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凡

邓哥呗 4月前 ⋅ 160 阅读

“你快写,出去那么几年,总会有故事的吧?”
“可是我没有什么值得写的女性故事,其它什么职业故事就更加没有。”
“那我讲我妈妈的故事,你写!”
“噢。”
“嗯……这要先从我外公讲起。我外公是当时的工程师,非常有才华,不算有钱,但有稳定的收入,十里八乡的女子都很钦慕他。可我外公一点也不顾家,应了‘自古才子多风流’这句话,他把赚来的钱都花在外面了。我外公和他前妻离婚后才和我外婆结的婚。我外婆也算当时远近闻名的美人儿,但还是没逃过我外公才气的魔掌。我外公没有留下一个孩子抚养,全让他前妻带回了娘家。后来和我外婆很快就有了第一个小孩,那就是我妈妈。
一直以来,总有些风言风语传到我外婆耳朵里。我外婆忍无可忍做出了惊人之举,她把我妈妈放到我外公的单位做监工,然后每天问我妈妈,我外公在单位和哪些女人说过话。才几岁的妈妈,一个不落的形容了哪些女人。我猜我外婆脑补了很多画面,才至于到我外公的单位去大闹——她把每个和我外公说过话的女人骂了一顿。
从那以后,我外公就开始很少回家。有次我外公问我妈妈,他俩到底是谁做错了。已经上小学的妈妈从旁开导,说我外婆哪里做错了又说我外公哪里做错了,既然两边都有错就应该互相认错互相包容。我外公叹叹气,摇摇头,用脚趾夹着毛笔在地上写了三个字——不说了。
再后来,也不知道还发生了什么,我外公就彻底不回家了,赚来的钱更不会往家里寄一分。我外婆一个人带着四个孩子,家中没有依靠,成了外人欺负的对象。村里人总会在背后说我外婆的坏话,一些难听的流言蜚语遍地飞。我妈妈也是在那时养成了剽悍的性格,只要听到有人讲我外婆的坏话,她一定会骂回去,堵在门口骂,骂得对面不敢出门,有时甚至往人屋里扔石头。我妈妈的坏名声也是在那时传遍了十里八村,所有人都怕她。
我外婆将我外公的‘离家出走’迁怒于我妈妈,也是迫于生活的压力,我妈妈被辍学在家,务农挣工分。我妈妈的学习成绩好,老师到家里来好几次,劝我外婆一定要让我妈妈回学校上课去,我外婆态度坚决。后来我妈妈就等到农忙之后,趁农闲偷偷回学校继续学业,终于,初中毕业。后来还做过一段时间的小学老师。
对了,还有一件事,是关于我外公的死。我外公的尸体是从河里捞起来的,据说是被人害死的。我妈妈她们在我外公的衣服里发现一个烟盒,上面是我外公写的三个字——‘我错了’。”
“那个烟盒是什么牌子的?”我想挖掘细节,却突然意识到搞错了重点,于是匆匆闭嘴。
“别打岔,还听不听了?”
我不敢张嘴,连连点头。
“按照当时的规定,单位工作是世袭的,从年龄和学历上讲,作为老大的我妈妈再合适不过,单位也打算让我妈妈做工程师的岗位。可是我外婆死活不肯,哭着闹着,硬要单位把工作给我二姨。我妈妈那时还是老师,考虑到我外婆的年纪又考虑到我外公去世会带来的刺激,所以只有妥协。但很快,我妈妈的教师岗位也没了。
我妈妈和我爸爸谈恋爱的事情被人知道。我妈妈的臭气名声再掀起一股热潮,很快传到我爸爸家人的耳朵里面,本来习以为常的神经再次激灵,他们心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反对。我大爷,就是我爸的大哥,在当时是当官的,他用教师的岗位威胁我妈妈离开我爸。我妈妈不肯,果然被学校开除。这样一弄,我外婆也十分反对,直接把我妈妈反锁在家里。后来,我妈妈还为这事吞了一瓶安眠药。”
“被关在家里哪里来的安眠药?”我没忍住的问。
“听我讲,这件事我也是过年的时候才知道的。年后,我妈妈去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拍了一些照,有张照上,有个男的将手搭在了我妈妈的肩上。我爸爸就说,拍个照怎么还把手搭在肩上了。我妈妈就回答说,拍个照搭个手不是很正常的嘛。我爸爸听了,突然就醋意爆发。两人就吵起来了。吵着吵着我妈妈就闹着要一个人回老家去,当时都晚上十二点多了,她腿又不好,我爸爸怎么可能会让她出门嘛。然后我爸就急忙说,要走也是我走,你留下。说完就抢在我妈前面要出门,我赶紧堵住门口,看到这俩六十多岁的人,既担心又觉得好笑。我堵在门口,两个都出不了门,她们就你几句我几句的把话对着我说。她们互诉衷肠,把我惊呆了。
我妈妈同意不再和我爸爸交往,才被我外婆放出来的。我妈妈一被放出来就东拼西凑集齐了大半瓶子安眠药。吞安眠药这事发生后,我外婆也不敢太反对。我爸爸那边呢,除了我爸爸的坚持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二爷没有持什么反对态度。我二爷是当时家族里当官最大的人,听说做到了团委,他没说赞成也没说反对,反正没反对就是了。于是我爸爸家里面反对的声音也慢慢变小。有也不敢明面说出来。我二爷没反对,谁还敢明目张胆的反对?”
“那你爸妈结婚,他们有来参加婚礼吗?”我很好奇那些曾反对的人会是怎样的作为。
“你笨啊,结都结婚了,当然要参加的啊。”
“那他们是不是有点不情愿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有点吧。”她顿了顿,继续讲道:
“哼,我家也曾经富裕过的。你能想象吗?在那个年代,在我们那里,我妈妈第一个烫头发,第一个穿皮大衣,我大姐小时候天天啃猪蹄。那个时候还有人连吃饱穿暖都成问题。但我妈妈很会做生意,进些蘑菇和水果到街上去卖,利润真的很高很高。水果我不知道,但蘑菇,我妈妈说过,进的时候七毛一斤,卖出去要卖两块一斤,还剩一点又赶着回家的时候就一块二‘打’给饭店。所以,我妈妈就只卖蘑菇和水果。后来家里小孩越生越多,开销越来越大,再加上我妈妈腿被摔伤错骨,后来也没有再做生意,家里就越来越穷。
我爸爸虽然十分顾家,但他不会做生意。我爸爸以前也是教师,但是因为他学校校长的女儿看上了我三爷,叫我爸爸去撮合。我三爷不愿意,于是我爸爸给开除了,冤枉吧。我爸爸刚从教师岗位下来的时候,处于迷茫期,也不知道干啥,就在家里种种地,给人帮帮忙(做临时工)。后来我妈妈叫我爸爸去学吆骡子,于是他就去了。我爸爸挣的钱都会拿回家,吆骡子非常辛苦,夏天两三点还顶着太阳给人驮东西,每天都早出晚归。
我妈妈其实还是挺受我爸爸宠的。我爸爸从来没喊过我妈妈的名字,一直都是‘嘿’,‘喂’,‘那个人’。有次我爸爸吆骡子凌晨一两点才回到家,大门紧闭,我爸就一直在楼下叫我们的名字,把我们几兄妹的名字都喊了个遍,但就是不喊我妈妈的名字。我妈妈在旁边对我们说,别开门,看他喊不喊我。最后还是没喊,执拗不过,我妈妈气气的下楼开了门。
我妈妈的腿摔了已经有二十几年了。她做生意每天要凌晨三四点出门,走十几里的路去进货,然后再去街上卖。披星戴月这个词形容我妈妈,再合适不过了。也是久走夜路,那次不知怎么就滑了一下,背上沉重的货促使她整个人猛的坐在地上,刚开始也不觉得怎么痛,坐在地上缓了一下就继续去街上卖蘑菇和水果。后来感觉越来越痛,过了大概一两周,实在扛不住才去医院检查,骨头错位,要治好得花一千多的医药费——那时家里五个小孩,日渐贫穷,我妈妈还是舍不得那点钱。于是就一直拖着,拖着拖着就感觉不到疼了,所以到现在走路都还是一瘸一拐的。就算是这样,前几年她还会到饭店去工作,把钱存起来给我们(兄妹)用。去年还开了一年的面馆,虽然没赚到钱,但也没有赔一分。
我妈我爸也是相当优秀的了,养五个孩子,五个孩子都成材。比我们村那些人都优秀得多,”她突然有点激动,“我们村的那些人都太势力了。小时候有卖冰糕的人到我们村来,我眼巴巴的盯着。我爸爸偷偷对我妈妈说他衣服袋子里还有一块钱,要不给他们一人买一根?我妈妈就说拿钱给我买冰糕。我很高兴。但过了一会儿给我说没找到钱,下次再给我买。眼巴巴盯着冰糕的我又哭又闹,哪里愿意等下次。我妈妈拿我没法,只好找人借去,她把村上村下都走了个遍,挨家挨户问了个遍,就是连两毛钱都没有借到。我们村里的人要么就不借,要么就假装不在家。更搞笑的是有家人前脚说没钱,后脚就见他家小孩拿着一块钱来买冰糕。没借到钱,我妈妈就接着给我讲道理,说下次给我买,我不干,在那里大哭大闹,卖冰糕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主动赊给我妈妈三根冰糕。为什么是三根呢?因为当时我的两个哥哥也在家里。于是我拿着三根冰糕,很开心很开心的拿回家分给我哥哥吃。但是,我大哥哥把我骂了一顿。当时我很瓜很瓜的靠着大门,把三根冰糕装在一个小碗里,最后化得连一点温度都没有了。我没有吃,哈哈,后来我一个人把它咕噜咕噜喝光了。”她紧接着补充了一句,“在那之后好几年,我妈妈一听到冰糕就会忍不住哭。”
她曾对我说过,“小时候,经常一个人被留在家里没人管。有次不知怎么玩着玩着就玩到了厨房,看到灶台上的煤油灯,觉得好有趣就把它点燃了。为了方便平时烧柴火,厨房隔壁的小屋堆的是麦秆。于是又拿了一根麦秆在煤油灯上烧,居然火跳一下就点着了,当时高兴坏了,就又拿了一小把麦秆来点,结果把旁边的麦堆引燃了。火很快烧大,引燃了整个房子……”
过年的时候去过她老家,被烧毁的房子已经是两层的水泥房,因常年无人在家,除了窗户、木门和必要的电路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我在往灶里添柴的时候,她大姐笑话她说,“哈气哈气的,把房子都烧了。”
她骄傲的说,“没有我当初那把火,哪有今天的新房子。”
“还新房子,那个时候,一下雨,家里所有的锅碗瓢盆都得拿出来接水。”她妈妈补充道,引得我们哈哈大笑。
“还给你说个秘密。我妈妈差点死了。”我有些惊愕,她接着说,“一个夏天,我妈妈插完秧坐在一个井边,整个人已经恍惚的不行了,就像这样摇来摇去,随时都要倒下去,”她一边说一边大幅度的模仿摇晃的动作,“只要倒下去,可能就没了。但是突然就清醒了,我妈妈说,那个时候是家中最困难的时候,她不能倒下去。这件原本只有她自己知道的事,很久很久以后才讲给我们听。”
“我有个舅舅,当时在成都买了房,很少回老家,回老家都是住在街上的亲戚家,从来不会去农村。有次回到老家,就叫我妈妈去街上吃饭,我妈妈就说腿不方便,就让我去吃。因为要吃好吃的,所以我一个人很高兴的去了。去了之后,我舅舅就打电话给我妈妈,说这么久没见,腿不方便他就叫辆摩托去接。后来我妈妈还是来了。我也在无意间看到我妈妈写的日记,说的大概就是:自己的弟弟回来哪里有不想看看的,但是家里还有很多活没干,自己又没钱请自己的弟弟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反正就是很辛酸,我当时差点看哭了。你想想,我那么小都被感动了,大概五六年级吧。”她叹了一口气,“我妈妈这辈子最大的财产就是我们五兄妹,她花了所有的心血在我们身上,把所有资产都投在我们身上,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孝顺妈。你知道我出国教书这件事给我妈妈长了多大脸吗?我们家族我们村都知道了这件事。她六十大寿的时候,我们还专门给她做了视频,很明显可以从我妈妈身边朋友的眼睛里看到羡慕的眼光。”她又开始露出骄傲的表情,“那天她可高兴了,可长光了。”
过年到她老家的时候,我看到那些两毛钱都不愿意借的邻居,给她妈妈送来了很多自家种的蔬菜。
她妈妈曾对她说,“我经常教育你们几个,人要往前看,兄妹间一定要团结。只有团结了,以后遇到什么问题都不用怕,就都能解决……”
故事暂且就到这了,取个什么名字好呢?毕竟太平凡!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