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

阿金 3天前 ⋅ 26 阅读

        我想我这辈子最内疚的事就是在我爸临终的几个月时没有给过他最好的关怀,也没有好好说过我很爱他这种话。中国人拙于表达爱真的是一种常态,而这种常态很可能会造成终身遗憾。

        2017年5月我的父亲被确诊为食道癌晚期,是我一个人去拿最终确诊报告的。在那之前,我们都曾怀着无限的希望是可能只要做个手术,割掉那个病灶就可以的。所以那天我拿到报告,一直晃悠到晚上才敢回家。对于保守治疗意味着什么,在我父亲做身体全面检查,医生反复交流中就知道一二了。我爸的生命要进入倒计时了。我一直在家里小区楼下排练着我的台词。我要装作很轻松一样告诉家里人或许不用手术,我爸就能康复了。事实是,我这一天没打电话给家里就已经出卖了一切。那个晚上,我爸禁止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我不知道那个晚上我爸经历了什么?我想那是他这辈子觉得最长的一个晚上吧。

       第二天,我们都开始给老爸打包行李准备住院了(不能手术,我们只能做放疗和化疗)。我爸心情看上去很好,他还说着等病好了,还要继续上班,一家去哪里旅游等等的话。人生真正吊诡的是,看上去最该难过的人却成了我们当中最应该保持着假装快乐的人。因为那可能是我们精神上的一根救命稻草。至少能救我母亲的心情。而事实上,当时整个放化疗区,我爸是最严重的,也是住那个病房最久的病人。当时很多的病友都是癌症早期,只是手术完进行巩固。而我爸是没办法手术,只能姑息治疗。想试图用放化疗缩小肿瘤而已。所以我妈最难过的时候就是看到其他病人出院。这个时候我爸就会说:平常老怪我没时间和你待一块,现在不是很好,天天待一块了。

     我想我要是个小子的话,我和我爹也应该是个很好的酒肉朋友吧。可惜了,我是个姑娘。我爹住院早期,意识还很好,那个时候我也都30岁了,他让我快点找对象。女婿也不需要是养鸭专业户了(他爱吃鸭),活着就行。可是过几天再和我聊的时候,他说认真的想了想,还是不能只是活的这个条件,必须得对我好,必须得自己喜欢。我们父女两,聊了好多事情。聊了他的初恋,聊了他的江湖。聊到兴起的时候,他就问我:“闺女,能不能偷偷给我来点酒”。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和我爸能够这样聊天。不过等我还想经常这样和他互动的时候,他的意识已经慢慢开始模糊了。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我爸是当过兵的,所以对仪容仪表还是很在意,放化疗多了,他头发开始掉。他说他想要个帽子。刚好父亲节到了,我就顺着这个人情给他买了。他还逗我说:你真精打细算,这么便宜的礼物让我赚到了。父亲节的那天,我很想跟他说声我很爱他,可是始终话到嘴边说不出口。趁着妈妈带他去医院食堂吃晚饭,我回家的时候,对着他的背影喊了声:老林,父亲节快乐! 他头也没转,对我摆了摆手,说回家注意安全啊。

    老林很爱唱打靶归来,还很爱唱咱当兵的人。他有很多朋友,小到同我这个岁数,大到70好几。住院的时候,很多人来看他。但是他不是富豪,也不是什么大官。如果说是什么特质的话,应该就是老林真的是一个很热情的人,小到有的小孩子要上学户口问题,大到有人申请特困户,他能帮上忙的,他一定帮。所以我们老林特穷。老林对我都很抠抠索索的,我想买双新鞋子,他肯定会选择最丑的,因为最便宜。可是我亲眼看到他掏钱给他所谓兄弟的小孩买比我贵的鞋子。还有老林不爱在家吃饭,别人家今儿个就是一叠花生米,他就可以就酒对付一晚了。他也是个老顽童,哄我妈的法宝也是千奇百怪。比如剃光头,说我妈不理他,他就去做和尚了。老林以前和我妈谈恋爱很费劲,因为一个是闽江东岸,一个是西岸的。他就把衣服裤子顶在头上,从西岸游到东岸,和我妈看个电影,再游回去。当然这可能也只是个传说了。不过老林到底还是欠我妈的,我觉得他对所有人都好。就是对我妈说不了甜话。在父亲走的前两天他说要孝顺我妈,这辈子他对不起她了。老林懂得他媳妇的好,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吧。

    因为他走了~

    5/19住院,9月初出院,9/22病逝。如上,我都没有提到他的疼痛,有些记忆就跟伤疤一样,不敢揭开。老林在父亲节过完之后,情况急转直下。一天苏醒的时间不过一两个小时。他肯定是很痛很难受的,但是母亲问他的时候,他总是说不疼。当时他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但是后期他不能靠嘴巴吃食物,只能靠胃造瘘输送食物。可惜那里总会出血,所以不得已还得做胃镜检查,查看出血点。这对于后期病人来说,是非常痛苦的。我妈不同意,父亲半梦半醒之间笑着和医生说:为人民服务,坚持到底。。。。。。这可能都是当兵的时候渗透出来的意念吧,最终我们还是再去做了检查。检查之后,我们做了个艰难的决定,决定让父亲回家。本来想过一个中秋节的,却始终没有等到。我只记得妈妈问他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时候,他实在是没有力气了,颤颤巍巍的说了两个字:保重。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