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暴食症患者的自救之路

陆沈 2月前 ⋅ 175 阅读

早上偶然打开知乎看到一个陌生姑娘的私信,是将要凌晨一点钟发来的,谢谢我在之前匿名暴食的帖子安慰她,之后讲自己控制了几天后又发作起来吃了比常人多几倍的食物后情绪上的崩溃。

 

找来自己18年发作时的心境给她看,截屏手机里当时记录每天都吃了什么食物的便签,劝解她走出来不要独处。姑娘仿佛在自说自话,我讲我的经历,她说她的心路历程——已经到了自我封闭想得到援助却极度聚焦于自己的阶段。哎,还是个正在读博的女孩子呢。

 

你也许会嗤鼻:不就吃个饭被你们渲染得跟生离死别一样悲戚。我倒宁愿这些饱受进食障碍的女孩子会这么想,事实上我曾因为这个几度想要自了——是的,就在一年前我因为不能吃饭不会吃饭控制不了吃饭精神恍惚到想要自杀!

 

 

16年11月在新加坡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我由原先和朋友租住的屋子搬到了东海岸,离上班的商场不到10分钟的路程以及走路5分钟便到了海边。那时候男朋友准备考公,合租的姐姐是个一线品牌化妆品柜姐,比较有生意头脑,经常见她一箱又一箱打包各类化妆品通过各种渠道邮寄到国内顾客手里。

 

我下班后百无聊赖对陌生的环境又不大适应,某日看到微博上一个类似满身伤残的越南老兵,在通过坚持不懈锻炼后慢慢扔掉了轮椅学会走路直至跑起来掉了二三十斤肉,身体不仅变好了面相也看起来更年轻了。我在心里暗下决心:妈的,老子也可以!

 

刚开始的时候我列了一个月度表,有跑步项和体重项,贴在客厅共用的大冰箱上,房东是个前职业为厨师的东北二手租客,没几日我就撕了它。后面某个休息日我出门遇雨让房东帮我把晾在屋外的衣服收一下,回来看到房东整整齐齐地做了六七个硬菜在昏暗的屋子里静静地在手机上斗地主,还不忘给我说一句:衣服已经重新给你洗了晾在屋内的衣架上了。想起某一日正并排走路他说你走前面吧,我怕烟熏着你。

 

我怕了,同志们,这是个年近四十拥有两次婚史目测体重绝对超过200斤的东北大膀子老爷们哎。之前还一直让我带着他减肥跑步,后面随着我加速又不分黑夜白天的跑,才甩掉了这位居心不良的老哥哥。

 

那时候好像每天都跟打了鸡血一样,从来没有在十二点以前睡过觉。六点四十下班会骑自行车往返四小时不停歇式骑行,八点二十下班至少跑六公里然后做一个小时的下腰仰卧起坐平板支撑,十点下班有时候也会跑个十公里,有时候早上起来跑完六公里室友还未醒来,碰着第二天上晚班还会约朋友去游泳池哗啦两下。

 

17年2月14号是我的off day,我一路骑行到樟宜机场外围又折返回来,在路边的公厕里解手出来,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平坦的小腹,从泰国买的已经松垮的短裤,身心愉悦心情大好。心底还不忘的立flag:一定要在七月份回家前瘦到100斤。


 

17年1月和一个印度auntie的我

 

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不可抑制的想要狂吃呢?大概是某次tori和她四川室友买了食材邀我去她家吃麻辣香锅,那次我吃的肚滚儿圆,还兜出憨态可掬的肚子给她们看。因为在此之前,我有四个月没有吃过晚餐,每天的饭食都是在家自制的吐司鸡蛋早餐和自带的一点米饭或者一小坨面条当作午饭,晚上极饿的时候会喝两口牛奶。

 

休息的时候和tori去马来西亚,芝士焗饭汉堡薯条冰淇淋面包,回去的时候在一个港式茶餐厅点的奶茶和千层蛋糕,(大概有更高大上的名字)实在吃不进去便扔下返坡。后来我在无数个饥饿的深夜质问自己:你怎么就吃不完那一口蛋糕。

 

跑步还在进行,我又发现了一个更加有利于减肥的绝招——在六公里之上跑的再猛一点,你就会感觉有一股便意排天倒海而来,幸而新加坡随处都能找到公共卫生间。有一次晚班回来的路上实在饥饿难耐喝了一罐可乐,我心情差到了极点,一到家包一扔鞋一换便开始狂跑,不到五公里就便意来袭,尽管已经有了“成绩”我还是不满意,点击胳膊上的手机继续记录里程,不出一公里又腹痛难忍,蹲坑到尾声的时候,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可乐的泡沫被我夹断。

 

只是拉完胸腔有一种才吐过的晕眩恶心感,但是第二日清晨就能感觉到肚子里干干净净空空如也,这种感觉让我上瘾。

 

与此同时,室友跟我出去玩的时候好几次问我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疲惫,我的月经从只有一点点黑污到绝迹,半夜肚子会铺天盖地的狂响,经常一夜无眠静静地等六点天亮吃早餐,无法专注的看完一部电影。这时还没有出现精神危机,心里想着大概是独在异国他乡的孤独感使然,顶多觉得因为运动量太大所以容易饿。

 

7月份如约减到100斤回国,所有人都觉得我更高了,不止170。和男票悄摸尽人事的时候干涩的要命,那时候才用心看了《挪威的森林》,直子也是因为跟渡边上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反应,质疑自己对渡边的爱而后住进精神病院自杀。我看着自己干瘪的身材,不无悲哀的想:我两可能就不是彼此的真爱。

 

在家呆了两个星期便又返坡,回来发现我那多情的房东在国内网恋了一个儿女双全的妇人,几经周折终于面基成功把人弄到了新加坡。房东为了增强自己的软实力把我们赶去了之前缅甸人住的屋子,缅甸人住在了客厅的上下铺,房东和那黄毛妇人住进了宽敞的主卧扮演起了小夫妻。为了赡养小娘子的一双儿女,房东在把我们流放到小屋子之后竟然要涨房租,代购小姐姐年事已高经不住男友的反复催促下月回国,只留下弱小孤单无助的我。

 

谁能想到几个月前房东还是那个温柔体贴连让二手烟都不许它在我面前缭绕的人啊!

 

啊,我能怎么办啊?只能搬家咯。

 

 

 

17年7月回国休假的我

 

新搬的家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越南妹扎堆的红灯区,离海边更远了。还好之前就认识了同屋住的老乡——铁锤妹妹,平日下班可以约着一起跑步,可是铁锤妹妹在我来之前与其他室友嫌隙已深,早已定下来下月搬走。同屋的一个被我誉为“行走的裸体欧洲画”的四川胖妹,总是一副先入为主高高在上的模样,受不了半点惊扰,早起不能有半分动静,晚睡亮光不能刺到她老人家。

 

到了12月份,我便彻底的放弃跑步了。

 

闲下来的日子里我教育自己:现在你也不跑步了更应该少吃一点了。接下来的一个月多我未曾进过一次正餐,走在下班的路上摇摇晃晃,很多次感觉一不留神就会直直栽下去,偶尔一次在楼下food court吃咖喱鸡排饭,那个酷酷的小哥给我打了满满一碟饭,嘴上还不忘告诫我:怎么这么瘦啊,要多吃点啊小姑娘。

 

七八天不上厕所已是常例,还好公司的医保卡可以去诊所任意刷药,每隔半个月我就要去就近的诊所里拿液体状的排便药水。有次向医生描述自己大半年没来月经,医生一再确认我是不是一个人住,要不要做个B超。

 

很多个失眠的夜晚,听着自己辗转反侧盆骨和床板发出的咯吱声,右手掌轻轻松松就能环住的左臂,早上起来看着体重计上越来越小的数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后来我就无法一个人独处,休息的时候不能在屋子里呆,否则就会一遍一遍的打开冰箱。上楼的大哥在面包店里上班,每天会把当日卖不了的面包带回家,最多的时候吃了18块面包,拿每一个的时候我都告诫自己吃完这个就停下来,后面发展到我就是要吃我就是要满足自己我要把自己灵魂的缝缝隙隙都塞得满满的。吃完后我绝望地蜷在木地板上,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反问自己:你怎么了呀?你怎么就不会吃饭了呀?

 

17年12月一个朋友回国准备去酒吧欢送她的我

 

下个休息日便劝自己提前撤离,一个人背着包去附近的图书馆。可是食欲钻心的时候我就如一个毒品上瘾者,慌忙去楼下的巴萨吃了菜饭,坐一会还是无法专注读书,又下去买面包吃。晚上回来的路上越想越气:这一整天什么都没有做居然吃了那么多。索性自暴自弃在路边买了一盒五支的冰淇淋,一路越吃情绪起伏越大,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包上别的兔子挂件没有了。

 

当时我如丧考妣的表情吓到了街旁的摊主,我在路边倒出来包里的所有东西都没有,来来回回在那条路上仔细搜寻了三次还是没有,我疯狂的埋怨自己:干嘛非要去图书馆作秀。一夜无眠到五六点钟,忽然想起可能在扔冰淇淋包装纸的时候不小心把兔子掉在垃圾桶附近了,趁着工人还未清扫大街,又失心落魄的去找还是没有踪影。我绝望地跟男票发脾气:我的兔子没有了,那个哪里都买不到的兔子,那个摸起来特别柔软的兔子。

 

我的情绪开始变得反复无常,为了抑制食欲我学会了抽烟,有时候午间吃饭的时候会约着铁锤妹妹装模作样的来两根。年前在一个精神恍惚的早班之后,决定跟楼下的妹子去牛车水纹身,事后我在文章里写:

 

暴食症引起的精神问题最严重的时候,整天过的轻飘飘的,心里想着啊原来真正有病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的,很怕不受控制做了不可挽回之事。稀里糊涂的在一个毫无准备的早班后去Chinatown乱糟糟的纹身馆刺了TATOO,是在左肩上一朵红色的莲花,用我老母亲的出生年月日作绿色的枝。是一个满脸刺青的新加坡马来人不到半小时的随意之作,一向追求细节的我很不满意,那个用我妈生日做的数字枝是他随手写的,末尾的7甚至有点晕染。有时候早晨醒来觉得自己好像不完整了,像处子之身半推半就给了不确定之人那么悔憾。从镜子里望向那朵莲的时候,又觉得红的耀眼,开在我光滑的肩窝上,好像赋予了我整个人性格,心里也就宽慰多了。

 

莲,取自母亲的名。我太明白我掉泪的时候,母亲感尽然不同但身却要比我受成倍的痛苦——那种“我不是一个人难过”仿佛稀释了我的痛感让我觉得有枝可依。所以我疼的时候也必须扯的妈妈疼,但是又不能了却身后事,让妈妈一个人绝望的疼。所以刺了莲,让妈妈知道,她也是有枝可依的。

 

18年2月才纹身不久的我

 

过年同事邀请我们几个去她家里吃年夜饭,不记得大家都聊了什么,只知道我一直在夹菜,自顾自地喝酒,没到吃饺子的时间站起来便立不住,被抬进了屋内。第二日醒来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虚肿的要命。

 

碰着工作日同事跟我换班的日子,她走后我就彻底放飞自我,在试衣间把抽屉里桶装的马来糕点花生酥巧克力球通通解决完,有时候还会找一个东北姑娘要甜食。满足过后巨大的空虚感让我无法面对自己,我瘫坐在试衣镜前看着自己越发的丑陋不堪。

 

18年五一我给母亲和男友办了来新加坡的签证,一周的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在朋友圈po出看似光鲜亮丽生活美满的游客照。事实上哪天吃了一顿正餐第二餐我都会纠结的领着他两在路边转圈圈,越发无缘由地顶撞母亲。我在节食和暴食中循以往复,我救不了自己爱不了亲人。

 

一周后母亲和男友回国,我明白这样下去我会越陷越深,不久后便向公司递了辞呈。上司例行公事的留了我半个月就批准了。回来是7月17号,男友接到我一个劲地说你怎么把胳膊腿搞得这么细呀,这样一点都不好看的。

 

8月1号就开始正式在外贸公司上班了,公司离主城区比较远,附近的公租房一时半会儿排不到,就在镇上的村子里租了一间小小的民房。回来忽然一下子适应不了朝九晚五周末双休的生活,下班时常天还是挂着太阳的,我告诫自己中午已经吃过饭了,晚上就不该吃了。可是到了晚上便开始隐疾发作似的想吃,房间里一切能吃的坚果点心零食通通入肚,我拉了窗帘熄了灯目光呆滞的看着房顶。男友发来视频,我无声息的流泪,求他给我买百忧解。

 

中间去母亲那里,下班母亲给我准备饭不是不准备饭也不是,我满腹怨气的拒绝跟她说话,向所有亲近的人控诉母亲种种不合乎她身份的作为。周末的时候男友带我出去吃饭,常常是他把用过的餐纸扔进碗里我才停了筷子。我在心里绝望地想:回不去了,肯定都回不去了。

 

一天没有上厕所我就疑心忡忡,怀疑自己肠胃有问题。男友便领着我去了医院,无论是B超单显示还是医生亲自诊断,都没有问题。慢慢地我也不再经常提及,接受了自己慢慢变胖的现实。


故意挡住诊断结果骗发小说我怀孕的B超单

 

后面搬进了公租房,楼下住的是我从出生就认识的发小,每天下班她会上楼吃饭,尽管我一直刻意地在跟她比较,刻意比她吃得少,至少我开始接受一天三餐正视吃饭。周末男友来我这边或者我去他那里,出去吃饭的时候他都会说,吃不完就不吃了哦。我就会放下筷子,感觉我还是个需要人心疼的女孩子。

 

直至现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我还会想疯狂进食,不过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我就会吃一点,不会像以前一样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吃。前些日子和同事聊天她还提及:刚来的时候,你都不吃午饭的。我讪笑:哈哈以前精神不大好。

 

姑娘,别逼自己太紧。和身体做斗争,你永远赢不了的。

 

 

 

19年4月份的我(终于可以接纳自己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