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街

红茶馆 4月前 ⋅ 156 阅读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在以往的小街道上,悠悠的人群从我身边穿过。

这是下班高峰,前后左右,人来人往,汽笛声、人潮声,炸开了一样,都喜欢这条小街道。

小街道历史悠久,或许以前是条大街道。道旁的树很大,每一棵都很大,枝桠交错盘踞在小街上空,如此一来,即便最炎热的天气,下面也总是凉爽的。

此时,虽然是傍晚,但阳光依旧强烈,树下依旧挤满了闲暇人群,摆着一些闲暇小摊,玩着一些闲暇娱乐。

我悠闲走着,双腿灌了铅似的拖着,但身体却又像被掏空了一般,灵魂已散到了九霄云外,即便如此,却也能自觉的避开行人。

那穿过千层叶片洒在地面的几星点阳光,好像人脸上的斑点,很显眼。不过一个不留神,当再看时,那几星斑点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仿佛它千辛万苦,冲破层层障碍,只是为了到达那一点的那一瞬间。

疯狂的汽笛声,品种不一的人声,外加迎接夜晚的音响声,编织成小街上一条五彩斑斓的彩带。

我六神无主地走着,那样走着。

然而,却有一些声音把我飘散的灵魂猛拉了回来。声音很大,很粗狂、强势,好像一种命令的语势。

在我面前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对坐着两位秃顶的老头,他们敞着衣服,露出数得清的肋骨,声音就是从他们的嘴里发出的。

旁边,行人依然在行走,那声音根本就引不起他们的注意,或因声音里的那些话是地道的土话,就连本地人都很难听出,就像我。

突然,两老头猛地站了起来,两眼爆瞪,青筋暴起,脸红脖粗,指着对方的鼻子狂吼,嘴巴里喷出的唾沫如喷泉。

我走到他们侧旁,不自觉就顿了一下,但我却还在走。

气势浩大的两位,他们似乎并没有发现我,或者他们发现了我却无视了我。

他们就那样指着对方,嘴巴好似机关枪一样猛烈,不停喷射,脸上的青筋肿胀得就要爆出来似的,从他们的喘气情况来看,似乎心脏可能随时发病。

他们吼出的土话,我听得最清楚的一句是:妈的,都十年了。是其中一个老头对着另一个老头蹦出的最大的声音。

我无心看他们,当要移开视线时,我看到了两老人脚下间摆着一幅棋盘,整个棋盘红黑镶嵌,糊成了一团。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