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男人们

卡戎 2月前 ⋅ 139 阅读

我刷着朋友圈,依旧无精打采,突然被一条动态震住。我承认,有愤怒,有怨恨,有害怕,最后我低声咒骂了一句,还是划了过去。那条朋友圈来自隔壁寝室女生,内容是一篇在学校表白墙上2000字的匿名信,发于2019年3月7日——女生节,当时2小时浏览量8000+,点赞500+,还算是在这个男女比例7:1的大学里稍微火了一把。

而我复杂的情绪都来自,这是我发的匿名信,而她是他的前女友。

 

如果按人生的出场顺序来排列,他算是是男二号,就姑且叫他王师傅吧。

我第一次见王师傅是在大一新生宣讲会上,我正低头打斗地主,室友突然扯了扯我:“快看,这男生长得还可以。”我在百忙中抽出3秒抬头看了一眼,冷冷说了一句:“很一般。”然后再次投入焦灼的战斗中。

王师傅第一次见我,是学院新闻部面试,我记得当时是三对三坐着,他坐我对面。有学长例行问了一句:“如果社团工作和学习发生时间冲突,你们怎么办?”骄傲如那时的我,等前两个人回答完,我说:“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会提前规划好时间,避免任何矛盾。”从前,我一直以为那种自信是装饰我的羽翼,没想到却是王师傅一直不喜欢我的缘由。

大约入学不到一个月,大约是第四或是第五次见面。武汉的天气说变就变,我和室友没带伞被困在了教学楼,于是我联系了他。王师傅很热情,很善良,也很乐于助人,我最喜欢他这一点,也很怨恨他这一点。他匆忙赶到,站在我面前说了一句:“给”。我猛然一抬头,187的个子,青涩美好的少年,还带着微笑,原来喜欢的人真的是自带光芒的。

初生牛犊不怕虎讲的就是我吧,或许“无知者无畏”更合适,我跟室友打赌:在武汉2016年初雪之前拿下他。于是两周后,我就表白了,写了好长好长的一封信,却至今未曾给他,而2016年,武汉也没有下雪。

王师傅说:“我们不合适。你和我前女友很像,谈恋爱一定很黏人。”

我问:“那以后呢?我会慢慢改变,会让你慢慢认识我。”

王师傅说:“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

这句话我记了三年,直到现在。可就在去年秋天,时过境迁,一起吃饭时,王师傅告诉我:“我真的说过这句话吗?我不记得了。”

王师傅不记得事还有很多。比如有一次他半夜一点才回消息,但早睡的我还是秒回了,我说我还没睡,其实是听见“特别关心”的消息铃声自动惊醒了,而那时的我只有一个特别关心。比如我期待着每一个节日,中秋节、国庆节、感恩节、圣诞节,甚至还有重阳节,这样我就有借口送他礼物,能在从他宿舍楼下到我宿舍楼下的13分钟路程里和他说说话。再比如上学期他考研时,我给他发了一个红包祝他考研成功,红包的金额我反复纠结了半小时,少了怕他不记得,多了怕他不接受。

去年秋天那顿饭,说实话,是我敲诈王师傅的。2016年9月开始,喜欢了他一年,又用了一年去放弃,期间他谈了女朋友,两周就分手了,而我也才明白什么“不想谈恋爱”都是狗屁。我总觉得自己付出了全部的真心和努力,而这一切都是王师傅和他前女友亏欠我的,毕竟她曾经是我朋友,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心意。

王师傅请的那顿日料是我选的地点,他特别大方,说:“随便点,我带够了钱的。”

我开玩笑说:“行啊,那全都上一份吧,反正是你欠我的。”

王师傅摆出苦笑的表情,问我:“我欠你什么了?”

而那次放下执拗聊完后才发现,其实一直以来,他也不好过,不想伤害我,却也很困扰。

那天我只喝了一壶清酒,但酒量超好的我居然觉得头晕,之后我说去上厕所,在洗手间给朋友打电话大哭了一场。我说:“我真的好心痛,好心痛,老天好不容易让我看见了全世界的美好,却很残忍地告诉我,这终究不属于我。”

王师傅的事情,使我抑郁了小半年。当然,不可否认还有性格使然。我天生要强,同时又很自负,加之那时学习结果差强人意,积累的情绪就在那个秋天爆发了。

 

每周去做心理咨询,无聊地交谈让我觉得医生像个白痴,然后我就遇见了男三号——陈先生。

 

陈先生比我小一岁,家里条件很差,喜欢独来独往。他和我、和王师傅同在新闻部,虽然不熟 ,也算认识。当我发现陈先生做什么都一个人时,好奇心迫使我主动去认识他。

我说过我骄傲,但这一切不是没有理由的。我在同龄人中读书算多,处事能力强,最主要的是,很会察言观色,比如在心理咨询时猜测医生接下来会说什么。所以我很顺利地和陈先生熟悉了起来,他虽然比较特别,却也还算是在射程范围内。

陈先生是典型的“宿命论”者,我觉得这让他看起来很丧,他倒觉得这让他活得很随意。有段时间我俩走得很近,能每天压马路到晚上12:00,宿舍楼都断了电。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了一个不愚昧的人,能聊电影音乐、聊理想未来,不用客套、也无需掩饰。陈先生也对我特别好,好到几乎随叫随到,做我永远的倾听者,而我也就此慢慢依赖上他。我问他:“到底什么叫喜欢?”

陈先生说:“就像一堆差不多的苹果给你,让你挑一个你喜欢的,你说不出理由。但你对那个苹果,就是喜欢。”

我理解了好久,发觉这也正切合我之后问他:“我俩相处得那么近,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时,他的回答是:“因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那次对话之后我还和他打趣很久,说:“是不是真的男人彻底懂得一个女人之后,是不会爱她的?”陈先生问:“所以你还把自己当女人了吗?”

我粗狂地回他:“给老子滚。”之后,我知道我多了一个挚友,明明很聊得来,却不是彼此的那个苹果。

 

男四号是个很神秘的人,我周围只有一个朋友见过他,我叫他“小文文baby”——是的,他是个gay。但这是个秘密,迄今为止,他还以为我不知情。

小文文成绩很好,大学700人的年级,他保持着前三名;长得很清秀,是眼里有一汪清泉的那种,听说中学时期算是风云人物。某次年级大会上,我抢了辅导员的话筒上台做了一篇即兴演讲,瞬间炒热现场氛围,由此不少人慕名加我好友。我主动去加了小文文,因为我有自信他会对我好奇,那天也不出所料聊得很好。我很直接地说:“我想跟你做朋友。”

他问我:“哪种朋友?男女朋友就算了。”

我说:“不是,就男闺蜜那种。”为了使他信服,我发了一张高中男闺蜜的照片过去。

他回我:“这种朋友很好,我不打算谈恋爱。”

小文文是个比我还骄傲的人。我妈说我的骄傲源自我内心的自卑,虽然我不承认,但小文文的骄傲的确跟我不同,准确点说,他算是孤傲。他有很多朋友,也包括我,但我却总感觉走不进他的内心。我俩聊的多半是学习,还有未来规划,我试图多了解他的生活和家庭,却总被“我家情况有点复杂”,“我和我爸妈关系不是很好”,“我们家有人出现过一些问题”这种敷衍的话拦住。上帝视角时好时坏,好的是你知道他话语背后的意思,坏的是你明白他不愿意告诉你,而你也还要假装不知道。

让我扮演上帝的人也是一个gay,暂且叫他峰子。峰子也很帅,成绩很好,一度让我怀疑是不是优秀的男人都不喜欢女人,但马爷和峰子的故事可谓是传奇。马爷是个萌妹,很漂亮,也有很多追求者,我们三都在辩论队,算是好朋友,但其实使关系走近的一步是:马爷知道我看上了小文文。马爷从峰子那里得知小文文和男朋友刚分时,以为我要和她栽在同一个坑里了,高兴得连忙来恭喜我,而我也是就此才知道小文文隐藏的秘密。

简要说一下这个传奇吧。峰子起初约马爷逛街吃饭看电影,马爷瞧着这男生不错,以为是要追她,也就慢慢和他相处,没想到每次恋爱期从未超过一个月的马爷就这样喜欢上了峰子。直到有一次讨论辩题时,峰子突然很严肃地说:“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我觉得大家已经是个大家庭了,所以我想把我的秘密告诉大家,想让大家接纳真正的我,也希望大家能保密。”秘密说出之后,全场安静了,我看见马爷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但后来的大半年里,峰子和马爷关系还是很好。峰子每天上下课都接送马爷,打伞时还搂着马爷肩膀,连喝饮料都用同一根吸管,大家都以为他俩在一起了,当时马爷信誓旦旦说:“是个gay又怎样,我可以把他掰直。”我也相信马爷,觉着果真真爱是可以跨越性取向的,直至峰子的男朋友出场了。峰子和他男朋友网聊了大半年,机缘巧合下见了一面,双方就决定在一起了,马爷为此哭了好久,还请假回家休息了两天。

有次和马爷一起喝酒,她说她前两天才和峰子,还有峰子男朋友一起喝酒,大家都喝得可高兴了。峰子送她回寝室楼下时亲了她额头,她瞬间酒醒,问他:“你干嘛?”

峰子说:“亲你啊!”

马爷趁着酒劲说:“没亲到,再亲一次。”

峰子又亲了马爷脸颊一下,马爷抱了抱峰子说:“真是好朋友。”

马爷跟我讲着讲着就又哭了,她说她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男人,还说她都打算着和峰子形婚。我也很难过,有些事情还真是强求不得,马爷这么优秀的女人都强求不得,那我也别死磕了。

我和小文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慢慢疏远的,或许是这种单方面输出的关系注定不长远,我只是没想到,如今到了见面都不打招呼,甚至绕行的地步。我甚至怀疑与小文文的相识是否都是我的梦境,唯有看着手机里的那张照片时才有一丝真实感。

 

听过这个故事的朋友都讲很狗血,但其实最“难忘”的是男一号——秋猫,这盆狗血可是贯穿了我初高中六年。

秋猫是个怂逼,他自己也承认。但我喜欢他年少时害羞的模样,还有唱歌时的侧脸,很像林宥嘉。我和秋猫一直都是朋友,不远不近,当我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唱《说谎》的他时,便在初二语文辅导书上给他写了一封信,让同桌下了晚自习给他,然后自己仓皇逃跑了。秋猫看了信追了出来,我当时羞愧得要死,看见他立马加速往前跑。

第二天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教室,秋猫回了我一封信,大致意思是“我也喜欢你,只是我哥因为早恋影响成绩,把我妈气得很惨,所以我想等我们一起努力考个好高中再说”。我欣喜得要死,此生喜欢的第一个人就能那么刚好也喜欢你,仿佛闭上眼就能想象你们的余生,那该是多么美好而幸福的画面。

但年少的欢喜总是飘忽不定,秋猫对喜欢的人,比我想象中的黏人太多,而我此时又得知他喜欢过我初中的闺蜜,我就此开始疏远他。那对于年幼的我来说,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受,近了觉得反感,远了却又想念,长大后才知道,这叫做“得不到的东西才永远是最好的”。

 

兜兜转转升入同一所高中,我和秋猫没分到一个班级。很神奇的事情是,我初中、高中、大学的好朋友,都算是当时年级数一数二的美女,而秋猫就在课间操休息时认识了我高中的闺蜜,我叫她八婆。我承认,秋猫外貌不错,性格很好,会唱歌会跳舞,说话也很诙谐幽默,很照顾女生,而八婆知道我和秋猫初中是朋友后,就一直问我有关他的事情。

后来或许是八婆听说了我和秋猫的过往,就没再提起过他,但我知道他俩在一起了。我很生气,更多不是因为他俩在一起了,而是八婆没告诉我,她有了新的好朋友。但再后来,八婆还是把秋猫甩了。我说过,秋猫是个怂逼,安全感太弱,对喜欢的人太黏人了。可秋猫好像还是很喜欢八婆,一直找她复合,八婆都没同意,却不料八婆从小到大的闺蜜喜欢上了秋猫,秋猫也就顺势答应了。

最后的情况便是你能想象的最惨的情况,甚至还要更惨一点。秋猫甩了八婆的好闺蜜,他跟我说:“我还是很喜欢八婆,我想知道她分手的理由,想找她复合。”我问他为什么要答应八婆的闺蜜,他说:“我就是想气她,因为我气不过。”

我跟他说:“呵呵,晚了。八婆出柜了,和她远方表妹,就那个寄宿在她们家的女生。”

秋猫很震惊,听说之后八婆复读,他还去八婆学校远远地看她,也常常询问我关于八婆的近况。我其实挺爽的,感觉这也算是秋猫的报应,补偿我,补偿八婆,也补偿八婆的闺蜜。

上了大学,我和八婆又莫名其妙变回了好朋友,只是我俩谁也没有再提起过秋猫。偶然看见他朋友圈里和一个女生的合影,也不知道心里是否已经放下了八婆。

 

渐渐地,我的生活里又出现了男五号,我叫他小孩。

小孩比我小两岁,是个很单纯很温暖的男生,典型的“巨蟹座”。他出现的时间刚刚好,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仿佛是上帝给屡战屡败的我一丝慰藉。我和小孩的故事还未完待续,也不知结局如何,只是我慢慢懂得,使生活如此美丽的,是我们藏起来的真诚和童心。

 

张爱玲在《留情》里写道:“生在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我生命中的这些男人,他们没有一个人不曾伤过我,我也必然使他们痛苦过,就像《小王子》里说的:“我太年轻了,甚至不懂怎么去爱他”。

但是,要是连痛苦都没有了,那可就更寂寞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