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特教老师的日常

. 5天前 ⋅ 45 阅读

  我毕业后从事过很多种工作,电话销售,药店以及医院的取药人员,厨工,快递员,药检人员,服务员,空调维修安装工,大家猜得到我是什么专业吗?药学专业,当初中升高没考好,只能在父母的安排下进了卫校读药学,拿了个中专的文凭,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重头来,我想努力点考高中,即使考不上,换个专业也行,当初班里的男同学大多都改行了,只有一两个还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改行的原因大概是工资低并且觉得无趣吧,其实父母希望我可以去医院工作的,在这方面我的亲戚能帮上忙,虽然前期工资不高,但考了药师证工资就会翻了两三倍,在三线城市这样的工资还是可以过的不错的,但是我害怕这种一眼望到头的人生,也不喜欢这种在亲戚朋友眼皮底下工作的生活,我想过的更好,有一段时间我常埋怨父母帮我选这个专业,因为他们只看到这份工作的安稳以及表面的洁净,但是他们没有更深层次的了解这个行业的深造时间以及薪水和他们儿子的匹配程度,我希望他们当时能强迫我读高中,上大学上大学,我希望他们当时为我考虑时能多想想,多想想或许就会更好一些,我知道我这么想很混蛋

 

所以当初我是怎么跨入这行的呢?当时换了很多工作,没有一份能坚持下去,身心比较浮躁,而且在不断换工作的情况下,我讨厌那些忙碌又没法很好实现自我价值的工作,可能在我的认知里,我那些从事不久的工作都是具有没能很好让自己与别人建立链接又或是没法和同事很好相处以及根本适应不过来的特征吧,所以受到了前前任同事的影响,我想去做一名老师,因为私人的幼儿园很多,并且在里面任教想必应该不会很忙,所以就误打误撞从事了特教

 

可能冥冥之中有一些安排,上天知道我不想做又累又没有意义的工作,于是在我职业的起点让我进入了一家教学管理较为松散的机构工作,在这里我过的很舒适,因为特殊孩子也有能力高低之分,我被安排在孩子能力较高的班级,当时的我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孩子能力较高就省了很多事情,比如会自己上厕所,比较听话以及听得懂话,对老师的教学水平也没有过高的要求(比起能力低的孩子),这个班里有10个孩子,有三个老师,包括我,我的职责就是在主课老师上课的时候提醒小朋友要注意听,并且在其需要帮助时给予辅助,比方说主课老师问到“苹果是什么类别啊”对于回答不出的孩子,我要小声的提示他说“水果类”为什么要教这些,为什么要这么提示小朋友,为什么有些孩子总是学不会,我不知道,我只要做的和其他老师差不多就行了,在我眼里,特殊机构与普通幼儿园的教学模式的不同之处在于这边的孩子除了上集体课之外,还要上一对一辅导,一对一的老师到点了就来接孩子,至于她们带孩子去教什么,我不知道,当时的我好像没有关注那么多,以为做一名特教老师就是这样,当孩子不听话或者上课不认真的时候,有的老师就会打他们,我觉得这是不对的,但是我也没有去阻止,因为作为一个新人我觉得好像没什么话语权,并且刚入职就站在上级对里面,怕是不是一件好事,我只想做好自己的,以身作则,但是有些小朋友比较调皮,如果不被他们所畏惧的话,他们是不会听你的话,有一次我想让小朋友跑快点(感统课)但是小朋友不听,其他老师就会用很嫌弃的眼神看着我,当着我的面说“如果是以前的男老师就不会这样了”在这样的环境内,我慢慢在某些方面向他们靠拢,不过与他们不同的是我会事先尝试其他正面引导的方法,实在不行再进行体罚,当然我的体罚也是有限度的,一方面是心里觉得过意不去,一方面是怕家长发现就麻烦了,我实在不想体罚孩子的,但如果说好话或者使用贿赂的方式又或者轻度的惩罚能解决问题的话,谁想要中重度的体罚孩子呢?即使当时的我认为打骂孩子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但是我又想不出更好地方式去引导,因为解决孩子长年累月养成的不恰当行为,短时间找替代行为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周围的环境不允许,班里同事打骂成习惯,并且快速有效,可以短暂的遏制住孩子的问题行为,而我的方法是不行的,这是我近两年的反思总结得出来的,以前只知道打孩子不能解决问题,并且在打骂孩子的过程中,打骂者会因为孩子的反抗愈加愤怒,本来打算适可而止的惩罚会控制不住加重力度,恐怕我也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所以时常自己不能变成魔鬼,你在凝望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凝望你....

一个合格的治疗团队,会定期开例会探讨教学问题,并且欣赏彼此治疗师的干预风格,这些条件恰好我所在的团队都没有,我曾经想为孩子们做一些事情的,但是队友不配合,结果就不了了之了,这也为我离开第一份工作埋下了导火索....

 现在坐在电脑前的我想起两年前所经历的的事情,内心毫无波澜,那时候的我只有一个玩的比较好的男同事,全校也就几个男的,一个是看门的伯伯,一个是主任,一个是和我平级的同事,理所当然的,我俩会相处的融洽些,而且我俩中午睡一个宿舍,晚上也是,再也没有比睡在一个小空间里更能升温感情了。白天六点多起床骑着摩托车和同事带着住宿的孩子去吃早点,吃完回来辅助孩子做操,带孩子去上课,早上三四节课,有游戏,自理,运动,认知课,上完课就让孩子们上洗手间,喝水,然后接着继续给他们上课,早上放学就带孩子去食堂吃饭,吃完饭带孩子睡觉,一个老师带1-2个小朋友,每个小朋友五六块钱,你一天带几个就给你多少钱,带到听话的小朋友还好,不听话的,这五块钱还不如不赚,那时候的我为了多赚几块钱,会申请多带几个孩子,但是这种情况也是少数,因为每个月都有安排指定的孩子给老师带,老师不想带,你才有机会帮忙,所以会有人觉得一份需要在中午多带几个孩子一个月才会加七八十钱工资的职业是有前途的嘛?这种生活我过了将近一年,如果不发生意外,我还会在这个舒适圈待更长的时间,这件事发生在下午,当时的我在上课,两个辅助老师在做别的事情,学生不算多,六七个吧,但是有些是需要我去手把手辅助的,顾得了这个,那个肯定就会暂时的照顾不到,刚好有个小朋友发脾气,于是就有老师在台下说我嘲讽我,具体是什么忘记了,反正我就很生气,就拉着那个小朋友出去教训一顿,并回教室和那个老师吵了一顿,而且由于组长的政治不正确,也就是采用不正当教学引导方式的带头人也认为是我的错,她平时的教导方式,对工作的态度,用双标的方式对待我,也就是她和另一个女老师什么都可以做,我做就不行,就要扣分,扣分就等于扣工资,于是我就辞了职,在辞职的前几天恰逢高考,有个学生的家长需要我帮他照顾孩子几天,也就是晚上要照顾他的孩子,这个孩子是个自闭症,十四岁了,力气大,情绪不稳定,属于低功能孩子,其他女老师hold不住,只能是我去带孩子,于是晚上下班后我多了些要做的事情,下午五点四十分打扫卫生后带孩子吃饭,吃完饭带他洗澡,然后开摩托车带他去到处逛逛,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我会习惯性的自我怀疑,想当初志比天高,看了很多鸡汤,认为自己会在销售工作中赚到大钱,开豪车,住豪宅,现在想想自己与梦想的差距,嗯,有点远...不知道带孩子去哪儿,于是就往自个儿家里带,妈妈看到我带孩子穿梭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十分担心,因为孩子如果发生什么意外,突然地跳下摩托或者干扰我开车,两个人该怎么办,当时的我没想那么多,如今想起我才知道害怕,当时犹如在钢丝上跳舞,稍有不慎就会毁了两个家庭,我可以不做出这种选择的,万幸至今一切顺利平安,当家长要接回孩子时,我挺想问他往后的日子该咋办,但是我没说出口,我也给不出合适的建议,当时的我的知识水平不足以为家长分忧....

 

离职后的半个月,我来到第二家机构,从事不同的职位,上一份是集体课的任课老师,这次要做一对一的任课老师,因为我想就算以后不打工也可以自己去创业,工作职责还是一样,上课!但是承担的责任不一样了,孩子是你自己在教,没进展就找你,不过由于是在三四线城市的私人机构,大部分家长学识水平都不高,我还没遇到家长投诉投诉过我,只是有遇过家长要求换老师,理由是这个老师不适合,不够严厉,我有尝试和她沟通过,我认为她有点本末倒置,因为我们追求的是孩子的治疗效果,而不是上课的方式,这也怪我,不怎么和家长及时的沟通,引发这些事情发生,当时的我是没用与家长沟通的概念,毕竟我最不擅长的就是这个,由于一对一对的上课模式对老师的教学要求会更高,更加细致,而我这种没接过专业培训的人,对课程的目标,上课的方法非常的陌生,是的,你没听错,在上一家机构是没有什么培训的,不了解,就像你应聘到了厨师的职位,但是你什么都不会的感觉一样,即使你知道要炒菜,做饭,怎么炒,怎么做,都不会,于是,就只能一边看着书,然后一边摸索着给孩子上课,这种孩子的时间的耽误不起的,很多核心能力在小时候多花时间可以学的进去的,大机会就没有发展空间了,但是我们机构好像没有一个是科班出身的,整个城市科班出身的老师可能也是不多的,上一家和这一家都没有,整个城市也就四五家,怎么上课呢,我的话就是看书里的教学目标,然后对比孩子的情况,孩子还不会的话,就可以教,于是很多孩子都学不会我设置的一些目标,难度过大和上课的方式有问题,就像一个一年级学生,我教他二三年级的知识,并且用只有大龄孩子才能听懂的言语去讲课,和我同一批进去的员工都是这样的状态,工作上的事情差不多这样,八点多上班打卡,时间到带孩子到自己的教室上课,早上放学就吃饭睡觉,有时候会很高兴学生没来,这样就就有空点玩玩手机,一个月休息八天,工资每个月是2200左右,是的,累死累活就为了这点钱,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差不多一年,在这一年里我更加意识到自己在专业上面的不足,于是在休息期间我跑去了大城市的较为专业的机构面试,并且成功入职.

 

目前在新机构工作快一年了,这边入职前有一个月的培训,培训了理论知识,向我们输入知识的同时也经常让我们上台把学到的知识分享,输出出来,这边学生的学费确实贵,我越来越觉得一个厉害的特殊孩子是用钱堆出来的,这边的教学是有层次性的,系统化的,可能由于教学,场地,人员投入了很多,导致学生的学费较为高昂,并且有很多老师的能力与这种学费是没法划上等号的,来到这边的日常工作主要是上课和与家长沟通,让家长续费是目标,让孩子进步大或者让家长感觉孩子进步大是达成目标的主要手段,以前的我从没有和家长沟通过,上完课就把孩子丢回去,没怎么沟通,在这边不同,如果沟通的不好,家长不愿意续费或者要换老师,你就完了,上级就会减少你的学生,没有学生给你上课就没有钱,所以压力会比以前大一些,在这边我还是主要给能力弱的孩子上课,就是那些叫他的名字没有反应,整天自言自语,或者三四岁还不会说话的孩子,有些学生要上几十节课看起来才有较大进步,所以要在进步微小的过程中与家长沟通好,让家长知道这些进步点,以及取得这些进步点的不易,在课堂上我们通常会把一个技能分解成很多个步骤教给孩子,这种教学方式称为回合式尝试教学法,我用这种方法教会孩子理解“是不是”“要不要”“有没有”的问句,当然了,学这种理解的孩子是有一定的能力基础的,那些学习基础弱的孩子就要从安坐能力,配合能力开始教,在前期我们会用大量的奖励物引导孩子配合我们学习,以ABA为基础的,强化孩子正确的行为,让其正确行为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比如会主动叫人,听到某些问句能结合场景回答正确的答案等。

 

我想以后自己开学校或者当培训新员工的上级,而不是只做一颗每天循规蹈矩旋转的陀螺,以上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