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从一片空白到精彩纷呈

2月前 ⋅ 87 阅读

  从小我爸就跟我说:“你在成年前是一张白纸,你在这十八年里遇到的所有人都会在纸上给你留下重重的一笔。”现在,我这张纸已经是浓墨重彩了。

  2016年是我的低谷,中考分数并没能考取理想的高中,这给了年少轻狂的我不小的打击。为此我爸开始开导我,他问过我一个问题是念高中还是去技校。我为了争口气,选择了念高中。之后我爸妈就是专心为我找关系。

  一个月后,我走进了我未来三年梦重新开始的地方——外国语实验学校。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已经有无数的画笔在等着我。

  九月份,开学季。我被分配到了高一三班,一个大实验班级,也正如我妈说的: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当我走进教室,最先看到的是坐在小板凳上抱着根铁棍的班主任。他的教学方法是爱与暴力并行,当然,知识是暴力,打是爱。

  由于天生对集体活动缺少兴趣,在听说有趣味运动会的时候还是挺激动的,而我被分配到了最折磨的环节——指压板跳绳。对你心怀恶意的小竹笋虎视眈眈的望着你脚心最薄弱的穴位,本来会跳绳的我即使在语文老师免作业的条件下也没能跳够数。我只记得,那天头发很短,太阳很毒,脚底很疼。

  高一的语文老师体型和《胖子特工队》里的宝贝儿差不多,但真的是人心向善。她还是资深联盟玩家,我因为是第一个背下《寡人之于国也》的人,她履行承诺给我买了个烬的皮肤,诚意十足,虽然后来再也没有这样的活动,但还是赚到了。那时她的孩子还处在哺乳期,吃完奶后上了头,耍着奶疯即兴来了段醉拳,她老公则在一旁说着魔法少女的咒语玩着二次元游戏。

  高二分班,我依旧是文科大实验,但一开始的感觉不尽如人意,以前的影子再也回不来,只有未来还等着我去探索。

  其实我总觉得女班主任规矩特多,表面功夫要下足,而这些又都体现在我新班主任身上,一度导致我丧失了学历史的欲望。

  高二高三最难忘的要属英语老师了,我记不清怎么和她成为朋友的,可能是成绩,可能是颜值。她天生的公主气让我们又爱又恨,正如一部电影讲的“撒娇女人最好命”。因为高三听写成绩不理想,她第一次大发脾气,而我们也是使出浑身解数逗她哄她;第二次发脾气,哄她的人少了,因为看出她就是在赌气,虽然最后还是由我们道歉收尾,但冷战的过程像极了夫妻吵架。

  高三这一年,我是在睡梦中度过的,每天选课睡觉成了必修课,甚至判断出哪几节课适合睡觉,哪些课睡一会儿就会让你第二天后悔万分。即便如此,我依旧很快乐,不知为何,我身边女性朋友多了许多,有时候看着她们说不过你就说你傻子的时候就很有意思。

  当然,我也对爱情有过追求。一见钟情与日久生情从不冲突,只是产生情感的两种方式罢了,而我属于前者。这是我第一次设计如此漫长的计划,从认识到套近乎再到得寸进尺最后以放弃结尾。其中我的方式有过错误但由于我不肯放弃就拼命挽回,男生永远喜欢被依赖感,哪怕他喜欢的人让他递杯水都能让他满足,这种人最不擅长放手。可就在二模结束的当天,我选择了放弃,我始终没有告诉她我的真实想法因为不重要,她有自己的心仪已久的对象,那我也没必要做得不到骨头的舔狗,朋友就好,友谊长存。

  到现在为止,这张白纸只剩最后的空白,也就是毕业典礼。

  就在今天,我临危受命做了自己班的ppt,我看着那些照片,熟悉与陌生的脸颊让我恍然若失,曾经稚嫩的脸庞经历了高考的洗礼变得日益坚毅。放下笔的那一刻已经定格,随着试卷尘封起来,直到成绩出来的那一刻,我们才会想起那一刻的潇洒。我们班一首《房间》唱出了一间屋子沉淀的情感,面积不大,人数不多,但充满泪水与欢笑。

  我的青春白纸就此变得异彩纷呈,无论是追求过的姑娘,还是共进网吧兄弟,他们都是彩色的一分子,而我也是他们彩色中的一员。

  最后,只希望大家不坠青云志,无畏造英雄,带着千禧年的荣耀,挺起胸膛,翻山越岭,让世界都听到我们的声音。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