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个剩姑娘成了母亲

这是一只会思考的猫 2月前 ⋅ 156 阅读

剩女,是这个时代津津乐道的话题,人们讨论大龄未婚女青年,讨论她们的生活,讨论她们被“剩”下的原因。好事者们在背后指指点点,仿佛在一生中姑娘们除了结婚,没有更好的归宿。但“剩女”从来不是一个时代的话题,古时女子十三四当嫁,到了十五六出落得亭亭玉立,说媒的人踏破了门槛。但一旦到了十八九,若姑娘还未出嫁,就会门可罗雀。众婆婆姑子就会背地里嚼舌根,那些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也不敢提亲。再往后时代变了,二十四五的姑娘们变成了剩女,依然被议论。
                                                                                                                                          ——关于剩女

当我看到体检通知单上的年龄时,才惊觉,自己已经61岁了,该步入老年了。退休生活并不如退休前所想那么轻松,买菜做饭打扫从早到晚,每天能闲下来喘口气的时间也只有到晚饭后,丈夫回房休息了,才能坐在床上戴着老花镜看看手机。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蹲下来擦地会觉得腰疼,不得不交给扫地机器人代劳。
丈夫已退休多年,总感觉他愈发的脾气大了,稍微不和自己心意的就吹胡子瞪眼,动不动就生闷气回房间。他总认为自己是对的别人应该都听他的,自从女儿走了后,他把自己当成了中心,一感觉我稍微不关注他了,就开始发脾气。总感觉他是更年期到了,脾气语法的古怪,现在也只能把他当个老小孩看呆了,尽量不和他生气。
家里女儿才上大学,很少主动打电话回来,每次发信息也都是回复嗯啊哦寥寥几字,再多问几句,就会被不耐烦地打断。每次询问她在干啥,总是在说她很忙,不是作业就是活动,再问下去又说自己在开会上课就此不再回话。每次她主动打电话回来准是生病了,要钱等需要我帮忙的事,没需要的我的时候她永远想不到我。总说孩子大了该懂事了,但她在家确是愈发任性,对她好的事不听,却处处要我听她的。按道理青春期早过了,她却依然浑身次和我对着干。现在我年龄也这么大了,没精力和她生气。

按道理我这都是当外婆的年纪了,家里姊妹比我大的孙辈早就出生,甚至有的都和我女儿一般大了。周围的老同时老朋友现在大多也是在给孩子带小孩,甚至有的孙子也够大了不需要操心了,每天就是种种花草,跳跳舞享清福。
前几年和老同学聚会,他们大多都清闲了,儿女早就工作,成家立业,专注于自己的小家庭了。聚会间谈到的也都是老友多年不见,什么时候约着一起去旅游。还有几个当时在班上稍长得上次见到他们时,还是在他们孙辈的婚礼上。那个年代的大家既是同学也是同事,相处了时间挺多。谈谈往事不免唏嘘,又是哪位同事去世,哪位同事在病中。偶有人问我近况,姑娘多大了结婚没,孙子孙女多大了之类的话,我也只能笑笑,说我女儿还在上高中。在一阵惊讶过后,听着她们念叨着当年高中时有多忙,感叹我的不容易。几个老朋友还笑到像我这样心态年轻啊,和四十几岁的一样,不像她们真的都老了,没了孩子孙子的压力,天天觉得孤独。我也只能笑笑,可能这个年龄还在有生活压力的累她们无法理解。还有人调侃我结婚太迟,当年和他们做同学时大家还是二十多岁的小青年,那个年带大家工作也早到了二十多岁也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我却一直是单身,换了几个部门和区域,看着同事结婚生子,自己却依然是一个人。

其实我那个年代的想法和现在很多年轻人差不多,觉得一个人挺好的。有职工宿舍,有同事朋友,假期抹个口红美美的出门。那时候的娱乐方式也不是很多,才刚刚改革开放,大量外来文化涌入,很多东西都很新奇,有趣,单身的女同志从来不缺乏乐趣。时髦流行的服装,娱乐成了休息时光的趣味。烫个时髦的卷发,穿上剪裁新式的裙子,爱美是每个时代姑娘们的天性。那时,我从不觉得单身有什么问题,一个人在工作岗位上过得也很自在。
但,我无法回避的是每次回家时母亲的目光,是一种无奈和叹息吧。我是家里的幺女,底下还有两个弟弟,兄弟姊妹几个都早已成家生子。母亲担忧的自然只有我,二十大几岁在当时已经属于大龄,亲戚邻居的闲言碎语也使得母亲难堪,索性我在外地工作,平日里也不会有人多提我的婚姻问题。每次回家,带着姊姊的一双儿女出去玩,给买个零嘴,他们也能开心半天,看到机灵的机灵也是分外的喜欢。那时候,我真的认为,我会一直这样过下去。母亲从不会当着我的面催我结婚,但她的担忧,放心不下,写在了眼里。在当时兄弟姊妹的孩子都在长大,和他们比我是幸运的,没有家庭的压力,没有孩子的压力。那时的我和现在的好多姑娘一样,希望着自己有着自由轻松的生活。也没有别的什么理由,就是感觉自己一个人挺好的,当时也不是没人给我表露心意。但或许是感觉不合适吧,也或许是我还贪恋这种自由的生活,我并没有接受。

当我真正感到孤独时,是当我有病痛时,那种无人依靠的感觉。我那时在离家很远的地方工作。当年的通讯也不像现在那么发达,有了病有了伤只能自己受着,拖着疲惫的身体自己去医院,自己挣扎着做饭。这时我才意识到,身边要是有个家人能依靠该多好。已过三十得我,当时的心态发生了改变。后来经过他人的介绍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时间过去太久,关于那一段记忆我已经不是很清晰了。我的丈夫和我也是条件差不多,家里也着急,看着还算合适就结婚了。算是一种相亲吧,完全没有现在年轻人的那种谈恋爱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喜欢。结婚时,我和他说,感谢你给了我一个依靠。两个大龄剩男剩女走到了一起。或许在现代年轻人看来,这种结合是比较草率吧,但在当时因为他人介绍在一起的还是挺普遍的。
关于女儿出生的经历还是挺坎坷的,大龄产妇,想要孩子还是异常的艰难。所以我想女儿来之不易是上帝赐给我的礼物。

当生命中多了两个人后,我的生活轨迹改变了。像是多了一抹色彩吧,下班面对咿咿呀呀的女儿,教她说话给她读故事给她洗澡生活一下子多了很多乐趣,但同时也面对了很多压力。女儿日渐长大,丈夫却外派,一个月只能回来一两次,对孩子的教育照顾全都变成了我一个人的事。每天从睁眼开始,面对一个精力旺盛的孩子,洗漱送到学校,上班,下班然后急急忙忙接回。不像很多一起的孩子,家里有老人在带,每天帮忙接送带孩子玩。这时我的父母年事已高都在老家,丈夫的父母年纪也大且不在一处,所有事都得我去做。每天教女儿认字教她背古诗教她写字,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我也不知道她咋那么笨,今天教了一会就忘了,然后第二天继续反反复复学,总算是赶在小学前把认字量提上来了。小学也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每天查作业签字,催着女儿早睡。或者她写完作业早让她陪着看会电视剧然后关灯睡觉。那个年龄段的孩子是真的精力旺盛,翻来覆去的捣乱,每天精疲力竭。
我也没有预料到的是到了初中,女儿性格大变,变得叛逆,带刺,甚至离家出走。每天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说一句话。宁愿面对电脑,作业,也不和我们多说一句话。稍微问两句,就开始吼,那时才意识到她可能到叛逆期了。这个情况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临近中考时她又压力大抑郁,精神状况不稳定。好说好劝,她勉强参加完中考。到了高中课业压力大了,看着她天天熬夜,我也心痛。养孩子也许就是这么一回事,感受她的苦感受她的累和痛。

生活的压力真的很大,在开始还房贷以后,一边是因为经济问题,变得暴躁的丈夫,一边又是身体状况不断变差的老人。争吵不断,问题不断。丈夫的脾气一直暴躁,偏执。会因为一点小事暴跳如雷,也会强迫别人接受他的观点。在他心里重要的是女儿,妹妹,母亲。对我,可以是任何不好的态度。叛逆期的女儿也开始话语中带刺,动不动言语尖锐,伤人的心。那时真的是无人倾诉,最重要的两个人都以这样的态度对我。每次压力大时只能背着他们流泪。
有时也会想,我这都是为什么,为什么选择家庭选择责任。
女儿问过我后悔吗,我觉得如果没有这个家庭,没有了我,你会有更好的发展,更好的生活。
我不后悔,永远不后悔。因为感谢你们给了我依靠。

有时候躺在床上,在半梦半醒之间。一闭眼,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多年前,那一年我还是一个人,那一年,我还是那个二十多岁的剩姑娘。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