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个废物啊......

天使的翅膀不长毛 2月前 ⋅ 106 阅读

最近996的口号一直喊啊喊的,但是说实话,加班熬夜已经开始令我恐惧了。

也不知道自己为啥突然变那么矫情,当节奏突然加快连着三天熬夜之后,又一次崩溃大哭,边哭边向朋友说,要不我们还是别在北京呆了吧,不合适。一起离开找个山种种菜养养牛,兴许还能倒腾开个民宿啥的。朋友没搭理我,因为她是那种杀伐果断,已经立誓要在北京扎下根的人。

我跟她不一样,大不了这路我不赶了,毕竟人生比的不是谁走的快,过程中的风景更重要。

回想起自己刚来北京实习的时候,对于加班还是在怀揣着无限敬意以及满足感中度过的。作为一个不懂失眠和熬夜为何物的人,当时只是一味的跟着领导瞎熬,感觉还挺好。后来随着工作压力的逐渐加大,见到的黑夜永远比白天长。

有一次和我同事一起加班回去,坐到车上的第一反应是想吐……不能看手机,不能乱动,能做的只有暗自闭上眼睛,祈祷赶紧到家。正难受的时候,爱侃大山的司机师傅嘲讽的来一句“你们这么晚下班,工资一定挣的不少吧……”

我和同事相互对视,抿嘴苦笑。

刚下车,我没吐,我同事直接吐路边了,边吐边哭的那种。心里暗自心疼她,也心疼自己。后来我问她是不是感觉很难受,她说没有,反而觉得自己这一天过的好充实,感觉自己特牛逼。想想刚入职互相认识的时候,对方还是个挺水灵的姑娘,眼睛里放着光。现在互相对望一眼,同时指着对方说,感觉你最近变老了,皮肤变的很差涨的很虚,眼睛上又多了好几条纹纹…这已经成了我们加班时候互相调侃的乐趣。

有人说,坐在办公室敲电脑的白领们,和几十年前工厂的缝纫女工没有区别,只是因为时代变迁和经济发展,工作的环境和工具有所不同罢了。工作-熟练工作-套路工作…… 像是在打磨一个产品,将所有不合适的边边角角全部磨成合适的。等一切都成为习惯后,我也不知道丢掉了哪些,还剩哪些。

厌烦了那种需要时刻保持高度聚焦、脑中一刻不能放空得闲的状态,活生生的被各种工作文件、方案、规划抢占和挤压,以至于连伸个懒腰的时候,背是僵的,眼前是懵的,能听见的只有耳朵里血液回流的声音和质疑的声音。

需要变的巧舌如簧,需要包装,需要把不好看的、没用的变成好看的、有用的。

我怕我会加班猝死,因为脑袋里装了太多事情,停滞在那里,堵住了、不转了。曾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容量太小,得了神经末梢衰弱,这是我三次裸辞和老板说的理由。

老板说,年轻人,你现在不吃苦,那什么时候吃苦。

咂摸咂摸好像说的也有点道理。

自己也在反思。为什么别人能在一家公司坚持四五年甚至七八年,自己从一直被领导说很靠谱的姑娘突然变得不靠谱,总是心有浮躁,想再找找是不是还会有更喜欢一点的工作。跳槽跳多了,一年换一个,然后就跳傻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蠢事。后来仔细想了想,这些好像都不是根本原因。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哪里有这么多理由。

不工作的时候最庆幸的莫过于终于有时间用来瞎逛和发呆。喜欢逛商场,就算什么都不买也想一直逛,大概是喜欢这种看起来永远精致、永远明晃晃,有人气的感觉。喜欢坐在咖啡馆发呆,因为周边坐着一群不管谈话还是办公都表现的非常有兴致、滔滔不绝、积极向上的人。处在这种环境下,自己也会打起精神正襟危坐。虽然心里恨不得想把每张椅子都变成秋千,想看每个人光着脚丫子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呈现最真实自己的样子,然后感慨一句,能做个废物真好。

不工作的时候偶尔也会感觉恐惧。好像不管到了什么年纪,危机感都会一直存在,因为并没有想好下一步该怎么走。要是能做个自由职业者就好了。想法挺好,能力没跟上,自由职业也是一种职业啊,也需要正儿八经的思考做什么才能养活自己。

等歇够了,开始投简历但没有面试机会的时候,真的很有失败感,不停的骂自己傻逼为什么要裸辞;面试机会太多的时候,又会自我膨胀,变成怼天怼地怼HR的自大狂。

发现自己特喜欢没有目标的一键投递N家,然后等人家HR打过电话来询问的时候,弱弱问一嘴,您家公司是干啥的啊,不相符的话便直接拒绝说,对不起不合适,你别给我打电话了!然后为这种拒绝的感觉暗爽。

有的面试其实没那么想去,但总窝在家里不太好,便如期应约了。

到了那,HR给出面试常规三问。

“你对我们公司的印象是什么?”

“额,查了下,咱公司的口评好像不太好……”

当发现对方面露尴尬之色时,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后来果然黄了,没有再联系。

朋友说我这种做法像个熊孩子,害人害己害HR,内心只是在寻求一种假象安慰。

我反驳说其实通过各种面试能够进一步了解自己适合做什么,不适合做什么。说来说去,自己也变得哑口无言,因为面试的时候,那些离职原因、职业规划,我自己脑子里也是懵的。即使有现成的规划好的可以晋升的职业道路,可那不是我想要的。

突然想起之前刚工作的时候一位前辈对我说的话,“不用随便跳槽,等工作久了,你会发现在哪混都是混”。

他说的有点对,又有点不对。

时代洪流的裹挟之下,好像每个人都变成了牺牲品。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我在想,要是有一天每个人打开手机都是空白的该怎么样,没有互联网,没有线上社交、没有新闻资讯,没有那些充斥着的无限的信息……

感觉我们往往将更多时间浪费在了寻找上。

丧是常态,任性是常态,但身边不乏会遇见很多优秀的人。他们身上都会闪着某些一样的特质,比如加班的时候不是在抱怨,而是积极应对;也会变很丧,但是能够及时调整自己的状态。问他们是怎么一路撑下来的,他们回答说这并不是撑,只是一种认真的态度。我也很不喜欢工作占用生活的时间,会把两边分很开。但工作就是严肃认真,各司其职快速高效解决,有问题一起扛,一起想解决方案。

工作确实是生活的一部分,但自身的幼稚、任性、矛盾、对人生稍微有点不负责任的破罐子破摔态度与职场中所需要的团队作战、认真积极、勇于挑战相抵触。又可能我只是得了一种叫好吃懒做的病,还没有真正习惯融纳。

以上想法仅代表目前极其幼稚不成熟的成分,我想我缺那份认真。

但说实话,还是想做个废物啊!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