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

 楼小楼 3月前 ⋅ 166 阅读

曾经失去才会有如今的寻找,在寻亲这条路上,充满了酸甜苦辣,这是人生的滋味。

酸:

经历过旧社会的人,都有个共同的记忆,那就是饥饿。

在饥饿的驱使下,我的祖辈从北方一路迁徙来到安徽。在逃荒的路上,我们这个家族中某些成员因为各种原因就失散了,说一句“死走逃亡,各听天命”也不过分。这其中就包括我奶奶的弟弟,我爸爸的舅舅,我叫他舅爷。

 

很多年过去了,很多当时经历过这个事件的人,都已经作古或者老去,因此这也成了我父辈心中无法抹去的记忆。

于是在这年来,他们一直在寻找,寻找他们的亲人。

终于,在不懈的努力和各方打探下,2018年5月6号,姑妈接到朋友从外地打来的电话,自己在当地做生意,得到了一些信息,其中有户人家的老人,他的名字和年龄以及口音各方面和姑妈要找的亲人十分相似。

接到这个消息时,姑妈十分激动,于是姑妈通知了我的父亲和叔叔们。

为了谨慎起见,他们又核实了这个消息的准确性,这时他们已经确定,他们的舅舅,也就是我的舅爷,如今已经扎根在山东枣庄,早已儿孙满堂,子孙绕膝。

 

事后,我问父亲,你们当时怎么就笃定,山东枣庄的这位老人就是失散多年的舅爷呢?

父亲告诉我:寻找老人这些年里,跑过不少冤枉路,见过不少的人,很多次的希望和失望,让我们对这件事的态度变的很敏感很脆弱,无论消息是否真实可靠,但每一次在寻找的路上,都充满了希望。

直到我看了电影(失孤)里,大师对刘德华扮演寻找儿子的父亲说的那句话:“他来了,缘聚,他走了,缘散;你找他,缘起,你不找了,缘灭。”,我才真正明白父亲那番话的真正含义——在寻找的路上,才会有希望。

 

家人商量已定,于是第二天,父亲和姑妈等人驱车直奔山东,我想当时他们的心情是复杂的,岁月已久,当心里某个最柔软的地方一旦被触动,就会有巨大的感触。

 

一路颠簸,父亲等人连夜到达枣庄之后,由于人生地不熟,他们仓促住下,父亲说那时候他们每个人的心里的忐忑不安的,他们无法预料当见到这位早年失去联系的亲人时,他们怎么样的开第一句口,又该说些什么,许多年前的过往一下子变的清晰起来,那些无法触及的往事,历历在目。

 

甜:

清晨,他们早早起床,也许他们在异地的旅馆里,每个人都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根据姑妈的朋友提供的地址,他们在中午时分来到了枣庄市属的一个小镇,他们零时决定,在小镇上先吃完饭,然后再去打听个舅爷家。

阳光明媚的天,似乎预示着一个希望的开端。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很多人世间的巧合,真的就像故事里发生的那样。

镇上有家回民饭店,由于我家是回族的缘故,父亲他们理所应当的走了进去,饭店不大,普普通通的烧菜馆,饭快吃完时,姑妈招呼了饭店服务员,问:“请问,这条街上,有没有一位老人叫蒋孝友,他们家住那?”

服务员听完,没有回答,却回身喊人,于是从厨房里走出一位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打量起面前这几位食客,好奇地问:“你们找这个老爷子,有什么事吗?”

姑妈和父亲盯着中年男人的脸,互相对视了一下,他们的神情明显变了,姑妈客气的说:“我们啊,是这位蒋孝友老人的亲戚”姑妈指着我父亲和旁边的叔叔又说:“这是他两个外甥,我是他外甥女,我们是从安徽来的。”

“你们是安徽来的!”中年男人看着父亲,显得很激动,“你们要找的这位老人,就是我爸,大哥,其实我看你的样子真和我长的很像..”

俗话说,“外甥像舅舅”,父亲的相貌跟舅爷特别相似,这让表叔(中年男人)十分肯定面前的人,可能就是他父亲失散多年的家人。

原来,舅爷在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对自己的孩子讲述自己的生世,其中就说到在他和家人走散时,就在安徽某地。

听完中年男人的话,姑妈“哎哟”一声就站了起来,她一把拉住中年男人的手,泣不成声,父亲和叔叔也跟上去握手,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每个人的话都不成语句。

 

终于找到了。

 

苦:

父亲说:你这位表叔,就带我们去他们家,家在饭店后面的街上。

舅爷的家,就在前面。姑妈的情绪突然失控,她的眼睛里满含泪水,父亲和叔叔搀着姑妈在表叔的引导下进了屋,这是我姑妈口里不住的喊着:“我小舅呢,我小舅呢,我是成红…..”

事先没有任何预兆,我这位慈祥的舅爷,从里屋走了出来,步态缓慢,他的头上满是白发。见到面前的人时,老人家的身子明显抖了一下。冥冥中的的一样,似乎不用介绍,他准确的叫出姑妈的名字:“是……成红吗?这..是谁?是成安…”与此同时,父亲大声地说:“小舅啊,我是成安啊”

舅爷的身体越发抖动的厉害,他语无伦次,嘴里泣不成声。

终于失散多年的家人,终于在悲伤和喜悦之中见了面,他们相拥在一起。

 

过了会子,老人被安抚好,安坐在沙发上,怀里匍匐着痛哭不已的姑妈和眼泪一直在打转的父亲和叔叔。

情绪平复以后,舅爷这时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蹒跚地走进里屋,父亲和叔叔跟上去搀扶,舅爷走到自己的床铺前,掀开床垫,这时众人才看见床垫下有个包,包已久褶皱不堪,鼓鼓囊囊的装着老人一生似乎最珍爱的物品。

老人从包里拿出一沓子钱,各种钞票都有,老人抖着手,拿着钱拉住我父亲的说:“安子啊…这是我这么多年攒下了的,就是留给你结婚用,家里人说我愚了,这么多年,你那个外甥早就成家了,安子啊,我一直担心你,我们那个家不容易啊,我对我儿子说,我这辈子要是见到我那个外甥,我就把这些都给他….”

父亲听完,哭了。

那天晚上,一家人聊了很久,从一家人为何逃荒,又在逃荒的过程中遇到的很多事,其中有一个情节,后来的我,一直都还记得。

父亲对我说:“有一次,我们走了几天几夜,没有一点吃的,不知道你舅爷在那找到一颗野豌豆苗,他把豌豆给我和你二叔吃,他趴在地上吃豌豆叶,豌豆根….”

 

 

第二天,舅爷家,大排筵宴,家门口的横幅上写着“祝贺蒋孝友老先生与亲人团聚”

 

 

辣:

这次的寻亲之后,不到半年,父亲却接到山东枣庄舅爷家的电话,舅爷家的儿子告诉父亲,舅爷身子不行了,住了医院,在抢救。

连夜,父亲和姑妈叔叔赶到枣庄市医院,可惜的是,舅爷在当你凌晨左右就走了。

 

事后,医生告诉他们,“这位老人,可能最近以来情绪受到巨大的刺激,血压一直不稳定,加上年纪大了,身体本来就有这方面的病。”

 

表叔告诉父亲他们,自从舅爷见到很多年没有见过的家人后,那段时间,老人变的异常开朗,见人就笑着讲述这件事,讲述安徽的本家人来看自己。

父亲后来对我说:“你舅爷那段时间,是笑着,唱着过的。”

值得欣慰的是,舅爷走的时候很安详。

 

年前,当父亲把这件事告诉我后,我感叹不已,许久没有说一句话,后来我问了父亲。

“爸,如果当时你们没有去找舅爷,舅爷是不是身体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变故,他就不会这么早…”我欲言又止。

父亲告诉我:“人啊,一辈子很短,我们都是从旧社会走过的人,我们找到他,这辈子就安心了,你舅爷他自己这辈子也安心了”

父亲的话,让我思绪万千,我想人生在世,会不会有很多遗憾在人生结束时都能有个心满意足的结局呢,或许我们极少会这样幸运吧,这样想,我就会觉得,舅爷是幸福的,虽然这幸福来的太突然。。。。

 

寻找的路上,我们社会中还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发生,或者正在进行。

在这,笔者也祝愿每一个丢弃亲情的人,都能寻找到失散在各地未能团聚的亲人,圆一场完整的梦。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