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与的一次“传销”营救

 楼小楼 7月前 ⋅ 195 阅读

 

奥地利诗人里尔克曾经说一句名言:没什么胜利可言,挺住就意味着一切。

这句话用在传销人的身上非常的深刻。

 

(巧合的“预言”)

 

2015年国庆节的前夕,我和朋友老张在餐馆里吃饭,这次我来给他践行,因为吃了这顿晚饭后,他就要去安徽合肥,去见一个他在网络上认识的一个女孩,趁着国庆节的假期,老张梦想自己合肥之行的美好。

闲聊中,我问他:“你要去见的这个女孩,可靠吗“

老张笑着说:“老江你放心,我们网上聊的半年多了,她是我老乡“

我说:“那就好“,想了一下,我调侃的说:”听说合肥传销的多啊,你小子小心一点哦“

老张说:“放心吧,到时候我随时联兄弟你“

 

吃完饭,我把老张送到车站,火车卧铺,次日七点到达合肥。

 

由于工作原因,国庆节我被单位留下了值班,早上八点起床后,我看见老张给我发的短信,他说他到了合肥,女孩在火车站等他,女孩带他去吃饭。

 

看完短信,我没当回事,想着老张这次的艳福不浅。

 

九点时,我又接到老张的短信

(老江,她现在带我去她工作的地方,她告诉我,她工作的地方像她一样的江西老乡还有好几个呢,说要介绍我认识认识)

我知道老张素日是个谨慎的人,这次他出去玩,随时给我报实况,是因为,我是安徽人,在他的心里,他去的是我的家乡,我一定比他一个外乡人更了解情况。

 

其实,离开家乡这么多年,我对家乡早已经记忆模糊。

 

九点半时,我的手机连响了好几声,是老张的短信

(完了,完了)

(我进传销了)

(老江,我被她骗进了传销窝点)

(兄弟救我)

(…….)

 

我的心一惊,不幸被我言中。

冷静了一下,我回道:

(你现在安全吗,什么情况!)

不大一会,老张的短信就到了

(安全,我现在在卫生间里,她们在外面很多人,还有个孕妇,她在和她们说我的事情)

“她”就是那个老张这去见的女网友,所谓的老乡。

我回说:(先别慌,你现在能不能出来)

老张回说:(应该可以,但是我包还在她那里,怎么办,怎么办)

我回说:(先不要管包了,你的身份证,钱包可在身上)

老张回说:(在,包里是衣服)

我回说:(你看能不能找个理由出去,你先不要表示出来,就若无其事的对他们说,去楼下买烟)

老张回了一个字:(好)

拿着手机,我的心悬了起来。

 

十分钟后,老张终于回了消息

(老江,我出来了)

看完这句话,我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这时候,他是安全的,我马上给老张拨了一个电话,他马上就接了。

 

老张在电话那头,很着急的说:“兄弟,咋办啊,我还在楼下呢,这里是个小区”

我说:“你笨啊,走,去人多的地方”

老张没有挂电话,我从电话里听着他着急的步伐,他终于停下脚步,气喘吁吁的说:“我出来了,路旁边有个超市…..”

我说:“老张,你进超市,等我一下,我给朋友打个电话”

 

在和老张的通话中,我已经想好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可能是我杞人忧天,但是“传销”这这两字在普通人的心里,早已经妖魔化。

 

我给合肥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我简短的说了老张的情况,朋友在那边说“行,你叫他过来”

 

挂了电话,我又马上给老张拨了过去,老张接了后,语气很着急。

“老江,现在该怎么办,我听你的,这里我人生地不熟”

我说:“你往前走一段路,然后打个的,我给你个地址,你告诉司机,我朋友在那等你,我联系好了,你放心吧”

老张说:“好好”

我不放心的叮嘱说:“有什么事马上给我电话”

 

挂了电话以后,我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站在阳台上,天瓦蓝瓦蓝地,阳光很美好,可刚刚所发生的事,让我感觉到浑身发冷。

 

一切可怕的未知,都会让人心生寒意。

 

大约十分钟后,老张打来了电话,他告诉,人已经在车上,让我放心。

 

我又给朋友拨了电话,约定了一下,他们俩见面的准确地址,幸福里小区大门口,老张穿白色衬衫,黑裤子,黄皮鞋,瘦高个子。

 

约二十分钟后,朋友打来电话,告诉我,人已经接到,老张接过朋友的电话对我说:“老江,放心吧,我们俩现在去吃饭,你帮我定一下晚上的车票,要动车,我今晚就回去”

我说:“好”

 

 

(身在险地,不知险的女孩)

 

一场本以为充满浪漫令人心动的相约,却变成如今一场骗局,老张度假的心,已经荡然无存。

晚上八点,我在高铁站出口见到老张,他一脸憔悴,白色的衬衫汗津津的,显的很脏。

 

我们俩回到住处,老张的心才像一颗石头终于落地,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我给他倒了杯水,他慢慢地给我讲述,昨天这场遭难的始末和细节。

 

 

前一天,经过一夜的颠簸,睡在铺位上的老张,辗转难眠,于是和这个女孩聊到了半夜,他们约定好在火车站出站口见面,女孩穿水红色连衣裙,马尾辫。

 

见到女孩时,老张的心一下子变的很美好,女孩比他在照片里看到的还要好一点,就是不太爱说话,早饭后,女孩盯着老张的眼睛,说:“我等会去工作的地方,也是我住的地方,你也来看看吧….”

老张当时并没有多想,他觉得这个女孩很保守。

老张是个好面子的男人,一路的吃喝打的,都抢着付钱,这一点,最后他才明白,女孩身无分文。

 

女孩一路断断续续的跟他说,合肥是个好地方,这几年大发展,很适合在这做事业,他们团队有十来个人都在这。

女孩对老张说,你去看看,有兴趣的话可以参加。

 

老张虽然嘴上答应了,但是心里疙疙瘩瘩的,他也说不好,这种感觉。

 

 

到了女孩所说的工作地方,原来是一个老旧的小区,所住的楼也很破旧,不像是个工作的地方,倒像是一个住家的单元房。

 

女孩带老张上楼,3楼4室,门开了,屋子里有很多人,光线很暗,男女都有,他们见到老张,都面带笑容,很是客气。

 

老张被让到里面,有个大姐给他倒水,盛水的容器却是一个破旧的纸杯。

大姐对老张说:“小伙子,你们俩是朋友吧,你来了就好了,我们马上开会,你也听听吧”

 

这时,老张才感觉到不对劲,他隐隐觉得眼前的这些人,就是所谓的传销人员。

 

老张借口说去上厕所,进到厕所,就给他发短信。

 

 

老张说到这,杯子里的水还是满的,我示意他喝口水。

我想了想说:“对了,那个女孩,你走了,可找你?”

老张说:“给我发了一路的短信,我手机没电了,没回她”

 

老张把手机打开,手机这时候已经充好了电,开了机,无数条短信涌了出来。

传销女孩给不辞而别的老张,发了很多短信,本来看着不善言辞的她,在短信里长篇大论起来。

(张,你怕什么,我们又不是传销,真可笑,你的包为什么不带走,你怕我把你吃了?)

 

老张看着我,我想了一下对他说:“你回她,让她把你的东西寄过来”

老张照做,很快女孩的短信发来了。

(要拿你自己来拿,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这句话,让旁观者的我有些不愤,我觉得这个女孩如此无理取闹,自己把朋友骗过去,如今不知是错,还数落起人、

 

我拿过老张手机,给女孩回道:

(你就是个传销,你自己难道没有发现,你是不是被骗去很长时间了,你们嘴上说做什么生意,赚大钱?现在你们恐怕连温饱都解决不了吧)

女孩很快回道:(你才是传销,你们有病)

 

再看时,女孩已经把老张拉进了黑名单,我想,可能是我说的某句话,触动到女孩,让她一直对以来做的美梦,起了怀疑。

或许,这只是当时我一厢情愿的想象而已。

 

我对老张说:“报警吧”

我们上网搜了合肥管辖区的报警电话,打了过去,把事情的前后告诉了警方。

 

后事无果,这次经历后,我和老张 有重新进入了正常的生活。

 

究竟什么行为方式算“传销”,老张见到的那帮人是不是传销,属于什么性质的传销类型。

直到,一年前,我看到的一本书,这本书里的内容让我恍然大悟。

它是一本揭露传销的书,该书讲述作者慕容雪村于2009年底潜入江西上饶的一个传销团伙,并在其中生活了23天,掌握了传销人员的活动规律和大部分窝点的分布情况,并据此向公安机关报案,协助公安机关捣毁了这个团伙,共解救出157名传销人员的故事。

这本书叫(中国少了一味药)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