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吹牛的陈老师

勾股定理 7月前 ⋅ 647 阅读

      陈老师的老婆李老师是河溪本地人,他们是大学同学,是工农兵学员,为了照顾两人关系,毕业后一起分配到了河溪中学。

      陈老师是数学老师,教学上有一套,当班主任也有一套,在我们来之前,他一直以权威自居,就连校长都要让他三分。

      河溪中学原来是有高中部的,因为高考连续剃光头后,才停办了高中,只保留了初中部,陈老师也不得已由高中的把关老师降为了初中老师。对此,陈老师是很不服气的,常抱怨时运不济。

      陈老师爱喝酒,喝了酒就爱吹牛。平日里他是见人三分笑,说话客客气气,比起很多乡里老师来,显得知识文雅。但一旦酒喝多了,他心底里的傲气和各种不服就显露出来了,就连我们高考后的77级、78级大学生,在他眼里和他们工农兵大学生都没有什么区别。

      有一次酒后他跟我们吹牛,说有一次局里的领导和兄弟学校的校长到学校检查工作,要听老师的课,大家都不敢上,只有他挺身而出上了一堂公开课。他绘声绘色地描述当时的情景:“教室后面黑压压的坐满了人,学生坐在前面大气也不敢出,我站在讲台上,只当下面没有人听课,我讲我的,他听他的,结果这节课上的很成功。”他还特别强调:“我就是这节课一下子就出名了。”我和周君喝完酒回宿舍,周君说:“没听说陈老师很出名呀,又是他吹牛了吧。”类似的情况多了,我们都习以为常,没人会去与他求证。

      陈老师不喝酒时一般不议论人,但喝了酒议论起人来就不一般,这些议论一旦传了出去,往往要引起一阵风波,而他酒醒之后,会慕名其妙地看着别人指责自己。所以李老师是最反对他出去喝酒的,经常为喝酒的事情,两人闹得天翻地覆。

      有一次,学校的一个女老师因处理不当男女之间的一些关系,连带她的为人处事的方式,都引起了别人的不满,酒桌上不免成了吐糟的对象。陈老师也乘着酒性,以“过来人”的身份说这个女老师胸大屁股小,不会旺家,是克夫的像。这话传了出去,弄得这个女老师哭哭泣泣到局里告了一状。事情闹大了,酒醒之后的陈老师不得已在老师会上作了一次检讨,其它在场喝酒的老师也都被口头批评了一次。

      开完会后,李老师没有放过他,回到家里两人又大吵了一架,陈老师本就感到有点冤,被李老师一顿乱骂后,脾气来了一脚将大衣柜的穿衣镜踢烂,碎片撒了一地,李老师也不甘示弱,操起手边家伙就要砸他,他见势不妙急忙逃了出去,跑到周君的房里来避难。给我们述说了一通委屈后,情绪有了好转,又吹嘘说:“你们别以为我莽撞,我还算是有理智的,那个穿衣镜本来就有开裂,照得人都变形了,李老师一直催着我换,我懒得换,这次正好借它发发气。”

      李老师的脾气有些燥,但人缘很好,从不在学校惹事生非,除了跟她老公陈老师吵架外,没看到她与别的老师有什么过节。她对我也很关心,有一次她作古正经的要给我介绍对象,被我婉言谢绝了,她以为是我不好意思,还要追着问为什么。

      李老师调进城后,陈老师一个人留在学校自由自在,便常和我们年青老师厮混,一起打球,一起喝酒,一起玩牌。和我们玩多了,他也就不那么心高气傲了,牛皮也不那么吹了。

      都说同行是冤家,我和他却一直相处很好。我酒量不行,很少陪他喝酒,他酒后引起的麻烦自然影响不到我。工作上因为他的要求,我们基本上形成搭档,他上代数我就上几何,他上几何我就上代数,他虽然酒后有些狂妄,但很少说我的坏话,有时兴趣来了还对我指点一二。

      有一次闲谈,他说他带的班是别人接不了的,我问为什么?他左顾右看了之后才说:带班要埋“钉子”,即培养“亲信”,通过这些“亲信”,你就可以牢牢掌控班级。别人接你的班,这些“亲信”就会变成“钉子”。万一哪一天你想“甩班”与学校讲条件的话,就没人敢接你的班了,学校就只能满足你的条件了。他还说,一个老师在学校的地位,主要是看他带班的水平如何。我不想在学校争什么地位,也就一直没当班主任。也许是他看我不当班主任,和他没有竞争关系,才告诉了我带班的“秘诀”。

      陈老师平时待人和气,但在课堂上威严十足,学生都有点怕他,上课不敢不听,就算是听不懂,也不敢捣乱。所以他教的班教学质量还算可以,这是他“牛逼”的资本,这方面我不如他。但我可以将教学内容活灵活现,将各知识点之间的关系讲深讲透,让学生知其然还能知其所以然,这方面他又不如我。我们俩互有长短,一直同头而又相安无事,这可能就是主要的原因。

      当年补习文化知识是一种社会风气,他和宋老师也策划办了一个补习班,报名的人不少,坐了满满一教室,主要是镇上的青年及河溪电站的青工,有的还是他以前的学生。他很得意,说他在河溪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他也拉我去讲课,他讲代数,我讲几何,宋老师和周君讲语文、小蒋老师讲物理、“癫子”高老师讲化学,这个阵势办个学校都可以了。

      我调走后,他也调到了州招生办。有一次在去长沙的火车上,我们意外相逢,此时的他手握招生大权,又牛皮哄哄起来,很豪爽的要请我去餐车吃饭。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