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沟通方式叫作“相亲”)

 楼小楼 2月前 ⋅ 87 阅读

 

(有一种沟通方式叫作“相亲”)

 

如今困扰着中国大多数年轻人的一个深刻问题,就是婚姻问题。

从情感问题已经变成了社会问题。

其中,“相亲”这件事就让很多人,望而生畏。

很多人想到相亲两个字,首先就会想到不自由,很封建,不浪漫,跟时代背景不协调,说到底就是一个词,“太丢人”。

 

我的同事小李就“深受其害”

 

年前,小李从城市回到老家县城,在城市打拼的很多年了,小李先后也交往过几任女友,后来都因为各种原因分了。

这一耽误,眼看就要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小李的父母跟中国大多数的父母一样,各种方面的催问,责问,如同雪片一样纷纷向小李飞来。

小李只好妥协了,答应过年回家,服从父母的安排——相亲。

 

小李本是个理性的人,想着相亲不过是走走过场,给个联系方式,能谈就谈,不能谈就打住。

事实也是像他想的这样,可他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

事后,他说:“相亲,就对我来说就是噩梦”

 

寒冬腊月,年前的一天,小李就跟着媒人去见他的相亲“对象”,对方是个和小李年龄相仿的人女孩,在县城工作。媒人说这个女孩开朗活泼,长的也很漂亮。

 

两个人见面是在一家超市旁边的咖啡店,店里人很少,小李早早就到了,按照约定,女孩稍后就过来。

 

终于,女孩来了,跟说的一样,长的很漂亮,带着笑跟小李打了招呼。

小李点了东西,接着两个陌生年轻人就开始了对话,属于相亲的对话。

 

小李看了看外面的天,首先开口:“今天真冷啊,我看你穿的挺多的”

女孩说:“恩,最近很冷”

小李说:“你在县城那里工作啊?做什么的呀”

女孩说:“哦,不远,百大商场那边做化妆品”,女孩继续说:“对了,你在那里上班啊,做什么的啊,听阿姨说,你在省城开广告公司”

这里的阿姨,指的是“媒人”,显然,在媒人的嘴里,小李被夸大了。

小李忙解释说:“不是不是,我只是在广告公司里上班,不是老板”

女孩没说话,嗯了一声。

小李示意女孩喝点东西,接着说:“你平时都有什么爱好啊?,比如看电影,看书,或者……”

女孩说:“我没什么爱好,都可以”,女孩笑了一下,问小李:“你呢,喜欢干什么啊”

小李笑着说:“我平时喜欢看看书,看看电影,跑跑步什么的,也都可以”

女孩又礼貌的哦了一声。

沉默了一会,小李说:“叔叔阿姨,都好吧”

女孩说:“都还好,爸爸退休了,妈妈平时在家照顾他,我们一起住的”

小李说:“那父母对你管束的很严吧,哈哈”

女孩笑了一下说:“嗯,还好”

小李第一次相亲,没啥经验,几句话后,就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毕竟两个陌生人很难有畅所欲言的机会。

小李说:“你有微信吧,我们俩加一下”

女孩说:“好”于是掏出了手机,两个人扫了一下,确认,通过。

 

这时,女孩抱歉的说:“那什么,我妈妈让我等下去店里一趟….”

 

小李也站了起来说:“没事,没事,你去吧,要不要我送你”

女孩说:“不客气了,就在附近”

小李说:“好吧,帐我已经结了,路上小心点”

女孩说:“嗯,嗯”

说完,女孩走出了咖啡店,随着人流消失在玻璃透出的雾气中。

 

小李回到家,父母十分关切的问他,相的咋样,女孩咋样?

小李说:“还行,我们留着联系方式”

母亲高兴的说:“这就好啊,我去给阿姨打电话,问问人家女孩的态度咋样”

 

等了一会,母亲从阳台回到客厅,脸上乐开了花,对小李的父亲说:“人家女孩说了,咱儿子不错,以后可以联系”

小李在一旁没说什么,今天的相亲让他并没有感到不适,但心里却有种隐隐地不舒服,这种感觉就像他进入了一部正在拍摄的影视剧,自己扮演男主角,按照剧本演下去,而导演却也是他自己。喜欢才会去接近,情感由自然人性所决定,而不是在演戏。

小李想不通,很多人都想不通。

 

既然已经初步建立了关系,小李就理所应当的联系今天相亲的女孩。

吃饭完,小李在微信里找到女孩,没话找话的问:(吃了吗?)

等了很久,女孩才发回消息

(吃了)

小李问:(今晚吃的什么啊)

女孩说:(家常便饭呗)

小李问:(自己做的还是妈妈做的?)

女孩说:(妈妈)

小李想了一下,刚要敲字继续聊,女孩却回道:(哦,那个不好意思,我出去一趟,回来再聊)

小李只好回道:(好的,等你),想了又觉得不妥,又发了一句话(有事,要不要我帮忙,我有车)

等了半天,女孩却没有回复。

小李的心头隐隐有些尴尬。

就这样,小李和女孩断断续续的保持着联系,期间,小李多次邀请女孩一起吃饭,看电影,或者去他们家拜访一下叔叔阿姨,女孩都客气的找其他理由婉拒了。

小李越发感到相亲没意思起来,不熟装熟,没话找话。

女孩有天晚上,却主动发微信问小李。

(李,你说要是咱们俩成了以后,你会在老家住,还是在外地买房子?)

小李见女孩主动问他这个,一本正经的回道:(我现在还年轻,工作在省城,可能以后要在省城定居下来吧,你觉得呢?)

女孩说(哦,这样啊,是这样的,我是独生女,我爸妈一直在老家住,我想留在县城,也可以照顾他们)

小李回道:(都可以,到时候可以商量,我还是觉得年轻人要出去打拼)

女孩说:(也是)

小李回道:(过几天要公司要开工了,明天我请你出去吃饭,怎么样?)

女孩说:(明天啊,我朋友要去外地,我陪他到商场买点东西,改天好吗)

 

女孩在文字里提到了“他“,让小李有些不自在,想了一下,小李回道:(你朋友吧,男性?)

女孩回的很快:(你怎么敏感啊)

小李说:(没有啊。随口问问)

 

 

对小李的情感问题,小李的父母尤其关系,母亲多次问及相亲女孩的事情,从母亲的嘴里,小李得知到女孩很多事情,这些事情,显然是母亲托人打听来的。

这让小李有些不自在,每当母亲问他时,他都含含糊糊的告诉母亲,自己和女孩一直保持联系,还在聊。

母亲以过来人的语气对小李说:“你多约人家出来玩,逛个街,吃吃饭,你们年轻人不都喜欢玩吗?男孩子要多主动点“

小李有苦说不出,都敷衍了事,母亲的压力让小李时不时的都会看一看手机,翻翻微信,他想看见女孩主动找他聊天,可每次都还是他主动的去问。

男孩子要多主动点,小李想着母亲的这句话,对女孩越发殷勤起来,小李本不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但这种聊天方式让他总觉得无话可说。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爆炸。

这段“畸形“的所谓恋爱,终于还是有了个答案。

事情还是出在聊天上,沟通出了问题。

 

临近年的尾巴,公司上班的时间就要到了,小李觉得他和女孩的关系,究竟能不能进行下去,要有个说法,与其这样“擦边球“方式的对话,不如正面和女孩谈。

小李在文字里说:(我过两天就去省城上班了,我们俩的关系,你觉得怎么样?)

文字发了出去,女孩没有回,等了一会,小李又写道:(我的情况你应该都明白了,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我们两边商量商量?)

女孩还是没有回,这让小李没了耐心,终于他想了想还是写道:(其实,这么多天来,我们俩聊的并不愉快,你也很少跟我说话)

写着写着,小李心中有些不爽起来,长久以来的压抑,让他爆发了,他写道:(如果你觉得不合适,你可以说出来,不要勉强,)

 

就这样,小李给女孩发了十多条信息,女孩一条也没有回。

 

第二天,女孩终于回了一条信息给小李。

她说:(谢谢你这段时间找我说话,我觉得我们俩还是不太合适)

小李看到这条消息,心里却轻松了下来,他觉得自己终于解脱了。

 

事后,小李和父母吵了一架,提起行李等车时,小李对父母说:“我求求你们了,以后别给我接受人认识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好的“

 

回到省城后,小李找到了我,把他这次的相亲经历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

小李对我说:“老江,你知道吗,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变得不属于自己了,你说感情这东西,不是心甘情愿才可能水到渠成的吗?“

小李长篇大论倒苦水,他从相亲说到了婚姻,他说:“都说婚姻是爱情的二进制延续,可婚姻却真正是个围城,结婚前所有的人都在给自己的婚姻之城添砖加瓦,城盖好了,人就被困住了“

看着小李沮丧的样子,我说:“深有同感,我觉得有一种感情要不得,那就是;一颗敏感的心遇到另一颗敏感的心,他们不会产生出抱团取暖的温馨,只会如同嗜血的蚊虫一样,互相吸食对方的灵与肉,哪怕一口,也会妄自称作这就是爱的索取”

 

事后,很多天以后,小李才知道一个真相,原来和他相亲的那个女孩,在与他确定关系之前就已经交往了一个男朋友,由于家人反对,他们把感情转到地下,为了转移父母的情绪和注意力,女孩答应了父母和小李相亲。

聪明的女孩在“骑马找马”,而小李就是另外一匹马,他被对方理智的放弃了。

 

 

如今很多年轻人都面临同一个问题——相亲。其中各种滋味酸甜苦辣,也只有经历过相亲这个形式的人才能真正的体会吧。

 

拿什么来成全你,我的相亲。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