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计划生育「参赛作品」

真实故事计划 1年前 ⋅ 386 阅读

1

母亲经常跟我说做女人命苦,我总是不以为然,还顶撞她:“怎么命苦了,又不是旧社会。”但是这话到了我的生育期,又赶上计划生育时期,我用身心在验证。

人们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不得不说女人在婚姻里生育里身不由己。

我是农村人,我娘家人在当时还算是有点钱财,身份和地位,所以我嫁给了现在的丈夫,他是一个公职人员,在镇上的派出所上班。

有个这么有体面工作的老公,还代表着权威和地位,我家里所有人都非常高兴和自豪。在亲戚朋友面前,我是当之无愧的女王,谁都会对我敬让三分,周围都是巴结和谄媚的模样。

家人说我命好,嫁了好女婿,什么女人命苦?我不是那其中的一个。

在镇上我开了一家药店,我是药店老板,说是老板也不过带领两三个人。从进货,定价,财务,出纳,人事部等都是我一个人。请的两个人,负责上货,摆货,买卖站柜台,她们休息时我顶班。

每天忙得不亦说乎,生活非常充实。老公对我也非常好。

结婚没多久我怀孕了,婆婆满脸放光,跟我说一定要生个儿子啊。我们家虽然钱不多,但在农村还算有点头脸,我儿子是家里独苗,一直都是单传,不能在你这断了香火。一定要生个儿子啊。

其实婆婆并不是在某一天说这话,她是经常性的说我家儿子是独苗,几代单传。她生了这么个儿子是天大的喜事,幸事,骄傲的事。

婆婆说话轻描淡写,满面微笑,如春风拂面,她真的幸福而快乐,但我却感觉到那是一张可以杀人的脸。潜在的不安稳,不确定性让我内心如波涛汹涌。我怎么能说我一定会生个男孩呢?

当时计划生育规定,公务员只能生一个。不管夫妻双方都是公务员,还是丈夫,或者妻子一方是公务员,一旦发现生二胎,就会开除公职。不管是一方还是双方。

稳定工作如此重要,为了生儿子,当然就会牺牲媳妇了。

母亲每天在我耳边吹风,一定得给他们家生个大胖小子,这样你老公就不会有外心,自己的地位也会非常巩固。

母亲举例说谁家女人没有生男孩,后来丈夫和夫家人逼这个女人离婚,然后另外娶个女人再生儿子的。妈不能换,媳妇可以换。又说有的不离婚,但那个男的在外面找女人,名义上为了生个大胖小子,实际上就是三妻四妾。

听到这些,我就像嘴里吃进了千万只老鼠,千万只苍蝇般恶心。

我觉得我好端端的生活,要被这些肮脏的下流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搞得丑陋不堪,而又无力回击!那也许就是精神痛苦!

我心烦意燥,心情被这些弄得极其恶劣,我觉得我在这些东西的影响下要变成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魔了。

我此时满心愤怒,回击道:好像媳妇很好娶一样!男人这么没有良心要着干什么?

妈说:别人家有钱!

我说:自己赚钱好了。要什么男人的钱?

我多少还是有些自豪的,毕竟我就没有靠老公,自己的药店经营还不错。

妈说:你那点钱算什么?这个世界是男人的天下,像我们以前哪里让女人出来工作?就算到了现在,当官的有几个女的?发大财的有几个女的?妈是过来人,都是为了生活。现在有多少女娃要钱不要脸的?别说父母逼。像那些当小三的不就是为了钱,今后有保障?

妈的话我是完全否定的,毕竟我是有知识文化的人,我明白拉美国家就有不少女总统,女当权者。顶尖财富女性更是多。我说了,她会说中国没有啊。我说就算现在没有,以后肯定有,她说以后有再说。为这些争辩跟我的现实生活相去很远。

我说:谁又会甘愿给人当小三不要名分,还傻到生孩子?就算是,不就是自己懒要钱,心里巴望男的早死,得更多钱。这男女都不要脸的,互相利用,活着就当是死的。

妈说:社会复杂得很,可能那女方有钱有权,离不了。找小三偷偷摸摸生个不是更好?两边都不得罪。

我说:阴毒的男人!老婆小三都要。利益要,情感要,里子面子都要。精神身体都要,哪来那好的事?

妈说:说傻话,这样的人和事多的是。哪个不过得舒服快活?不就是正经女人遭罪,唉女人命苦啊!

我烦了:坏男人,坏女人吃香,以后还有好女人吗?个个都背地里搞算了。大家都平衡。

她们的话真的让我非常反感,也非常烦躁。因为她们的话就像无数重压的大山,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她们的话另外还有一种诱导,好像不变坏你是得不到好的。

我自认是一个正派正直的女人,我要正直幸福的生活。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无力感。虽然我靠我的魅力获取了一个好老公,用我的辛勤劳作换来了经济地位,但是我却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让我的第一胎是个儿子。

我觉得这是第一次我感觉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我没有能力。虽然十月怀胎,生孩子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却最没有话语权,自主权。我得听从父母的,老公的,甚至是社会的。

小时候生理卫生课本,我记得看过这方面的知识,当时老师反复在课堂上说了一句话:生男生女由男方决定。

当时老师就说了这话,然后说这些章节你们自己看吧。现在自习时间。

这样的讲课方式我第一次遇到,所以印象深刻。我看了那本生理卫生,大意是说男孩成年遗精,女孩成年有月经,又说精子卵子结合就有了孩子。

告诉了性,为什么不早早告诉避孕套为何物呢?不说明各种各样的避孕方式呢?难道这个不是最重要的核心吗?

铁定生男孩的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试管婴儿。说不定未来还有更先进的方法,从男人身上提取细胞像多利羊生产男孩,完全不用女性帮忙。

我甚至冷酷的想。不通过女人,直接让男人怀孕。让他们也体验一下生育,不是有海马先生生育吗?

科技革命无数次改变命运,颠覆一切,这也谈不上天马行空。只是现在的我必须面对现实。

2

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听说三个多月就可以查出是男是女。

我该不该去查呢?

妈是一个迷信的人。俗话说酸男辣女,刚怀孕时,每天吐得厉害,想吃酸的。妈笑眯眯的说肯定会生个男孩的。

妈为了印证她的话,又看我的肚子,肚子是尖的就是女孩,是圆的就是男孩。我觉得这个非常荒唐,谁的肚子会是尖的?当然我懒得说。

还有很多关于生男孩生女孩的说法,什么生男孩妊娠厉害,脸上长斑点,变形,虚胖,跟原型相差太远。生女孩脸上会很圆润,粉嫩,因为女孩会打扮,娘胎里就让妈妈变美了

有的说法相反,母亲脸上光滑细腻的是男孩,因为生男孩是喜庆的。而女孩来到世间是不应该的,所以她们闹腾,不讲理。

不管怎么说,母亲就是依据这些,没有让我去查胎儿性别。

跟一些孕妇聊天,好像也有不少这种说法。有个女人说她梦见了养花,婆婆说会生女孩,因为花代表的是女孩。结果后来她生了个男孩。要我不要信这些东西。

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还是有药学知识的唯物主义者,这些东西我全部不信。

婆婆是什么态度我不清楚。不知道她是不是跟我妈一样迷信,认为会生男孩 。

我是相信一个观念,头胎是不能打的。打坏了子宫,以后要是不能生育了,连男孩女孩都没有。不管是生的男孩女孩,我都要把孩子生下来。

老公好像对这个问题不是很在意,他每天都忙。我猜最主要的还是计划生育极其严格,虽然他妈再怎么耳边风,他没有力量去对抗。他刚上班不久,需要一心扑在事业上。

我也每天都忙,即使怀孕,每天在店子里忙活。

我远离了婆婆,远离了妈妈,这些人给我带来很不舒服的观念,我厌恶那些强加在我身上的东西。经常听,我想我会被逼疯的。

十月怀胎,经常性的体检,现代医学对待胎儿还是很细致的。

我经常一个人去产检,婆婆妈妈要跟着,我就撒谎。妈妈要陪着去,我就说老公陪我去呢,婆婆要陪我去,我就说我妈陪我去呢。

虽然她们都是最亲近的人,但是此时此刻,我觉得她们都是瘟神。我知道这想法很恶劣,但是却无法接受她们那灌输给我的那些肮脏恶劣的东西。我担心我会随时爆发,对她们恶言相向。我觉得怀孕后,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了,想问题也歹毒了,好像也开始变成了一个恶人。

有时半夜我做噩梦,我变成我妈和我婆婆一样的人!醒来我全身湿透!

是的,我必须远离她们,我不要受她们影响,更不能变成她们。我知道不少女人在现实生活中最后都接受了那些观念。

唯一让我有些宽心的是老公,有时他陪我去产检,我会试探他,想生男孩还是女孩?

老公说得很甜蜜:“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爱情结晶,生男孩女孩都好。”

我说:“我妈,你妈都想要生个男孩,万一生女孩怎么办?”

老公说:“她们那代人都有些重男轻女,现在什么时代了?你那么能干,生女孩就要像你。”

我也附和着说:“现在男女比例失调,以后肯定是女孩吃香,而且女孩还是小棉袄呢。生女孩以后我们肯定有福气。”

老公笑着说,我单位有人说儿子是皮夹克,冷的时侯挡不住严寒,暖和的时侯穿着又热,价格死贵,扔了又感觉可惜,只能穿着装一装门面,逢人就吹我有皮夹克!

我也笑了。在生活中,为了儿子一生劳作,买房,买车,还要照看孙子,身心都卖给他了。生女孩,就轻松多了,不用非得给她买房子,社会舆论也没有什么。想到这里我好像也轻松了。

但下一刻我又开始不舒服了,我毕竟本身就是一个女性,难道女人就是如此被轻待吗?

我知道我湾有个父母就是这样做的,生女孩不付出,从别人那里获取。生下来没有怎么管,哥哥姐姐带大,到出嫁要大量彩礼,搞得男方意见很大。最后不得不屈服给了相当一笔财富给那女人父母。但是一嫁过去,他们就总是给这个女人脸色看,因为她让他们损失了太多钱,欠债累累。虽然他们明知道钱不在她手上。

这个女孩总之里外都不是人。

我还算是好的,从小到大并没有体验到很严重的重男轻女观念。

这时,我又开始心烦意乱了,因为妈的话又萦绕到我脑海里:“你别看你老公现在对你好,那是新婚,你年轻。到了中年,你人老珠黄,又不生个男孩,他肯定不会对你好的。”

妈这话虽然难听,好像又有预测性。

俗世里的人总是有各种例子在证明。好的有,坏的有。

我的老公如何,时间也许是最好的检测机器。

3

越来越接近生产了,我的心一方面欣喜于我肚子里那个跟我日夜相伴的小生命,会不时母爱泛滥。

另一方面我又是恶毒的。我在想万一生的是女孩,我妈,我婆婆,我老公,所有那些亲戚,甚至社会上不认识的人是怎么看我的,对待我的。

想到这里,我猜未来我就像是个刺猬,也像个毒蛇,谁欺负我和孩子,我或许会马上用我的刺和毒液还击过去。

这些都还是小事,可能生头胎的恐惧心理才是最大的。这事除了我自己一个人承受,任何人帮不上忙。

虽然经常产检,一切正常。我却总是担心生产时有状况发生。在药店里忙活,总会碰到关切的女人跟我聊天。我已经听到太多关于生产的事情。

妊娠高血压,妊娠糖尿病,产后大出血,脐带绕颈,脚像下,胎位不正,剖腹产,顺产,顺产剪开阴道等等。

顺产宫开二指,到十指疼痛十几个小时,受不了,甚至痛几天几夜顺产的。有生下来很顺利不痛的。

是顺产好还是剖宫产好的讨论就像绵延的山脉,没有尽头。

自从怀孕后,我总是容易往坏的方面想,以前那个快乐豁达的我大变了样。所有关于生产的事情,我最关心的是难产。虽然大家都说不可能。可我就是要往这反面不可遏制的想。

药店里的那些客户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听的生产故事太多了。其中有一个把我吓着了,说的是一个女人生孩子难产,双方父母都到场了。生产时医生问是保孩子还是保大人。

女人父母当然是要保自己的女儿,毕竟孩子可以再生,女儿没有了就不行了。

女人公婆公爹说保孩子。他们的话虽然没有明说,店子里的几个顾客议论开了。当然是保孩子了,女人死了可以再找嘛。这可是他们家里的血脉,怎么可以弄死呢?在他们眼里,女人就是生育机器,哪里会在乎她感受,她就不像是条活活的生命,不是个人,怎么会管她死活?

那个丈夫呢,就夹在两家人中间什么都不说,当了缩头乌龟。

两家父母在医院里大争大吵的,医生护士无奈的看着。没有谁劝得住。

那个必须签字的家属责任书,没有任何人管,慢慢结了冰,不断冒着寒气,笼罩所有人。

在这些争吵中,女人在产床上的场景没有人看到,也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她的命根本就不能属于她自己。她没有权力,也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生死。

虽然怀孕生产不同于任何其他手术,但是却跟任何手术一样,把决定权留给了家属,而不是当事人。

各种重大手术跟女人生产还有最大的不同,重大手术基本上都是在救当事人,而女人生产是未知的。那是两条命!

没有人去研究最发达最可行的科技能力,在女人生产这件事上。不要说投入,也没有关注度。世界上有一半的女人,她们自己是否懂得为女性造福呢?自己去开创这样的事业呢?

最后,孩子和女人都没有保住。

男女双方家属,医院,互相纠缠不清,互相推诿责任!

指责得最多的是医院,因为他们既然懂得救治时机和科技手段,却没有尽到责任。家属虽然争吵,但是他们不懂啊,如果知道这个结果,不管怎样要保一方啊。

医院当然知道责任,但是他们怎么付得起这个责任?医院有说法:“保谁?”这又进入一个死圈。他们不知道看到多少冰冷的人性,多少生死?多少惨不忍睹人的痛?对这些早已麻木。

听到这事,我不知我该信谁。不知家属这栏到底是怎么规定的。只要是家属就行了吗?如果是几个家属,谁是第一人?第二人?顺序是怎样的?谁有权,谁权力最大?

财产继承法很清楚明白,第一继承人是妻子丈夫,第二个是子女,后面是双方父母,兄弟姊妹等。

如果说当时我发生难产,我能要妈签字吗?一定得保女儿啊。

听医生朋友说的,在实际操作中,什么情况都有。老公不在身边,自己父母婆婆爹爹都不在的,产妇自己签。

除了这种好像谁都可以签,不过一般情况还是丈夫和婆婆。

我把顾虑跟老公说了,他总是说你怀孕都变傻了,怎么可能难产呢?

我知道这关乎我的性命,不管谁说,我就是要知道结果。我说,万一呢?万一呢?

老公说:别傻了,我肯定是保大人了。只是你以后别这样神里神经的了。

我很想说,不是我神经,是你们让我神经的。那是我的命,我不关心吗?我有切肤之痛。不是你们的命,你们又怎么能感受到?

4

预产期一天天的临近,我也觉得我的精神面貌越来越差。我强迫自己说,如果你连这个都无法面对,你还怎么生活?

不断自我安慰,自我打气,又不断否定,担忧,这也许就是煎熬,原来煎熬是如此痛苦,真的会摧毁人的意志力。

我盼着发作的那天。

这天发作了,我的身体不停颤抖,不知道那是我的身体原因,还是我的精神原因。

老公难得的请假陪我,婆婆和妈都在外面。

我选择了剖腹产,我是为了免除他们任何人给我签字。他们都认可,毕竟这个时代剖宫产是很常见的一种生产方式。

虽然医生说可以顺产,顺产母乳好,妈妈恢复快。可我怕痛,几天几夜的痛,痛得受不了。

虽然打了麻药,我觉得孩子生出来之前,挤压了一下,还是体验到一种剧痛,一生难忘。

随后我听到了一个小奶儿的嘤嘤啼哭声。

护士跟我说,是个女孩。她给我看了一下,那个皱巴巴的小孩子,眼睛也没有睁开。我极度疲累,放松下来。只要顺利生下来就行了,健康就行了。

我知道外面的那些人会暴露最恶毒的表情。我恶毒的想,不管他们,他们跟我没有任何一点关系!我跟孩子都是健康的,就满足了,我知道一切真的太不容易了,我竟然哭了。我不知道,接下来我有了产后抑郁症。

后来母亲跟我说,当护士走出,说是女孩时,婆婆马上拉长了脸,看都没有看孩子就走了。

她的话,让我心里非常不舒服。这种不舒服长期占领我内心,在每个矛盾后面,在每个不和睦的日子里。虽然我明知她们会是那种表情,还是无法接受。一个健康的生命,来到世间多么不容易,不论男女,怎么可以这样没有良心就嫌弃了呢?

我后来听到很多关于生女孩的婆婆,爹爹和小姑子,好像都是相似的反应。她们那对女孩生命的轻蔑,无视,冷酷,寒到我的骨血里。

老公看到孩子,还算是高兴的。毕竟这是我们两个的孩子。刚开始的我们还沉浸在新婚快乐里。

在医院的几天日子里,老公来了一次,我妈照顾了我,我婆婆不见了。我不知是该同情她还是厌恶她,生女孩对她而言,恐怕是致命的打击!

5

生完孩子后就得做月子,虽然多年后网络发达了,发现除了中国有月子,其实国外很多国家是没有的。

不少人说,中国有月子证明是好的,因为女人确实需要一个调整期,中国女人长寿,国外的女人不长寿,容易老。

我却无法肯定这话,到底有多少不愉快就是从月子里就开始了。也许所有家庭不幸的女人都会遭遇月子里被婆婆和老公打骂。

这是一个女人最弱时期。还是一个手术病人,而孩子日夜啼哭,妈妈根本就无法得到很好的休息。任何正常人在孩子来临世间,日夜吵了睡眠,半夜起来喂奶,一直持续一两年,或者更久,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都不见得受得了!

可是女人们却不得不受,带孩子成了女人天经地义的事情,必须的责任,也许这是母亲说的为什么女人命苦的原因。

但是我毕竟跟她不同年代,我知道丁克族,知道不愿生育一生一起幸福过的叶童夫妻,汪明荃夫妻。孩子生不生不重要,婚姻幸福是首要的。

月子里很快就鸡飞蛋打。

首先是婆婆不愿意照顾我和孩子。她怪我,恨我。我肚子不争气,让她家断子绝孙,再生又影响她儿子仕途,我就像是一个罪人,给她和她儿子带来灾难。

虽然不情不愿,内心极大抵触,但是她却不得不照顾我。从这点,我也是心寒的,从小到老,女人也许都是被迫的。虽然婆婆我觉得太恶,看到她那么难受,我觉得我跟她都是受害者。

老公忙案子,根本就不可能来照顾我。月子里他回来得少。

我很想要妈妈来照顾我,她毕竟是我的亲妈,对我饮食非常熟悉,另外说话也可以无所顾忌,心情会好很多。

但是妈有她的理由,她得照顾我哥哥家孩子,那也是她的天经地义,道德上的必须。她没有责任和义务来照顾我。

婆婆心情不好,却要伺候我,这让她心里积攒了无数的怨火。很快就烧着了我。

这天我在跟我妈打电话,虽然她总是说女人命苦,女儿不好,可是实际亲情又如何割舍呢?

妈很过细的问吃些什么,有没有奶水,孩子怎样等等。

婆婆那边不高兴了,你妈是不是担心我对你照顾不周到啊?我那么辛苦伺候你,还挑拨是非。

最后一句话让我不舒服,虽然这几天她的冷言冷语有不少,可是我好不容易得到一点的温情和关心,却成了她嘴巴里的挑拨是非。

我觉得这几天受到的委屈也爆发了,她买鲤鱼嫌贵了,我无法发奶。要知道平时她又怎么觉得鲤鱼是贵的?除了觉得不值得给我吃外,女儿有没有奶水无所谓外,能说明什么?如果是男孩我猜她连千年乌龟都可以搞到手。

我说我妈的心你不能瞎说。

婆婆好像把憋了很久的怨气发泄出来,她情绪非常激动,喋喋不休。什么让她家断子绝孙,让她一大把年纪了,还要伺候我们这对赔钱货。

孩子哇哇的哭起来,她很敏感的感觉到家里的火药味。

我好像还冷静,跟婆婆说,孩子吵醒了,别吓着了。你不要吵了,出去吧。

一方在火山喷发,一方却冷静无关痛痒,应该是最强大的煽风点火器。婆婆刹不住火了,不停的碎碎念,漫长的语言像刀。孩子的恐惧也在升级。

我心烦得不行,我已经够虚弱了,孩子奶水不够,我又心焦得不行。我反复说一样的话,孩子要睡觉,你别吵了。

婆婆数落一个小时,最后腾腾的出去了。

她一出去,我马上去把门关上。我真不希望她进来。

但这个举动却成了老公打我的导火索。

我不知道,婆婆继续生气,然后给自己的儿子通信,说我这媳妇各种不好,特别是说我虐待她,一大把年纪,又有病的,竟然被媳妇关到了门外,她差点发病死了。

虽然我觉得这话未免太夸张,太荒唐搞笑!可他们都是当真的。她的儿子,我的老公当天回来了。一进门二话不说就打了我一拳。

我被打懵了,我听到那个曾经对我恩爱有加的老公说,我妈这么大年纪,又有病,你怎么能虐待她?

我站起来想理论。其实我是颤巍巍的起来,因为营养跟不上,睡眠不足,我全身乏力,头晕脑胀。

婆婆看到立马过来,她可能觉得我要打她儿子,过来紧紧的握住我的双手,我感觉到那手巨大的力量,仿佛铁钳一样,我根本就不能动弹。

那一刻,我觉得,我就是这些所谓亲人的肉靶子,他们可以随意打我,而我根本无力还击。肉体还是轻的,老公打我才是最让我寒心的。情感和精神世界的崩塌才是毁灭性打击。

老公并没有继续打的意思,他把他妈拉出去了,不再理会我。冷暴力开始。

我喘着粗气,我觉得整个人一个虚脱,我重重倒在沙发上。我没有力气辩解。

也许母女连心,那个小女孩,我的女儿哭起来,我想站起来,可是不能够。

我闭上眼睛等待,我希望我的老公能够听到,婆婆我不指望了,但是马上我又想到他刚才打了我一拳。

所有我的仇恨也许都可以起源于这一刻,所有我的冷血也都可以起源于这一刻。

过后我会想,为什么有句话叫最毒妇人心?又何尝不是在你最弱的时候,别人的最无情践踏。

我等了一会,没有任何人来。我强迫自己爬起来,扶着沙发缓慢走过去。

女人为什么有强过男人的坚韧和坚强,又何尝不是这种无怨无悔的对生命的爱,对自己子女的母爱!

6

矛盾有,伤痛有,但是生活还是在继续。

老公又上班去了,他对我没有说话也没有打招呼。我突然意识到,再美的男人情话,都抵不过现实,在时间变化里消失不见。你记住那些过往美好会是伤,因为现实冰冷。

婆婆继续她不情愿的施舍,女儿她完全不再管了。做饭菜,端过来就走。

我明白此时我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低等动物,虽然我每天晕头晕脑,那些饭菜不合口,我不得不抓住所有孩子吃奶外的时间让自己休息。孩子三四个小时吃奶一次。不分白天黑夜。吃完后就是拉撒,尿片子很多,不洗就会不干。床上就是孩子的尿骚味,还有屎味。

曾经听很多人说过,不要用尿不湿,会把孩子屁股私部包裹得严实,不透气,折肉后,会让孩子觉得巨大的疼痛。我得洗布尿片。

此时胡思乱想,我根本就没有力气!而让家里干净舒服,我一样不能做到。

我就是一个衣服上总是有屎尿的,头发总是蓬松的邋遢女人,浑身散发臭味。

我有时想孩子生下来为什么就不是男人的呢?如果男人觉得孩子不用照顾,又怎么能无耻的要他防老呢?没有因又哪有果?他们不付出却想收获。

丈夫付出一切根本上不是为了他自己吗?工作上升得到荣誉,钱财自得。

如果男人不要不管孩子,女人也不想要不管,是不是一样天经地义呢?

我知道双重标准,不同要求,不公平是世界的一部分。

月子很快就满了。我的虚弱并不见好。有人说即使不带孩子,剖宫产最少也得半年还原身体。

而事实上身体的还原有些人需要三五年,甚至一生都无法还原。中国人有所谓的月子病。

在农村对坐月子有非常多的限制。月子期间不能串门,如果不懂去了别人家,她们会说把晦气带到她们家。

月子期间不要外出,这样的状态真的能让身体快速恢复吗?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有月子病,为什么西方发达国家女人没有。她们生完孩子就到处跑,世界那么开阔,精神状态应该是最好的。

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才是最好的精神身体的恢复。如果中国女人不坐月子,没有那么多破禁忌,烂规矩,自己来去自由买自己喜欢的吃喝,用得着去看婆婆脸色?用得着在最需要补养身体的手术初期,被动接受别人施舍的糟糕饭食,又怎么会营养不良?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孩子挨饿?

现在我想我的女儿在月子里总是啼哭,是不是她总是在挨饿呢?因为我奶水不足啊!我眼里满是泪水,可怜的女孩,一出生就遭遇了不公平对待。

月子期间老公只回来两次,他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对我跟孩子都有些冷淡。看样子他真的不喜欢生女孩。想想也是,他妈妈有那么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妈的儿子会没有重男轻女思想吗?

生了这个女儿,不知道她会在她儿子面前抱怨多少次,又会影响他多少次。

老公也许在想,已经生了女儿了,再生,他的职位怎么办?不生,他妈的唾沫会一天溅一点,一直到把他整个淹没。而他从小到大的思想里已经完全浸染了他妈的思想,那几十年的力量,他又如何不会想生一个男孩?

生男孩有几种可能,离婚再娶,那他就会选择跟我离婚,如何说?难道没有一点感情?还有他离婚再婚,又能找到怎样的女人?难道不会有女人嫌弃吗?另外他离婚再婚有这个财力吗?

是的,我猜他心里一定非常纠结,所以对我不能表现出以前的爱意。

我也冷漠的看他进出。我心里慢慢生出最恶毒的芽。但是此时我深知我没有任何力气,我那剖腹产的伤口还时刻在作痛,不能让自己的身体变成毒身体,那是无法快速康复的。也许这就是有些女人的身体很多年都无法恢复,有毒的肉如何能愈合呢?

我想月子满了,就算坐这一个月的牢,我就自由了。我会到我的药店去了。不得不承认,一个女人有工作,有事业,对于任何外界给的伤害和痛苦,都可以减轻,更容易痊愈。

7

我到药店忙活,孩子给了婆婆,还每个月给钱她花,另外药店我多请了一个帮手,方便我在药店和孩子之间来往。钱真的是解决很多麻烦的最好的方法之一。

我在药店,人的精神面貌完全变了,虽然还是有些病怏怏的,但是康复得快多了。我进了昂贵的补药,最好的补血养颜药物,婆婆那么心疼一点鲤鱼钱,我却会千万倍的补偿我自己。钱的好处在这个时候是那么强大有力的表现出来了。

此时我不在乎钱,如果我身体不行,就永远完了。身体有了,钱再赚。

精神和身体的快速复原,还有在药店的忙活,让我快乐舒适。月子就是一个牢笼,关的不仅是身体,还有精神。与世隔绝本身会让人疯掉,崩溃。

工作事业,大量的钱,才是女人的生存根本,不是丈夫,不是我的父母。这让我很骄傲。

孩子是我心头肉,为了防止婆婆对她不好,我经常回去突击一下。我发现为了孩子,我变成一个有心机的女人,我会时刻关心婆婆,给她带她从任何人那里得不到的衣物,还有补药。不管她背后怎么做,都不可能做得太绝情。

其实很多时候我也在不断示意,说您老该享福了,带孩子太累了,我把她送到我妈那里去。又会说,要是您太累,我再请个保姆,一起带。

婆婆马上就回绝,说我这么年轻,怎么能请保姆,我帮你带。

我听到她说她自己年轻,微笑了。我记得不过月前她说她一大把年纪却要伺候我。

我从一些人那里听说有些婆婆不满孙女,进行肉体虐待的事。为了防止她虐待女儿,我也在劝我妈帮忙带一下。

我想孩子长到两岁就可以上幼儿园,这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为了这个女儿我费尽心机,用尽手腕,甚至会了很虚假的表面一套,我很会在憎恨厌恶的人面前微笑,谁对我当面侮辱,我都可以控制情绪。

有时看着女儿可爱微笑的脸庞,我是幸福的。从一出生,你就注定了性别,注定被外界扭曲对待,但是还是有最强大的力量呵护你幸福成长,那就是妈妈。妈妈所遭受的精神压力不会让你得到。

老公好像慢慢的也开始对我好了。想想我们谈恋爱还有那么多在一起粘糊糊的时光,我跟他难道没有感情吗?也许他在挣扎过后选择跟我一起生活。

一切看来又开始幸福了。

但是我知道那里有一根隐藏的刺,它会时刻戳着人的心脏。

毕竟我现在的目的是孩子长大,但是那些潜藏几十年一对母子要生男孩到骨血的心,到某一天会不暴露出来吗?

我似乎幸福着,其实有时又不得不痛苦着。还有时刻防备着。

8

女儿天真灿烂,活波可爱。都说女孩是爸爸的小情人,这小东西完全没有遮掩,全心爱她爸爸依恋她爸爸的样子,让老公对她特别宠爱,甚至到了溺爱的地步,我都有些吃醋了。

看到他们那么幸福的在一起,我不得不感慨,为什么会有重男轻女?为什么非要生一个男孩,到底又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有时我会跟老公探讨这个问题,他说你这些话都不现实。

我说大家都幸福生活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弄得谁都不开心?有些极端的例子甚至残害女孩性命。人生一世苦短,不要不快乐。

如果说社会规定女儿可以正大光明的把自己父母接到自己家里养老,成为一种社会习俗,最正常的现象,会非要生个男孩吗?

过去的农村要男人充当劳动力,男人力量真就巨大吗?作为一个人类,他的个人力量总是有限,他没有狮子的力量,豹的速度,鹰的眼睛,狗的鼻子。他很弱小,不堪一击。再说回来农活那么多,有什么女人不能做的?

我们湾就有一家是这种情况,男人有病,不能干重活,所有的重活全部女人干。犁田耙地,挑水,挑草头,所有的一切全部是女人。她高大,他矮小。有两男两女四个孩子。到现在女人还活着,男人却归西了。

当时湾里人说这女人做事太辛苦了,劳累过头了,以后肯定不长寿,可是现在她很长寿。

劳动力根本就站不住脚。婆婆说留门户,男人在家就在,女人是出嫁的。那为什么女人不能留门户呢?男人入赘因为钱,为何要贬低?

因为姓氏啊,可是不一样后代跟随母姓的吗?如果跟随母姓常见而又自然,又有什么特别意义?

我跟老公絮絮叨叨,他说你的都是疯话。

老公作为一个刑警,他说,老婆,世界的丑恶你不知道,你以为只是重男轻女,还有弱肉强食,还有烧杀抢夺,为了权钱利益地位,人命在太多地方被轻视。

我无语的看着他,我不得不承认。也许这也是很多人看轻女性遭遇不幸,让女性痛苦的原因之一。有些苦难被看到,女人的看不到,因为她没有地位,不足轻重。

社会哪里会管你什么状况?是否公平?都是自然选择。一旦不公平达到一种极限,就会彻底颠覆,就像无数历史上的起义。人最基本的活命都有问题,饭无法吃饱,贪腐到顶,什么都会颠覆。

就这样女孩子慢慢长大着,读了幼儿园,开始读小学。

我非常欣慰,孩子都长这么大了。

唯一的不舒服是我知道老公一直都想生一个儿子,他妈好像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这种叨唠。不用偷听,有时她妈会说哪里哪个女人想生二胎,发现了,那女人跑了,结果计划生育的队伍上门把屋顶给掀掉了,把墙给推到了。

女人到处找,最后终于找到,肚子都六七个月了,强行引产。

婆婆把引产说得绘声绘色,那么大的孩子已经成型了,出生就可以是一个完整的小生命。出来了,竟然是个儿子,她们简直气疯了啊。

听到这里,我觉得我说不出的痛,要知道那么大的孩子引产,对孕妇来说是很大的危险啊。

婆婆即使有想生男孩的心,也被国家的强硬政策给弄得不敢出大气。

9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为了防止生二胎,国家对所有公务员的监控都非常严格。

结婚前我就听到一个真实的事情,有一对夫妻,双方都是老师,(也算是公务员)头胎是个女儿,但是他家老公和婆婆都要她生个儿子,最后她屈服了,躲到外地生了一个男孩。老师不上班是很容易发现的,更何况当时对于育龄妇女更是随时随处都有眼睛盯着。

老师福利好,一年两次的免费体检,目的其实是查是否有怀孕的。很多人以为是好福利,但是却是无形中盯着你是否怀孕的眼睛。

她很快就被发现了,女人被迫丢了工作,男人花了巨资上下打点,算是保住了男人的工作。

后来女人为了赚钱,非常能干,自己到深圳上海当私立老师,月收入万元,而她老公当时只有一两千元。

有能力的女人,愿意去那么远,几年不回家,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心寒?想想她有的是机会寻找最优秀的男人。城市男相对农村男,重男轻女思想几乎没有。

我知道老公也很辛苦,他经常拿自己会丢掉工作为理由跟他妈说,现在政策这么紧,想都别想了。

再说作为派出所的公职人员,他怎么好做出因为想生儿子而把老婆不要呢?这么多年,我们感情还不错。

婆婆知道儿子终归是儿子,孙子终归是孙子。不能为了生个孙子而把儿子工作丢掉吧。

再说儿媳妇又能干,再找个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老太太心里恐怕总是七上八下的算计,这多少有些像心魔,总是在她心里不断滋生。

这天,她又跟我们说,听说哪里哪里生了二胎了。是个儿子,生都生下来了。

我想肯定会罚钱。

婆婆说了罚钱的数目,那笔钱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感觉这孩子生出来都划不来。就像张艺谋的罚款,可能他够那数。

我说这也太离谱了。

婆婆说:“这钱虽然很多,你药店钱够付。”

我吃惊的看着她:“这可是要了整个药店,这得赚多少钱,赚多少年?”

婆婆说:“你那么能干,开两个,三个药店,钱不就出来了?药店再赚钱也不能抵一个孙子啊!”

我没有说话。我憋着有些铁青的脸孔,我知道没有憋住,我猜如果照镜子,我会不会是一副很可怕的样子呢?

老公看着我的脸色,叹了口气。

婆婆好像走火入魔,看到老公一次就说一次,哪里哪里生了二胎是个男孩。不过一说工作丢了就不言语。

10

这天,老公突然对我说:“我觉得用不了几年,国家会放开二胎。”

听到这里,我一惊,我说怎么可能呢?现在国家严格控制那么厉害,怎么可能生二胎?

老公说,我一直在关注相关政策。现在计划生育都实行了二十多年了,已经有不少专家指出问题来了,说中国以后出生的孩子那么少,老龄化那么重,会导致严重脱节的。说不定中国的老龄化人口一去世,就没有多少人口了。

我说:“你太受你妈影响了,她是那个年代的人,你是现代人。不要总是想生男孩,我们一家三口不是很幸福?”

老公说:“以前的老人都是这种思想,没有办法。”

我说:“你也有这种想法。”

老公说:“你难道不想女儿有个伴吗?不管生男孩生女孩。她很孤单啊。现在独生子女问题多。”

我说:你真的想再要个女孩?想要男孩吧。生男孩女孩又不由我决定。

老公说:谁说不行?不是可以提前照吗?不行就打掉。

我说:堕胎?不行,太疼了。

老公说:不是有无痛的吗?

我说:那是骗人的。怎么可能完全无痛,打麻药不痛。麻药散了还是有点痛的。做了这些手术,多少还是有副作用的。影响以后生育什么的。

老公笑了:难道你还想生三胎?

自从这次谈话后,老公开始经常性的说生二胎的话,特别用生一个孩子不保险,多生几个,防止发生万一。

我觉得他现在开始给我洗脑了。有时,我想生二胎也不错啊。

但是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是女孩就得堕胎,我非常明白这种痛。因为最严格的计划生育时期,我怀孕过一次,不得不堕胎。

那种痛和耻辱我终生难忘。我不想提起,就当它是噩梦。

堕胎有几种情况,一个是药流,一个是引产。药流是指孩子还是坯芽,可以通过药物,让孩子不能附着在母体子宫,然后从阴道排出,很小。然后进行子宫清理,那是极其疼的事情。药流后只是把孩子流掉了,但是里面还有很多跟孩子相关的东西,营养物质等。这些也可以说是各种各样的肉体,活的变成死的。防止在母体腐烂,疼痛,引起后期副作用而做的几乎是活生生的从活体身上割肉下来。有个伤口的人知道那种疼痛,而清宫是千百倍的疼痛。

如果一次堕胎就可以生男孩,也许可以接受(凭什么接受?)但是不少女人为了生男孩,多次堕胎。

我知道附近有个人人工选择要生男孩,怀孕几次,堕胎几次。最后有一次怀孕了,去查是女孩,准备堕胎,但是医生说,如果再堕胎会影响母女生命安全,只能生下来。

在计划生育时期,每个医院都会贴上选择性妊娠是违法的。但是堕胎却是不违法的。谁又知道那个堕胎到底是人工选择,还是计划生育之内的呢?

有些人为了生男孩,找很熟的熟人去照,但是熟人其实内心对这人有过节,照B超时是男孩,真正生却是女孩,气死。

为了生男孩,也有超生游击队,一生奔波全国各处,过得都不能吃饭了,还要生。

我们那里就有一家人,生了十几个女孩,生了罚款,没有。继续生。再罚,没有。那是一个特别彪悍的女人。她可以拿着砧板和刀从湾这头剁到那头,说出最恶心下流的女性器官,乱伦到无法启齿的话,只是为了谁偷了她家的菜。

有时我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这家就能生这么多女孩呢?而且计划生育竟然不管。好像也管,可能对她烦了吧。任由她生去。

可笑的是,这些计划生育的工作人员不知道是不是恨上了她。一年生一个女孩,好像都是在报复她。他们受她的气太深,可能内心想,只管生,有本事生男孩。

我听着这些奇形怪状的事,觉得太荒唐,但是还是心情郁闷,因为会不自觉的想到我自己。

我没有一个男孩子,而我的老公,我的婆婆永远都在说这些话。让我永世不得安宁。我有时会恶毒的想就让你们这些重男轻女的人下地狱,永不超生。

不管我是什么态度,老公开始对我各种洗脑。他的态度总是非常平和,像说家常一样,想发脾气都难。只要看到我要发火,他马上不说。

他会说你看以前的人多好,兄弟姊妹那么多,多么和谐,互相帮助,过年过节的真是热闹啊。我们老了真是冷清啊。要是孩子去了外地,去了国外,一生都冷清。

这些观念我也认可,因为我这代人的父母都是生三四个,年龄稍长生十个都有可能。所谓多子多福。

在我看来,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生男孩的理由,而他总能往上面说。代代相传是多么可怕的事情。那么多的重男轻女,难道不是最亲近的人,几十年的传播吗?这种观念是如此漫长,强大和可怕。

这种传播跟任何其他传播不一样,我对它的顽固弄得几乎要发疯。但是老公平时还是爱我的,我们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唯一的一点不和谐就是这点。在这些强大的攻心和情感潜入细无声中,我不知道是不是被慢慢同化了。虽然曾经我是那么恨这所谓的对女孩生命的不尊重。

恶会引发恶,善会引发善。跟老公一样有了近十年的情义,这个过程里,他虽受他妈影响,但是对我还是很不错的。这种很不错,也让我滋生一种想法,他妈影响了他几十年,难道我这个妻子不一样会影响他几十年?如果白头,我跟他一起的时间甚至长过他跟他妈一起的时间。事实上我也影响了他,否则他早就跟我离婚,或者偷着找女人生男孩。

这种影响是什么?我想还是我的独立,经济和精神的独立。还有那现实的一个问题,我有钱,他们依赖我的钱。我独立如果对他们无用,他们也不会对我有用。

11

在我的大女儿生下来八年后,我竟然意外怀孕了!

这种事情我无法明白怎么发生在我身上!我去换了避孕环,结果怀孕了。

老公高兴得脸上发光。婆婆一听更是对我当公主一样宠着。那种恩宠,喜爱,太过头,我甚至觉得诚惶诚恐。

我在犹豫,这孩子要不要去堕胎呢?

计划严格时期那次我隐藏着,再也不愿提起的堕胎,竟然又一次循环到我的生命里!我堕胎了他们就不如意了,我不堕胎好像又对不起我曾经的多年经营,对女儿的最诚心保护和爱。

一切都是讽刺啊。

老公这是第一次对我最温柔体贴的阶段,甚至比新婚都好,那种恩爱简直可以把你融化。

我觉得我有些鬼使神差了。可能长期的糖衣炮弹,还有那些洗脑起了作用。

我还是把很多顾虑跟老公说了,要是被发现你有可能把工作给丢掉啊。

老公说,你别担心,不可能。现在计划生育不像以前那么严格了,也不会使用暴力。就算被发现了,我会打点上下的。我现在的关系网应该不会撼动我的工作。

看着老公坚定的脸色,我脸上震惊,像不认识他一样。难道他为了这个孩子竟然处心积虑到这种地步了吗?

可能也是我多虑了,毕竟老公已经在岗位上工作了十几年,按论资排辈,他也应该升到中层了。

中国的机构,年龄的更迭,也是职位的更迭。刚进去的新人自然职位低,处处干劲十足,处处表现。免得淘汰,穿小鞋。到中年,就到了职位中层,乃至高层,本身又掌握了权力,又要处理各种关系,上上下下全方位玲珑。到老年人会退休,新人又进来。不断循环,年龄和职位的循环。破格提升的,甚至有贪腐的嫌疑。

我说万一这次生的是女孩呢?

老公迟疑了一下,那也行。

我马上想到我的第一个孩子,生女孩老公说好,可是真生出来,却很不高兴。

难道我的婚姻又一次面临了这种痛苦和麻烦吗?

好像第一次经历的压力又都来了。

这次比上次严重,因为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他们要男孩的心那么强烈和长久,就算我不屑,不生男孩,他们绝不罢休。如果这次再不能生个男孩,可能真的是婚姻遭遇危机了,他们要么跟我离婚,要么背后找一个女人生男孩。

十几年以为他们忘记了,但是却让他们走到了行动这一步。你的命运从第一天嫁个有严重重男轻女思想的男人那天就开始了,表象遮盖了那么多年,内里却从来没有改变。

我觉得我恶毒的想法又出现了,既然老公这么想生男孩,那就活该他工作掉了。只要工作一掉,谁会要一个中年男人,就算是找,也只能找能力差的,条件差的,为了生男孩,人生糟糕也是自找的。

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非得用生一个男孩才能弥补吗?如果这次不是男孩,就得打掉,再生。

在无数夜不能寐后,我明白这个是无法躲避的。此时我甚至觉得老公对我那么体贴,时刻陪伴,婆婆也总是在身边围绕,都是控制我不去打胎。

我问老公:你想不想知道是女孩还是男孩?

老公说:当然想知道啊,现在技术先进,三个多月就可以查出男孩女孩了。我会找熟人查的。

我想到那些听来的所谓熟人,最后骗人的事。

老公面露出狰狞,敢这么做,我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我有些害怕的看着陌生的老公,但是还是问他,万一呢?

没有万一!老公肯定的说。我会多找几个熟人的。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关注这个方面的事情。

我相信老公有这个能力和关系 。但是没有想到他处心积虑这么多年!

也许我什么都不用操心,操心的是自己的命运,而不是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幸亏还有一两个月就可以鉴定孩子性别,我觉得自己是个待崽羔羊,又一次要面对每天度日如年的折磨。还有听天由命的感觉。

我恨这种命运无法握在自己手里的感觉,我不想总是被动的迎接他人的抛弃。

年轻生女儿,后来我还是把一切控制在了手上,但现在的我跟那个时的我有很多不同。那时年轻,充满盛气,就算是离婚我也随时会找一个。现在却到了中年,我已经有些享乐安逸了。而且有了情感牵绊。

难道在中年我要面对一次婚姻变故吗?生命对女人的打击可能更多是在中年,脆弱,衰老,情感依恋,都会是影响。

男人跟女人不同,按照规律,他们中年事业有成,正是最辉煌的时候,此时女人却安稳于家庭和孩子。女人中年事业也有成,比例却小多了。

男人的事业可能是一生,女人重心却是家庭孩子。我能够庆幸的还是我的药店,只是我想为什么就没有很多成就和野心呢?

抛开那些享乐,情感羁绊。也许一切不过是又一次的重头再来!

12

时间过了,会觉得飞快,正在过却觉得是煎熬。

三四个月时,照了B超,那些纠结和焦灼,不想再提。如果是女孩,我甚至打定主意主动提出离婚。

上天在开玩笑,是个男孩!老公过来抱住我,恨不得把我整个人挤成肉干。

我已经变成了悲观主义者,我想再查。

接下来我去了两个医院,都是男孩。

在确定之后,我觉得我的整个人变成了一个木头,我不知道思考了。我没有高兴。

我知道我内心里是恨的,恨非要生男孩的这些人。也许我不恨生男孩,一旦知道他在我肚子里,我又变了。我恨的是对女孩对女人命运的随意和不公平。

接下来老公给我做了一系列安排,因为我们这里是红安农村,他在武汉给我找好了房子,他要我住在那里一直到生产。不会有人找到我的。

我竟然也同意了。

但是住进去后,我竟然像犯了大错一样,不知如何做?在他们看来这么来之不易的所谓男孩,我怎么保护呢?

我在出租屋内吃喝住,看杂志电视,平时我不敢出门,我怕被人抓住,被人查到。那样的后果让我想到以前听到的故事,六七个月被强行引产!那时我就觉得特别痛!

出租屋的生活变成一个牢笼,这里是一个生产儿子的生育机器,见不得光。虽然我不是小三,却见不得光,这让我觉得耻辱。又是一次心烦意燥。

这牢笼太长。月子是一个月。到我生产还有半年!六个月!180天!4320个小时!多么煎熬!

我又要开启自我安慰模式,我要反过来想 4320个小时,只是180天,不过六个月,半年不到!想想我家女儿,现在都八九岁了,刚生出她,度日如年,可是现在那几年好像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老公经常跑过来照顾我,不知道是不是害怕我孤独寂寞,还是怕被发现,连婆婆都搬过来了。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她负责我的所有生活起居。出门在外购买生活用品,吃喝等。

想想一个农村的老太太,竟然能那么快融入大都市生活,真是有能力啊。

她每天喜笑颜开,那种快乐如此真实,恍惚间,甚至是纯真的。

我百无聊赖,我胡思乱想,终日不得安宁。

婆婆真是体贴,她总是说,别担心,不会被发现的。

当老公来看我前,他一直在忙碌,各种奔波。

我安排好了一切。那天他来到我的租住屋。医院也找好了,直接去生。我想他应该没有这种能力把势力浸透到这里来。

出生都是要出生证明的,准生证的。我问办了吗?

他说这个你不用操心,我已经办好了。

我说,要是生了,发现了,你工作不就丢了吗?

他说:不会的,我已经跟我兄弟说了,把孩子户口办到他的名下。

什么?

他们现在有个女儿,过五年可以生一个男孩,正好有那个政策,就说是他的孩子。

我大惊,这个慌怎么圆?谁能看到她肚子大了,怀孕了?

我妹夫和妹妹在外打工,一年后才回去,谁知道呢?你就别东想西想了,一切我全部安排好了。

我还有很多顾虑和疑问。

老公过来吻了我一下,听我妈说,你吃饭不香,那可不行,一定得养一个非常健康的宝宝。

可是我得去产检啊!难道不会被发现吗?你的关系不可能到这里的医院啊。

放心,老公还是有些迟疑说,现在医院产检的那么多,谁管啊。我打听了的,很多公立医院严格点,私立医院都不查的。

那不是多花些钱,多花就多花呗。谁知道你是头胎二胎?不会查的。像这种案子(老公说起了工作话语)到处多的是,我们警察都查不过来。到处都是利益。大城市根本就不好查。

已经办案很多年的老公看来很自信。不管他怎么说,我都是有些胆战心惊的。能不出门我尽量不出门。

13

接下来是漫长的六个月。我只能期待孩子安康,期待孩子顺利生出来。

吃喝拉撒睡,我变成了一头猪。

医院产检我一般都是晚上去的。其实产检的地方离出租屋不远。我有时想这个地方会不会是重点排查对象呢?应该租住得远些的。否则容易发现。

出生医院,老公看来是不断探查了的。我在出租屋待产,他恐怕到处摸了个够。我真是奇怪他哪里来的那些精力。一样的中年男人,一样的体力透支,乃至不支。

我有时会恶毒的想,非要生男孩,你就累死自己吧。

我想到家里的药店,不知道那些老客户会不会问到我,店员怎么解释。后来回去听她们说不清楚。这倒是真实的回答,我真的谁都没有说。也不可能说。

我有时会说如果她们问我这大半年我干什么去了,我怎么说呢?我不知道怎么说。也许就是有事去了,留下一个悬案,生活中难道不是处处都是悬案吗?

老公就说过,他们那里有的案子要放很多年,甚至永远都没有答案。

接下来就是出生。这也是我担心的。一切又都是死循环。我发誓绝对不会再生孩子。宁可不要老公 不要男人。不过我的高龄,好像也生不了孩子。

疯狂的人生,非得到人死灯灭,一切到头,方才没有欲望吧。

医生说你是高龄产妇,最好剖宫产,省了那保孩子保大人的又一次循环。

孩子出生还算是顺利的。婆婆忙前忙后,应该非常劳累,但是她心情愉快。

人这种动物可能幸福也会产生巨大能量吧,不仅仅是在特别时期。

月子里,我住在了出租屋。这是不是最幸福的时刻呢?这次的养育婆婆尽心尽力。那种细心体贴,任劳任怨,好像又是一个人。

人就是有这么多面。一个人好?一个人不好?好像背后有原因的。谁能一生不改变?谁能里外永远一致。

老公还是没事就会来,他的亲吻和拥抱那么有力和快乐。是的,他一生无憾了。只是我觉得没有生女儿时那么快乐了。

不用去抗争的幸福背后,跟我的精神是有些背离的。

也许我的人生也是圆满的。因为生了儿子,不用担心婚姻,不用操心老公为了生男孩去出轨。

但是接下来,还是有很多不愉快。我要忍受自己的亲生的孩子不在身边的失落和苦痛。

月子满后,我回到了药店,孩子被带给了老公的弟弟家。户口上到他们户口下。

这次所有一切都是他们操持,我不用动脑,也不跑腿。

这孩子一送回来,外面都在传,说这个孩子就是我们夫妻两的。

群众的眼睛真是雪亮,他们前后一联系,都猜出来了。此时的计划生育这种事情也慢慢多起来。

老公工作没有丢,因为孩子那是名正言顺的正式户口。连上幼儿园,上小学都不用操心。

老公办户口肯定会动用关系,即使是知道,谁会说呢?我想他的地位很稳固。

我有时很想念孩子。

老公说,看情况,如果顺利,就把他接回来,改户口的事情很简单。

我的孩子却总是在别人那里住着。这让我经常思念,半夜想他了,幸亏是亲戚,我有时可以睡那里。这种思念要难熬也难熬,不难熬也不难熬。

老公的眼光还是不错的,2016年完全放开了二胎政策,而我家儿子已经读小学了。

从一开始他就把我叫妈,老公叫爸爸。两三岁他就被我们接回来了。孩子好像也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因为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是亲身父母。

放开二胎政策后,我的心彻底放开了。看到那么多高龄产妇非常危险的生孩子,我觉得我甚至是幸运的。

命运就这样前后让我不断转换身份。躲避生二胎时我是耻辱和见不得光的。但是现在好像又成为最光荣的事情,大力提倡。

国家现在鼓励生二胎,实际上作用不大。七零后有经济条件的大多数不能生,婚姻不幸更是不愿意生。八零后从身体上有能力生,却遭遇父母下岗,自己工作不顺,高房价上涨,又不想生。九零后还是新婚,玩乐为上,也不想生。

也许计划生育全面实施的时间有些晚了,早几年,七零后就都能生了。

计划生育不过是一项现实中的国策,在这其中,生男孩生女孩的人工选择是那么尖锐的表现出来。

我是幸运的,甚至是圆满的。想想我曾经遭受的巨大精神压力,各种任人宰割的命运时间段,特别是中年女人所面临的一切。

看到那么多中年女人离婚再婚,我都是祝福她们的,她们都是最值得尊重尊敬的人。因为在情感场战争里,她们是胜利的。因为感情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我发现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纯洁简单的爱老公了。表面上,我们虽然很好。有些心结,是一生的。

我甚至会劝所有在婚姻里不幸的女人一定要离婚,经济基础决定了婚姻质量,婚姻未来,人生幸福。不是婚姻,不是丈夫,是自己和自己手中的钱。这是真实的。

 

龙雨:写自媒体,期刊,故事,长篇小说,编剧。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