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

人土土 2月前 ⋅ 74 阅读

2019/4/23 星期二

 

 

 

多云转晴,最高气温31℃, 最低气温26℃

 

本地有南风 2级, 相对湿度0.9%

 

 

 

 

01

 

 

 

“师父,我求你了,今晚别安排我晚班了,再逼我只能辞职了!”

 

“别闹!听说了,你最近上班压力大,碰上好多醉酒的病人,又要准备急救技能竞赛。理解,师父也是这么过来的。所以我决定——”

 

“您最好了,您就是蛇口医院最帅的护士长,护士界的吴彦祖、加大码的彭于晏。”

 

“所以我决定陪你一起上晚班,你处理不了的我帮你,你不会的我教你,压力有木有小很多,有木有很贴心?”

 

“我还是去写辞职信吧。”

 

“别闹,回来!晚上到底是啥事?”

 

“看《复联4》。12点的票。”

 

“我踹死你,我还想看呢!”

 

 

 

02

 

 

 

我叫杨胜鹏,急诊科助理男护士,这是我来的第17周。我师父,听说这是他来急诊科的第17年。

 

师父是位狠人,全国急救导师授课大赛二等奖、广东省急救技能竞赛外伤止血包扎第一名、深圳市优秀护士。还有一个称号,南山区“最美”护士。他那年是首届举办,要求所有单位护理人员必须统一着裙装上台领奖,护士长作为那届唯一一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看着通知,陷入了沉思。

 

护士里面男的还是少,虽然不如以前稀有了,但最新数据深圳市全市也不过1800余名男护士。蛇口医院算上我一共25个男护士,男护士长就师父一人。

 

 

 

0:00-次日8:00

 

我们称为“大夜班”

 

晚上11点半,此时的急诊,虽谈不上人山人海,却也相差无几,抢救室、留观室满床、只有走廊还有两张空床,分诊候诊区的座位都快坐满了。好想有个无限手套啊,一个响指,病人瞬间少一半,压力少掉三分之二。

 

换好护士服,看见师父正在处置室帮外伤病人拆线,一把医用剪刀12.5厘米长,丝丝寒光透着锋利,剪、挑、划,气定神闲,处理好伤口、换好了药,另取了纱布,包、裹、扎,一气呵成,还真有几分宗师风度。

 

但我注意力没全在手法上,主要是来拆手上线的小姐姐太好看了。肤白貌美大长腿,换药时偶尔疼得眉头微皱,完了,更好看了。

 

“胜鹏来了。你看,长得多好。”

 

“看不出啊,师父,动凡心了?刚才拆线那么认真,原来早已被美色迷惑,一直在偷瞄人家。”

 

“别闹,我说的是——伤口。净扯没用的,赶紧干活去!”

 

 

 

抢救室一81岁肺部感染的患者,夜间需持续心电监护、吸氧、间断吸痰、防压疮护理。然后再检查留观的脑梗患者,两高热惊厥患儿,一尿毒症、脊髓灰质炎患者。忙忙碌碌到了2:30抢救室又同时进来两患者,一眩晕症、一腹痛高血压,又是监护、心电图、血糖、开通静脉通路、抽血、安排CT检查等一系列,且一患者无家属陪同,还得负责缴费、取药、生活照顾。生命体征稳定、各项检查检验都完成想着可以喘口气的时候5:40救护车接入一83岁心衰患者,对症处理病情缓解后7:30护送心内科住院治疗。

 

这个夜班总算到迎接曙光的时刻,整理科室环境、完善本底数据、交班报告。此时只有一个想法:赶紧交班,交接完后回去睡觉,灭霸打来、天塌下来也不管了。

 

 

 

2019/4/24 星期三

 

 

 

多云,最高气温31℃, 最低气温25℃

 

西南风 2级, 相对湿度0.91%

 

03

 

 

 

似睡非睡地不知道躺了多久,就听见手机响。

 

“喂,师父。”

 

“睡醒没?起来精神精神。”

 

“啥事啊?”

 

“紧急通知,场地原因,后天的急救技能竞赛改明天了,今天晚上抓紧时间练一练。”

 

“救命啊,我还没睡醒呢。”

 

“少废话,我这洗澡刚洗一半,还光着呢。都说了紧急通知。这次参赛就你练的时间少,现在不练啥时候练。半个小时后,示教室集合。”

 

强撑着坐起来,头痛欲裂、恍恍惚惚,手机又响了起来。

 

“嗯?爸。怎么想起来这个点打电话?”

 

 

 

晚上8:00

 

示教室  徒手心肺复苏练习中

 

我想和师父聊聊家里来的电话,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而且也真没力气了。

 

“师父,黄世仁、周扒皮和你是不是亲戚,再说劳动人民不都站起来了嘛。放过我吧。”

 

“就你这站都站不起来的样,也好意思自称劳动人民,再来一遍,再来一遍就放你走。”

 

“一个小时前就这么说的。一初赛,至不至于啊?真辞职了。”

 

“别闹。为了比赛,不至于。我给你讲个真事,那会儿刚入行,海昌街旁小区有人呼吸困难需要急救,我们到达现场时他已经没脉搏呼吸了。立即抢救,心肺复苏,按压通气,我们真的是尽了所能,患者最终还是没能抢救过来。

 

 

在我收拾物品准备离开时候,一个10来岁的小姑娘突然扯着我的衣角,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叔叔,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求求你,再救救他.....

 

我不知该怎样回答她,只能尽可能地给她安慰。同时我的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心里默默对着她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不练了,我能放过你,病人能吗?家属能吗?你能放过你自己吗?

 

不是喜欢超级英雄吗?某种意义上,专业技能就是咱们的超能力,咱们也在救人,咱们也在给人带来希望,而且是实打实的那种。就像超人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那是蜘蛛侠里说的!”

 

“歇够了是吧,再来一遍。”

 

 

 

2019/4/25 星期四

 

 

 

多云,最高气温31℃, 最低气温25℃

 

西南风 3级, 相对湿度0.82%

 

04

 

 

 

初赛很顺利,无论是团体还是单项都成功进入到了决赛。师父乐得像个二百多斤的孩子,召集大家在平时常去的东北饺子馆吃饭。实话说,那家饺子馆不是那么好吃,饭菜也咸、也油,桌椅板凳也油,但胜在离医院近、上菜快,还实惠。

 

“师父,我要辞职了。”

 

“别闹,辞职看电影是吧。那一会儿你先吃,电影票多少钱,师父给你报喽。”

 

“不是,这回真要走了。家那边修高速路,没地种了,我爸想拿拆迁的钱开个厂子,我得回去了。”

 

“哦,这样啊。这是好事啊。正好晚上一起吃饭送送你。”

 

晚上,饺子馆里,大家喝了不少酒,也说了不少肝胆相照的话,有预祝决赛顺利的,有恭喜我家拆迁的,有祝贺我终于解脱的,还有苟富贵勿相忘、以后发财带上他的。师父估计是大了,一会儿说舍不得有人离开,一会儿又说急诊科不缺人、赶紧走、放心走,前后打脸,也不知道哪句是真的。

 

 

 

2019/5/6 立夏

 

 

 

雷阵雨转中雨,最高气温25℃, 最低气温19℃

 

东北风2-3级,阵风6-7级;相对湿度70%-100%

 

05

 

 

 

交接完工作、办完手续,往医院大门口走。我忍不住回头再看看急诊科,里面的身影来来去去地忙碌着,一天前我也还是其中的一个身影,现在却要离开了。但是有些东西却抽离不开。

 

我看见你在漫天大雨中的脸,就明白为什么我不会孤单;我看着你被急救灯光照耀着的脸,就明白为什么我会有了想念。

 

那是只有我们走着才能延伸的道路,那是只有我们一起才能享受的寂寞。

 

再见了,深圳。再见了,蛇口。再见了,大家。

 

保重啊,师父。

 

 

感谢您听完我们的故事。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