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看到类似《背影》的故事,我都会很酸

r32123r 7天前 ⋅ 71 阅读

我有个混蛋父亲,可他竟然还活着。

 

我走进客厅,看到他和平常一样戴着耳机坐在沙发上低头玩手机,可能以为我是要来客厅接水,头都没有抬。我走到他面前,看着他头上的丝丝白发和露出的半个额头上的皱纹,一拳砸了下去。

 

我对我父亲的印象其实并不太多,他好像这么多年除了头发白了点,皱纹多了点,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只是随着我身高的增长感觉他越来越矮了。仔细想想,从我记事起到现在这么多年,他说话做事方式好像都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只是我作为对话者和听众的心态一直在发生变化。

小的时候父亲给我印象很深的有两个事。

有一个夏天,我们一家开着家里的夏利出去办事,到了地方要等人,他就在车边用手拄着车门抽烟。年幼的我在车里百无聊赖,从前座翻到后座,又把车门都打开,然后用力关上。他看我开门,可能以为我热,就闪开帮我把门打开,然后又拄着车门抽烟,直到小拇指被我关上的车门夹住。他那次没有打我,就只是很生气的跟我说别到处开关门,说完就痛苦的捂着手,脸都皱到了一起。

还有一次,也是一个夏天,我们到鸣沙湾去玩,在滑沙处排队的时候,前面有个二十多人的旅游团。刺眼的阳光,拥挤的人群和燥热的空气让人很难保持礼貌和耐心。他最终因为我排队太久和卖票的以及旅游团的导游吵了起来,内容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当时只有他的腰那么高,抬头看他和别人吵架。刺眼炫目的阳光照下来,我看着他的头和身体在阳光照射下投下的阴影,心想这样好丢人啊。

他皱在一起的脸和阳光下的阴影我到现在现在想起来心中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一点微微的安心,可能这就是他们常说的“父爱”的感觉吧。

除了这两件事以外,关于他我就没有什么称得上美好的回忆了。

 

大概在我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就出轨了,小三跑到幼儿园把我接走了,把我领到幼儿园门口的天桥上,给我妈打电话说让他们两个离婚。其实回头想想如果这个时候离婚了,就可以早早摆脱这个人了,但是我妈很坚定的对着电话说“你敢碰我儿子一根毫毛,我杀你全家。”

事情最终以我不知道或者说不记得的方式结束了,不过这个方式反正不重要,因为我上小学的时候,他就又出轨了,当然,换了个人。当时他在我们市周围某个县当武装部的副部长,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屋就是一张桌子一张床,还有独立的卫浴,可以称的上一个单人宿舍,我还去那个宿舍住过。所以后来看到他手机里的裸照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是在那个宿舍,不过那时候脑子里想的大概是“哦女人的身体是这样的啊”,因为那个时候事情早就被我妈知道了,我也不给她拿这些照片添堵。

我记得那次闹得挺凶的,我们跑到我妈的姐姐,也就是我姨家呆了一整个暑假,期间我听到了我妈给小三打电话的时候用MP3录的音,我妈有的时候真的是一个有点笨的人,她拿着MP3开的录音,只能录到她自己的声音,根本听不到话筒另一边那个女人的声音,不管她最初录下来是想做以后离婚的证据或者是什么别的,听起来都是只有她一个人在说话。太具体的内容我也记不太清了,开场倒是印象深刻“我可能是一个很无能的媳妇吧,XXX(我爸的名字)这几个月一直往你那边跑对吧。”这也是我唯一一次听到我妈用这种声音说话。

初中的时候他依旧出轨,有天早上我妈去质问他,要和他谈谈,他就和我妈打起来了,我在床上躺着,关着门,我听着他们在外面打架,他掐着我妈的脖子,我妈发出了些很难用语言形容的声音。他打完了就走了,我妈走进我屋,躺在我旁边啜泣。那个时候没有冲出去帮忙和没有给我妈一个拥抱是我到现在想起来都很后悔的一件事。现在想想,可能是我一直很讨厌这时候的拥抱带来的那种无力感吧,因为并不能帮她解决问题,可其实她只是需要安慰。或者,以我当时十一二岁的年纪,杀了他应该不需要承担很大的代价。可这些想法,这些或者,都只会加深我的懊悔和对自己懦弱的愤怒。

等到后来高中了我就开始住校了,他这时候依旧我行我素,我此时已经不知道他换到第几个了。

高二的时候我沉迷看《龙族》,龙族2里面楚子航和他父亲的感情深深的打动了我,我当时想"哎我父亲其实也挺好的嘛,也还是爱我的,就是方式不太一样。"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就又出轨了。我和我妈回了老家,我舅舅跟我说你爸爸如何如何,我当时居然还生气了,让我舅舅不要再说了。后来这个事情就又这么过去了。我当时感觉自己颇看了一些书,就开始进行小小的文字创作,他回到家发现我在用电脑写书,就把电脑砸了。可即便如此,我当晚还是写了篇文章给他,大概就是些你做了很多错事也是我爸爸,我依旧爱你之类的蠢货鸡汤,有一句我印象深刻,是我提到我舅舅说他时候我生气的事情:“你可是我爸爸啊,我怎么能让他们说这说那?!”

傻逼透顶。

时间继续往后推,在我高三那年的大年三十,我和我妈在家呆到12点他还没有回家,我妈给他打了十来个电话他没有接,我妈就给我大姑打了电话并对他进行了声色俱厉的控诉,他立马就回家了,并且当场摔了我妈的手机,我妈因为大年三十要拜年,就把我的手机拿走了。我一个人坐在床上,关了灯,看着窗户外面的烟花,心里什么都没想。

有一回,我和朋友约好了出去玩,临出门被他叫住了,问我干嘛去,我说出去玩啊,他就把我叫过去开始长篇大论什么成绩很差之类的,越说越激动,我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他激动我也激动啊,我就冲他大吼“我现在这个成绩,我半年之后还是这个成绩吗?!”他一巴掌就抽到我脸上,把我眼镜也抽飞了。我当时和我高中同学颇学了一些痞气,也没犹豫,爆了一句粗转身一拳砸到他头上,然后把他按在墙上用肘顶住他脖子,借助身高优势俯视着他。大概是这个时候他意识到我已经打不得了。从那之后没再对我和我妈动过手。

 

然后我就去上大学了,上到大一寒假我和他吵翻了,我采用了当时自以为正确的处理方式————冷战。

可是冷战的结果就是没了经济来源,我没实现我当初的豪言壮语,我当时成绩很差等到高考的时候成绩依旧很差,只上了个民办二本,一年两万多的学费和一个月两千的生活费都是我妈用一个月四千多的工资攒出来的。

现实的巨大问题摆在面前,我不得不重新和他谈判,在大二的暑假,我们三个人通过微信电话开了一次家庭会议,我列出了条件,他也先都答应了。

暑假回了家,我妈告诉我他退伍了,转业费有六十万,没拿回家来,问就说还债了。

这个人,每个月从七千涨到一万的工资拿了五六年,在职期间没有给我和我妈花过钱。转业费的去向至今不明,只知道其中二十万买了一辆车,其余用来还债,还欠十五万,让我妈刷信用卡帮忙还。

我至今依旧不解我妈是出于什么原因给了他钱,而当时的我不但不解,我还很愤怒,就出现了文章刚开头的一幕:我走进客厅,看到他和平常一样戴着耳机坐在沙发上低头玩手机,可能以为我是要来客厅接水,头都没有抬。我走到他面前,看着他头上的丝丝白发和露出的半个额头上的皱纹,一拳砸了下去。他很震惊,抬起头来,我看着他的脸才感觉到他的苍老和这么多年的变化。但这不是我停下的理由,所以我也没有,我继续往下落拳,一边喊着“我杀了你”之类的话,想来面目十分狰狞。但我显然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和年纪对他的侵蚀,因为一边喊着一边激烈运动,等到我妈听到声音过来拉我的时候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而他得益于多年来当兵的身体和打架的技巧,除了有点皮肉伤之外啥事没有。

随后我们三个人坐下来谈了谈这些年的事情,最终结果和之前很多次一样,没有变化。

我妈前两天跟我说自从他退休要创业到现在前前后后给了他一百五十万了,没见挣钱回来过。

我上学的时候特别不理解那些经常要回家的同学,等到后来才发现是我和他们不一样,我能不回家的时候能多么努力的拖延就多么努力的拖延,除非寒暑假万不得已。

我给我发小讲这些的时候我发小听得发抖,

“我好想去打他呀。”

“我已经动手了。”

其实我也希望我父亲是个英雄的。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