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线小城高中择校之乱

晓盐 3天前 ⋅ 108 阅读

又到中考,去年给女儿择校时过山车般的颠簸混乱仍然历历在心。

 

2018年7月1日22:47

尽管很晚了,我还是给小姑儿儿打了电话,让她立刻联系她的初中班主任现在担任三中教务主任的刘老师,波妞的分数出来了,刚过530,按历年的情况一中二中是别想了,四中最差又不想读,只有押宝三中了。

初中家长群里疯传三中于考试前已经在各区县、外市甚至外省招了三分之二的尖子生,留给我们本市的名额少得可怜。想到波妞的成绩没有绝对优势,前几天由小姑儿儿送给刘老师的新款手机又被退了回来,我心急如焚。

之前还只有一中二中这样升学率高的学校偷偷在外地“掐尖儿”,今年连三中都在全国设了几个办事处,等一模二模一出分儿就买到了成绩单,挨家挨户到外地学生家公关,连班主任们也被贿赂了极力向学生推荐,跟一中二中抢生源。公关虽公关,这些学校对外地孩子却分数要求高,还收取不菲的赞助费。想想如果我是学校也愿意要外地孩子吧,来的都是家境好的优等生,比收本地生源实惠。所以去年有3000个孩子没能读到本市高中,名额都被外地生挤了。家长闹到教委也无济于事,听说被剩下的只有读职高或者偏僻的乡中了。

小姑儿儿听到波妞的成绩还挺高兴,连问我有没有可能送她读一中,小姑儿指的是一中的赞助生,需要托关系还要拿钱砸。我打断了她,让她赶紧的联系刘老师,这情势能进三中已经阿弥陀佛了,务实为好。挂了电话才想到女儿比平时成绩多考出三十分呢,想夸夸她,还是算了,刚刚还闹别扭想读二中,觉得三中配不上她,这时候可不能助长她的心气儿。

 

2018年7月1日22:53

家长群里说明天一早三中会出分数线。正寻思现在让小姑儿打给刘老师会不会太打扰,小姑儿的电话来了,她说有点晚了想明早再打,俩人想一块了。我嘱咐小姑儿手机充好电保持开机,波妞能不能录上就看明天了,她爱晚起,可不能误事。

再看家长群炸了,比波妞高出五六十分的家长都商量去四中校门蹲点,第一时间缴费。三中本届招满的小道消息不断传出,大家都说今年悬了,三中没指望了。群里相熟的家长问我要不要去蹲守四中,我装睡没回。不甘心让女儿读最差的,死盯三中吧!

关了微信,想踏实睡几个小时,却忍不住隔二十分钟打开刷一次,如此折腾一宿。孩子姥姥来照顾波妞和弟弟,俩孩子早早睡了,老人比孩子敏感,我看微信群的时候她总凑上来,打电话也在一边听着,半夜起来发现她坐在沙发上一阵阵冒汗。

群里有人拍了四中校门口的视频,黑压压的好多家长,还有带了坐垫、风扇、花露水的,看来真要彻夜等。

 

2018年7月2日5:50

给孩子姑姑打电话叫醒儿,小姑儿很清醒,看来也跟着熬夜数时间了。她发来与刘老师的对话截图,刘老师问了女儿的分数,说上午十点出分数线。

家长群里没人再讨论四中,但有个家长私信我她已经给孩子报上了,她说四中的报名系统从昨夜十二点开到今早五点,现在已经关了,我心里紧了一下。老人孩子还没醒,我把老公拎起来开车去三中,虽然蹲守没什么用,但我已经没办法在家等到十点钟。

三中门前和昨晚四中的景象一样,甚至聚集的人更多,不少家长等完了四中直接过来继续等三中。有家长问我带没带银行卡,忘了,赶紧让老公回家取,家长们有的说交现金,有的说是刷卡,我一下催老公快点来,一下又让他取了卡就去自助机上取现金,做两手准备。看着现金、卡都在手分数还比波妞高的那些家长,我有一种坐以待毙的感觉。太早,银行还没开门,家里几张卡都设了限额,老公为了凑三万块到处找不同银行的提款机。

我把三中门口的聚众景象拍视频给小姑儿看,小姑儿问了刘老师,说今年网上缴费,让我别在校门口傻等了。还说三中提前出分数线招生这是违规,正常都是一二三四中依次录,家长们这样聚众围观让校领导更捏一把汗。确实,三中保安每十分钟过来轰一次人,可家长们哪里肯走又怎么敢走,学校后来干脆拉警戒线赶人。这时候老公取够现金带着卡赶来了,一路被我催的停车太快甩尾小漂移,差点蹭了别人的车。他刚下车我就坐上副驾:回家!一路上没敢看老公铁青的脸。

 

2018年7月2日08:58

家长群里波妞班主任发来一张照片,是手写的三中分数线,谢天谢地波妞上线了学费一万三的那档,还高出十几分。赶紧告诉小姑儿,全家都很高兴,只有波妞没所谓的样子,我知道她心里还想着二中。小姑儿又提有没有可能去更好的学校,我没接茬,其实去年就找了一中的资源,我娘家邻居的哥哥在市里开厂,是纳税大户,他手里有两个赞助生的名额,但要看孩子的成绩。波妞成绩出来的第一时间我就给她的班主任打了电话,老师说这个成绩与三中最匹配,如果踮着脚去一中二中女儿很可能跟不上。

我和老公给波妞准备了二十万择校费,其实赞助费倒不是问题,我是真怕女儿跟不上,往届一中二中的赞助生会有一批在升高二前转学到杂牌私立高中,就是因为跟不上了,上课像听天书。

 

2018年7月2日09:20

老公的手机响了。

“廉波妞已被乎市第三中学联办学校录取,请用电脑登录三中官网,点击‘2018新生报名’”,选择“缴费”,选择“支付宝”按提示说明进行缴费。”

两分钟后发短信的那个号码来电,对方自称三中的招生官,祝贺孩子被录取了,让准备好一万三的学费,按照短信提示缴费。

我赶忙登陆三中官网,有波妞的信息页面,却找不到缴费栏,老公打给招生官,对方说系统不稳定,让我们耐心多刷几次,还安慰不必着急,只要两天内交上就可以。我们松了口气,和小姑儿两边刷新,心想总能缴上的。

这期间接到我弟弟的电话,他有同学在二中教书,说手头有“赞助生”的名额,问要不要给波妞报上。想到波妞对二中的向往,我马上说报上。二中不及一中的升学率,但比三中高出一截,我们心里又多了一重希望。

小姑儿打电话过来,刘老师让抓紧缴费,系统可能只开二十分钟。这与招生官的说法大相径庭。我把二中赞助的事告诉了小姑儿,我们因此心态有所放松,只是两边继续刷新页面,没做其他努力。

弟弟的同学与我联系,他把波妞的信息报上去了,但提醒我们三中四中该报就报不要耽搁,二中赞助并非板上钉钉,最终会按照人脉和成绩综合考量。看来三中还是大意不得。老公又给招生官打电话,这次对方有些敷衍,说可能是会计忘了做缴费单,给我们会计的电话让自己联系。

刘老师问小姑儿缴费成功没,得知还没交上要我们赶紧的,别犹豫。小姑儿直接打了会计的电话,会计沉默了半分钟,要我们十分钟后刷新页面,她现在给补缴费单。

 

2018年7月2日09:50

终于刷出了缴费栏,但费用不是事先通知的一万三,而是一万九。

老公给招生官打电话,对方只说缴费单上是多少就交多少,就把电话挂了。我们有点懵,小姑儿问刘老师,刘老师第一反应“你们有录下招生官通知学费一万三的通话内容吗?”

……被录取是件好事,当时只顾着高兴了,谁想到要录音电话内容呢。况且,谁会想到防备学校坐地起价,漫天要价……

老公再给招生官打电话显示拒接,小姑儿打给会计同样拒接。一万九,交不交呢?真的很气,但因为这个赌气搭上孩子的未来吗,家长怎么赌得起。学校掐准了家长的软肋。

与招生官、会计交涉的任务交到小姑儿身上。既然电话不接,小姑儿给两位发短信沟通,要求改回学费,表明我们有波妞学费是一万三的证据,甚至告知了我们有三中校领导的熟人,但是孩子考取了想走正规流程,小姑儿把刘老师发她的三中提档线作为证据一并发了。

两个人的短信显示已读,都不回复。

小姑儿契而不舍继续发信息沟通,能想到的软磨硬泡的说辞都使上了。会计可能被说得有点毛了,终于回复一条:既然你们找了校领导,就走校领导的途径缴费吧。老公也接到招生官电话,却是另一种画风,对方坦言自己不是三中的在编老师,也不是正式招生官,只是个外聘的,言外之意他说的话可以不作数也无法因他牵连三中,然后还是那句话,你家孩子想上就交一万九,不交就别上了,也甭想为这事投诉三中。最后还补一句,三中的录取现在已经超员,系统将随时关闭,你们家长自己看着办。一贯好脾气的老公听完电话爆了粗口。

这是学校的办事风格吗,简直流氓无赖行径。

过了两分钟,老公收到一条新短信,“第一档自费已收满,您已被转为第二档自费,请选择支付宝按提示用支付宝扫码进行缴费。”算是校方的官方说法吧,相当于最后通牒。

小姑儿如实转告刘老师,刘老师叹口气,劝我们不管一万三还是一万九,赶紧交上吧,不然系统关了她也没办法。她听到内部消息11:00缴费系统关闭。

正儿八经考上的学校,为什么还这样被动、狼狈?

 

2018年7月2日10:58

小姑儿发来缴费成功的截图。一万九。

三中的名额算是占上了,但是为什么一点都不开心。静下来想了一会儿,我希望小姑儿和刘老师联系把与招生官的一系列交涉过程发给她看,第一年的费用已经交上就这样了,希望高二高三的费用能按照录取线一万三缴纳。

小姑儿把我们前后收到的短信和电话内容整理了发给刘老师,刘老师那边没有任何回复。

小姑儿猜刘老师可能生气了,觉得我们不知足,她觉得这事也许怪我们自己,二中带来的希望让我们对三中缴费不够上心。是这样吗?但我们始终按照招生官的说法在刷新系统,从来没停止过呀。如果说刚开始给的缴费单是一万三我们没及时交,后来改成了一万九,说我们自己延误错过那也认了,问题是始终没有缴费单,第一时间刷出来就已经是一万九了,这也要怪家长手慢?再说什么时候学校缴费变成了拼手速拼网速的竞赛了呢。

 

2018年7月2日14:10

我莫名失声。老公把我关在卧室补觉,收走了手机。怎么也睡不着……

有点被三中的收费风波恶心到,继而怀疑这样的学校能把女儿培养好吗。起床给邻居哥哥打电话,既然二中有可能,一中是否也有一线希望。邻居哥哥问了波妞的成绩立刻婉拒了,他要把名额留给一个干女儿,因为跟对方有资源置换,而且他干女儿比波妞多考了十分。

以波妞的成绩确实够不到一中吧,作为家长我们也尽力了……

又被老公没收手机,赶回卧室。感觉自己有点沮丧地睡着了,但手机在客厅里只响了第一声,我就一个箭步冲出了卧室。电话是弟弟的同学打来的,通知我们向二中推荐人的账户打款十六万,给波妞排上队,又重申这并不代表孩子被录取,要以最终通知为准,如果没录上钱会如数退还。

老公带着卡直奔银行,潜意识里我们更指望二中了。

 

2018年7月2日14:26

十五分钟后,老公电话询问对方开户行,他已经排到柜台了。我翻信息的当口邻居哥哥电话进来,我想了一下还是让老公等两分钟,接起电话,邻居哥哥说他认识的一个客户手里还有一中名额,问我考不考虑,我连说考虑,问赞助费多少,邻居哥哥说十八万,随后直接甩过来一中推荐人的账户信息,说考虑好了就可以打款排队,他刚刚已经把波妞的成绩报给客户了,在可排队的范围内。

电话换到老公那头,我要老公放弃给二中推荐人的汇款,赶紧添两万给一中推荐人汇过去。短短两分钟我说法大变,老公那头沉吟片刻,问我不是被什么人骗了吧,胡乱汇款。我一边向老公解释一边吼他别啰嗦,生怕三中延宕的情形再度发生。虽然二中升学数据也很好看,但跟一中差别相当于“双非一本”和清北的差别吧。女儿的理想是二中,如果最终超出预期走了一中,希望她能更加努力珍惜机会,跟优秀的老师同学一起三年,能沾染点优等生的好习惯。

老公把十八万汇入指定账户,回家后感叹女儿择校一回,他对钱已经失去概念,什么二十分钟涨6000块,赞助费动不动十几万,在我们这个四线小城赶上房价涨幅了。想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中赞助费仅比二中高出两万块这件事看起来是多么划算多么幸运。

事后我看了手机记录,二中通知缴费和一中来电中间只隔了十六分钟。如果老公再快一点,十六万汇过去,现在我们只有对着一中名额望洋兴叹了吧。

想来我们家长的想法也很怪,三中凭空多出六千块那么大反应,但是对一中二中动辄十几万的赞助费却觉得理所当然,我也说不清楚是因为一个是无赖敲诈一个是明杠,还是我们心里的重点学校情结作祟。

 

2018年7月15日

   一中与二中的套路一样,缴费只是排上队,不代表最终录取。以波妞的成绩,一中比二中更加没把握,但此时全家都因为三中的坐地起价耿耿于怀,实指望女儿能走一中。

静静等待了十天,一中那边悄无声息,三中却通知去学校报到。沉寂许久的家长群紧接着炸了,知情者分析三中这个确认环节意味着如果前去确认学校就可以将孩子的学籍锁定,日后就算被一中二中录取,也没办法就读。这意味着三中不甘心做一中二中的备胎、保底,如果你想读更好的学校就得冒险,给三中写放弃声明,赌上可能无学可读的后果。这一届届的,四所中学之间的暗流汹涌越发白热化,逼着家长做决定。

以孩子的前途为赌注,你敢赌吗?

女儿的意见一直很明确,不想读三中;老公心大,也建议放弃三中赌一把;我这当妈的却陷入患得患失。上次失声之后一直没有好,收到三中的通牒嗓子完全发不出声了,我讨厌自己关键时刻这样脆弱。

我们夫妻都没读过大学,对学历带来的艰难、不公深有体会,所以在女儿和小儿子身上非常用力。此前差不多有十年全家靠我在厂里做技术员的工资生活,好在这五年老公的业务终于有起色,孩子想上辅导班也不在话下,还攒了这二十万择校费。

尽管发不出声,我还是扯着嗓子跟小姑儿聊了一个小时,她是家中唯一读了大学且发展得还行,也许该听听过来人的意见。小姑儿和老公的想法一致——放弃三中赌一中。她因为三中漫天要价的作派对母校万分失望,三中此前是一所初中,小姑儿初中三年是在那读的。她说后来和刘老师沟通,没想到恩师第一句是“你们全家应该感到很幸运,孩子有学上了,多么来之不易。”还说招生官前后不一的说辞是“不得已为之”,报名得太多了自然要分流,只能那样说,谁让你们赶上了涨钱那拨呢。小姑儿说她的内心瞬间崩溃,后来常常做同一个噩梦,梦里自己和波妞考了同样的分数,却因为那时家在农村没钱更没门路,落得无书可读,被逼着去打工。小姑儿还从刘老师口中得知十年前她择校的时候就有“赞助生”,只是她这样的农村学生不知道而已。小姑儿当年读的是二中的自助,是公助、自助、赞助三档中的第二档,三年学费共7200,很幸运这费用农村家庭还出得起。她当年还奇怪自己是自费生学号却还挺靠前,初始学号是23,全班人数75+,现在才明白那时班里大多数就是像波妞这样的赞助生吧。

小姑儿的意见参杂了太多主观情绪,不能为鉴。

应该赌还是放弃?真心觉得中考对家长亦是一次大考,一场大战。

 

2018年7月16日

整夜失眠。

三中通知的确认时间是上午十点前,老公按照群里“放弃声明”的模版手写好,我们两个一言不发前去三中。车里气氛低到极点,我怀疑如果遇上塞车或者小剐蹭,我们两个可能推开车门路怒大吵。

我甚至想到,如果女儿最后真的无书可读,也许我们两个会离婚。虽然只是一闪念,但按当时心境一点不夸张。

车行到一个路口,等红灯的时间,我一边读秒一边心里突然有了个主意,我要老公调头去四中,三中不愿当备胎,或许四中乐意呢,以波妞的成绩在四中必然是第一梯队。老公也没问什么,默默调头了。

到了四中,虽然临时搭起的招生处还存在,但压根没有接待的人,学校里似乎只有保安和值班老师。眼看要十点了,老公也不说话,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终于逮到一个值班老师,得知我们的来意那老师很诧异,说出分当天夜里四中就招满了,你们现在来等,也太拿孩子的学业不当回事。而且四中虽然升学率不突出,但是成绩中等靠后的孩子毕竟也多呀,他们不会被纳入一中二中的考虑对象,基本上板上钉钉,所以四中每年都不需要补录。

没戏……去三中吧……

老公将放弃声明交给三中招生办的时候,那招生官好像见怪不怪,把那一页纸夹到一个文件夹中。我看到里边已经积攒了很多张内容大同小异的声明。

眼下只有“一中赞助”这华山一条路。

 

2018年8月17日

我实在想不起来去年7月17日~8月17日发生过什么,那一个月仿佛真空期,太紧张太难熬了。身边被一中二中公费、三中四中公助自助录取的消息络绎不绝,波妞孤注一掷毫无消息,那些相熟的孩子及家长有办酒庆祝的,我都找借口没去,实在装不出轻松。

女儿天生乐观,也开始每天问我有没有接到通知。我安抚好她自己却陷入失眠,还时常幻听,总觉得电话在响。介绍人说每三个候选人中录取一个,我既盼望又害怕介绍人的电话打来。

只有等待。

 

2018年8月26日

还没消息。和波妞同样情形的几个孩子陆续得到好消息,我却连安抚她的力气都没了。压抑着隔两三天问介绍人一次,又急又怕把人家搞烦了直接退钱不管了。

26号下午,正当我犹豫要不要再向介绍人探探风,对方却主动打来电话,铃声响过一会儿我才接的,握手机的手明显在抖,我避开家人去到阳台上,才按下接听键。

介绍人问我有没有收到学校消息,没有,没信息,没电话,自中考后我和老公24小时开机,什么都没收到。听到否定答案,介绍人什么都没说挂断了。                       

9月1号就正式开学了呀,一中的公费生和自助生已经开始报到军训了……

波妞的班级QQ群里几乎所有孩子都在昵称后面加上了高中校名和班级,只有她还是干巴巴的“廉波妞”。女儿也开始坐立不安,同学聚会推掉一个又一个。全家人顾不上掩饰焦虑,一天也没有几句对话,以致于小儿子都察觉到瞪着困惑的眼睛问:怎么了?怎么了?

再这样下去大人孩子都要疯了,老公决定全家去内蒙自驾游,叫上他表弟一家,大人一直在轮换着开车赶路,四五个孩子聚在一起好暂时忘了烦恼。

但再忙再乱再放松,我始终把手机的铃声开到最大音量,时时装在口袋。

 

2018年8月29日22:50

转眼旅行已到回程时,我和老公捋了捋本市的几所乡中,我俩都说是给女儿留后路,心里明白这大概是唯一出路了吧。我当年读职高是没得选,现在女儿也要去读乡中吗。

晚上10点50分,长途驾驶十几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了家。腿脚都肿了,我和老公瘦了一圈。

我在内心放弃了,给儿子洗澡的时候第一次没带手机进去。

但是手机响了。老公跑着送进浴室,介绍人打来的,我突然失去了接听的勇气,非要老公接。老公和介绍人没联络过,两人只是寒暄不入正题,还是我把电话接了过来。

介绍人仍旧问有没有接到通知,我说没有,“波妞是不是没希望了,都这个时候了我们该不该找个乡中去报到?”对方停顿了几秒,表示她找推荐人核实一下,今晚给我一个结果。

等待的可怕的20分钟。

介绍人回电话了,我接起时已经完全不报希望。可能听出了我的绝望,她开门见山——波妞被一中录取了!

直到录取短信转到我手机上,我都不信。不敢信。介绍人说学校把短信误发到推荐人那儿了,已经发了好几天,由于三方没通气儿以为对方已经知晓。

我看着“廉波妞被一中联办学校录取”的消息,久久什么都说不出来。

连夜把女儿叫醒,告诉她录取的事,波妞竟没什么反应,翻个身复又睡去。

又是动员小姑儿、表哥连夜凑学杂费,此前的十几万只是赞助费。由于夜间网上支付很不便利,几个人凑在我们家老房子里捣鼓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费用交上。今晚已是截止期。

交上钱的那一刻,我的嗓子突然开了,抬头看见老公额上一小搓白发根。小儿子粘着我不肯睡,也跟着来到老房熬夜,看着他一会儿困个跟头一会儿又凑到我们中间瞧热闹,表哥叹一句——大的完成任务了,小的是不是又要开始了,该读小学了吧?(可不吗,搞完女儿的高中立马无缝链接儿子的小学择校,感觉又可以开一篇……)

 

2018年8月30日

女儿虽然看着淡定,但一早儿就和同样考取一中的初中同学约早餐了。

近一个月,为了免受刺激我卸载了朋友圈,也不跟朋友、孩子家长们讨论女儿升学的事,现在大欢喜尘埃落定,我回归了社交圈。

我小学同学有个儿子和波妞同届,我先打开了她的朋友圈,不出所料,她儿子考取了一中的公费。这一个月来我没有接到同学的借钱电话,就猜到她儿子应该考得不错,不是一中就是二中公助。因为但凡自助她会向我借钱的,早在中考前就拜托好了。同学家儿子读初中的钱就是从我这儿拿的,现在还没还上,我知道她是真没有,这笔借款没告诉老公,怕说了她再借就不好张口。

我和同学聊了一会儿,得知彼此的孩子都读了一中我们都很高兴,虽然她儿子是一中公助,我女儿只是个赞助生,他俩也不在同一校区,但师资和管理是共享的,考试排名也是两个校区大排行。

她儿子考了700+,比波妞高出一百大几十分。

 

2018年9月3日

把女儿送到学校,两个月来我第一次睡到自然醒,老公说我打呼特别响。

我和老公与小姑儿视频,三个人复盘这场高中择校,老公以我同学的儿子和波妞为例,感慨上天是公平的,同学家条件不好,她的儿子考上了不需要额外付费的公费生,而且是最好的学校;我们家条件好一些,却要用尽一个小康之家所有的积蓄才送女儿去了同样的学校。

小姑儿坚决反对老公的论调,她说我们看到的只是两个幸运儿,而那些成绩如波妞家庭条件却如我同学家一般的才是绝大多数,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选择,只有无奈和接受。

我同意小姑儿的说法。

 

2019年1月27日

三中的一万九学费终于退回来了。

期间我曾想过举报三中的乱收费行为,打了市长电话,省教委、国家教育部的举报电话,只有市长电话接通了,接线员记录下我的口述,之后未有下文。教育部的电话始终占线,但过了几天发来一个短信,说对我即将举报的内容很重视,要我邮件说明,并附上相关证明文件。

其实从那位刘老师问是否录音了招生官的电话起,我就小心地把一切证据都刻意保留着,但收到邮件的时候我已经没有这个勇气了,或者说没有那个心气儿了。我的孩子还在这座城市读书,我的举报多半石沉大海,但若是真的有用,招生重新洗牌,波妞还能不能读得到一中呢,或许取缔自助生她连三中都进不去了呢。我意识到在这件事情上自己非常双标,虽然学校到处“掐尖儿”挤占本市孩子的教育资源,是择校畸形的主因,但我砸十几万赞助费,以及考前让小姑儿送手机试图贿赂,又何尝不是违背教育公平呢。

有时候我也会想起小姑儿的话,如果同学家儿子考了波妞的分数,他现在会在哪里?有没有学可读?现实中这样的孩子有多少?波妞是否挤占了比她更优秀孩子的机会?

此外,关于给波妞办一中的推荐人是谁,我问过介绍人,她讳莫如深,说我不必知道。后来我无意中在一个报名表上看到推荐人姓名,在百度百科查到了这个人。老公说这些推荐人(包括二中的)都是学校变相行贿的头脸人物,赞助费都是直接打到推荐人户头,至于推荐人给学校分不分、分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