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癫子”高老师

勾股定理 8月前 ⋅ 374 阅读

      高老师人称“高癫子”,在我们来学校之前这个外号就有了。

      刚开始听别人这么叫他,我觉得很奇怪,他却很不在意,总是笑呵呵的答应着,似乎越这么叫越显得亲近些。

      “癫子”的外号是怎么来的,我不记得了,只记得老教师说过他的一则趣事:

      有一次教育局的领导来学校检查工作,顺便要听他的课。高老师教化学,一般上的都是连堂课,领导听了一节课,按惯例是不要听第二节课的,但高老师却不干,非要拖着几位领导继续听他的第二节课,说他的课要两节才是一个完整的教学环节,听课不能只听一部分,逼得几位领导又听了一节课,听完课后也不敢评价,只得赶快走人,生怕他又生出什么幺蛾子。从此后,上面再来人检查工作都不会主动听他的课了。

      高老师是本地人,是高家“从”字辈的人,不过他家这一枝早已破败,像红楼梦里的刘姥姥一样,只能算是河溪高家的一个远房穷亲戚,属于解放后翻身作主人的那种。高老师是解放后读的书,是黄老师的学生。他是学校唯一的化学老师,常见他去上课时,穿着一件蓝布大褂(学校里唯有他才有这么一件工作服),手里提着一只木工用的提篮,里面都是些瓶瓶罐罐,光是这些装备就很让他显得特别。开会时,也数他张口要买这买那最多,校长怕他纠缠基本上都会同意他的要求。

      我分配到学校时,高老师已是中年,但他特别喜欢跟我们年青老师玩。他家住在河对面的一个村子里,老婆是农业户口,家里分得有责任田,他上完课后要帮家里干些农活,但这不影响他跟我们一起喝酒聊天,有时还请我们上他家去喝酒,有老师喝多了就睡在他家。我不太喝酒,去的次数就少些,经常要替他们看晚自习。

      我刚到学校时,不太出去交往,有时间就闷在房里看书听收音机。有一次高老师来到我房里聊天,对我很客气,说学生喜欢上我的课,很敬佩我。他是班主任,我很愿意与他聊聊学生的事情。他告诉我乡里学生不容易,只有考学才能跳出农门,但有的学生家里条件不好,农村分了责任田,只想让学生早点回家种地。他每个学期都要去学生家里做工作,让学生回来读书。那个时候还没有“流失率”的考核指标,高老师这么做纯粹是为学生着想。最后他说,他班里有几个复读的大龄女生,年龄算起来只比我小二、三岁,学习很努力,但不好意思来找我问题目,要我主动关心一下她们。

      我本来对高老师不很熟悉,有了这次接触之后,对他的印象一下子好了很多,与他的交往也多了起来。

      高老师敢做敢当,发起“癫”来,谁也不顾,很多老师都怕与他打交道。有一次校长在学生大会上讲话,好像是说了他班上的不是,他在下面当时就急眼了,认为校长不了解情况乱批评,急吼吼的就要上台去与校长理论。我情急之下一把将他拦腰抱住,其它同事也围过来劝他不要冲动,不要当着学生的面闹。

      事后,周君说我有胆量,竟敢去阻拦“癫子”,说“癫子”的脾气是“谁拦谁死”。其实高老师也是明事理的,后来他并没有抱怨我什么,反而说我为人正直。

      我因为了解了他的脾性,他也了解了我的为人,我们之间一直交往的很轻松愉快,基本上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同事之间关系能处到这种程度的还真不多。

      有一次双抢季节,我突发奇想,跟他提出去他家帮他去插秧。以前读中学时我们年年都要下乡支农,我插秧的速度还算可以,一时技痒,便想去练练。那天我是一个人去的他家,毕竟不是干农活的料,插了一块田后就累得不行了,高老师也知道我不过是玩玩而已,便收工回家,到他家大吃大喝一顿。

      喝酒时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上帝创造了世界后,派牛来人间传达旨意,要人三天吃一餐饭,牛在下凡的路上一路贪玩,到了人间却记错了上帝的旨意,传达时变成了要人一天吃三餐。于是上帝原来安排的食物就不够吃了,人间灾荒遍野。上帝它老人家不知道这个情况,过了好些年才想起人间的事情,便想来看看它的子民过得怎样。哪知一看,吓了一跳,人间饥寒交迫、饿殍遍野,一问才知道是牛将旨意传达错了,但旨意已不能更改,一怒之下便罚牛到人间来帮人劳作,供人驱使,还不得与人争食,只能吃人不要的草,死后还要供其肉让人食,供其皮让人衣。最惨的是,因为牛害苦了人,所以人在杀牛时,牛是不会挣扎的,只能是眼挣挣的看着自己被杀。

      这个故事有点意思,将人与动物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编排的有条有理,似乎人世间的一切苦难都有其合情合理的理由,这和基督教的原罪说是一致的。

      高老师一肚子的民间故事和乡间俚语,说小韩老师“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油”这话就是他说的,还有他说某人是“神仙放屁——一股神气”等等,可惜我记性不好,要不都记下来,就是一本民间故事集了。

      我恋爱后,第一次去长沙女方家,高老师特意给准备了几斤新鲜绿豆,当时城里粮店卖的绿豆都是隔年的陈豆子,只有乡里才有当季的新鲜绿豆。

      我调离学校时,学校为我召开了欢送会,高老师在会上发言说我是“老少和三班”。

      前些年,我和几个老同事回学校故地重游,首先就去了他家,我给他带去了两瓶好酒。他家已搬到学校的对面,新修了一栋两层楼的房子,他退休在家带孙子。看见我们来非常高兴,忙前忙后停不下来,我们开玩笑说他是不是又发“癫”了。

    几个老同事合影,“癫子”高老师就在其中。

 

相关阅读:

《河溪往事》

《周君的故事》

《小韩老师的恋爱囧事》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