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堆里的菜鸟村官》第2集

郴永道知事 4月前 ⋅ 199 阅读

这是一个真实可行的脱贫致富故事。

1.内景   陈萍家    夜晚  

 

 

客厅。

 

陈柏星、盛小琳、王世锋、陈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陈柏星:这几年,就业压力蛮大。

 

王世锋:感同身受,毕业这么久了,我连个工作都找不到。

 

陈萍:怎么找不到?老八不是答应让你去搬砖么?

 

王世锋:嘁。

 

陈柏星:你们不都想考公务员么?农村一线工作经历,对今后发展蛮有帮助的。

 

王世锋:陈萍怎么不去?

 

陈萍:我为什么要去?

 

盛小琳:萍儿从小就没吃过苦。

 

王世锋:哦,这吃苦也世袭罔替?

 

陈萍:我也不得抢着去吃苦。

 

陈柏星:就业问题不解决,势必影响社会稳定大局。

 

陈萍:小子,深刻领会领导讲话精神!这一上纲上线,怎么觉得你这大学生村官,突然高大上了呢?

 

王世锋:去去去。陈叔,您干脆讲清楚,大学生村官,合格的标准是什么?

 

陈萍:引导村民脱贫致富奔小康!这么幼稚的问题,也要领导再三强调?

 

陈柏星:进村后尽心、尽力协助村领导做好工作,乡里、村里普遍存在的问题,直接告诉我。

 

陈萍:哎呦,小子,你还是钦差呢!

 

盛小琳:讲完了?我讲两句。

 

陈柏星:你讲。

 

盛小琳:村官当成哪样,我懒得管。若三年之内,连省级公务员都考不上……

 

陈萍(戳王世锋额头):那,你王世锋,就以死谢罪!

 

2.内景   陈萍家    夜晚  

 

 

陈柏星卧室。

 

陈柏星跟盛小琳躺在床上,朦胧的床头灯。

 

陈柏星:他们两个,有十年的感情,莫再给萍儿介绍对象了。

 

盛小琳:萍儿对他死心塌地的。你讲,这个王世锋,有什么好?

 

陈柏星:好不好,我们讲了不算,萍儿自己觉得好就行。

 

盛小琳:跟他白手起家?不晓得萍儿中了什么邪!

 

陈柏星:小王还可以的。

 

盛小琳(侧身正对陈柏星):哎!四年大学刮宫四次?你讲,萍儿是不是在骗我?

 

陈柏星:我哪晓得?

 

盛小琳:我把萍儿一些相片、视频给史家看了,史家蛮满意呢。

 

陈柏星:给他们看之前,你问过萍儿和史振林么?

 

盛小琳:萍儿被王世锋迷了心窍,问也白问。不过,史振林蛮满意的。

 

陈柏星(侧身背对盛小琳):睡觉、睡觉!萍儿不满意,讲什么都没用。

 

盛小琳(侧身背对陈柏星):我就晓得,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有说有笑,回到家,就一脸不耐烦。

 

陈柏星:也不看看几点了?明天不上班呐?

 

盛小琳(侧身面对陈柏星):现在年青人都开放。你讲,萍儿是不是处女,史振林也不会太在意,是不?

 

陈柏星:你去问他自己。

 

盛小琳(猛地坐起):自己亲生女儿呢,这么大的事,也不关心关心?

 

陈柏星:我怎么关心?她有自己喜欢的人,硬拆散她们,就是关心?

 

盛小琳(把陈柏星的脸扳过来):我要拆散她们?我哪时要拆散她们了?这都几点了,自己女儿还没回来,你也睡得着?

 

陈柏星:你就放心吧!这两个神仙,不招惹别个就不错了,哪个敢招惹他们?

 

3.外景   省道宣楚段    白天  

 

 

陈萍轿车飞驰。

 

4.内景   陈萍轿车    白天  

 

 

欢快的音乐。

 

陈萍开车,身体随着音乐节奏摇摆。

 

王世锋坐在副驾驶座上,捧着笔记本电脑看。

 

陈萍(腾出只手拍拍王世锋后脑):你这位同志,最大的优点是,在哪都能活下来,还能想办法活得有滋有味。

 

王世锋:嘁。

 

陈萍:哪样?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在三年之内考上省级公务员,还帮助村民脱贫致富奔小康么?

 

王世锋:笑话!考个省级公务员没上天那么难!一个六百多人的小村庄,既然不是贫困村,贫困户也就三两家,引导他们致富奔小康不敢讲,帮助他们脱贫,一点问题没有。

 

陈萍(腾出手来在王世锋后颈脖上拍拍):就喜欢你这自己挖坑自己跳的霸气!

 

5.外景   省道宣楚段    白天  

 

 

陈萍轿车飞驰。

 

“楚庆县人民欢迎您!” 路牌扑面而来。

 

6.内景   楚庆县政府大院    白天  

 

 

大会议室。

 

主席台上方LED屏上滚动的“楚庆县大学生村官表彰、欢送、欢迎大会”字样。

 

黄静媛等多位领导在主席台上就坐。

 

王世锋、雷耀文、冯艳艳、李迎芳、吕亚萍、曹丽芬六位新报到的大学生村官,夹杂在盘本柏等乡村干部、郝柳柳等老大学生村官中,在台下就座。

 

黄静媛:……通过以上五位优秀村官的事迹,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我们内地欠发达地区,同样可以通过一个大学生村官的引领、带动、帮助,把相对贫穷、落后的农村,建设成为具有时代特色的社会主义美丽乡村,同样能够紧跟全国脱贫致富奔小康时代步伐!一个新时代的大学生,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同样大有作为,同样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王世锋身边的盘本柏鼻鼾声悠扬、绵长。

 

个别乡村干部和大学生村官扭头,看着盘本柏发笑。

 

王世锋尴尬地埋头看手上的材料。

 

黄静媛:下面,请优秀大学生村官郝柳柳作典型报告。

 

台下掌声如雷。

 

王世锋鼓掌。

 

盘本柏抬抬眼皮,继续睡。

 

郝柳柳手拿几页稿纸走向发言席。

 

7.外景   梅园小区售楼部    白天  

 

 

郑土佑、胡世保、赵孝先、雷焕民、李和生、沈庆元等林场工人列队往售楼部闯。

 

保安队员列队阻拦。

 

双方争吵、推搡。

 

围观群众起哄。

 

保安队长:老板讲了,冲进售楼部的,打死不管。

 

保安甲等保安挥舞防暴棍吓阻林场工人。

 

保安甲:退后!退后!

 

郑土佑抓住一位保安手上的防暴棍,与其角力。

 

郑土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有本事,你们打死老子。

 

胡世保等林场工人列队冲击保安队伍

 

胡世保:欠债还钱、欠债还钱……

 

围观群众吹口哨、鼓掌、起哄。

 

赵孝先摔倒在地。

 

保安队长:拖进去。

 

几位保安上来,抓住赵孝先往售楼部拖。

 

郑土佑等林场工人围上来奋力抢夺。

 

郑土佑:不准抓人、不准抓人……

 

赵孝先一口咬在抓住自己的一个保安手腕上。

 

几名保安对赵孝先拳脚相加。

 

众林场工人加入混战。

 

郑土佑:不准打人!

 

胡世保(等林场工人):不准打人!不准打人!

 

保安队长:莫打了、莫打了。

 

郑土佑:莫打了、莫打了。

 

围观群众吹唿哨、起哄,高呼“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喔嗬……”

 

警笛长鸣,警车、救护车呼啸而来……

 

8.内景   楚庆县政府大院    白天  

 

 

会议室里。

 

郝柳柳(在发言席上念稿):……特大冰灾时期,村支两委领导班子团结一心,组织村民积极自救。干部、党员分组包户落实到人,坚持做到每天入户探访。特别是对危房农户,积极动员他们及时撤离,真正做到了不让一个人受冻、不让一个人挨饿……

 

盘本柏手机《猪八戒背媳妇》铃声响起。

 

多人扭头看、发笑。

 

主席台上的黄静媛皱眉。

 

盘本柏(摸出手机接电话):开会嘞,讲。唔,唔,唔唔。(挂断电话,用胳膊肘顶顶王世锋)小王,和我来。

 

盘本柏起身稍猫着腰往外走,王世锋弓着腰跟在他后面。

 

郝柳柳:……党和政府派出的救援队及时赶到后,我们擦干眼泪,带领村民迅速投入到恢复生产中来。灾情缓解后,在上级党委、政府和村支两委的领导下,带领村民重建家园、修复农田水利设施。今年,杀军坳村有望获得历史性大丰收……

 

9.外景   楚庆县政府大院    白天  

 

 

盘本柏出门来,用遥控器打开车锁,停车场上盘本柏轿车响两声。

 

盘本柏快步上前打开车门、上车、发动。

 

王世锋小跑过来开门、上车、关门。

 

王世锋冲一边的陈萍轿车挥挥手。

 

陈萍坐在驾驶座上冲王世锋弹弹指头。

 

会议室里传来雷鸣般掌声。

 

盘本柏轿车缓缓驶出院门。

 

10.内景   楚庆县人民医院    白天  

 

 

郑土佑、胡世保、赵孝先、雷焕民、沈庆元躺在病床上输液。

 

护士甲给五人的伤口消毒。

 

李和生等几位林场工人站在病床边。

 

盘本柏推门进来,王世锋紧跟在他身后。

 

李和生:本柏来了?

 

盘本柏(铁青着脸,逐个看病床上的五位):死了几个?报个数,老子好去买棺材。

 

赵孝先:都没伤筋动骨,不就揰了两下嘛?

 

盘本柏:啊?怎么没把你们打死几个嘞?都六十多的人了,也敢和别个后生搞硬的?

 

郑土佑:怕个卵。

 

盘本柏:当然不怕他个卵!问题是,别个卵事没有,你们睡到医院来了?有本事,搞赢呐!

 

胡世保:派出所带走几个。

 

盘本柏:要得!你们有国家粮吃了。

 

医生甲(拿着一叠纸进来):你是村干部?

 

盘本柏:唔。

 

医生甲(撕下一页纸给盘本柏):先去交住院费。

 

盘本柏(挡开医生甲的手):交什么住院费?老子没钱,有钱也不交。

 

护士甲:喊那么大声做什么?安静!这是医院!

 

盘本柏:安什么静?哪个喊你们救的?这些老鬼,都死了才好,免得天天来烦老子!

 

盘本柏转身拉着王世锋出门。

 

林场工人们相视苦笑。

 

11.内景   盘本柏轿车    白天  

 

 

盘本柏开车在楚庆县城街头行驶,王世锋坐在副驾驶座上。

 

王世锋:讨薪?如今农民工工资保护力度很大呢,还有人敢欠薪?

 

盘本柏:雷学峰不想包林场了,要村里拿钱给他,村里哪来的钱?这才故意拖起这些老鬼的工资。这事,搞好多年了。

 

王世锋:欠债还钱的事,直接上法院就行。这么胡闹,解决不了问题。

 

盘本柏:胡闹?欠债还钱的事嘞,怎么就成胡闹了?

 

王世锋:不是胡闹、不是胡闹。但,能解决问题么?

 

盘本柏:那你讲,怎么才能解决问题?

 

王世锋:上法院告他。

 

盘本柏:有道理!看来,这事交给你去办,就对路了。

 

王世锋:啊?我靠。

 

12.内景   梅园小区售楼部    白天  

 

 

没客户的售楼小姐个个站得笔直。

 

两位售楼小姐笑容可掬地向客户介绍。

 

盘本柏和王世锋进来。

 

售楼小姐甲:欢迎光临梅园小区。

 

盘本柏:找你们雷老板。

 

售楼小姐甲:请问,您有预约么?

 

盘本柏:没有。

 

售楼小姐甲:您请先喝茶。我通报一声。

 

盘本柏(往里闯):没空喝茶,我进去找他。

 

售楼小姐甲(挡在盘本柏面前):对不起,请先喝茶。

 

盘本柏:去告诉你们老板,落枷峒盘本柏找他。

 

售楼小姐甲往里走。

 

售楼小姐乙过来斟茶。

 

王世锋:保险客服和售楼小姐,是全世界服务态度最好的。

 

盘本柏:哼,一分笑脸十分钱。

 

王世锋:殷勤服务也是价值,应该获得对等的回报。

 

盘本柏:怎么?给个笑脸也算钱?

 

王世锋:那当然!所以,各行各业才有VIP服务嘛。

 

盘本柏:那不一定!老子不买房子,也一样有好服务。

 

王世锋:唔唔唔,喝茶。

 

盘本柏:喝什么喝?放起!里头的才是好茶。

 

王世锋:我们是来要钱的,估计没好茶招待。

 

盘本柏:他敢。

 

售楼小姐甲(出来):盘书记,雷董有请。

 

盘本柏(昂首往里走):看到了么?

 

王世锋笑着摇摇头,跟上去。

 

13.内景   雷学峰办公室    白天  

 

 

售楼小姐甲推开门,请两人进来。

 

雷学峰(从老板椅上起身迎上来):哎呦,盘书记,你哪有空过来?

 

盘本柏:天天都有空,就是不敢来吵烦你雷大老板。

 

雷学峰:什么话?老朋友嘛,有空就过来坐坐,一起喝杯茶、喝杯酒嘛。坐坐坐。这是?

 

盘本柏:新来的村委主任助理小王。小王,这是雷老板。

 

王世锋(伸出双手):雷董您好,我是王世锋。

 

雷学峰(并不握手):王助理?新来的大学生村官?坐坐坐。

 

售楼小姐甲(斟茶过来):请喝茶。

 

王世锋:谢谢。

 

售楼小姐甲含笑出去。

 

雷学峰:无事不登三宝殿,盘书记过来,有什么关照?

 

王世锋(端杯呡口茶):咳、咳。

 

盘本柏(瞥一眼王世锋):雷老板,你的人,也太逞能了。几个老鬼,也下那么重的手?

 

雷学峰:盘书记,我记得,落枷峒的规矩是“砸门入户、打死不论”嘞。这次,是他们要砸我的门、入我的户。

 

盘本柏:普天下还有个道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雷学峰:那几块钱,还怕我赖账?喝茶、喝茶。

 

盘本柏:雷老板,你家大业大,几十、百把万都不在话下。但这些老鬼,就靠这点工钱过日子嘞。

 

雷学峰:晓得个个都不容易!但也要体谅我的难处嘛!拖这么久了,村里准备怎么搞?

 

盘本柏:村里哪来的钱?

 

雷学峰:那我也没办法了。哪时合同解除、我拿到补偿款,这些老鬼的工资哪时给,连利息都帮他们算起,你们直接扣下来都要得。

 

王世锋:雷董,林场合同和工人工资的事,可以缓一缓。但医药费,您必须先垫付。

 

雷学峰:没讲不给。这不等盘书记给句话么?

 

盘本柏:老子如今没空,派出所还扣起几个嘞。

 

雷学峰(拿起话筒拨电话):秦院长,你好。我雷学峰。受伤那几个人的医药费,都挂在青峰公司账上。要得,再见。(扣下话筒)盘书记哪时才有空?

 

盘本柏(起身拉着王世锋出门):争取今年把这烂事搞好。

 

雷学峰(靠在椅子上晃):不送。

 

14.内景   城关派出所    白天  

 

 

盘本柏跟王世锋坐在办公室长椅上。

 

警官甲:每个罚款两百。

 

王世锋:也没造成什么后果。他们都是年纪一大把的人,不用处罚了吧?

 

警官甲:没造成后果?这喊严重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你不晓得?

 

王世锋:他们是讨工资!连正主都见不到,行为有点过激,也能理解,是不?

 

警官甲:理解,当然理解。不理解的话,他们就是寻衅滋事了,要追究刑事责任的。

 

王世锋无语。

 

盘本柏:既然这么严重,罚两百哪够?每个罚他两三万。

 

警官甲:盘书记,我们也是依法、依规处理。

 

盘本柏:没讲你们违法、违规!这些老鬼,没钱才来讨工资。不管你们罚好多,估计都没人来交。要不,你把拘留证开给我,我顺便送给他们屋里人?

 

警官甲:我们总要走程序嘛。

 

盘本柏:这些老鬼,个个都有点毛病。拘留期间,最好死那么一两个,我也好管雷学峰要钱埋人。

 

盘本柏起身,拉一把王世锋,往外走。

 

王世锋仍傻坐着。

 

警官甲:盘书记,你稍等。我向领导汇报汇报。

 

盘本柏:汇什么报?这些老鬼,就该从严、从重、从快处理。莫再打电话给村里,该关的关、该判刑的都判刑。走了。(回头瞪王世锋)小王,走呐。

 

15.内景   盘本柏轿车    白天  

 

 

盘本柏开车行驶在街头,王世锋坐在副驾驶座上。

 

王世锋:拘留倒不至于,但留滞二十四小时,这些老人还是受不了。

 

盘本柏:放心!这些警察,也怕哪个老鬼突然发病死在他那。我们不管,他们出来就越快。

 

王世锋:这不成了以命相博?

 

盘本柏:在雷学峰那,你笑什么?

 

王世锋:也不是笑他,是笑现在唯富、唯贵的社会风气。

 

盘本柏:什么意思?

 

王世锋:他不是自己讲,无事不登三宝殿么?

 

盘本柏:这也讲错了?

 

王世锋:佛、法、僧为三宝。有难处,才登三宝殿乞求指点、教化。这话,应该是有求于人的讲。他自己讲出来就不对了!意思是我们去求他?稍显浅薄。

 

盘本柏:啊?这么多讲究?

 

车前马路上,无视红绿灯、斑马线乱穿马路的行人。

 

盘本柏停车,耐心地让行人通过。

 

王世锋摇摇头,轻叹一声。

 

16.外景   省道三江乡段    白天  

 

 

两辆轿车在稻田中的公路上飞驰。

 

17.内景   陈萍轿车    白天  

 

 

王世锋开车,陈萍坐在副驾驶座上。

 

陈萍:怎么还没散会,你们就跑了?

 

王世锋:一大帮村民向老板讨要工资,跟保安PK。战斗力不足,大败亏输。我跟着村领导去亲切慰问受伤的战士、向元凶讨要医药费、再到派出所捞人。

 

陈萍:看来,这落枷峒人,还真不是什么良民。怕了?

 

王世锋:没有!开了这个会,我对做好村官信心十足了。

 

陈萍:理由?

 

王世锋:今年六名优秀村官,其中三位的突出贡献是,配合村支两委进行旧村改造,把以前“脏、乱、差”的村庄,建成了住房整齐规范、上下水管线密闭、禽畜完全圈养、杜绝了“黄、赌、毒”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陈萍:老套。

 

王世锋:有一位,通过对口帮扶,从不同渠道争取到资金扶持,并给予专业技术指导,协助一家贫困户通过种植椪柑,实现了脱贫致富奔小康的飞跃。

 

陈萍:你小子,应该学学这位。

 

王世锋:另一位,通过耐心细致而且长年如一日的积极工作,终于摘掉了所在村“上访村”帽子,将该村建设成了“小矛盾不出村、大矛盾不出镇”的“和谐村”。

 

陈萍:维稳工作最难,而且费力不讨好,搞不好,还得罪方方面面。小子,你莫碰。

 

王世锋:最后一位,是去年才来报到的郝柳柳,一位风都能刮跑的娇小女孩。她的成绩是,去年大冰灾时,坚持留在村里,配合村支两委干部,领导村民在交通、通讯、供电全部断绝的情况下,相互支持、团结一致战胜自然灾害……

 

18.外景   打鼓坪路口    白天  

 

 

“打鼓坪村”路牌。

 

盘本柏轿车减速,打左方向灯。

 

陈萍轿车跟上。

 

盘本柏轿车驶上四级公路。

 

19.内景   陈萍轿车    白天  

 

 

王世锋专注开车,行驶在村道打鼓坪段林荫道上。

 

20.外景   打鼓坪    白天  

 

 

两辆轿车穿过打鼓坪村,驶上较窄的村道白水寨段。

 

21.内景   陈萍轿车    白天  

 

 

陈萍:这路较窄,你行不行?

 

王世锋:就怕对面有车过来。

 

陈萍:你好歹也是有四年驾龄的人,怎么这么差劲?

 

王世锋:四年驾龄,也没开两千公里,是不?

 

陈萍(伸手拍拍王世锋后颈脖):努力备考,考上了,送你台车。

 

22.外景   村道白水寨段    白天  

 

 

胡安成骑摩托车过来,跟盘本柏轿车错过。

 

陈萍轿车车头往路肩一扭、立即向路中间一摆,紧急刹车。

 

胡安成摩托车一摆,拐上路边草地,再摆回来离开。

 

胡安成(扭头):晓不晓得开车?

 

23.内景   陈萍轿车    白天  

 

 

王世锋坐在驾驶座上一头汗。

 

陈萍:淡定、淡定!你看人家,开得多潇洒?是你水平不过关。滚下去,我来。

 

24.外景   村道白水寨段    白天  

 

 

王世锋跟陈萍下车互换位置。

 

盘本柏轿车没有停留、继续前行。

 

陈萍上车、驾车跟上。

 

路两边长势良好的茄子地。

 

晃着刺眼阳光的废弃地膜。

 

一块上书“山水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蔬菜生产基地”字样的大牌子。

 

25.外景   村道新落枷峒段    白天  

 

 

路面变得平坦。

 

陈萍轿车紧跟着盘本柏轿车。

 

路旁树木青葱,不时有雀鸟惊起。

 

26.内景   陈萍轿车    白天  

 

 

陈萍:看见没?已经渐入佳境。

 

王世锋:时光在倒流呐。

 

27.外景   新落枷峒    白天  

 

 

两辆轿车在十字路口停下。

 

村委大院大门紧闭。

 

门上“落枷峒学校”红漆大字,两边分别挂着“楚庆县三江乡落枷峒村民委员会”、“中国共产党三江乡落枷峒支部委员会”木质牌子。

 

院门右边没有招牌的小商店,赵玉龙抱着只小花狗坐在门前小板凳上盯着轿车看。

 

院墙上“热烈欢迎上级领导莅临我村视察、指导工作!”、“不把烟叶当树叶卖!不把劳力当苦力卖!”旧标语。

 

28.内景   陈萍轿车    白天  

 

 

王世锋:政委,真忍心让我在这破山沟里熬三年?

 

陈萍:下车、下车,你的革命根据地到了。

 

29.外景   新落枷峒    白天  

 

 

盘本柏(从车中探出头来挥手,大声):不消下车,跟我去牛塘砦。

 

盘本柏轿车启动,往前走。

 

陈萍轿车跟上。

 

30.内景   陈萍轿车    白天  

 

 

王世锋:这个院子,看来还不错。那个“热烈欢迎”的标语,不消讲,是为了省钱。不像城里那样,来个领导就换块牌子,能省不少钱呢。这就是穷人家有穷日子的过法。

 

陈萍:二十来公里,仿佛回到了二十世纪。

 

王世锋:没二十公里。我看过里程表,从省道路口上来这段时空隧道,不足十一公里。

 

陈萍(伸手拍拍王世锋的头):开心点、开心点,马上就能看到你心驰神往的行云流水、炊烟牧童,搞不好,还有清纯村姑在山溪边浣纱呢。

 

31.外景   村道牛塘砦段    白天  

 

 

各种农作物。

 

撂荒的田地。

 

王世锋「镜外音」:您瞧瞧、您瞧瞧,这么好的田地,竟然也撂荒?难怪穷成这样。

 

陈萍「镜外音」:这年头,从田地里能挖出几块钱来?

 

王世锋「镜外音」:您讲,我在这能做什么?

 

陈萍「镜外音」:埋头看书,偶尔,还可以根据史料到大山里探古寻幽。

 

王世锋「镜外音」:就怕一条大汉跳出来,大吼一声,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处过,留下买路财!

 

一条狗横穿马路。

 

32.内景   陈萍轿车    白天  

 

 

陈萍一脚急刹。

 

王世锋(被安全带重重地勒一下):我靠。

 

33.外景   牛塘砦    白天  

 

 

盘本柏把车停在詹慧玲家门口,下来关上车门,直接进屋。

 

陈萍过来停车,跟王世锋下车来,关上车门一起进屋。

 

34.内景   詹慧玲家    白天  

 

 

正屋中间一张四方木桌、四张条凳,桌上几盘菜、几副碗筷杯盏、一个酒壶,屋顶旋转的吊扇,墙角各种农具,一部摩托车。

 

三人进门来。

 

盘本柏:胖婆!有吃了么?老子快饿死了!

 

詹慧玲「镜外音」:有了、有了。这么快就接回来了?

 

盘本柏:随便坐,这是妇联主任詹慧玲屋里。晌午饭随便吃点,再到乡政府和头头脑脑照个面。

 

王世锋伸手抹条凳,陈萍拍开他的手,直接坐下。

 

王世锋(坐在陈萍身边):难为盘书记了。

 

盘本柏:她是?

 

王世锋:我朋友,陈萍。这是盘书记。

 

陈萍:盘书记好。

 

詹慧玲(端着盆汤出来):哎呦,真来了个皎洁妹子嘞!

 

盘本柏:还有个帅气后生。

 

詹慧玲:两个?

 

王世锋(起身):我是王世锋,这是我朋友陈萍,送我过来的。

 

詹慧玲:我讲嘛。我是詹慧玲,村里人都喊我胖婆。

 

陈萍(起身):詹姐好!

 

詹慧玲:坐坐坐!小菜小饭,随便吃点。

 

盘本柏:狗嬲的!给你带个这么帅气的后生回来,就拿这种猪狗潲哄老子?

 

詹慧玲:你个狗嬲的!于公嘞,这餐饭应该铁运招待,小王是村委主任助理嘛;于私嘞,铁运没在屋里,就该你这个村老板招待。你没空,你老婆守在屋里卵事没有嘛,该她劳神。

 

盘本柏:哪个是村老板?哪个是村老板?

 

詹慧玲:小王,这是你老婆?

 

王世锋:这您得问她。

 

陈萍:我们是老同学、好兄弟、铁哥们。

 

盘本柏:那就是女朋友了?也是大学生村官?

 

陈萍:我没聘上!在市商务局做临时工。

 

詹慧玲:哦?在市政府机关做事?蛮有门路嘞。你老子娘做什么的?

 

陈萍:我爸,你们可能听讲过,前些年在楚庆县任书记。

 

盘本柏(看陈萍):陈书记?晓得、晓得,当然晓得,如今是副市长了嘛。

 

詹慧玲:那,小王下来锻炼两三年,就要高升了?

 

35.外景   詹慧玲家    白天  

 

 

一身清凉装的周云莉骑摩托车过来,直接冲到詹慧玲家大门口才停下,停好、支好摩托车,拎着太阳帽往里走。

 

周云莉:帅气后生到了么?我来瞧瞧。

 

36.内景   詹慧玲家    白天  

 

 

周云莉进来,盯着王世锋看。

 

盘本柏:别个有主的。

 

周云莉:有主的?哎呦,还真来了一对嘞。

 

詹慧玲:计生专干周云莉,王助理,这是他女朋友,喊什么?

 

陈萍:您好,我是陈萍。

 

周云莉:哎呦!这么皎洁的女朋友呐?那我们没份了。

 

盘本柏:有点正形要得不?莫把别个吓死了!

 

王世锋:周姐好!我是王世锋,请多关照。

 

周云莉仔细看王世锋,笑笑,点点头坐下。

 

盘本柏:关照个卵!老子落枷峒的规矩是,“死不得跟起走、要死了拉把手”!

 

詹慧玲:盘本柏这死脑筋是改不脱咯。来来来,喝杯水酒。

 

周云莉:你男朋友,蛮像我弟弟。

 

陈萍:是么?您弟弟做什么的?

 

詹慧玲:她弟弟?死十多年了。

 

王世锋(呛住):噗,咕嗤嗤……咳咳咳……

 

37.内景   三江乡政府大院    白天  

 

 

党政办。

 

曾祥生坐在电脑前整理资料。

 

盘本柏(带王世锋进来):曾主任,我帮你把人接回来了。小王,这是乡党政办曾主任。

 

王世锋(伸出双手):曾主任好,我是王世锋。

 

曾祥生(跟王世锋握手):世锋同志好!随便坐。

 

盘本柏:人带过来了,先走了。

 

曾祥生:等等!乡领导的意思,世锋同志驻村为好。

 

盘本柏:啊?哎呦,我们落枷峒,长年四季卵事没有,放个大学生在那?浪费人才嘛。

 

王世锋:没关系!培训时,领导再三强调,必须和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盘本柏不满地瞥王世锋一眼。

 

曾祥生:世锋同志,你在落枷峒,主要协助村支两委做好法制宣传、综治维稳、环境保护……

 

彭小菲(进门来):和脱贫致富奔小康工作。

 

盘本柏:彭乡长。

 

曾祥生:对对对。介绍一下,这是彭副乡长。这是王世锋同志。

 

王世锋(伸出双手):彭乡长好。

 

彭小菲(跟王世锋拉拉手):你好。盘本柏,给你安排个免费的帮手,怎么看你蛮不乐意?

 

盘本柏:哪可能?不是讲人尽其才么?小王到我们落枷峒去,太埋没了。

 

曾祥生:乡里有乡里的考虑。

 

盘本柏(一脸不快):那, 我们先走了。

 

盘本柏自顾自出门。

 

王世锋冲曾祥生、彭小菲点点头,跟出门。

 

38.外景   三江乡政府大院    白天  

 

 

盘本柏轿车驶出大门。

 

大门边“楚庆县三江乡人民政府”、“中国共产党楚庆县三江乡委员会”、“中国共产党楚庆县三江乡纪律检查委员会”、“楚庆县三江乡人大主席团”、“楚庆县三江乡人民武装部”牌子。大门右边,“三江乡信用合作社”大牌子。

 

39.外景   盘本柏轿车    白天  

 

 

盘本柏驾车通过打鼓坪村,驶上村道白水寨段。

 

盘本柏:先安顿下来,喊承波帮你找部划算点的摩托车。村里没食堂,你要自己搞吃,另外,有部摩托车,有事也方便点。

 

王世锋:承波?

 

盘本柏:我的崽。

 

40.外景   村委大院    白天  

 

 

陈萍轿车停在村委办公楼前,赵玉龙踮着脚凑近车窗玻璃往里瞧。

 

41.内景   陈萍轿车    白天  

 

 

陈萍坐在驾驶位上,王世锋坐在副驾驶座上,冲窗外的赵玉龙做鬼脸。

 

陈萍:你那位领导,就这样跑了?

 

王世锋:我哪晓得?

 

陈萍:哪样?能活下来不?

 

王世锋:笑话!我比蟑螂还生命力顽强!

 

陈萍:晓得为什么送你过来?

 

王世锋:晓得!亮出你老爸的招牌,请领导们多多关照。

 

陈萍:还有一点,三江乡有个彭小菲,省府某大员的孙女。你多帮帮她,她自然也会关照你。

 

王世锋冲陈萍笑。

 

陈萍:蠢笑什么?

 

王世锋(一翘大拇指):官二代,就是牛!

 

陈萍:滚下去!

 

王世锋降下车窗、轻轻开车门。

 

赵玉龙吓得小跑回商店门口,坐在小板凳上。

 

42.外景   村委大院    白天  

 

 

王世锋下车、关门,趴在车窗上。

 

王世锋:政委,莫丢下我,带我走行不?我再也不捣乱了,保证听您的话!

 

陈萍:你小子给我记好,多看、勤做、少讲话。领导怎么安排,你怎么做。记住,顺带把农村存在的问题摸清楚。有可能的话,设计出解决方案。

 

王世锋退两步,含笑冲陈萍点点头。

 

陈萍按按喇叭,开车出大院。

 

王世锋挥手。

 

赵玉龙抱着小花狗坐在走廊上,看着王世锋发笑。

 

王世锋回过头,看到发笑的赵玉龙,冲他扬扬拳头!

 

赵玉龙噘嘴、扭头。

 

王世锋走进宿舍。

 

43.内景   村委大院    白天  

 

 

王世锋宿舍。

 

詹慧玲和周云莉帮王世锋收拾房间。

 

地上几个大包、大箱。

 

詹慧玲:盘本柏不是喊你到乡政府上班么?怎么又送回来了?

 

王世锋:领导讲了,大学生村官,要和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周云莉:哦?那莫搞了。慧玲丈夫反正长年四季不在屋里,你过去和慧玲同吃、同住、同劳动。

 

詹慧玲(在王世锋脖子上掐一把):哈哈,只听过老牛吃嫩草的,哪有老草喂嫩牛的?再讲了,嫩牛崽也不爱嚼呐!王助理,你讲是不?

 

王世锋:鬼扯什么?

 

王世锋拿过电脑包,取出笔记本电脑、开机。

 

周云莉:王助理,落枷峒如今出外拉犁拖磨的牛多,留在地里的老草嫩草一抓一大把。莫乱嚼,小心跑肚拉稀。

 

詹慧玲:想多了。盘本柏讲了,我们地里事多时,就你两个守在办公室。王助理要动什么歪心思,首先啃你这蔸嘴边的嫩白菜。王助理,云莉这蔸白菜够鲜、够嫩不?

 

王世锋:我自留地里那棵,你们看到了,够我啃了。怎么没WIFI?

 

詹慧玲:歪坏?什么歪坏?

 

王世锋:无线网络、光纤网络。

 

詹慧玲:想上网?落枷峒就两家有,一家是云莉、一家是彭芳。

 

王世锋:我看对面是小学校,以为肯定有呢。

 

周云莉:村里没钱,要用,就得你自己出钱。

 

王世锋:那算了,还不如到您那蹭网。

 

周云莉:要得,两里多路。

 

王世锋:啊?云莉姐哪个寨子的?

 

周云莉:牛羊坳。

 

王世锋:那位彭芳呢?

 

周云莉:她屋里倒是不远,一两百米。就怕你进不得她屋里的门。

 

詹慧玲:咦?要不,我们带王助理去商量商量?

 

王世锋:算了!远了点,用了路由器,勉强拉线过来,信号也肯定不好。

 

44.外景   村委大院    白天  

 

 

赵玉龙站在王世锋宿舍门外往里看。

 

王世锋(出来):小子,叫什么名字?

 

赵玉龙:赵玉龙。

 

王世锋:厕所在哪?

 

王世锋:厕所?

 

王世锋:哦,就是茅厕,你屙尿的地方。

 

赵玉龙(拉着王世锋往鱼塘跑):跟我来。

 

赵玉龙把王世锋拉到鱼塘边,脱下裤子往鱼塘里尿尿。

 

赵玉龙:就这。

 

王世锋:我靠!

 

赵玉龙:你要屙屎呐?(拉着王世锋往教学楼左侧的公厕跑)来来来,这边。

 

45.内景   村委大院    夜晚  

 

 

王世锋宿舍。

 

分屏

 

王世锋和陈萍打电话。

 

王世锋(穿着裤头坐在床上,吹着小风扇):安顿好了。唉,连根网线都没有,想和您激情视频一把,都没机会。

 

陈萍(穿着睡裙歪在床上):莫抱怨!最多三年,三年之内,你连个省级公务员都考不上?就在那山角落里寿终正寝。

 

王世锋:唉,哪次考试考得过您?您莫考得太好,您考上国家级公务员了,而我又留在这穷山沟里,见您一面的机会都没了。

 

陈萍:那就靠你自己了。今天那位计生专干性感迷人,你小子,莫把半世英名,毁在村妇裤裆里。

 

王世锋:鬼扯!要毁,早毁在您裤裆里了。哎,连村里的干部都奇了怪,我一个学历史的,跑过来做什么?

 

陈萍:这年头,专业不对口的多了去。哎,把传统思想先放一放,等考上公务员,再把它当成业余爱好。

 

王世锋:唉,怎么觉得如今当的这个村官、还有将来要出任的公务员,才是我业务爱好呢?

 

陈萍:你家条件就那样,不找个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将来怎么结婚?怎么买房子?怎么生孩子?乖哈,有空我去看你。

 

王世锋:欢迎领导随时来访贫问苦!哎,来的时候,记得从您老爸那多偷些好烟好酒。

 

陈萍:连烟酒都靠偷?有点出息行不?趁早给我把烟酒戒了!

 

王世锋:不早了,挂了。

 

分屏结束

 

挂断电话,王世锋发现墙上一只壁虎,下床来拿手机照相,坐回床上,在手机里编辑短信。

 

手机屏幕文字输入,“天地人禽兽虫,热烈欢迎王助理!”发送。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