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两不堪,生不容易死不甘!

刚子 4月前 ⋅ 294 阅读

2019年春意渐浓,三月春风,草长莺飞,十里桃花,生意盎然。到了四月,就是淡墨满山,天下清明的季节了!清明,追思先人,扫墓踏青!以此文祭奠一年前的一段人生重要经历!

 

一、年前

1、感冒:这个冬天,格外阴冷灰暗!

腊月二十三

这一切,都要从春节前的腊月二十三开始。

俗话说“二十三,糖瓜粘”。进入腊月二十三,也就算进入春节的过节期间了。身为一个坐标位于全国雾霾最严重的三四线城市,虽然有禁放令存在,但在城市的边缘的城乡结合部地带,还是零散的不时炸响一些爆竹的声音。

灰暗的天空,冰冷的寒风,初春犀利的刺骨含涵义,看着周围慵懒但忙碌的准备年货的人们,作为一个营销策划玩网络的半吊子,本来我以为年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一条腿迈入中年的我,终究还是逃不脱两不堪的境地。

 

腊月二十三中午接到姑姑的电话,说是奶奶昨天感冒了,打喷嚏头晕浑身无力。问姑姑有没有带奶奶去看,说是在楼下开了感冒药,吃了后,到今天都没效果,准备带奶奶去人民医院做检查。这时候的我们,谁也没有当回事。就连打电话的姑姑和当事人的奶奶,也没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爷爷已经离世25年了。奶奶一直和我的父母一起生活,周末我带着妻子儿子,还有两个姑姑和姑父以及表弟表妹会去探望,大家一起吃吃饭,和千千万万的中国家庭一样。

我和妻子孩子有房子,我们自己住。

孩子长大了,总要组建自己的家庭,结婚、生子、生活继续,逐渐老去。

大抵是这样吧。

联系父亲,父亲在单位值班,说让姑姑带奶奶去看病吧。母亲带着孩子去省会走亲戚去了,妻子上班,我在做策划案,没人感觉不正常。

傍晚5点多再次接到姑姑的电话,慌张的声音透露出事情的严重,说带着奶奶去了医院,医生说问题很大,需要住院,瞬间紧张起来。

神色大变,正赶上汽车限号,我骑着电瓶车感到了医院。对于三四线小城市来说,上下班高峰期间,开汽车还真不如骑电瓶车来的方便。

首先看奶奶,身为一个八十大几岁的老人,平日还能洗衣服、还能给我们做饭、还能参加邻居们老人组织的徒步游玩,是很健壮的。这时候坐在医院急诊室的轮椅上,插着氧气管,输这液体,呼吸急促,不时的咳嗽急喘,脸色苍白,告诉我感觉心肺部很憋屈,喘不过来气。医生虎着脸说很严重,是感冒引起的肺部感染,阻塞呼吸,肺部已经有很多积液了;并且检查中发现心脏也有衰竭的症状,需要做多种检验。于是上楼下楼,缴费拿单,跑的不亦乐乎。

顾不上多思考了,姑姑身为女性,已经六神无主,周围有没有别的人,只能我硬抗了(虽然我也没经历过这样的事件)

这期间,父亲从单位请假赶到了,,姑夫赶到了,小姑姑和小姑夫也感到了。小姑夫的儿子-我的表弟也感到了。母亲打来电话说订好了明早的高铁,上午一早就到。

人多了,自然都安心了一些。

几个人围着奶奶,几个人围着医生。所有人都很焦急!谁也想不到,一直身体很健康的奶奶,居然会突然病的这么重。虽然在电视上也经常见到突然换上危重病的,但等事情发展到自己身上,所有人都被一棍子打蒙了。

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奶奶唯一的孙子,此时已经无暇痛苦和伤心,只是机械麻木的的强压镇定,不停地去缴费、送检材、拿单据。

忙里抽闲扫了一眼急诊室,还有其他三位病人,一位是车祸进来的外伤,浑身鲜血正在急救;一位是不知道什么问题正在急救,不过心跳呼吸什么的看上去还算平稳,貌似没有生命危险。

一位是突发脑瘀血的,看上去已经没有心跳呼吸了,家属在一旁哭泣,一边打电话通知亲友,看上去只有一个女儿的样子。当时还庆幸最起码我们人没有问题,可是一个半月后,我就知道自己错了,还错的离。

 

2、检查:疼!你就忍着!钱!必须去交!话!你得听我的!

护士来了抽动脉血,并对奶奶说可能会比较疼,你忍一下。

七八公分的针头就这样扎了进去,感觉奶奶明显浑身哆嗦了一下,咬牙在忍,本来脑门上就有很多虚汗,这一下更是汗如雨下,姑姑赶紧开始擦。

医生安排做最后一项检查,走出急诊前,回头看了一下,一群家人围着奶奶,心里稍微有些安慰,抬头看看急诊门口上边那个“急诊”的灯箱,闪烁不明,就像是临近年关凄厉的寒风中摇摆的灯笼。

身后响起医生的声音:“必须住院了,而且可能还要住很长时间,老人家有什么既往病史吗!

 

 

妻子打来电话说单位开会,没办法请假,还要加班,但尽量早点过来。

等我从检验处回来,父亲和姑父已经去办住院手续了,拉过来表弟问了一下,医生说必须住院了,今天晚上先住加护观察室,明天等血液和病理切片最终结果出来后,可能还要转入重症监护室。

重症监护室!

两个姑姑一边偷偷抹泪一边照顾奶奶。

瞬间感觉眼前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了。

跑出去抽了两根烟,感觉镇定一些了。回去把医生拉过来,陪着笑脸问医生为什么需要住重症监护室。

医生可能很累,所以态度一般,不过没有发脾气。医生说是因为年龄大了,身体机能老化,感冒激发了肺炎,连带心血管硬化阻塞一并爆发,这样属于肺心病并发症,心脏科不敢收,呼吸科也不敢收,只能进重症监护室云云。

脑子一团混沌。

母亲打来电话问情况,孩子抢过手机,5岁的小孩还不明白什么是得了重病,问我老奶奶怎么了!

这让我怎么解释的清?

这个年,注定过不好。

3、住院:混乱的时间啊---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住院手续办好了!先住在加护观察室,等待明天的结果在决定是不是要紧重症监护室。

最终的商议结果是留下父亲守着陪床,和表弟跑超市买了一大堆东西,洗漱用品、餐具、卫生用品、日用品等洋洋洒洒一大堆。

结账时超市老板建议,东西不要买质量很好的,理由是:“等你家人出院的时候,你还准备把这些东西带回家吗?晦气不说,你不怕医院有什么传染病菌吗?出院的时候扔掉就好了,买点便宜的,扔了也不心疼啊!”

我居然无言以对!

东西送回医院,一顿折腾,不知不觉就到了23:00.大家各自回家,父亲留下陪床。

这个时间点,对于三四线小城市,在这寒夜里,基本没有什么行人。

独自骑着电动车穿行半夜的城市,寒风继续的吹。路面的分光更应射出了无能为力的无可奈何,路口的红绿灯还在闪烁,内心翻江倒海,平日不曾思考的问题翻涌而出。

人为什么活着?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生老病死如何?这次的事需要花多少钱。

好吧,我什么都想不出来!

一条腿迈入中年的前阶段,连中产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个温饱。父母年纪越来越大,孩子每天都要开支,前些年的创业失败,债务、疲劳、心悸一股脑涌出来。

看着身边呼啸而过的外卖小哥,生活不易啊。那个人不是在负重前行呢?

今夜,无梦!今夜,寒风凄厉!今夜,入眠。

一夜翻腾!

 

4、死扛:扛不住也得扛!生活就是这样!

腊月二十四,依旧阴。寒风继续呼啸。

 

 

早上赶到医院,医生说费用没有了,要求续交。母亲带着孩子也回来了,来医院看了看,但被医生劝走了。

医院里病人这么多,又是流感高发期,孩子抵抗力又弱,看一眼就行,不要待时间长了。走吧!

我表示理解!

问交多少好?医生木然的说了一句,最好多交点,先按照三、四万准备吧。

这个小城市,大家平均最低收入2000-3000,奶奶退休金一个月2200.

医保?出院才报!部分抢救不给报,重症监护室里一些付出措施不给报,例如吸氧。部分药品不给报,例如进口的一些。

父亲给了我一张卡,里边有两万二,好吧,我拿出自己的积蓄,凑足了三万,交了上去。

交完钱,父亲走了,回单位和领导说明情况。捎带请假。

这个情境下,钱!就是命!你能交多长时间的钱,你的家人就能继续活多长时间!

护士说,只有下午四点到五点可以进去探望,还要全副武装。隔离服,鞋套,手套,口罩,帽子。怕外面带来的细菌污染了重症监护室!

刚赶到的来接替父亲值班陪床的两个姑姑又开始哭!窗外的天空更阴暗了。

 

我等!

中午点的外卖盒饭,刷手机发现天气预报说今天明天都有雪。。。我继续等。

下午四点,重症的门开了,许多家属蜂拥而入,手拉拿着自己家力做的食物。

然后,就被护士没收了。

不允许自带食物,只能吃医院的食堂提供的食物,当然,费用你自负!家属只允许送一些汤类的流食。

我终于第一次进入重症监护室。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粽子。

奶奶已经是戴上了氧气罩,安上了心电图,已经输完了液体,但精神明显还不如昨天刚入院的时候好。

老人家表示身体感觉好转一些,但是浑身乏力,精神不振,呼吸好一些了,但是有轻微头晕。

医生解释这是正常症状,因为心肺功能影响供血顺畅云云。

说完没多久,护士急匆匆的把我赶了出去。我大怒,然后换了衣服就出去了。

感觉心力憔悴,然而这才是刚刚开始,继续扛!

天要黑了,雪,纷纷扬扬的下来了。

 

5、值班:雪夜第一次陪床,孤寂凛冽,恶夜千里!

把两个姑姑劝回家!我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独自值班陪床的经历,还是临近年关的雪夜。

因为重症监护室家属不可以进,所以,医院专门为家属们准备了一间家属休息室。

泡面、榨菜、煮鸡蛋,加上酸臭的空气。休息室和绿皮火车的标配是一样的。

当然,我还是吃外卖。

八张床,一共七位家属,杂驳的颜色的杯子和书包,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现实的提示:你的家属病了,需要你来照顾。

总以为奶奶还年轻,总以为时间还很长,不知不觉奶奶已经88了,连父母都退休了,孩子都快要上小学了。

子欲养而亲不我待啊!但愿还有时间!

和其他家属聊天,天南海北的都有。有同样突发急病的,也有交通意外事故的!

聊了一会,大家的一致看法还是:有什么别有病,健康最重要。

十点多了,其他人陆续睡去,我感觉有点饿,下楼找吃的。

风雪席卷着残叶,路灯映照下大地一片惨白。临近年关,医院楼下的小吃店都基本关门了,勉强找到一家开门的,吃了份盖饭,点着烟往回走。看着灰白的路灯映照着风里翻卷的雪花。

记忆里的雪,有一种温馨的感觉。现在,在这浮躁阴沉压抑的时代里,自从吃包子这五年来,回忆起以前那些下雪的日子,缓缓的雪花落在路上黄色的路灯上、远处传来人们的欢笑、食物的香气和水汽,慢慢模糊了视线。那个时候,远远的低沉的天空没有显示出压抑,反而更多的给人一种冬日安睡时被棉被盖住的归属感,那时的雪夜更多的时静谧和安详,美好童话与多彩希望的代表。

而如今,除了刻骨的冰冷就是浮躁迷茫的灰暗。生活的压力,长辈逐渐老去,要养育妻子孩子,社交的人际交往,你到底为什么活着,你到底想要什么?

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不得不为现实所低头!

好吧,该睡了,明天还有医生会诊呢。

孤寂凌冽,恶夜千里。

6、好转:因为下雪了,所以能过年了?

腊月二十五!雪停了,阴!

来了四五个医生会诊,心内科、呼吸科、内科等,一致得出结论,情况好转了。

医生说明天就可以不带氧气罩了,可以完全自主呼吸不急促不喘了。

为什么好转呢?医生说一个是输液吃药了,在一个是昨天晚上下雪,有净化空气的作用,而且增加了空气湿润度对肺部也有好转。

这是好消息。

另一个好消息是对病理和血液的分析化验出来了,没有肿瘤,不是癌症。

只是因为年纪大了,血管硬化和感冒激发的肺炎。家里人基本上都要欢呼雀跃了。

医生问奶奶在病之前体检过没有,我们说有,并把中秋节左右的体检报告交给医生。

 

医生看完后问我们,这体检结果已经写了有心梗的风险,为何不重视?

我们当时感觉没有任何症状,所以就认为不严重。

医生说好在现在控制住了,肺炎也好治。万幸好转了。今后啊,要定期去体检,发现某些前端性的病理征兆,就要及时来医院。尤其是岁数大了,更要重视。

至此。大家都感觉到轻松。

可谁也没想到一个半月后,就是这个轻度肺炎刺激了轻度血管硬化,让我们见识了岁月的残酷。

最终医生会诊的结论是:

1、 心脏冠状动脉硬化,有一定阻塞,继续输液软化治疗

2、 肺部感染较为严重,继续做消炎输液处理

3、 每日例行护理,预计除夕前后可以转入普通病房

费用大概再有两天就用完,准备续交费用吧。

 

7、缴费:交不交钱你们看着办,出了后果我不负责

腊月二十七下午!

医生昨天晚上就把氧气管停掉了,因为可以自主呼吸了。但是新增了每天治疗心梗的药物,费用不降反增。

又续交了两万。

父亲、两个姑姑凑在一起商量。大姑姑条件较好,她提出今后的医疗费有全部由他垫付,等奶奶出院后在用医保给他保险,不报销的部分三家平分。

父亲没同意。

奶奶一共三个孩子:父亲、大姑、小姑。

父亲的意见是他作为唯一的儿子,这个钱主要应该是他掏,有困难的时候,大姑补充。好吧,就按这个办吧。

我刚谈了个大客户,就是奶奶之前体检的那家机构,负责给他们做营销策划、新媒体推广和电子商务。对方要求去坐班一年,把所有的架构搭建好,再谈外包合作。

本来是犹豫的。但无奈想到奶奶的病,可能要花不少钱;孩子过完年准备抱一个兴趣班,还要花钱。头几年被“大众创业“忽悠的一头扎进商海,赔了不少钱,要还债,还得花钱。

不去上班,就没有钱。

好吧,我同意了。年后正月初八培训正月十二上岗。

不过医生说,这个年,可以过得放心点了。

8、转病房

除夕!大年三十!

久违的太阳今天露了露面,奶奶今天上午被从重症监护室转出了到普通病房。明显好转,看上去气色也不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老人身体好转,病情有效控制,费用也降了下来。今天又是除夕,所有人心情有所好转。

这些日子的晚上,一直是父亲、我、表弟轮流值夜班,两个姑姑和母亲值白班,孩子送到姥姥家去了。

一条腿迈入中年,早就没了所谓的梦想、希望,只盼着安安稳稳过过日子就行,没啥想法了。

二、年中

1、除夕夜:

“少了两个人,咋那么怪呢?“

“因为家人不全,那就不是家“

除夕上午,奶奶转病房了。一群人忙着办手续、拿东西等等,忙的不亦乐乎。

最后决议:父亲留在医院守护,陪老人过年。

我带着妻子和孩子去了母亲那里,一起过年。

因为奶奶的病,年前父母根本没有心情打扫清理、置办年货。

好吧!所有年货都是我准备的。

除夕中午的饭菜不同于与往年,往年都是最少十个菜,而且我下厨。今天确实母亲下厨,只做了四五个菜。

将就吃吧。吃完饭!

母亲固执的要在大年三十下午吧房子收拾干净

说这样祛除邪气,明年有个好年景。

妻子和孩子都开始帮忙。

于是干到了下午四点半。

然后开始包饺子。

孩子在一边拿着饺子皮玩,我和妻子和母亲包饺子。大家沉默,没有过年的气氛。

五点多,饺子煮好,我带着妻子和孩子给医院的奶奶、父亲送去。医院依旧人声鼎沸。

急诊和重症监护门口都贴上了大红的福字,在这弥漫着苏打水的走廊空间里,满目的白墙,更显的诡异和不舒服。

隔壁A床的家人凑在一起吃着外卖送来的饺子,B床的家属回家去了。据说他们家人基本放弃了,就是放在重症硬撑着过完初五,就准备拔管了,现在全靠呼吸机吊着命。B床家属表示,农村来的,就算有新农合,也花不起了,感觉没有什么那必要。

算了,都能理解。大过年的。什么也不说了。

看着父亲和奶奶吃完饺子,带着老婆孩子也就回去了。

一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车辆了,很远的地方,隐约还能听见一两声鞭炮的声音,至于市区就别想了。尽然谨防,回忆中的小时候,就像我们再也回不来的童年,也很像那些永远离我们而去的亲友,再也不回来。

回到家吃饺子,妻子对孩子说:“在过几个小时,你就6岁了哦。“

孩子说爷爷和老奶奶不在,家里少了两个人,为什么感觉那么奇怪呢?

母亲说,因为家人不全,那就不是家。

于是,例行的每年的节目《一年又一年》《新闻联播》《春节联欢晚会》等等等等。

未及敲钟,母亲、妻子、孩子困得不行,便睡了。

独自一人,点上烟,站在窗前。临近敲钟,街上静悄悄的,只有远处还能有隐约的鞭炮声。回想着一年,父亲这边这个老小区,已经走了八个老人了。

就和你的生活一样,建筑和人都在岁月中慢慢老去,逐渐消失,你只能慢慢看着,无可奈何。

2018年到来了,凌晨一点半,慢慢睡去。。。

 

2、年初一:

“新年未必有新开始”

新年一定有新开始!”

“或许吧,但你能保证新开始一定是向好的吗?”

一夜不踏实!

六点半起床,吃饺子,带着孩子拜年,周围老邻居去拜年,亲友拜年。

能去拜年的老邻居越来越少。年轻人搬走许多,老人渐渐的都走了。这个老小区,也在慢慢的消散。

带孩子去医院,孩子看见老奶奶很高兴,拜年磕头,拿到压岁钱,开心的不得了。

这个年,始终是有缺憾的。

安慰自己,老人没生病的时候,最起码家里人伺候的还是比较到位的,老人自己也经常说享了很多年的福了。

这是唯一的一丝新春慰藉。

初一下午,按照惯例找了几个同学聊聊天,一年一年的,来的人也越来越少,大多只是过年时发条微信拜个年就好了,到底科技方便了我们的生活,还是制造了冷漠和隔膜,谁说的清?

3.过年假:

初二初三初四初五,整个年假就这样过去了,去岳父家拜个年、每天医院看望奶奶、在家陪陪妻子和孩子、看看母亲、同学聚会吃饭唱K打麻将,一眨眼就过去了。

时光一去不复返,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突然发现,貌似春天来了。可你仔细想想,你现在还找的回小时候那春光灿烂的好时节吗?还有那时的记忆吗?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捎带说一句,父亲开始核算和筹划报销费用的事情了。本次住院,花费四万七。

三、年后

1、入职VS出院

正月初八,新单位开始工作。

入职培训两天,但培训第一天,奶奶出院。

我没赶上,家人告知已经平安的接出院。

出院第四天是周末,带着妻子孩子去父母家看往奶奶。

精气神不错,能吃能睡,能做饭能给自己洗衣服(母亲要代洗衣,但被奶奶拒绝,老人家很要强)还能自己下楼遛弯。

我在正月十六的晚上,接着点火烤杂病的机会,吧老人用过的住院物品,一把火烧了,希望病魔永不再来。

时光时光你慢些吧,再给我一些和奶奶相处的时间吧

正式上岗做做总监了。前边需要去每个分公司学习调研。

与新单位专业医生聊天,提起此事,医生告诉我,年前在做体检的时候,发现心梗和心血管硬化的病兆了,当时就应该去医院做正事的大检查,然后给予相应治疗。

好吧我们都是老百姓,不懂啊!

医生说,上岁数的人和一些特殊职业的人,每年的体检还是有必要的,体检不治病,但是能帮你发现得病的征兆,及早祛除。

医生还给了我几个保养的建议和针对奶奶病症的一些生活方式、作息建议。

我表示千恩万谢。

只是没想到,这些东西基本上就没用上。

2、复发:

一晃到了正月二十四,谁也没想到,病症再一次汹涌而来,而这一次,我们被打的措不及防。

接到母亲电话,说奶奶又感冒了。

一家人吓得一佛升天二佛出窍,不由分说带着奶奶直接去了人民医院。

还是上次的医生、还是上次的诊断,医生已经司空见惯,而且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不出所料,又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医生告诉我们,还是上次的因素:身体机能老化、心脏血管硬化阻塞、干燥+病菌引起感冒,肺炎复发,住院。

于是,交钱、办手续、又买了一套住院所用的用品。跟上次一样。

医生悄悄的把我和父亲拉到一边,很正式的说,现在这个季节干旱少雨,气温又开始升高,病菌活跃,老人身体状况很不好,心脏和肺部机能老化严重,这次可能凶多吉少。

当然,作为医生他会竭尽心力救治,但不保证能治好云云。

我急的想揍他,然后孝敬了一包烟,就走了。

出门之后,找了个没人角落,肆无忌惮的开始哭,30多岁,1米8多的汉子,哭的像个孩子。

怎么会这样?

 

3、恶化

奶奶的身体和气色感觉不如过年前好了。胳膊上的皮肤一曾一层的褶皱。

脸上皮肤很黄的感觉。不停的喘息。腿已经开始有些浮肿。

医生又给加上了氧气,加上了心脏监护器,每天输液输到手背青紫。

吃东西开始越来越少。却感觉排泄困难。

全家人更慌乱了。

父亲不在让我和表弟值夜班,而是改由他完全一个人值夜班。

我知道,他也害怕。害怕他的妈妈就这样离开他。

依旧是每天只有下午4点到5点可以进去重症监护室探视。

我的心里越来越惶恐。

直接想辞职不干,完全守着。

全家人都不同意,甚至奶奶自己也不同意。好吧我服了。

明天又会如何呢?

4、 回光返照

正月二十八上午。休息。公司给了四天假,需要在家里制作完成策划方案和整改措施。

跑到医院,医生说再给老人灌肠。因为已经三天没有排便了。

折腾到下午,一生出来一脸轻松的说,病人已经成功完成排便,也恢复了食欲,感觉身体有所好转。

 

今天医生开恩,特允许家属在重症里多呆一会。

所有人都进去看。

老太太自己坐起来,坐在床上喝水,还要求晚上想吃混沌。气色明显红润了,脸上光泽明显看起来很好,声音也比较洪亮。

大家都送了一口气。

大姑见父亲极度疲惫,就主动要求当晚留下值夜班。

父亲同意了,所有人都感觉无比轻松。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个是回光返照,是见到奶奶的最后一面。

好吧!当天夜里,我终于可以安然入眠了。

 

5、仙逝

腊月二十九,三月十六日。晴天,但是雾霾严重,一如这未知的世界,看不清的前路。

早上起床,我悠闲的泡上茶,点上烟,开始构思我的策划案。

9点40,电话响起,母亲带着哭腔:“你赶紧过来吧。看看奶奶最后一面”

什么情况!

慌了神,六神无主。打了车就直奔医院。

冲到重症门口,医生把我拉过来说:“里边正在抢救!”

凌晨发现心脏骤停了,原因不明,目前正在紧张抢救。

我问为什么没看见父亲,母亲说他和几个朋友去买寿衣了,因为医生说很危险,基本很够呛!

寿衣!!!寿衣!!!寿衣!!!

这两个字刺的我如遭雷击。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

医生出来喊我们进去:“做好心理准备吧!心脏机能真的不行了!进去看老人一眼吧!”

所有人默默流着泪,大气都不敢喘,进了重症。

医生正在做心脏恢复起搏术,老人一动不动的躺着,看上去没有知觉,但神色还是比较安详的。

看了最多一分钟,就被医生赶了出来。抢救重地,看一眼就好了。

母亲和两个姑姑出来就开始哭。两个姑父不住的叹气,一直在打电话。

我和表弟都不知道烟是怎么点上的。

父亲回来了,和他的朋友A一起回来的,买好了寿衣和置办灵堂的物品。

父亲的朋友B也来了。以前是一下岗职工,现在改行专职做了殡葬一条龙服务行业。

要爆炸了。

十二点五十八分,医生出来冰冷的宣布:“病人抢救无效,已经死亡。家属开始办后事吧。”

瞬间哭声一片。

四、后事

1、第一天

纸灰飞化白蝴蝶,血泪染成杜鹃红。

逝者已矣,身后事还要办。

家里人开始给老人擦洗换衣服。

我亲手给穿的衣服。

为何短短的几年,奶奶从一个还能扭秧歌、还能干家务的健康人,就走到了这一步呢?

为何住院这一个月,感觉老人家瘦了好几圈呢?为什么胳膊上的皮肤开始凸显除了骨骼的轮廓。

什么时候开始,头发全都变成白色了呢?

 

眼泪串线!努力强忍!

父亲的朋友B,现在应该叫殡葬仪式总管B。不停的劝慰我们:

眼泪不允许滴在老人身上,按照传统的说法会让老人走的不安心!

穿戴完毕,B安排吧人运送到殡仪馆的冷冻室,安排大家分头打印照片、采购物品

B是专业的。

忙到两点多。回了家。家里灵堂搭建起来了,父亲母亲和两个姑姑姑父在挨个通知亲友,老家的、日常朋友、远亲们。我也联系了几个朋友。

大家换上白色的孝衣,换上白鞋。开始烧纸。

开始陆陆续续有邻居和亲戚赶来帮忙。我们挨个磕头谢礼。

人多心里还好受一些。

A开始有条不紊的安排事宜,谁记账收礼,谁负责叠元宝裁孝衣。B开始讲解这三天的仪式流程和注意事项。

一眨眼就到了晚上。

屋里弥漫着香烛和纸灰的气味。我跪在遗像前,呆呆的望着照片。

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吧。

来帮忙的人陆陆续续开始回家,明天再来。

家里所有人无心吃饭,随意弄了点吃的吃了一下。

早点休息吧!我和表弟第一天守灵开始了。

保证香和蜡烛长明不灭,照亮逝者在另一个世界的路。

外面下起了冻雨!

长夜难明!

 

2、第二天

凌晨五点多,大家都纷纷起床。

我知道,所有人都没睡着!

帮忙的人又陆续来了。继续昨天的过程。

我的几个朋友也陆续到了。不住的安慰我。

我还是感觉思绪很凌乱。窗外的雨孩子啊淅淅沥沥,不敢开窗,怕吹灭的香烛。

强颜欢笑吧。

朋友们安慰我:“老人家不在了,你父母已经很伤心了。你如果在无休止的大哭,你父母会更担心!”

这也是我想到的。我跟他们约好,明天去殡仪馆帮忙抬一下。

转眼一天又过去了。

晚上我继续守灵,我想送老人家最后一程。

明天要火化了。

一个人,一缕青烟,随风飘散!

3、第三天:出殡

一早起床,细雨霏霏,天空阴霾,一如这心情。

赶到殡仪馆。前边已经有人举行仪式完毕。

一个人,一辈子就这样走了

为什么你那么努力,依旧挽回不了。

最狠的不是没有钱、没有房、没有车,而是无论你如何努力,却依旧无法阻挡时间向前流逝。

他没有情感、无法商量,决不妥协。他就这样残酷的一直向前走。

他就这样残酷的毫无表情的继续着。你的希望、你的梦想、你曾经的光辉和荣耀,你还剩下什么?

望着火化炉冒出的一股青烟。

一个灵魂就这样随风而去。

有些事,注定无法挽回。有些人,再也回不来了。

一个人,最后的归宿,也就是一尺见方的小盒。

人到中年两不堪,生不容易死不甘。

再见吧,我的奶奶。再见吧,我的青春。

再见吧,我们所有人的曾经的过往,永远只留存在记忆里,再也回不来。

 

后记:我们家族于2018年4月5日清明节,将奶奶的骨灰盒请回老家,和逝世25年的爷爷一起合葬,希望两位老人家泉下有知,可以安心,庇护家族!

 

(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公开搜索,部分图片为事件中真实照片)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