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家族的表功文件

难游的海 1月前 ⋅ 153 阅读

                                                                         一个家族的表功文件

                                                                                         ——写于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4周年

                                                                                                          讲述人:靳昌华(72岁)

 

                                                                                   一、表功

       1958年9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大约在十点半前后,我们一家人刚关门睡觉,忽然一阵急促的叫门声,就听到有人道:“老靳,老靳,快开门,看看是谁来看你了!”父亲起床穿好衣服,点上煤油灯,打开门,门口有五六个人。其中一位穿着呢子大衣,佩戴少将军衔的军人上前一步紧紧握住我父亲的手,激动的说道:“老靳,是我啊,我是刘希骥!”我父亲楞了一下,也马上认出来了,说:“老刘,是你啊,你怎么来了,我们一直可都想着你啊!”

       我母亲也起来给客人们倒水,我们孩子们也都穿衣服起来,坐在床边好奇的看着这些客人,隐隐觉得不同寻常。

        后来知道一同来的人里,还有一位是是当时的新沂县县长蔡贡平,一位是当时的新沂县公安局局长蒋兰田。

        蔡县长说:“老靳同志,刘将军是专程来看望您的,还要为您的革命贡献表功啊!”,说着,蒋局长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两份装订好的纸本子,打开一份一看,只见用毛笔竖排写着标题:刘希骥蒙难脱险记—为靳其珠同志表功证书,文件里面全是蝇头小楷,写了四五张纸,描述了我父亲营救刘希骥的过程,最后一页落款位置盖着两枚印章,一枚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司令部政治部”的印,一枚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辽宁军区空军司令部政治部”的印。这个营救前后过程的内容说的非常详细,应该是是后来刘希骥自己述写的。

         刘将军把其中一份双手递给我父亲,说:“老靳同志,你做了一件对国家,对民族有很大功劳的事,我代表鲁南解放区那些被救的干部、群众感谢你,我个人也感谢你救命之恩啊”。我父亲说道:“你本事可比我们大,比我们有用,再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不那样做,小家没了,国家也没了”。刘将军又说:“您可是冒着全家性命的危险来救我的啊,这个恩情我永远不能忘记”。蔡县长说:“是啊,老靳同志啊,这个惊险的营救过程刘将军也和我们说过了。刘将军他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革命同志,他是我党的高级地下工作者啊,他的每份情报价值都能救几百、几千人啊!”。

        刘希骥由于在战争年代功勋卓著,为鲁南的革命工作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解放后先是被授予大校军衔,后又调往山东省青岛空军部队,在1957年任辽宁省空军副司令员。

        这两份表功证明文件,一份由新沂县公安局保存,一份当时就交给了我父亲本人,遗憾的是,留在我们家那份,在1959年我们家因“地主”成分,也被迫从新沂城里搬到了沭河东平庄村居住,那份表功证明文件在搬家中丢失了。

        作为当事人的子女,我综合前后历史信息片段,还原了那份尘封的惊心动魄,不同寻常的历史往事。

 

                                                                                    二、营救

        1942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日本鬼子实行“三光政策”。我母亲的娘家在山东鲁南解放区,家境富裕,经济实力较强。当时姥爷和舅舅徐家治(我只有一个舅舅)经常捐钱、捐粮支援八路军,也多次从上海购买弹药和药品送给八路军,由于全家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被当地八路军军部评为“支军模范”家庭。

         为了获得驻扎在鲁南南部新安镇、瓦窑一带的日伪军活动情报,更好的配合解放区军民反日伪扫荡工作,八路军军部决定派刘希骥到到新安镇进行秘密的侦查工作,以获得日伪军的活动情报。

        八路军经过摸底排查,认为我姥爷家可靠,且和新安镇的老靳家是亲戚关系。同时老靳家在新安镇地方上有很高的威望。各道上都能说上话(当时我们家族承办了新沂铁路收发货生意,交往比较广),“老靳家没有办不到的事情”。认为只有在这样的老户人家里居住做掩护,地下工作者的人身安全才能够得到保障。后来的事实证明,八路军的判断和选择都是非常正确的。

         从1942年2月开始,刘希骥同志吃住都都在我家,和家母以表姐弟相称,并以替我大祖父(我祖父的哥哥)帮工做生意做掩护,开展地下工作,搜集日伪军军的军事情报,并把这些价值千金的各种情报源源不断的报告给鲁南解放区的八路军军部。

        刘希骥把搜集到的情报写在薄纸上,隐藏情报的方法也多种多样,有时把情报缝在礼帽帽边一圈的黑布带里。有时把烟卷的烟丝掏出来,把情报放在烟卷里,再把两头堵上烟丝。至于怎么传送的,就不清楚了。

        往往日军刚开始各种“扫荡”和“围歼”行动,解放区的军民由于提前得到情报,已经做好了人员和物资转移等准备工作,日伪军就扑空了。这极大的减少了鲁南抗日力量的损失。刘希骥收集的情报有力的支持了鲁南解放区的抗日斗争。

        当时日军、伪军以及特务便衣队,驻扎在苏北的新安镇为中心的铁路沿线上,新沂瓦窑也是一个日伪军的据点。1942年秋,刘希骥孤身一人到瓦窑收集日伪军情报,由于叛徒的出卖,被日伪军的便衣队捕获,并被施以重刑,但其始终坚贞不屈,日伪便衣队没能得到任何口供。由于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日伪汉奸们也没法向日军邀功请赏,所以也没有将刘希骥提交给日本人,如果落到了日本人手里,那肯定就活不了了。

        刘希骥始终没有暴露自己地下工作者的真实身份,只说自己是打短工的,在火车站扛包。到第二天下午,考虑到敌人纠缠不休,难以脱身,这才考虑动用老靳家的关系,便假装在敌人用刑时,承认与老靳家是亲戚关系。当他说出和老靳家是亲戚的时候,日伪特务便停止了毒打。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信息值钱,比把刘希骥送给日本人要更加划算。

       当时新安镇的日伪便衣队队长叫李济臣(李济臣在解放后和新安镇的其它汉奸都被枪毙了)。刘希骥就落在他手里,人关在他家的家牢里。我家和李济臣家其实仅隔一条马路,东西相距不过一百多米,就是街坊邻居。

       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李济臣找到了我父亲,说:“大兄弟,你家怎么能够私通这个?”然后用手比划了个八字,意思是指八路。当时通八路军就是死罪。鬼子当时是宁可错杀千人,不放过一个八路,可想而知当时的处境是多么危险。我父亲当时已经知道了刘希骥被捕,和大祖父商量过了,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营救刘希骥。因此李济臣说这个话的时候,我父亲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说:“刘希骥确实是我家亲戚,他通不通八路我不知道,既然落在你手里,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事情不要做绝,我们当然不会亏待你”。

        如果不能尽快的将刘希骥救出来,被便衣队交到鬼子宪兵队那里,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另外,刘希骥已经说是我们家的亲戚了,在当时的那种环境下,日伪军会给你定个罪名“私通八路”,那全家都会被杀头的,因此我们家也是有很大压力。

       当时新安镇的日伪汉奸比日本人还要多,他们给日本鬼子做事,当帮凶,有时候还更凶恶。这也是我后来常常感到痛心的地方。

       这里不得不说我的大祖父靳懋堂。他和我的祖父是同胞兄弟,大祖父在晚期清时期任新安游击衙门的稿案(秘书),身高体胖,人称“稿爷”。后大祖父自己开了汇丰公司,在铁路上代客收发货物,生意做的相当的大,公私都能够说上话,在地方上有很高的威望。

       听家父和家母早年讲,在近四个月的营救过程中,花费的金钱简直是如流水一般,送给李济臣的黄金就超过20两,用于打点的“大洋”(银元)都是整箱整箱的搬。当时一头牛能值一个多大洋。所幸有大祖父的经济基础做后盾。外部托关系,请客送礼、斡旋则由我父亲出面。即便如此,后期资金还是不够,只好将家母的嫁妆和金银首饰进行了变卖凑钱,整个家族都到了破产崩溃的地步。花了无数钱财后,最后终于将刘希骥同志从监狱中营救出来了,并护送他到了山东鲁南解放区。

         具体的营救经过,存放在新沂公安局档案馆里的那份表功文件里面有明确和详细的记载。

        听家母早年讲,在50年代全国解放初期,刘希骥曾经携家属王宪梅及子女,数次登门千恩万谢,说我们是他们全家的救命恩人。

        刘希骥的爱人王宪梅,我小时候见过她,有个模糊的印象,短发,人很和蔼精干。解放前她是鲁南敌后武工队的队员,也当过妇救会的会长,干革命工作很有魄力,是一个很厉害的女干部。

        刘希骥的子女后来还认我的父母为干爹干娘。

        此后,我们家族就封藏了这段历史,没有对外人提起过。

 

                                                                              三、沉浮

        “文革”开始后不久,我们全家被划分为“地富反坏右”,将家族几十间房产全没收了,我们家原有的和家母陪嫁过来的高档家具全部都拉走了。后来返城后,这些家具我在新沂兽医站房间里还看到过几件,可是也要不回来了。

         当时大祖父带头出资成立的新安高级小学校也被接管了,这个没什么可说的。

         因为是“地主”成分,我们家从新沂县城被下放到现在的新沂市时集乡温墩大队。

        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大队书记都可以私设公堂,任意取人性命。因为我们家是被下放改造的“地主份子”,就受到了当地“革委会”的格外“照顾”。我父亲三天两头被拉去挂牌子批斗,戴纸糊的高帽子,用毛笔画花脸游街。我母亲和我们这些“地主羔子”也得陪着批斗,真是受尽了屈辱。别人家的劳力干活出一个工记三分,我们家人是一分半。没有工分,口粮就不足,我弟弟那时还小,饿的坐在地上,头都抬不起来,差点饿死。

        在“文革”最疯狂的时期,当时的大队书记是吴以满(在文革后期,因其它事情被撤职了),他不满足于让我父亲游街了,他和“社教队”的那些骨干人员,认为我父亲应该枪毙。我们才搬家到乡下,并没有得罪任何人,也不知道当时人和人之间怎么有那么大的仇恨。

        吴以满等人去新沂县找“整人”的定罪的材料。但是当在公安局档案馆查到那份“表功文件”,还有军队发来的其它的相关函件时,他们吓坏了,说怪不得靳其珠拒不悔改。当时公安局局长杨宗贵明确对这些人说:“你们不能动老靳,他是对革命有重大功劳的!”。

         这些人才泄了气,此后我们家的境遇才好了一些。

        如果说当时我们家没有竭尽全力营救刘希骥,也就不会有这个表功文件,那我们家在那个酷烈的“文革”时期,也可能就全被整死了。这个文件保护了一些当时新安镇姓靳的本家,但是还有一些本家被整死了。

         其中一个本家叔叔,因为家里的镜子挂倒了,就被诬陷为反对毛主席,这个本家叔叔因为忍受不了极具侮辱性的批斗,割腕自杀死了。因为是镜子背面有毛主席的画像,镜子倒过来了,毛主席的头像就朝下了,就成了定罪的根据。真是一段荒唐的历史。

         一九七八年,全国“拨乱反正”,我们家终于摘掉了多年的“地主”帽子,落实政策,全家从农村又搬回了新沂县城。

         由于生活没有着落,去找当时的县委副书记白元吉,并把我们家营救刘希骥的过程说了。白元吉对我说:“共产党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对国家有功的人,我们会给你父亲和你们家一个交代的”。让我回去等着。

        当时县里成立了一个“拨乱反正”五人小组,专门解决“文革”期间的历史遗留问题。他们查资料并走访了一些知情人,核实事实之后,将我们家情况报告给了县委。县委比较重视,多次派人来我家,给予精神上的抚慰,经济上的支援。后来看我们家经济实在困难,给我们家安排了两个招工名额,于是我和我弟弟进入了大屯煤电公司工作,我哥哥留在家里务农,照顾父母。

                                                                         四、尾声

        父母已经过世,我今年也72岁了。我庆幸能看到国家走向强盛,但是我们国家那段奋力抗争打击侵略者,我们家族光荣的营救地下党,和我们国家那段酷烈的“文革”历史,是永远不能忘记的。

        我觉得有有义务,更有责任将这段鲜为人知的,真实的事迹讲给后世人听,让这个历史片段不至于随着时间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口述: 靳昌华  整理: 靳朝阳 靳朝凯

                                                                                                                                             2019年6月7日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