,而你的最珍贵的青春时光也如东流之水 一去不返。

人心本是良善,尤其是对于怀着美梦的刚成年的人来说。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所有人都起床,吃过了早餐,早餐依然有水煮白菜换成了土豆加咸菜。看见我起来,昨天夺我手机的那个孩子,连忙帮我准备了洗脸水和肥皂。

他笑的很灿烂,说:“赶紧洗个脸,吃个早餐。”当我双手碰到水的时候,还是热乎的水,现在是秋天已经有了些凉意,此时的我还是有了些感动,这世上除了自己的父母会给你准备洗脸水之外,再也没有人这么关心你了。即使我知道这可能是传销组织拉拢人心的一种手段。我还是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

随后我拿了两个土豆,走到来的时候没有仔细观察的四合院里,这个大一些的男孩紧跟着我,就是一步不离的那种紧跟。我看了左手边的那个东面的一个小屋里,全放满了大白菜,足够一家人吃完一个冬天是没问题的,另外正对面的一个小屋则是堆满了一袋袋的土豆。这就是他们的早餐和晚餐,中餐就不知道什么了。

我问男孩洗手间在哪里,我要去蹲个大号,男孩忙说,我也去蹲个大号。

出来了大门,我开始有意无意的跟男孩聊天,问他是哪里的,来这里多长时间了。男孩支支吾吾,能不回答就不回答,最后我终于还是问出了他来自陕北的某个农村,叫吴勇,今年十九岁,至于关于这里的一切,吴勇都回答的含含糊糊,当我问早晨怎么没看到那个东北小姑娘,吴勇说是和王老师(就是姓王的领导)去了另一个地方,去考察另外一个项目了。

我因为昨天吃了水煮大白菜的缘故,肚子是真的不舒服,洗手间是在这个四合院外面的一个公共厕所。当我进入到厕所,吴勇陪我待了一会,见我确实是要大号,他装模作样的顿了一会,最后说:“哥,我在外面等你啊”。我明白,吴勇今天要看我一天了,估计今天想离开这个地方也不可能了。一边计划着逃跑的事情,因为吴勇比我还要高一些,我身高175cm,吴勇有一米八左右的样子,身高上还是有优势的,估计是王姓领导让吴勇盯着我。就算逃跑,也能用力气拉住我。

随后出来跟吴勇商量,要不要去香河家具城逛逛, 这一整天待在这里也很无聊,吴勇果然摇头说:“哥,不是不让你去,而是领导特意交代了,今天不能去,要去也要等到王二丫过来才行”。

我问:“王二丫是谁啊”

吴勇说:“就是昨天那个王老师旁边的那个女孩”

我呵呵一笑:“假名吧,是东北那旮瘩的人吧”。

吴勇又是一问三不知。不变的就是我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我很纳闷到说吴勇是不是我今天去哪里,你就要跟到哪里。他说哥,你刚来,这不是怕你迷路吗?

我说:“你年龄也不大,怎么不去上学呢?像你这个年龄,正是上学学习的时候”

好像触动吴勇心里柔软的地方,看他脸上有怀念的沉思出现,只是他说:“上啥学啊,不会念书,一看书就头疼,就早点出来挣点钱”。

“你家就你一个人啊,有没有兄弟姐妹啊”,我紧着问到。

吴勇紧紧的绷着嘴唇,脸上有些痛苦:“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我一听还真是个有故事的人,连忙紧着问他家里的情况。下面就是吴勇的故事。

吴勇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懂事了,他的亲生是个酒鬼,每次喝醉的时候,回到家就耍酒疯,(属于那种在家里很蛮横,在外面很怂的那种),在外面受的气都发泄到吴勇母亲和吴勇身上。吴勇经常被父亲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当他父亲每次打完吴勇再去打他母亲的时候,吴勇总是紧紧的护住母亲。在吴勇十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也渐渐老去,力气也变得越来越小,吴勇却逐渐长大,有了和父亲对抗的力量了和强壮的身体了。再后来吴勇的亲生父亲,去另一个村子喝酒,回来的路上一头栽进了村外的河里面,在一个寒冷的冬天。

对于吴勇和他母亲来说是一件好事,随后母亲改嫁,继父刚开始对他还好,直到她母亲生了个孩子,就是吴勇同母异父的弟弟,就觉得吴勇很碍眼了。就有事没事的就折磨吴勇,也不让他上学了,其实吴勇初中时候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吴勇的母亲也没精力去管吴勇了,随着继父对他越来越苛刻,有的时候干完一天的农活连饭都不给吴勇吃,还半夜起来时不时把吴勇吊起来打。吴勇这个年龄已经开始懂事了,找了个机会从家里偷了一些钱,一个人来到了北京,至于后来怎么来到了这里。吴勇没有说。

我说:“按照估算,你大概来这里有两年了吧,为什么没去外面找份工作,这里明明是个传销窝点啊”。

吴勇说:“没想过离开,这里的每个人都对我很好,哥, 你是不?当我老爹打我的时候,我就想以后再也不会回到那个球地方了,他们每个人每天都对我笑,王老师也激励我,我舍不得他们啊。”说完这些,吴勇声音有些哽咽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这个稍显稚嫩的孩子,这一路走来,受了多少的苦,挨了多少打,本是人生最美好的年龄,却没有最美好的人生。

我有问:“明知道是传销骗人的,你也不后悔吗”

吴勇用手抹了一下脸上泪水,坚定的说:“不后悔”。

“那你想不想你母亲呢?”

吴勇没有说话,沉默了下来。

后来,我想了很久,传销组织待人热情,给了哪些人春天般的温暖,温暖了他们冰冷已经对生活失望的心,在这里他们每个人都受到了尊敬,重新让他们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尽管说镜花水月, 虚无飘渺的。这些人正需要这些来麻痹自己,他们宁愿活在这些幻想中,久久不愿意醒来。

但是,有些事错了就是错了,哪怕在美好也是错的,就像罂粟花一样,开花的时候妍丽无比,让人很是心动。但美丽的花朵结出来的果实却是人间至恶。传销组织利用人的脆弱的心理来迎合他们,最终却怕这些善良的人给害了。

当时吴勇给我准备洗脸水的时候,我确实感动了,但是我不能留下来,要制定计划逃跑,顺便看看能不能帮助这些人。

我问吴勇:“王二丫什么时候回来啊,她好像跟王老师比较熟啊”。

吴勇的情绪已经正常了,说道:“哥, 估计要明天了,她应该明天会带你熟悉一下直销业务。”

“还有直销业务?你负责那一块业务啊?”我问到。

“哥,这个是保密的,你要问王二丫和王老师了”

我估计从吴勇身上在问不出什么线索了,于是放弃,我习惯的往上推了自己鼻梁上的眼睛。

第二天就这样过去了。

故事还没结束,请继续关注。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