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韩老师的恋爱囧事

勾股定理 2月前 ⋅ 349 阅读

      小韩老师比我和周君先几个月分配到学校,他是中师毕业,在小学部当老师。

      小韩老师对人很热情,我们刚到学校时,他最早最多地对我们嘘寒问暧,并不因我们是大学生而有什么芥蒂。

      小韩老师的身材不高,远看近看都不像个读书人,倒像是送子女来学校读书的农民家长。

      拿周君与他相比,用一文一武来形容,最是简单恰当。

      虽然两人的风格完全不搭,但他们两个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在了一起,那就是都要找对象!

      即便是找对象,两人的行事风格也大不相同。

      周君的学历才华比小韩老师高一大截,说话处事是文化人的“范”,找对象自然是慢挑细选,讲究的是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而小韩老师就没有这么多的讲究,追求的是速战速决,选定目标,快速出击,穷追猛打,一旦失败,马上更换目标,决不恋战。

      两人的任务虽然一样,但对象不同,所以不会成为《围城》中的“同情兄”。

      没有了同室操戈的顾虑,两人就常在一起交流经验,互通情报,共同探讨和制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多半的情形是小韩老师向周君请教,拜周君为师为兄。

      周君也不客气,真给小韩老师出谋划策,结果却不如人意,往往是失败而归。

      周君对此的解释是:小韩老师未能正确理解他的战略方针,没有把握住最佳的战机,没有采取最有效的措施等等。

      听得小韩老师一头雾水。只好理解了的坚决执行,理解不了的胡乱执行。反正是有枣没枣打三杆子,好在小韩老师在这面最不缺的是毅力和勇气。

      其实,这不过是周君编剧本,小韩老师主演,我们大家看戏而已。苦的是那几个女老师,不情愿的轮流当了剧中的女主角。

1

      与小韩老师一起分配来的还有一个学体育的女老师,也是中师毕业,两人算是同学吧。

      学体育的多是人高马大,小韩老师个矮,但不气馁,看她长得漂亮,就借同学的名义,常常到她的房间帮这帮那。

      学校没有自来水,食堂用水都是人工从几里远的井里挑来的,老师可以洗脸漱口用,其它用水就要自己下河去提。

      女老师本来用水量就大,还是体育老师,用水量就更大了。

      小韩老师就经常下河提水,给体育老师用,借机与她套套近乎。

      有时晚了,小韩老师舍不得走,总幻想夜深人静,会有奇迹发生。

      坚持了一段时间,什么奇迹也没有发生。

      体育老师很受用他的殷勤,但只在口头上应承他,却不肯在身体上给他一丁点的甜头。

      画饼是不能充饥的,小韩老师明白了这个道理后,便果断结束了这段暧昧。

      这些都是我和周君来学校之前发生的事情,是小韩老师来学校后第一次的爱情进攻。

      这次进攻没有计划、没有深入,结果更是一无所获。

      周君很不屑,然后开始对他进行理论指导,说得小韩老师连连点头称是。

      有了周君这个高参,小韩老师以后的进攻就变得象模象样了,从选择对象,到战略进攻,都有章法可寻。只是他心浮气燥,关键时刻就把握不住自己。

2

      学校有位老教师,原工作单位在城里,好像与我母亲的单位是一个系统,因此故我常去与她拉些家常,聊些过去单位的人和事。

      文革中,她丈夫为了一些说不清的事情因故离去。她受牵连,带着一双幼女被发配到了这个乡村学校。

      孤儿寡母的,日子艰难就可想而知了。

      两个女儿中,老大小英已成年,长得很好看,文文静静,圆圆的脸,眉清目秀,不记得是扎着一条还是两条辫子,反正在我的记忆中,就是“村里小芳”的印象。

      当时,小英正在城里补习,预备有机会再去考个什么学校。

      她隔三差五的会回家里来一趟,每次回来,家里就会多好些年青人。每当这些年青人神吹胡侃时,她就坐在旁边,静静的听,浅浅的笑。

      按当时的条件来看,周君和小英倒是蛮般配的,称得上郎才女貌。

      不过当时周君正在追求那个有关系的代课老师,这块天鹅肉就掉到了小韩老师的嘴边。

      小英太漂亮了,小韩老师刚开始还真不敢去啃这块天鹅肉。

      周君给他分析了形势,优势几条,劣势几条,一经比较,小韩老师便有了信心。

      从这点来看,周君政治思想工作的能力还是蛮强大的,当个团委书记都有点屈才了。

      确定了进攻目标,又与周君密谋了作战方针,制定了作战计划,小韩老师便开始发起了第一次有预谋、有策略、有步骤的爱情进攻。

      小英的小妹妹正好在小韩老师的班里读书,周君指点他,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小韩老师心领神会。

      小妹妹的成绩不好,有点小调皮,常常惹老教师生气。小英在城里,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远远地为这个小妹妹操心。

      小韩老师就不厌其烦的给小妹妹辅导功课,小妹妹犯了点错,他马上登门到老教师家里家访。

      小妹妹有小韩老师这样人盯人的看守,自然省了老教师不少的心。

      一来二去,老教师深受感动,逢人就夸小韩老师工作认真负责。

      小英回家也当面向他致谢了多次。

      有时小韩老师在食堂里打了饭,就端到老教师家去吃。

      本来按照周君的嘱咐,一段时期内,小韩老师是不可以暴露真实用意的,是要“打枪的不要,悄悄的进村!”是要“不见鬼子不挂弦!”

      但小韩老师利令智昏,看到小英一家对他的态度还不错,自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便擅自改变原定计划,提前发起了总攻。

      有几次小英回家,小韩老师买了酒肉到老教师家,大模大样的喝酒吃肉,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派头。

      于是,大家便都知道了小韩老师的真实用意。

      再于是,小英回家的次数便少了很多。

      老教师还是一副笑模样,照常与小韩老师往来,不作任何表态。

      有一次我与老教师闲聊,问起这事,她只说:年青人的事情,由他们自己去定。

      其实我明显感觉到她是不赞同的,只是经历了太多的坎坷,习惯了对什么事都不轻易表态。

      面对僵局,周君曾建议小韩老师找校长或其他人去老教师那里说说。

      有没人去说情,我不知道,反正这次精心谋划的进攻还是以失败告终。

      也许是“地利”的原因,还有几次进攻,刚一开战,便已结束。

      连续的失败,让小韩老师感觉到,学校这个地方,不是他爱情的风水宝地。

      他需要走出校外开辟新的战场。

3

      周君在这方面倒是很有资源,但他只肯为小韩老师出出主意,断不肯提供任何资源。

      没办法,小韩老师只得自己找寻目标。

      一次小韩老师上卫生院拿药,发现卫生院新来了一个年青女医生,他立即兴奋起来,马上和她拉东扯西,并打听到这个医生姓吕。

      小韩老师自此每天都往卫生院跑,又不断将情况汇报给周君,要周君帮他分析参谋,制定下一步的战略战术。

      卫生院本来就人少,年青人更少,吕医生初来,人生地不熟,有人关心她,问寒问暧,心里还是蛮受用的。

      没多久,小韩老师说吕医生似乎对他有了意思。

      我们都很惊讶,莫非真得是“墙内开花墙外香”?

      周君心里自然很清楚是什么情况,他给小韩老师出了个坏点子,要他寻找机会“霸王硬上弓”,将生米做成熟饭。

      这一招太损了,在那个婚前性行为不被容忍的年代,真称得上是“绝杀器”,一旦用上,不是屈从就是屈辱,也有可能是鸡飞蛋打。

      没想到小韩老师竟真的要去实施这个计划了。

      下面的情节有点惊险,以前的说书人讲到这里是要制造一点紧张气氛的,应该拉长腔调、一字一顿的说: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伸手不见五指……。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的讲故事吧,确实是在一个晚上,小韩老师又上吕医生那里去了。

      在吕医生的房间里,他甜言蜜语,蜜语甜言,把从周君那里学来的一点点漂亮情话全都说给了吕医生。

      乡里的夜晚静悄悄,卫生院坐落在一个小山坡上,更显得空旷寂寥。

      慢慢地,小韩老师有些按捺不住了,开始动手动脚,吕的反抗没有预想的那样激烈。

      小韩老师勇气大增,一把将吕抱住,两人扭成一团,吕只是挣扎,并不喊叫。

      小韩老师手嘴并用,该摸的摸了,该亲的亲了。又得寸进尺,开始扒拉吕的衣服。

      …………

      事后小韩老师告诉我们,在吕的裤子快要被扯下时,她终于开口说话了,说她正来例假,要他赶快住手,否则将再不理他了。

      小韩老师本质上还是个本分的小年青,他搞不清真假,也不敢太造次,只得中止了行动。

      没想到这成了小韩老师和吕医生的最后一次约会。

      之后,无论小韩老师如何去认错、去献殷勤,吕医生就是不搭理,并严词警告他不得再来骚扰。

      他只得作罢。

      这次进攻虽然失败,但好歹也算是浅尝到了女人的滋味,有了和周君交流的资历,也有了在我们面前自称“过来人”的资本。

      进攻虽败犹荣!

      只是他搞不懂为什么处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结束了?后悔就不该听周君的建议,搞什么“霸王硬上弓”。

      问周君,周君气定神闲的说是他没有选对日子!

      失败了多次,小韩老师调整策略:动员所有能动员的关系,放宽所有能放宽的条件。

      于是又有了新目标。

4

      放宽条件后,小学部的一个民办老师,给小韩老师介绍了一个本地的女青年,个子略比他高,长得不比那个体育老师差,小韩老师很满意,也见过了女方家长。

      毕竟他是正牌的中专生,是国家公办教师,还是城里人,这些个条件在乡里是很硬气的,是可以走路看天的。

      这次是通过正正规规的介绍,一切都是摆到桌面上进行的,所以刚开始,恋爱进行的比较顺利。

      我们都觉得这次恋爱最靠谱,最有可能修成正果。

      没成想,这次恋爱还是以失败告终。

      事情久远了,我已不记得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次恋爱的失败。

      只记得,小韩老师送给女方家的一大块上好的腊肉被退了回来,很长时间一直挂在学校食堂的灶口上方。

      可能是留等女方家反悔时,再送回去。

      只是害苦了我们这些不相干的旁人,每次到食堂打饭时,看看挂在灶口上薰得黑里透红的腊肉,再看看自己碗里的酸罗卜丝,唉!真得很难受。

      实在受不了了,我们要凑钱买下这块腊肉,小韩老师又死活不卖。

      大约在小韩老师的眼里,这块腊肉就是他爱情的希望,只要腊肉还在,希望就在!

      可惜事不遂愿,小韩老师没有等来爱情,我们也没有等来腊肉。

      最终,这块腊肉被小韩老师悄悄的提走了,不知是提回了家,还是提去孝敬另一个潜在的岳母娘了。

5

      也许是婚姻大事本就不该他自己做主,小韩老师的婚事最终还是家里帮他解决了,家里在别的地方给他订了一门亲事。

      结婚前,我们都在给他鼓劲,要他新婚之夜,发扬我军连续作战的作风,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叫苦等等。

      反正就是一个目标——赶超周君,之前,周君告诉我们的记录是一夜×次。

      小韩老师休完婚假回学校时,我们正在食堂外面吃早饭,远远看见他喜气洋洋的走来,我们都笑嘻嘻的齐齐向他望去。

      他心领神会,远远就伸出一个巴掌,晃了几下。

      问他为什么?他很谦虚地说周君是他的师傅,不敢也不能超越!

      小韩老师结婚了,他的恋爱囧事也就终了了。

      多少年后,再想想发生在小韩老师身上的这些囧事,其实也很平常,不过是些荷尔蒙分泌旺盛期的青年人常有的冲动。

      谁人年青时不会做几件“傻”事?区别只在于有没有被人看见,或是自己有没有把它说了出来。

      小韩老师性情直爽,快人快语,用乡里老话讲是狗肚子里藏不住二两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青年男子在梦里常做的却又说不出口的隐私,他也可以毫无顾及的说出来。

      当年,×××夫人访问中国,报纸电视连篇累牍的大幅报道。

      访问期间的一个早晨,我们在食堂吃早饭,吃着吃着,小韩老师突然说他昨天晚上把×××夫人给上了!

      我们顿时“石化”,有的老师忍不住将口中的饭都喷了出来,好半天才缓过气来,笑他重口味,说他这样做是要引起外交纠纷的,是要被“严打”的。

        小韩老师就是这样一个直爽到近乎于“傻”的人。但他从不会去算计别人,就算是那些无情拒绝过他的人,他也没有想着法子去打击报复,隔久了,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从这一点来讲,他又“傻”得可爱!

     

相关阅读:《周君的故事》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