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寻找照片失主,终于物归原主

虎啸 2月前 ⋅ 254 阅读

  说实话,我行好事不是为了钱,但偏偏就因行好事得了十万元……

  2002年夏天我在上海某报社任记者、编辑时,受命于去上海宝山区采访一位收废钢材发家致富的李老板。刚到李老板的收购站里面的一位工人告诉我说,李老板带一大批工人去宝杨路一家安装公司了,这家安装公司可能因搬家还是政府规划拆迁不得而知,总之,公司几幢大楼拆的所有废钢铁均被李老板买下,他带工人去装车了。

  我赶到宝杨路这家安装公司大院内,看见李老板的工人们正好奇地传看一组照片。照片中是一位长得很甜美的小女孩,大概是小演员吧,她和几个影视明星合影及个人写真。

  照片共八张,从小女孩和吕良伟、陈红、孙岚各自的合影中可以看出,他们在1996年拍摄25集电视连续剧《原野》剧组现场合的影。从另一张小女孩和何政军、徐幸三个人一起合影中及小女孩戴大沿帽敬礼的单人照中,可以看出在1998年拍摄电视连续剧《碧海军魂》剧组现场留的影。

  还有一张小女孩和一位挎着黑皮包的大叔合影,注意一看原来是上海老电影局局长、著名导演吴贻弓先生。另外两张是小女孩的个人写真照片,估计十岁时在照相馆拍的。

  李老板把工人手中传看的照片都收起来递给我时说:“这照片是我的工人在这安装公司大门口(紧靠近宝杨路)捡来的,你来正好,给你在报纸上登一下招领启事还给失主……” 我回到报社和主编协商后,在报纸“企业风采”版专访李老板的创业新闻特写下方登上了小女孩的照片招领启事,并且留下了报社的电话号码和我的BP机号码,一个月后无人来领。后我相继请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上海东方广播电台广播,希望照片中的小女孩来我们报社领她遗失的照片,可是依然一直没有动静。

  2003年,我没有续签合同离开报社回到了江苏响水老家,那八张没有人领的照片也被我带了回来。 2015年搬迁新居时,无意中翻出箱底那几张照片。令人遗憾的是,小女孩和小伙伴及吕良伟的那张合影生霉了,部分掉了表面。还好,能看清脸面。我把八张照片拿到响水柯达彩扩店复修后加印刷了两份,塑封 。

  可我总希望能找到失主把照片还给人家。于是我通过响水零距离网发了一篇《再次寻找和明星合影的小女孩》的帖子发给上海文友请人家帮分享其朋友圈或转发群中希望失主能看到。并且,请同事魏其芹、刘毅将《再次寻找和明星合影的小女孩》全文打印出来快递到上海东方卫视希望电视台播一下,但快递很快被退了回来。对方快递员打电话告诉我说,写有电视台的公用电话号码不但没人领,连门卫也不接收,一定要写有电视台的私人手机号快递才能送出去。

  我只得通过微博联系电视剧《原野》导演高林豹,微博联系《原野》中饰演仇虎的吕良伟、饰演金子的陈红、饰演桂花的孙岚。还有,微博联系了电视剧《碧海军魂》的女导演雷国华……他们对这位小女孩均没有印象,更不知姓名家住何方了。

  令我欣喜的是,我终于知道照片中小女孩的姓名了。《碧海军魂》中饰演马驰的何政军在2015年5月28日的微博中这样写道: “前两天有朋友发来照片要找照片中的小女孩。这张照片勾起了我很多回忆。十八年前拍摄电视剧《碧海军魂》时,剧中我们一家三口,演我夫人的是我同事徐幸老师,演我们女儿的小姑娘记得叫胡越,我记得她学习很好,全国千名好少年,而且当年考上了上海重点中学。如今她不知在哪儿,我相信一定是很有出息……” 那一年,在不到一个月中,我连上在响水零距离网上共计写了三篇关于寻找小女孩的文章——《再次寻找和明星合影的小女孩》《何政军:“演我们女儿的那小女孩记得叫胡越”》《胡越,你在哪儿》,均杳无音信。

  2018年6月22日,我在《雪山飞鸿》上发表“珍藏一组别人遗失的照片”一文,讲的是别人委托我寻找照片失主十六年来通过报纸、广播、网络均没有找到……

  文章发表两天后,《响水零距离网》把“珍藏一组别人遗失的照片”一文以“求转发:响水一好心人寻找失主十六年”为题转发。有两家公众号传播后,有好多我的网友及公众号上的粉丝转发该文。

  其中,《雪山飞鸿》的粉丝,即盐城市委宣传部班子成员、市委讲师团王祥团长通过《雪山飞鸿》公众号主人龚海鸿老师要了我的电话号码,他告诉我令我惊喜的消息,说上海教育电视台《帮女郎 - 寻找》栏目组一位编导要联系我为帮我寻找照片的失主……

  原来,王祥团长把我的寻找失主一文转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后,他的上海网友乔茜女士也帮转发了我的文章。乔女士的一位网友巴延讯老师是上海教育电视台大型民生公益性服务栏目《帮女郎 - 寻找》编导,巴延迅老师在乔女士的微信朋友圈看到我的寻找照片失主文章后很感动,她想帮我完成这个心愿。

  2018年7月10日,巴延迅老师终于和我取得了联系,最终定于7月29日我去上海教育电视台,30日采访我,31日现场录制《寻找》节目。

  从何政军老师的微博中留给我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是照片中的小女孩姓名叫“胡越”,我提供给上海教育电视台《帮女郎 - 寻找》栏目组被寻找人姓名也是照何政军老师说的“胡越”,结果上海市公安局周仁琴警官与户籍办工作人员在有关信息网上找不到此人。后在《帮女郎 - 寻找》栏目组“帮小弟”钱老师的努力下,终于找到了照片中当年的小女孩,小女孩原来是“帮小弟”钱老师的大学师妹。她叫王越,并非是“胡越”。

  因王越去外地出差无暇赶到录制现场,她请“帮小弟”钱老师和栏目组代收下我归还的照片,并且请“帮小弟”钱老师向我表达万分感谢,她认为我几乎不是珍藏她的童年照片,而是童年美好的甜蜜的回忆………

  2018年9月13日20:15由上海市教育电视和上海市公安局联合为我录制的《帮女郎--寻找》节目第1306期播出。现将该节目文字实录如下:(如果不想看文字实录的节目,敬请在腾讯视频中搜索《寻找:照片中的小女孩》四十多分钟的大型节目。》

上海教育电视台《帮女郎 - 寻找》栏目第2306期之——
《寻找照片中的小女孩》节目实录

播放时间:2018年9月13日20:15
播放地点:上海教育电视台
播放人物:主持人梦晓、寻找人刘金标、帮小弟小钱、现场伴奏钢琴师张康明。嘉宾阿彦、张海燕、周仁琴、观众。
很大的舞台上,背景是满天星光,左侧壁灯下,张康明坐在钢琴旁现场伴奏,悠扬的旋律正从他的指间流出。正中间的背景以一个大大的钟表为图案,钟表图案中“寻找”俩字异常显眼。在钟表图案下,两把椅子放在下方,主持人梦晓微笑地站在右侧。
主持人梦晓:人生不留憾,我要找到你!这里是上海教育电视台,和上海市公安局联合制作播出的大型民生服务类公益节目《寻找》的节目现场,我是主持人梦晓。很多年以前,我曾经读过一部小说,讲述的是主人公遭遇一个陌生人的临终嘱托,跨越了千山万水,经历了艰难险阻,终于将一份遗物交到了他妻儿的手中。那部小说因为它优美的文字和感人的内容一直让我记忆犹新,我想在现实生活中会不会也有这样的人呢?因为陌生人的嘱托却一直记挂着,这一次在我们的《寻找》现场就来了这样一位寻找委托人。
画面中出现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和许多著名影视明星、导演拍的八张照片在转流重现。
画外音:这是寻找人珍藏了十六年的一组照片,从褪色的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位小女孩和影视明星及著名导演的合影照。
2002年,当时,在上海某媒体工作的江苏人刘先生无意中得到了别人捡到的这组照片。当时捡到照片的人希望刘先生能够找到照片的主人归还,如今十六年的时间过去了,刘先生想尽了一切办法却仍然未能寻找到照片的主人。
画面中出现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挎着公文包正从上海教育电视台的大门进来。电视台编导巴延迅手拿着麦克风出门迎了上来:“您是刘金标老师吧?”“对对,您好!”握手后巴编导领着刘金标进了玻璃大门……
画外音:2018年7月的一天,已返回老家江苏响水多年的刘先生再次来到上海,向《帮女郎 - 寻找》栏目提出了帮忙的请求。
画面中出现寻找人刘金标被采访的镜头。
寻找人刘金标:我感觉到这组照片很珍贵,好像很多明星,就是陈红、吕良伟,还有徐幸、何政军。这些照片应该说是很珍贵的,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认为很珍贵的。因此我就帮他在报纸上做了一个招领启事,但是没有人来领。
画面中出现小女孩遗失的照片和刘金标曾在那家报社的采访证明信。
画外音:2002年,还在上海工作的刘先生想尽了办法寻找照片的主人。刘先生先后在报纸、电台刊登发表了寻人启事,但是一直没有结果,随后刘先生离开了上海回到了江苏老家,直到2015年……
画面转回刘金标被采访的镜头。
寻找人刘金标:2015年的时候,也就是换句话说三年前。三年前我往新居搬的时候无意间在箱底看到了这组照片。这些照片我当时看到,真的应该说感慨万分,因为这是一组人家委托我找的照片,现在因为我没保存好霉掉了。
画面出现因生了霉斑斑点点的照片。
画外音:多年后再次看到这组照片,又让刘先生想起了他当初的承诺,也再次激发了寻找照片主人的念头。
画面出现刘金标被采访的镜头。
寻找人刘金标:主要就想找照片的主人,就是想把照片还给她。
画面中出现小女孩头戴大沿帽敬礼的(当初她参加拍摄《碧海军魂》电视连续剧在剧组时拍的照片。)照片,一行竖写的耀眼的字:“照片中的小女孩你在哪里?”
画面回到舞台上。
主持人梦晓:那个可爱的小女孩今天身在何处呢?我们的这沓老照片能不能找到主人呢?让我们掌声有请今天的寻找委托人刘金标先生。
刘金标拿着一本照相集,微笑着从舞台左侧走向舞台中间。
主持人梦晓:您好!刘先生。
寻找人刘金标: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梦晓:请坐
寻找人刘金标:谢谢!
主持人梦晓:我们刚才看到了您保留了十六年的那组照片,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下拿到那组照片的呢?
寻找人刘金标:说起来话长,应该是在2002年的时候,我在上海某一家报社里面。
主持人梦晓:当时您是记者?
寻找人刘金标:对!小报记者。
主持人梦晓:您在这报社之前并不是学习,或者是专业从事新闻工作的?
寻找人刘金标:对。我只有初中文化,但是对文学很酷爱。
主持人梦晓:特别爱好?
寻找人刘金标:对。
主持人梦晓:当时是应聘进了这家报社的?
寻找人刘金标:对。
主持人梦晓:从2002年开始吗?还是更早?
寻找人刘金标:不是,应该是1997年。
主持人梦晓:1997年!?
寻找人刘金标:他发给我聘书的时候是1997年元月,换句话说就是1996(农历)腊月。
主持人梦晓:就是1996年年底您就应聘了!
寻找人刘金标:对。
画面显现寻找人刘金标年轻时认真看书的样子,并显现报社当初聘请他为记者的聘书。
画外音:年轻时,刘金标就酷爱文学,在班里成绩也不错。然而,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初中毕业之后,刘金标并没有选择进入高中,而是怀揣着梦想来到上海这座充满机遇的城市,并且幸运地进入了一家报社成为了记者。2002年的夏天,刘金标原本受命前往宝山区的一家收购站进行采访,在那里却意外看到了这样一组照片。这组照片共八张,照片中和明星们合影的小女孩更是长得十分乖巧可爱。
画面一一显现八张照片后,出现刘金标被采访的镜头。
寻找人刘金标:这组照片呢,在2002年的时候,我出去采访一个老板他在上海宝山区。他在上海宝山区他开了一个废品收购站,到那边的时候呢,当时老板的工人正在传看一组照片。我感觉这些照片很珍贵的,这些照片呢上面其中有一个小女孩她跟吕良伟、陈红,还有何政军、徐幸等这些明星合影。
画外音:收购站老板表示,这组照片是他的工人无意中捡到的,希望当时在报社工作的刘金标可以帮忙找到失主,并交还失主。
画面回到刘金标被采访时的镜头。
寻找人刘金标:李老板就把这些照片收过来,就对我说你来得刚好,你把这些照片放在报纸上做一个招领启事。因此我就把这些照片拿到报社里面登了一个招领启事,但是没有人来领。
画外音:虽然刘金标也请人在不少地方发了招领启事,可是始终没有人有任何联系。
画面转换到寻找现场的舞台上。
主持人梦晓:招领启事是登了?
寻找人刘金标:对。
主持人梦晓:但是没有人来认领这组照片?
寻找人刘金标:对。不仅登了,后来还请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一个播音员再播了一下招领启事,也是没有回音。
主持人梦晓:就是报纸上边登了,广播里也播了,但是就是没有回音?
寻找人刘金标:没有。后来报社跟我再签约的时候我没有签约。我就回老家了,我家是苏北响水县的。
主持人梦晓:噢,响水。那是2002年对吗?
寻找人刘金标:是2002年。因此到2015年的时候我搬家了。搬家呢,无意间在这个箱底看到这组照片。
主持人梦晓:就您当时带回去以后就压箱底了?
寻找人刘金标:对,放在箱底了。
主持人梦晓:除了这照片以外还有什么当时压箱底的吗?
寻找人刘金标:还有应该是以前那个……就是刚才大屏幕上放的就是报社里面那些以前采访证明什么的。
主持人梦晓:其实那是生命中的一段经历你就把它都留下来了。
寻找人刘金标:对。
主持人梦晓:看到这组照片了以后又想起来了!
寻找人刘金标:对。我无意中看到这组照片当时心里感慨万分。第一个是主要的因素是遗憾,第二个就是愧疚。遗憾呢就是说,李老板委托我来寻找我没有找到 ; 愧疚的是,这组本来很新的照片我没有保存好霉掉了。
主持人梦晓:看到了,上面都有一些斑斑点点的一些霉渍。
寻找人刘金标:对。我立即拿到我们响水县城照相馆给它翻新了两份。
主持人梦晓:噢……
寻找人刘金标:我当时想,如果能找到照片中小女孩这个失主把照片还给她,我保留一份保存留念。所以说我当时翻新了两份。
主持人梦晓:看您捧着一个照相本,是翻新的照片还是原版?
寻找人刘金标:原版和翻新放在一起。
主持人梦晓:噢,这是老的原版的,这个翻新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我们给我们的摄像机前的……我们观众朋友们看一下。我的左边是旧照片,右边是翻新的。翻新的完全是真的是如新的一样对吧!
寻找人刘金标:复修的,应该说复修的。
主持人梦晓:复修的,但是它基本上是很神的了对吧!?
寻找人刘金标:对!
主持人梦晓:就是这一组照片。我看到真的还是挺多的,而且包括这张这是跟我们上海市的老电影局长吴贻弓先生的合影,他也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导演,是非常著名的!
寻找人刘金标:噢……我只有他不认识。
主持人梦晓:现在认识了?
寻找人刘金标:对。呵呵……
主持人梦晓:其他的都是很著名的一些明星。
寻找人刘金标:其他的我都通过网上找那电视剧演员表看到的。
主持人梦晓:都是一些著名的演员。小姑娘真漂亮!有着特别甜美的笑容。
寻找人刘金标:对。
主持人梦晓:但我还想问一下的是:在2002年的时候我们的很多的照片都是有底片的,就不像今天是数码照片,我拍了我如果丢了我就没了。那时候都是有底片的,你有没有想过,也许遗失这组照片的主人她其实是有底片的,她也可以跟您一样再印啊!
寻找人刘金标:我唯一的清楚的记得,或者说想实现李老板给我的要托……
主持人梦晓:当年的一个托付。
寻找人刘金标:他叫我寻找这个主人,我能把他这个实现,我当时就这样想的。我别的没想多。
主持人梦晓:就是其实这是作为一个……我们站在旁观者角度来讲,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你觉得我答应人家的了我就要承诺。就要应诺是吧!?
寻找人刘金标:对,就是这样想的。
主持人梦晓:那回到我们这组照片上来看,这个女孩子应该当年是参加过很多的这个演艺的,表演啊演出的。那假设在我们今天现场我们找到了,如果人家觉得说,这组照片对于我来讲是太稀松平常的一组照片你会不会有失望?
寻找人刘金标:没事。在我心里就是说,名义上珍藏的是一组照片,其实或许是珍藏她一段童年无法复制的回忆!我也是这样想的。
主持人梦晓:您觉得在今天我们的《寻找》节目现场能找到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寻找人刘金标:估计是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主持人梦晓:您对我们要求这么高啊!?
寻找人刘金标:不是要求,是信任。因为我看到你们上海教育电视台和上海市公安局联合起来播《寻找》这个栏目,那么从户籍上应能找得到的!
主持人梦晓:但是您有没有想过,您除了给我们这两张照片以外没有任何的有效资料啊。
寻找人刘金标:还有那个姓名。姓名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叫胡越。
画外音:虽然十六年来,这组照片一直没有能够找到相关线索让失主认领,可刘金标都始终都没有放弃。无论电台、报纸,还是网络等等,但凡有可能的办法他都去尝试,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可以找到这些照片失主的线索或者消息。终于有这样一天,他在当年与照片中小姑娘合影的一位男演员的微博中得知小姑娘的名字叫“胡越”。
画面切换到刘金标被采访时的镜头。
寻找人刘金标:我通过微博联系吕良伟、陈红,还有拍摄《原野》的导演叫高林豹 ; 拍摄《碧海军魂》的导演雷国华等,他们都回复要么不知道要么就忘记掉了。只有其中一个叫何政军,他在微博上写了这么一段话:前两天有一个朋友要寻找照片中的小女孩,说我清楚地记得她和我演三口之家,当时还有个演员叫徐幸。我清楚地记得她是当年考上了上海市重点中学,并且也是“全国十佳好少年”,说我记得她名字叫“胡越”。
画外音:虽然有了名字,可是毕竟时间太过久远,这个名字到底正确与否已经无从查证。而“胡越”更是一个相对常见的名字,仅凭着这样一组照片和一个难辨真假的名字没有其他任何相关信息,想要找到失主的下落,真的可谓是大海捞针!
画面切换到采访刘金标的镜头。
寻找人刘金标:有好多人,就是说不管在网上在我贴子下面留言就是说,为几张照片你这么折腾地找她有什么意义?对吧!我这个人就是说,人家托我的事情没做完我心里就感到遗憾和有点内疚,我尽力把它做完。如果上海教育电视台再帮我找一次,如果万一找不到了,我也就是说也没有遗憾了,因为我毕竟努力过了。
画外音:那么,刘金标究竟能否为这组照片找回主人呢?广告回来请继续关注《帮女郎 - 寻找》。(广告免去)
主持人梦晓:一组十六年前拾到的照片,一组珍藏了十六年的照片,今天刘金标先生来到我们现场想要找到这组照片的遗失者。在这个背后,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心结?或者是说怎样的一个思维脉络呢?让我们来请教一下今天我们的现场的嘉宾。先要有请我们的阿彦老师,阿彦老师,毋庸置疑这个照片中的小姑娘特别可爱!我觉得是在我们的《寻找》的现场,我们来了很多的不同的寻找人,那像金标先生这样为了十六年前一个其实并不是特别近的朋友的,这样的一个看似普通的嘱托,然后努力了这么多年,您觉得作为一个男性同胞您能够理解他的这个做法吗?
(资深节目主持人)阿彦:我也会这样做的。
主持人梦晓:您也会啊?
(资深节目主持人)阿彦:因为这个是一种承诺,对吧,不管是谁对表示信任委托你做一件事情。对我来讲,男子汉大丈夫我当然应该要去完成它。再说了像我们这位嘉宾到目前为止,他也没有收到任何一个信息告诉他这件事情可以停下来不要做了。或者说这件事情你也做不成的,没有这个结论的,那换成我我也继续做,因为本身像这样的一件事情,首先也是他自己个性的一种表现。其次呢,又是能够帮朋友办成一件事,最后如果做成功的话,其实应该是皆大欢喜。那我没有结论之前,当然也不影响我生活,也没有其它的一些烦恼,我就先做着再说,作为我来讲我也这样想。
主持人梦晓:这个特别像奥斯卡的有一类的电影那样,就看似是一个特别小的一个哏,但是它可以一直贯穿着这样一个人,甚至于一生大半生。
(资深节目主持人)阿彦:但其实我也觉得这可能也是生活当中一种支撑,某个信念。就是有这个事情我一定要去把它办好,这个反而让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充实,同时也更有目标。所以从整体来讲的话,我觉得我和嘉宾的感觉差不多,这样去做是理所当然,男子汉大丈夫应就是这样!
主持人梦晓:因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谢谢,谢谢阿彦老师。来问问我们海燕老师。海燕老师,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以一个可能小人之心来度君子之腹,我总觉得在跟金标老师的这个交流当中,我觉得在这个寻找的背后其实托付的甚至于是有他自己的对于过往的一种梦想,或者一种成全,从心理学家的角度上来讲您帮分析一下,在这一场委托的背后当事人的内心他还有没有他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的心理独白?
(华东政法大学心理咨询教援)张海燕:梦晓老师,我觉得你这个目光特别敏锐,真是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我觉得刘先生背后……在这样一个执着的行为的背后,我个人也是觉得是不是有他自己的一些未完成的心愿在这个当中。但是我觉得这个一点都不是小人之心,这个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就这刘先生在一生当中,可能担任这个报社的记者,可能是他事业生涯里边可能是最辉煌的一段。因为他初中文化,然后有机缘在这个报社做一个记者,可能这个报社以及在他发展的那阶段一个很特殊的机缘,在现在可能性就不大了。
所以呢,他自己对这样的一段经历他是非常珍惜的,而且也很怀旧,那这个怀旧当中,其实也包含了他对自己的这个价值的一个认同。所以呢,这样一个未完成的事件他一直放不下,一直希望能够有一个完满的这样一个结果。实际也是希望在这个寻找的过程当中更多地去体会自己曾经最辉煌的那一段,然后带给自己的那个非常美好的感觉,我觉得这个部分可能是有的!
主持人梦晓:您觉得这样的做法好吗?
(华东政法大学心理咨询教授)张海燕:我觉得挺好的!这种即便是主观,他可能更多的是考虑说要圆这样一个心愿。但是客观上,就像刚才阿彦老师讲的——对社会也很好啊!对他人也很好啊!你说那个小姑娘从拍剧开始到现在,我算了算那个时间可能有二十年了,二十年时间,一代人!这一代人而且又是咱们中国这么一个大的变迁的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其实刘先生包括我们所有的我们参与的人,我们都有这份好奇心,特别希望说能找到这个女孩子,现在可能已经三十多岁了,想看看从她的这个人生脉络轨迹当中有什么不同,也是凝结了整个时代的这样的一变化。我觉得对社会,对他人,包括对我们大家我觉得都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我还特别好奇,想看看这女孩长到现在三十多岁了是不是还那么漂亮。
主持人梦晓:我也有这个好奇!呵呵……想问一下周警官,周警官,这个金标先生就用一个听来的,咱们说这个词用得不一定完全准确,叫道听途说的这么一个名字,他那么确认地就觉得能找到。以您的工作经验来说,一个名字找得到吗?
(上海市公安局民警)周仁琴:如果姓名不准确的话完全找不到。
主持人梦晓:就是哪怕是谐音也是很难,而且这个名字特别普通:“胡越”。
(上海市公安局民警)周仁琴:重名非常多,太有可能重名了,是吧。对这个名字关键是不一定准确啊,如果是准确的话,我们可以往深了去挖,一个一个去排查。但是如果名字都错的话那完全就方向就错了。
主持人梦晓:就哪怕是音同字不同都很难?
(上海市公安局民警)周仁琴:对。必须姓名一定要非常准确,你年龄不太准确我却可以去估算,我给一个范围给他。但是你如果给我的姓名是完全不准确的,哪怕差一个字那就完全没有方向。同音字太多了呀!那就没法去找了,所以姓名一定要准确才可以!
主持人梦晓:好,我们各位嘉宾也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然后我相信今天现场的很多的观众朋友跟我们一样也都充满着好奇和期待。我一直说,每次给我们《寻找》的任务总是特别难的啃骨头的任务,一个名字未必完全的准确。一组十六年前的照片,一个笑得如此灿烂的小女孩,和一个已经人到中年却依然记着自己青春岁月的那个文学和新闻梦的男人,这中间会不会在今天有一个完满的结局呢?我们有请帮小弟。
帮小弟小钱从舞台左侧走出。
帮小弟小钱:刘先生您好!那么刚刚我在后台也听了大家发表了一些看法。这是二十年前的一组照片,您觉得就凭照片上的这个小女孩,包括您听到的这个名字我们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能够找到?您真是太看得起我们栏目组了。那刚才那个周警官也说了,光凭一个名字其实是很难很难找到,而且这名字“胡越”其实还是比较常见的……
主持人梦晓:太大众化了。
帮小弟小钱:那除了这两个我们说可能有效的信息之外,其实我们没有别的任何信息了。
主持人梦晓:刘先生您还有什么有效的信息给我们吗?
帮小弟小钱:还有吗?
寻找人刘金标:没有了,唯一的信息就知道她叫“胡越”。
帮小弟小钱:所以我想现在听听台下观众朋友们,你们觉得今天这个小女孩我们能找到吗?
主持人梦晓:其实帮小弟是为了来拉外援的,因为他内心刚才一定被百分之九十重重地给打压了一下。
帮小弟小钱: 你们赶快替我说说话吧,觉得能找到吗?
主持人梦晓:觉得能够找到的请举个手……觉得能找到的那么多人啊!觉得不能找到的请举个手。好,看似找到的比较多就说明我们口碑非常好!
帮小弟小钱:但是我还是这个选题拿到了根本心里没底,就像我们钢琴老师,张老师也做了我们那么多期节目了,也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寻找吧?
钢琴师张康明:是,第一次。
帮小弟小钱:你觉得像这样的寻找,就按我们以往的节目经验来说能找到吗?
钢琴师张康明:我刚才在弹琴的时候我偷偷瞄了后面好几眼,我觉得这个姑娘长得可好看了,我觉得你们应该能找到。
台下观众听了张康明的调皮话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帮小弟小钱:是个美女应该我们都能找到?
主持人梦晓:以貌取人!呵呵……
钢琴师张康明:对,你必须找到。
帮小弟小钱:那么说了半天,我看来大家对我们的期待实在是太高了。那么今天这个二十多年前相片中的那位美丽的小姑娘究竟能否找到?如果找到的话,她又会否来到我们节目的现场呢?人生不留憾,我要找到你!请开门。
舞台正中间的大钟表中的“寻找”俩字慢慢分开打开了大门,但没有人从里面走出来。
主持人梦晓:一个空空如也的后台,今天索性连干冰都不撒了,烟雾都没有了。
帮小弟小钱:刘先生是不是有点失望?
寻找人刘金标刚要回答帮小弟的问话……
主持人梦晓:您跟说一句实话,您来之前,您有预想过找到和没有找到两种答案吗?还是您就什么都没想?
寻找人刘金标: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说找到与找不到最起码说我没有遗憾!
主持人梦晓:尽力了,努力过了。
寻找人刘金标:对。
帮小弟小钱:但其实啊,虽然门打开没有人刘先生有些失望,但是啊,但是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其实这位照片中的小美女我们是找到了。
观众席上一片掌声。
帮小弟小钱:其实这个寻找的过程非常的离奇,我用离奇两个字来说,可能是我们《寻找》开播至今第一:这个找人的关系比较离奇 ; 第二:寻找的过程最为离奇的一次。昨天呢我们在开编前会,开编前会那么我们编导把这个情况跟我们大家说了一下……
主持人梦晓:我打断一下,也就是迄今为此一直到昨天。我们对于这个小女孩真的是一筹莫展,一无所知。
帮小弟小钱:包括周警官也知道,“胡越”这个名字在那边查根本是查不到。
主持人梦晓:没有这个人。
帮小弟小钱:所以我们昨天开会之前呢,这个编导就跟我们大家把这情况说了一下。说:哎呀,这个故事挺好。可惜就是信息少了点,这小女孩实在找不到,小女孩不过长得挺漂亮的,来,大家编导看一看照片。然后看了照片,我就看了一下,我觉得这个小姑娘我怎么好像有点眼熟啊!
主持人梦晓:漂亮女生你是不是都眼熟?呵呵……
帮小弟小钱:都有点眼熟!然后我就仔细想了想,然后我就问了一下编导,我说这个照片大概是什么时候拍的?他说是1996年拍的。1996年拍的?然后我推算了一下,1996年这个小姑娘大概是八九岁的样子,那好像跟我是同龄人,应该是1987年左右生人,然后我就在1987年的人里面想了一下……后来又知道她叫“胡越”。我身边倒是没有“胡越”,但有一个名字叫王越的人长得跟她很像。王越是谁呢?王越是我大学的师妹,比我小一届,学的呢是跟我一样的专业——播音主持专业。那我想会不会她小时候拍过戏呢?不过我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我只能问到一个跟她同班的一个同学,我说你帮我看一下,这个照片是不是你们班的那个王越。他过了半天回了我四个字:好像是的!那我还不放心,我说你有她联系方式吗?他说我毕业之后大家各奔东西就都不联系了,很少联系。他说你要不问问你们老师吧,我又发给我们老师说,你看看,这个是不是05级的王越?老师回了我四个字:应该是的!那还是不死心啊,那我说老师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老师说我也没有了,她好像毕业之后就不做我们这个媒体行业了。那怎么办呢?然后又问了我们群里比较八卦的一个同学,他人脉比较广,他对每个人动态比较了解。我说你帮我看看这个人是不是王越?他回了我还是四个字:肯定是的!那我讲你有她联系方式吗?他说有的。好!最后我是通过那个同学给我的联系方式联系到了王越。然后我把这个照片发给她,她回了我两个字:是的。
寻找人刘金标:谢谢!
帮小弟小钱:那她今天为什么没有来呢?因为她今天正好不巧出差到外地去了。但是呢她也是通过我,通过我们栏目对刘先生真的是表示万分的感谢。因为她也没想到,十多年前可能忙忙碌碌当中遗失的照片在今天会突然重现,而且竟然会通过我们栏目找到她本人,她觉得很惊喜,还是要表示谢谢刘先生那么多年的珍藏。我们看看她现在的一张近照吧,你来确认一下是不是她。
寻找人刘金标:(看着大屏幕上双手托腮的女士,一下子认出了就是王越。)是的!
帮小弟小钱:应该是的啊?
寻找人刘金标:对,是的
主持人梦晓:依然非常的美丽,现在不能用可爱来形容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是吗?如果是的话我们给她一些掌声。
观众席上掌声响起。
画外音:所谓“无巧不成书”,没想到刘金标心心念念寻找多年的这位照片中的小姑娘居然是帮小弟的学妹,而她的本名其实也不叫“胡越”,而是“王越”,就是因为这一字之差,使得多年的寻找始终没有着落。了却多年心愿的刘金标自是分外开心,而王越也在我们与她取得联系后表示,当年童星的那段经历对她而言早已是过去,现在的她只是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但是这份失而复得的童年记忆她一定会好好珍惜,同时她也希望通过我们的栏目组对刘金标先生表示诚挚的谢意。
帮小弟小钱:所以我觉得真的是无巧不成书!茫茫人海之中竟然能够找到……通过这样的一些关系能够找到这个照片中的小女孩,确实是非常不容易,而且非常幸运!所以我今天也是代表我们栏目组,代表这个小女孩要谢谢刘先生。而且通过我到时转交给她好吗?
寻找人刘金标:行,可以的。
主持人梦晓:那您把照片先给我们小弟。
寻找人刘金标双手递上,帮小弟小钱双手接过,两个人都鞠躬行礼。
寻找人刘金标:谢谢!
帮小弟小钱:也谢谢您!
寻找人刘金标:谢谢你们上海教育电视台,也谢谢各位工作人员,你们辛苦了!
主持人梦晓:谢谢!其实有句老话叫做“踏被铁鞋无觅处”,我们真的是没有把“铁鞋踏破”吧,但是在这个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工作人员,包括我们的上海市公安局人口办花了很多的经历来寻找,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踏破铁鞋无觅处”的下半句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还是费了点工夫的!
帮小弟小钱:稍微费了点工夫。
主持人梦晓:但是是一个对得起我们刘先生一开始说百分之九十信任的一个结局。那到了这一刻为止,十六年前的丢失的那组照片,那个曾经笑容如花的小女孩终于被我们《寻找》栏目找到了,本次寻找——完满!
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

  节目播出后,多家网站、公众号转载,好多网友评论我受人之托、重人之事好样的,社会就需要这正能量……

  在“我和新浪的故事”征文中我写了帮人寻找照片中的这女孩这位失主,并从何政军老师回复的姓名让我有信心继续寻找下去,只到找到为此……这个故事深深地感动了新浪集团总裁曹国伟先生,他决定将我选为十位获奖者之一,荣获奖金十万元。(微博@曹国伟或@刘金标先生,查看相关获奖内容。)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