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单恋的十年

欧尼酱 4月前 ⋅ 226 阅读

我本想将故事深埋于心,不让除了你和我们的共同好友陈之外的第四人知道。直到前几天,朋友给我推荐“真实故事计划”这则公众号,我突然想到,我能否也将故事写出来,让它不失原味地挂在那。

2007年,13岁的我升入初中。母亲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把我送到市里一所寄宿学校。乡下来的我对这里的一切充满了好奇,用单纯且无知的眼睛打量每一个人。你们三人同行,比我晚十几分钟来到宿舍。你们的父母是好友,你们亦是好友,来自同一所小学,彼此熟络。谈笑间,我能感受到你优秀的家庭条件培养出来的自信气质。宿舍总共十人,只有我和单(姓)是没有小学同学的,而单只有中午在宿舍休息,我感到很孤单。

入学没几天我用公用电话打到家里,刚叫了一声“妈”,眼泪哗地流出来。我跟我妈说,我想家了,吃不下饭,现在只想回家。妈妈告诉我要努力适应班级和宿舍,好好学习,团结同学,说明天让我住在附近的姑姑来看我。果然第二天中午放学姑姑和姑父出现在学校门口,带我去吃了人生中第一顿烤羊肉串,还带了好多零食分给宿舍的小伙伴,让我好好融入集体生活。

我们宿舍楼位于校园的西墙外面,上学时要从宿舍东门绕到学校东门,这二三百米增进了我们的友谊。逐渐地,我与李和纪成为要好的伙伴,但是跟你说话时我总是要先认真思考,小心翼翼回答,生怕在见多识广的你面前出糗。班上的同学大多是市区的孩子,学习成绩都很好,我基础太差,学得很吃力,尤其是英语。关于英语,我在村里的小学只上过几节英语课,是副校长教我们,我只学会了ABCD歌和一个叫”巴艾克”的单词,意思是自行车。毫不夸张地说,我的英语零基础,120分的卷子,我却只考30多分,这让我的成绩排名很靠后,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学好英语,一年的时光在平淡无奇,在适应环境和努力学习中消逝。

初二重新分配了宿舍,按班级来分。我被分到了103,是一个大宿舍,与我们班22位姑娘同住。而你住在二楼。同学们都太好了,我们在一起吃饭,看《马小跳》,聊八卦,有时也讨论数学题。那时候5元一碗的兰州拉面是奢侈的,加上醋,辣椒油,味道鲜美,如果有人买了周围人都要尝一口面汤。现在,吃过那么多种类的面,那时的味道再也找不回了。班干部重新选举,我以不太优异的成绩当上了历史课代表,每天收发作业要经过你们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经过你们班门口的时候我总是偷瞄你。有时你坐在座位上往门外看,有时趴在教室门口的栏杆上往下看,仿佛每天也在期待与我见一面。有时我会悄悄趴在你旁边,跟你打招呼,感受你视角下的校园,简单寒暄几句,然后各回各班。晚自习后,我回到宿舍,总喜欢在院子里玩一会。有人在这里跳绳、转呼啦圈、打羽毛球,院子里很是热闹。整个宿舍楼只有这一个厕所,大家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厕所是老式的,蹲下能看到别人的屁股,你也完全暴露于旁边等待的人。我常在花坛边坐着,主要是等你过来,假装偶遇。这样的日子很快乐,我已经完全适应,学习成绩也不断进步。终于有一天,我远远地看见你与一位打扮中性的学姐一起来上厕所。受李宇春那届“超女”的“毒害”,好多姑娘剪了“超女式短发”。你跟她有说有笑,我心一沉,那个冬天的夜晚,我好久才睡着。之后,下午放学到晚自习的课间,我经常趴在我们班门口的栏杆往下看,因为总是能找到你与她一起散步的身影。我心里酸酸的,我问自己,我是吃醋了吗?

我们初三了,学姐毕业去了一所职高。由于初一年级招生人数增加,所有的寄宿班级搬到了另一校区——老四中。老四中的前身是一所高中,因为前几年高中合并,都去了一中,这个校区给了几个初中共同使用。我们学校总共来了6个寄宿班,无巧不成书,我们被分到同一个班。我们的故事,不,是我的故事,从此正式开始。

你的座位位于我的左后方,没事的时候我总想回头看你一眼。写到这里,我不禁回头,笑了一下。有时候看到你在埋头写字,有时候看到你在皱眉思考。我爱上了这个新班级,每个周天都想早早的返校,上学变得有动力了。

我们开始形影不离,手牵手去厕所,手牵手去操场散步。你住在我隔壁宿舍,我经常听到你们在宿舍聊得热火朝天哈哈大笑,有时候还一起唱歌。我很少去找你,倒是你经常来找我,我的床在下铺,你进来之后就会坐在我的床上,坐累了就顺势躺下。夏天的一个夜晚,我们聊到很晚,夜深了,我们的对话突然陷入了我安静,听着我室友的轻微鼾声,我们相视一笑,气氛开始变得微妙,我学着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慢慢地靠近你,你闭上眼睛,我们的嘴唇轻轻碰了一下,我的心跳瞬间漏掉几拍,同时也感叹:哇,原来嘴唇是这么柔软的存在。我闭上眼睛,重新吻下去。你始终没有任何回应,没有拒绝也没有主动,就在那静静地坐着任我亲吻,仿佛在纠结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过了好久,终于我吻累了,抱怨你像个木头一样。你说你要回去了,我跟你道了一句“晚安”。你回“晚安”。那时候流行一种说法“安”的拼音“an”,拆开是“爱你的意思”。送你走后,我轻轻关上了宿舍的门,不知那一晚你睡的好吗,你让人回味无穷,我一夜不眠。我们心照不宣,关系一直如胶似漆,无话不谈,同学说我们可以穿同一条裤子了。这是我们感情的巅峰了。

只有我知道,你没有完全接受我,我们之间仍有一道屏障。学期末,职高的学姐放假来看你,你们在校园里游逛,我心里难受却不好说什么,我难道不允许你有朋友吗?只是那一下午我没再回头看你。从那天开始,我们逐渐地不再一起去厕所,不再一起去打水。只是想你令我兴奋,让我上瘾,我不想睡觉,只想安安静静地想你,想我们那一晚的亲吻,想以后我们在一块的快乐时光,也是在那张吻过你的床上,我落下了神经衰弱的病根。

2010年,我们如愿升入了市里最好的高中。但是这个学校太大了,我在南校区,你在北校区,另外还有一个西校区。南北校之间用一条马路和一道铁门隔开,初中开始早恋的“异地”情侣们,经常约在这里隔着铁门匆匆见一面,而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我当时有一部诺基亚E63,是姐姐给我让我听英语的,跟家里联系也方便。你经常在自己的QQ留言板自说自话,我就经常用它来看你的动态,遗憾的是,字词句都与我无关。军训的某一天晚上,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是你发来的,说了四个字:“我想你了”。我回:“我也想你”。第二天上午的军训我一直不在状态,步调时对时错,被教官当众批评一点都不专心。中午的军训结束,我便往北校的餐厅跑去,狂奔了15分钟,满脸通红地在北校的餐厅门口找到了你,我们聊了几句我就往南校的宿舍跑,回来的时候,看到了楼下大厅的表:12.25分,还好,差5分钟锁门。

晚自习课间,我站在教室门口向北望,想象着你在教室学习的模样,灯棍下的你是埋头做题还是皱眉思考,还是像你在留言板上写的,在跟同桌谈论她?

每两周一次的大休是我见你的机会。上课的时候我总是最后一个起床,而每到大休的周六我比谁起的都早,同学说我就回家积极。恰好我回家也要经过北校区,穿过北校,然后到马路上坐公交车。你爸总是开车来接你,把你送回家然后赶去上班,所以你走得很早。我要赶在你走之前,与你在北校“偶遇”,有时候你走得特别早,我去的时候你已经走了,见不到你只能再等两周。其实见了面我们聊天也不多,是从你宿舍楼下到学校门口的距离,甚至你都不知道我是特地来见你的。你走后,我会去我们初中共同好友陈的宿舍里找她,喊她起床然后我们一起回镇上,倒是我跟陈逐渐发展成为知己。我对陈说:“我真羡慕你能在北校啊”,陈不明就里,回“羡慕啥,南校餐厅的饭菜比北校好吃多了”。

每次期中期末这样的大型考试,南北校的高一会在同一校区,高二会在同一校区,而高三全在西校区。这样就太好了,我就能去考场找到你然后跟你说几句话了。只是我回到考场之后,半小时都静不下心做题,我的成绩一降再降,不变的是,我的心里全部都是你,睡前想你已经成为习惯。我开始担心,到了高三我们都会搬到西校区,如果经常见到你我哪还有心思学习?我强迫自己不去想你,却,厚厚的两本日记里全是你。破天荒地,那年高一学生太多,分了68个班,只能在西校区,我们两校区不再变动。这届人数众多的学弟学妹,先是害了我,又来救了我,让我饱受感情折磨。

2013年,紧张忙碌的高中生活结束。我去了济南上大学,你去了青岛。之前的诺基亚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大学伊始,我换了一部OPPO智能手机。

上大学我们用手机方便了,我看着你从QQ的留言板转战到新浪博客,又到新浪微博,写了那么多文章,那么多诗词,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我明白你的心不在我这。我经常在QQ上找你聊天,慢慢试探你对我的态度,唉!终于有一天你委婉拒绝了我。我问“是因为学姐吗,她比我长得高,写字也比我好看”。你说:“不是,我喜欢男的”。我懵了,我好像从没考虑过性别这个大问题。是啊,性别是我多努力也改变不了的啊,如果我们在一起能受得了世俗的眼光吗。那次的对话以我脑袋懵逼结束。

我的心逐渐冷静下来,我知道一个人不爱你再纠缠也无用,如果你也对我有意,我们早就在一起了,更何况还有性别这么大的现实压力。没关系,大学是一个新的环境,我的同学都不知道你的存在,我要在济南这座老城里开启新的人生了,谁还不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洒脱人呢!我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加入各种社团,努力学习,广交朋友,也认真考察对我示好的男生,相处之后我开始比较他对我有没有我对你的十分之一用心,用这样的方式衡量他是不是真正地喜欢我。

我与第三个男朋友分手之后给你发短信:“我们在一起好吗?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我也爱不上其他人”。很快,你从微信上找我,我们聊了好多,你说了很多感谢的话,也表达歉意。表示这么多年一直都能感受到我的爱意,初三那个夜晚的吻一直记在你的脑海里,但不会有下次了,你对学姐确实有过感情,也早就放下了,你也劝我释怀。隔着屏幕我的眼泪都流干了。最后我说:“我们互删吧”。不等你回我删除了你的微信好友,随后你添加我好友,我至今没有通过,我怕你用QQ找我紧接着把你的QQ也删了。你不知道的是,我经常去看你的微博,从我删你那天开始才有几条关于我的文字。当天你连发三条大体意思是说我狠心,打算跟我做一辈子朋友的,我却把你删了,你很难过。我何尝不难过呢?那是我用全部的眼泪和心碎做出的决定,因为我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做不了朋友,你对我的感情也做不了恋人。

2017年7月。大学毕业后我们和几个高中的小伙伴相约爬泰山,另外还有几个我不熟的朋友。互相加了微信,其中一个成为了我现在的男朋友。说来奇怪,我总想跟你在一起保护你,为你做些事。而跟他在一起却只想对他撒娇依赖他,而他也很受用,说我御夫有术。慢慢的我对他敞开心扉,同时也把你放下了。同年12月我从你的微博得知,你在准备考研二战,考点在我们单位附近。那天我偷偷去看你了,你是最后几个走出校门的考生之一,穿白色羽绒服,扎着马尾,手提书包,低头打着电话兀自向前走。我发动车子,绝尘而去。将近十年的单恋结束了。

今天我又去翻看了你的微博,你研究生再次落榜,去了临沂一所初中当语文老师,常以单身女青年自居,发的自拍还是那么好看,白白的皮肤大大的酒窝,长发微卷,笑起来跟15岁的你一模一样。

希望将来有人比我更爱你,毕竟你那么好,也值得更好的人。

祝你平安快乐。

2019.3.28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