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里的男孩

浮生若梦 4天前 ⋅ 22 阅读

上午的街道,空气清新,人影稀少。

初阳柔情似水、轻轻拂煦,给树上覆满了点点金星。

我闲悠地看着,缓缓地走着。

一家五金店,大开着门,却不见人影;一家汽修店,师傅正躺在躺椅上,眯着眼,似乎还没睡醒;一家本土小吃,里面两个人正津津有味吃着,柜台后一位小女子在使劲敲打键盘,发出“嗒嗒嗒......”的声音,即便有两位顾客,但看起来依然很萧条。

柔和的阳光暖暖地热了,树荫下愈发清凉。

我缓缓转过一个弯,走上另一条道,这是条旧道,树老叶黄,杳无人影。道两边是待拆的楼屋,这些楼屋,不逊于现在的房屋,只不过让时间给抹上了一层厚厚的苍颜罢了。想来,这条道很久很久以前肯定是喧闹繁华的!

走了几十步,才远远看到一位老奶奶蹒跚走来,我在这边,她在那边,她的腿脚似乎有些不便,一撅一拐的,很艰难的样子,手里领着几个透明塑料袋,一摇一晃的,袋子里装着各色不一的蔬菜。

这条街,除了老奶奶,我没有见见到其他人。

我走着,悠悠地望着一棵棵跟楼房齐高的不知名的树,从树根一直往上缠绕的枯老苍痕的树藤,横枝上挂下来的密密匝匝的细小枝藤,轻轻地触过额头,仿佛那是一位历经长年累月、历史变迁的老者所留下的胡须。

这时,车道上,一个骑单车的小男孩,从我身后缓缓驶来,再这种时候,这种场景,骑着单车真是再好不过了。

不一会儿,“吱吱吱吱”单车就与我并肩了。那位老奶奶好像也在看着小男孩,努力地仰着视线,而我则已转向了别处,看着头顶的苍黄枯叶,一片片轻轻旋舞,尽管叶缝间的光线很刺眼,但我还是很中意看的。

突然,“咣当”一声。

我猛地一颤,定住,闻声而视,眼睛模糊了几秒过后,我看到了小男孩连车带人趴在了与我平齐的路面上——车倒在地上,小男孩趴在车上,后车轮还在“嗡嗡嗡”地转动。

以此同时,我看到了一名男子,他坐在电动车上,穿着白衬衫,插着腰,梳着光滑油亮的大背头,暗格领带摇摆着。当我看向小男孩时,他像也应声回头,那样貌好似周润发版的赌神,就是少了笑容。

他虽然是在小男孩跟前回的头,但他的车子却还在急行,然而当电动车稍慢下时,他已经在了人行道上。

小男孩趴的样式很奇特,我有些奇怪,他的车速并不快,不至于会倒成这个样子,而我的确看到了这样:单车往左边倒下,小男孩趴在车上。

怎么的!翻车还有这种翻法的?就算速度很快也不会是这样的!

不过,“大背头”的出现给了我打了一剂沉静。

看大背头行车的走向,再看此刻小男孩与自行车的画面,我大概已猜出了成个过程:

小男孩开着单车,与我并行,我两之间隔着有一棵大树的占地那么宽,而我瞥向了一边,没有看小男孩。

此时,小男孩的左边一个大背头男人开着电动车,加快了速度赶在小男孩面前,开上车道与人行道之间的小斜坡,开上人行道。

不料大背头估错了,也许只是差那么一点点,当他的电动车正要完全穿过小男孩的车前时,电动车的尾部侧边跟自行车的最前边擦着了,再者自行车跟电动车相比那可以是以卵击石的。因此,“大背头”依然还在前行,他甚至都没察觉到发生何事,当声音响起时他才回过头来。

这整个场面,让我一时间能想到的,只有这样的过程。

或许我的猜想是错误的。

我先是怔在原地,顿了一下,才过去把小男孩扶起。

小男孩双手撑在地上,掌缘都破了一大圈皮,殷红的血蔓延了整个掌心。

小男孩在我扶持下立起,他的脸变了色,用小手指轻轻扫去伤口处黏着的沙灰。

看着那伤口,看着欲将滴下的血滴,看着小男孩微颤的小手指,我有些颤抖。我再三叫小男孩去医院,他不是嘤嘤地说没事,就是勉强地说不用了。

我更满是同情和怜惜。

我把单车抬起,推到人行道上定住,查看了一下,只是磨了些痕。

我看着小男孩,小男孩还在清扫着他的伤口。

这时,对面的那位老奶奶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身旁,她瞪大了眼看着小男孩殷红的伤口,怜惜的说:“孩子,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小男孩只是微微摇头,没有回话,但我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肯定是不好受的,只不过他忍得很好。

“这人怎么这样呢?”老奶奶望着大背头去的方向,有些气愤的说。

老奶奶外表上好像是众病缠身的样子,不过说话的语气、口气却铿锵有力,清晰亮丽。

我寻着老奶奶的视线看去,已不见那大背头的人影。

看来,我的猜想还真是准的。不,准确的说是我的分析相当吻合。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