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姓人(全)

玛珞珂 9天前 ⋅ 48 阅读

 从我记事开始,我是没有妈妈的。

        我们家姓马,人们都叫我奶奶,马奶奶。在奶奶的嘴里,我妈因为我爸的公司破产,才离开我家,我那时候七个月大,喝奶粉长大的,不过我不记得她抱过我,但是据说是我哺乳期是奶奶抱着我一天天的讲故事。一直到我现在22岁,我也是一直和我父亲这边生活。毫无疑问,我奶奶是个嫁到我家的外姓人。我,爸爸,姑姑,奶奶,爷爷,老太太【奶奶的妈妈】一家子住在一起。

        我爷爷是最早是军队的,依稀记得说是原子弹啥的有关系,他最敬佩的是周总理。也没人给我讲过他们老两口怎么认识的,反正我印象里爷爷和老太太关系一直不好,以至于爷爷单独自己住在城市的另一边,所以我奶奶平时送我上幼儿园,周末坐公交车带我去看爷爷。可以说1年级之前我的生命里最多的人就是这个外姓的人。

        后来我上小学,我爸去了深圳好几年,我爷爷肝腹水,奶奶带着我去医院看爷爷。最忙的时候,家里实在没办法了,把我送到了亲妈那边住了一个月,晚上上厕所,她们家厕所用的小绿灯,我吓得遗尿,回到奶奶这边,我一直不敢喝水怕被发现,她求医问药的找了好些大夫。最后慢慢的也就好了。二年级的那个春节,前一天大年二十九,我爷爷去世。我印象里家里来了好多人。

        三年级的暑假学校非要暑期实践,她带着我去居委会,楼下有乒乓球台,她把腰闪了。轮到我爸求医问药了,后来找到了一个上岁数的刘大夫,按了半个多月,恢复如初。但是她也抱不动我了,一是腰不行二是我胖了。

        后来她接触到各种养生,恰好也是养生兴起的三年,穴位,食疗,黄帝内经,我就成了养生被迫践行人,薯片,冰淇淋,碳酸饮料与我无缘。我当时最受不了的就是她一天天在我耳边嘚嘚:你这不保健,老了老了病全来了。就一天天玩游戏吧,早晚眼瞎了。但是后来我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比如说夏天不让吃冰棍,奶奶说她听人家说外面热你再吃凉的,身体受不了。我说,我前两天看到人家说,冬天吃冰激凌对身体好,帮助身体适应。后来我冬天吃上了冰棍。奶奶说她听老师讲可乐喝多了骨头都废了,我说我听人家说喝雪碧不含色素,还能打嗝排浊气,对身体好,我又如愿以偿的喝了可乐。就这样,沉迷养生的奶奶又看到了空调的危害。

在我印象里,从很小时候我就和奶奶睡在一起,半夜净是一只手给我掖被子的感觉,夏天她会给我扇扇子,她背对着我,一只手拿着大蒲扇给我扇风,随着一下一下我和我奶奶都慢慢要睡着了,突然她意识到不对,不能热着孙子,于是补了几下,突然间的寒意,我冻醒了。

        她太在意我了,平时游戏机,电视时间玩儿长了,她都得嘚嘚我,果然,我继承了马俩传统,眼镜。我找姑姑,她带我去的,配好了我每天回家就藏起来,出门就戴上,我怕她知道了彻底得天天絮叨。

        接下来的生活,我和奶奶的生活基本都是模式化的。她买菜,我上学,晚上饿的不行回家吃饭。偶尔和我爸吵架,我爸不让吃饭,奶奶偷着拿保鲜袋馒头加菜进屋找我。慢慢的,我也从抬头找奶奶,变成了低头找奶奶,但不是我个儿高,我怀疑她上年纪缩水了。有时候特别高兴,我会抱着奶奶把她抱起来转圈。后来有一次她说她头晕。我爸也说,奶奶都多大岁数了?受不了你这样,你跟个绿巨人似的。

        她是信佛的,也皈依了,不吃荤的甚至于鸡蛋牛奶。她很信,因为她50岁之前,形容自己面黄肌瘦,心脏病高血压什么的(老太太也是)估计是遗传。后来不吃肉了,听经什么的身体也好了。估计也是我因为这样的家庭长大,因为长时间不吃肉也就习惯了,但是还是抵抗不了海鲜的诱惑。奶奶初一十五都要去大悲院,她不带我去说有人算过,我18前不能去海边不能进寺庙。

        转眼间,我高三了,和996差不多776的上学,回家吃饭。我不爱学习,但是成绩还说得过去,算上英语年级30,不算英语年级前五。就这样,我平时周日养成了坐一天电影院的习惯,后来他们知道我周日天天出去看电影,也没成绩下降他们也就不管我了,奶奶知道了她说她年轻时候也是很爱看电影,又讲起来以前一分钱一块糖,五毛钱看电影,《流浪者》《追捕》啥的,一讲又是一个多小时,她不会用手机,说那个是害人精,也自然不会看。终于某一天中央六放了《流浪者》,她一边看一边剥荷兰豆,中午给下班的姑姑做饭。

高考前夕,又是铺天盖地的宣传,家长租房啊,宾馆啊,我家里一片平静,我跟我家里说:我作弊了你们在门口也管不了,你们中暑了我后面也考不好,就当我去玩儿两天,不就行了吗。他们似乎被我说动了,奶奶很赞成,说要在家给我念两天经文。他们却不知道我是为了第二天考英语之前,中午休息去看《魔兽》,毕竟高考年年有,十年魔兽就这一次。

        我坐地铁去了考点,中午找了个酒吧喝了两口,数学易如反掌对我来说,回家打游戏。第二天理综提前交卷,中午看电影,下午考英语之前我为了看彩蛋,考点值班老师都快急死了,还有五分钟,我入场了。考完了提前交卷打车回家,家人问我考得怎么样,我说古尔丹挺帅的。

        成绩下来了,我过了一本线,能去外地不错的大学,但是那个暑假,我奶奶病了,心脏病高血压又来了,我报考了本地二本数学系,从家到学校打车15分钟。奶奶住院了,不是120拉过去的,是奶奶自己洗好了衣服,找了佛经,带了点东西,姑姑爸爸奶奶旅游一样去了医院。她是个体面人,她最不喜欢被插着尿管流哈喇子。在家再难受也不哎呦,她是个女强人。

        我随我妈,肺不好,她煮了15年的梨水,咳嗽加川贝,也不知道哪儿听来的还有梨上塞花椒。我每天第一件事喝梨水,奶奶亲手熬的,(后来发现新大陆,拿微波炉。)对我来说,这是我成年之前一成不变的东西。她早晨去早市骑二八凤凰买菜,夏天驮前后四个大西瓜。小区的保安形容她:嗖的一下。一直到她病了。

        在医院三人病房,她旁边是一个哎呦的,一个疼到哎呦都哎呦不出来的。住了七天,她觉得气氛不好,回家了。并且她太瘦了,埋针都埋不进去。但是她回家之后,疼,还学会了哎呦。我说:病没治好,咋还学会这玩意儿了?

        我上大学了,除了军训回不来,我每天都要回家,回家第一件事:奶奶呢?有时候她躺在床上,有时候坐在床边看窗户外面。有时候在做饭,但是大多数都在发呆。她没有老年痴呆,就是我们不让她出门,她看着窗外想出去罢了。我临走时候,厨房的窗户正好是小区的出口,她就算刚睡下,也要和我招手再见,我也回头告诉她我看到了。直到她最后一次和我招手。

        她最后半年开始絮絮叨叨,尤其将其爷爷和爆米花。爷爷带她去天安门,为了买大虾酥,人太多了走丢了,她举起黄色帆布袋,爷爷才找到她。她觉得大虾酥糖好吃。也爱吃中国黑科技,食物放大器——崩爆米花,她说玉米不好吃,大米的最好吃,尤其是路边崩的。但是近几年手艺不行她能忍,后来环境整治,摆摊的都没了,我网购了三种,一共十斤吧,我在学校。姑姑从快递点搬回来三个箱子,告诉奶奶是爆米花,我姑姑说她眼在放光。每天都吃,我跟她说,你啊,把脸扎兜子里,吃的更快乐,别怕浪费没了再买。奶奶很爱吃,就算平时我姑姑带她去天台透气,都抓一把。后来天气冷了,暖气由于烧气温度不够,爸爸买了电暖气,奶奶还是冷。我又网购了一个五斤蚕丝被,果然,热上火了。她不盖了,说金色丝绸感觉跟死人似的。也就留着给她脚底下盖着暖和了。

        2017-12-8一个平凡的周五,我回家吃了顿饭,洗个澡,就要出去玩了,临走前也在窗户招手了。转天我坐在电影院准备度过日常的一天,3场电影,晚上去给我同学过生日。3点30电话来了,我姑姑说,奶奶走了。我打车回家,看到的已经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奶奶了,我爸说:你一回来奶奶眼稍微闭上了。

        据说三点钟左右奶奶一直看表,姑姑在屋里睡觉。5分时候,奶奶突然捂着心脏:不行了我不行了。姑姑立马起床,他们俩一块把奶奶扶到床上。奶奶走了。

        回家后我拿着证件,去居委会,医院,派出所办手续,都快下班了,还来得及。我依稀记得那个乒乓球桌子的地方,去办公室盖章。一切都结束了,我们三个人轮流在奶奶身边念了24小时佛号,这是奶奶生前早就说好的。她自己说,没什么可哭的,死了就不疼了,有什么可伤心的。

周日吊唁,周一包车火化,在殡仪馆,一个玻璃罩子,里面全是花,奶奶躺在里面。和平时睡着了一样。但是我知道,她不会再醒了。

        她太仁义了,她绝不耽误我们,不会突然在工作日离开,她就像选择了个好日子,一个体面的离开。她早就说过希望心脏一下子就离开,才不要拉一地一帮人忙前忙后插管子死医院里。

后来,我问我姑姑:奶奶的刘氏,算不算绝后了。

姑姑想了想,说是。

        我恨我妈,很小的时候,在我的世界观里面,妈妈都是狠心的。但是后来,我想起来,奶奶也是我爸的妈妈。

        一个外姓人,最终成了我们家最不能离开的人。他们老两口也该团聚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