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原生家庭

不会打LAN球 2月前 ⋅ 51 阅读

我的原生家庭

1、诞生于彼岸

我1996年出生在山西南部地区的一个小县城里。

小时候最早的记忆是与医院相伴的日子。奶奶说我刚生下来的时候,黑黑的,瘦瘦的,身体看上去不太好。后来四五岁时,还因为生病住院观察了很长时间。医院的药水味成了我对世界的最初印象。

我来自于一个三口之家。

老爸是个大车司机,开牵引车的那种。初中毕业后,他无意继续上学,想着尽早地进入社会,听闻舅爷在山西有落脚的地方,便想着去投靠舅爷。爷爷奶奶没办法,便放他去了山西。

舅爷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经营者安装锅炉的生意。听家里人说,那时候舅爷挣的钱很多,足有一百来万。那时候这笔钱可是一笔巨款。由此便不难理解,老爸会动去山西的念头。

 

可是舅爷并没有给与他更多地帮助。听老爸说,舅爷几乎没有管过他,有时候连吃饭都没有给他着落。有一次,缺钱的老爸甚至下手去偷了钱。许多年后,老爸依然对舅爷的行为耿耿于怀。每提起这段往事,伤心、辛酸都会浮现在他的脸上。

我小时候很少见到他。每次老爸回来,放学时妈妈会跟我说:“爸爸回来啦”。我就牵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着回来去看爸爸。记得有一年过年印象极深,那时候还没有上小学。老爸开着他的大车,载着我和妈妈一块回老家过年。每到一处红绿灯停下来后,我就跳进他的怀里,和他玩耍。车走后,妈妈又把我抱过去。我就这样一路玩回了家。

老妈是一位家庭妇女。小时候,都是妈妈在家照顾我的生活。有一次,我在院子里踢球,不小心把球踢向了熬米汤的汤锅,整整一锅洒了一半。老妈虽然很生气,可还是没有责骂我,而是罚我打扫干净,再去吃饭。老妈他没有很高的学问,也没有过人的本领,但是她对我的爱,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作为家中唯一的孩子,长辈自然也是十分疼爱。每当过年期间,爷爷奶奶见到我后都特别高兴,每过一会就问我,饿了吗,渴了吗,中午饭吃什么啊,下午饭吃什么啊,喜欢吃什么给你做。

后来上了大学,节假日我都会回去看望爷爷奶奶。快开学我要返校,准备去市区坐车。县城有到市区的城际公交,在县政府门口有一站,坐车很方便,到了就是汽车站,直接就能坐车。

爷爷奶奶舍不得,说要送我走。平常在家时,想和爷爷奶奶一块去下面的超市逛一逛,爷爷奶奶都摆摆手说不去,嫌远。可是在走的那一天,爷爷奶奶说什么都要把我送走。无论我怎么赶,怎么抱怨,他们都坚持把我送到公交站,看着我坐上公交车,然后才放心。

老人总是对小孩有着惯性的宠爱。

听老爸说,爷爷小时候受过教育,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文化人,后来还在村里的小学教书。但是在老家,奶奶强势,在家里总是压着爷爷一头,什么事爷爷都让着奶奶。

家里的活,奶奶都不让我们干。

奶奶说:“我可舍不得让孩子们受累,从来都没有让孩子干过活,你爸你姑我也没让他们干过活”。

那时我才明白,过度保护是多么可怕和害人。

 

后来发生了改变我一生的事情。

小学每次放假,爸妈都会让爷爷带我回老家,让爷爷奶奶照看我。爷爷奶奶爱我,想让我长大留在那里。于是,他们都让教我说当地的方言。那时候还小,自主意识还不是很高,大人们叫干什么就照做了。平常和人们交谈,他们都刻意纠正我的话,让我朝着他们说的音调说,慢慢地,我说话的口音也成了老家方言的样子。

但是当我回去后,口音的问题显得格格不入。有一些特定的字,念的就不标准。在课堂上回答问题时,我就成为了全班嘲笑的对象。一发声,全班同学就会大笑。我每次都会因为这样的笑声不知所措,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笑我。同学们都说我的普通话不标准,老师也在课堂上问我有没有学过普通话。我回答学过,但是他们都不相信。

下午放学后,我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急切地问妈妈,我说的话有没有问题?妈妈安慰我说,你说的没有问题呀,改改就好了。

现如今我还记得那天的情景。之后,妈妈开始纠正我的发音。妈妈告诉我,不用担心,以后就这样说,不要再用老家那样说了。在妈妈的帮助下,我慢慢地纠正口音和语调,重新用普通话来和人交流。

到了三年级暑假,爷爷又把我带回了老家。他们又让我说老家的方言。我很抗拒,说妈妈不让我说这块的话。他们笑笑,不把我的话当回事,说没事没事,那又怕啥。

回去后我说话真的开始困难起来。每说一句话,我总是说不出来第一个字。而且,说的很不连贯,结结巴巴。上课时,老师叫人起来回答问题,或是朗诵课文。轮到我后,念得磕磕绊绊,结结巴巴,惹得班里同学哄堂大笑,都转过头来看我,还有不少人在模仿我说话结巴的样子。

我感到害怕。我怕在众人面前出丑,我怕别人看到我的行为发出笑声。于是我不敢在众人面前说话,不敢和其他人交谈,怕他们嘲笑我。我也不敢在课上回答问题,怕站起来班里的人都笑我。

爸爸妈妈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但是他们没有带我去医院,或是去看心理医生。他们根本不知道我的病因在哪,只是凭着他们自己的感觉来纠正我的说话问题,纠正来、纠正去,最后仍然没有改观。

后来他们他们再没有纠正过我的说话,家里也没有再谈起过这个话题。

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初中以前,我们一家没有固定的住所。印像中,小学搬过两次家。借助过二舅家,后来又搬到了县幼儿园对面租房住。

二舅是妈妈的表哥,曾经在广州一带经商。从我记事起到他回来,二舅在广州应该有大约十年的时间。我们一家住在一间偏房里。妈妈没有工作,就给人家扫扫地,做做饭。爸爸有时候出车,不出车就在屋里干一些杂活。

二舅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女儿叫桃桃,儿子叫毛毛。

毛毛是二舅的小儿子,在广州上学,那两年放假时跟二舅回到了这里。我们寄住在他家,他便觉得高我们一等。

回来之后,他不叫我的真名,而叫我“乡巴佬”。自觉受委屈的我去跟妈妈抱怨,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妈妈也只能安慰我几句,就无可奈何了。

桃桃是二舅的大女儿。那一年暑假过后,桃桃回去广州上学。

有一天我正在院子里面玩耍,突然屋子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我接上电话,并没有认出她的声音。她在电话里问我,是不是隔壁的小孩,我说是。她连我的名字都没有叫,想必是从来没有记住过。然后便直接跟我说,把你妈妈找来。我把电话放在一旁,去厨房把妈妈叫了过来。

后来我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是桃桃。我并不知道电话里她们两个说了什么,后来妈妈也没有跟我说起过这件事情。大致的内容还是搬家以后,从爸爸妈妈的交谈中,我听到了一两句关于这件事的大概。

原来,桃桃打电话来,是因为她怀疑妈妈从她那里偷了钱。她回到广州,发现钱包少了几百块钱,于是便怀疑是在家里打扫屋子的妈妈拿走了钱。

我不知道这件事谁对谁错,也不知道这件事最后是怎么完结的。我也没有向老妈提起过此事,生怕戳中她心中那隐隐的痛。

也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2、消逝于无尽

老爸24岁与老妈结婚,那年老妈23岁。我曾经向老妈询问为什么那么早结婚的原因。

老妈说,小时候,外公外婆经常吵架,她受不了,心想早点嫁出去,远离这些事端。

很不幸,她从一个深渊跨到了另一个深渊里。

现在我依然能回想起,每一次家里吵架的细节。那些画面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像锁死在记忆仓库里一样,删不掉,还不断添加新的内容。

最早是上小学的时候。那一天我在屋子里看电视,突然听到院子里锅盖掉在地上,进而听到了厮打在一起的声音。我赶紧跑出去,看见是爸爸妈妈扭打在一起。我急忙跑过去拉开他们,哭着喊着:“别打啦,你们别打啦”。

可是我劲小,根本拉不开他们俩。他们打成一团,还不停地叫骂。妈妈倒在地上跟我说:“你别管,你走开”。

幸好有一位邻居奶奶路过,听到了院子里面打斗的声音,冲进来拉开了爸爸妈妈,让这场打斗画上了句号。拉开以后,两个人仍然埋怨着对方,一个说对方没本事,一个说对方不出去干活。邻居奶奶赶紧在一旁劝架:“哎呀,孩子还在这呢,有啥事非要到打架的地步啊”。

经过邻居奶奶辛苦地劝架,爸爸妈妈剑拔弩张的态势也稍微有了缓和。劝过了妈妈后,邻居奶奶开始劝爸爸。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妈妈拿起掉在地上的锅盖,看了一下,又“啪”地扔在了地上。我拿起来看,发现已经变了形,原本很平滑的锅盖现在变得皱皱巴巴。我把锅盖放回煮饭的锅上,发现锅里的米汤已经煮干了。小米汤已经煮成了固体,细闻还有烧糊的味道。

 

后来,我们搬出去了,住到了县幼儿园对面的一栋单元楼里。

一天中午,我们三人一起吃饭。老爸吃得快,几分钟便吃完了。我和老妈吃饭慢,一直细嚼慢咽。

他看不顺眼,开始挑刺。直骂我和老妈磨蹭,吃饭都要慢的要死。老妈说,跟你又没关系,吃完了歇着去,你又不洗碗。俩人都不痛快,爆发了小规模的“战争”。

这不是第一次两个人因为生活习惯而吵架了。

在家时,他经常抱怨老妈收拾屋子后,他的一些物品不见踪影,比如说打火机。说老妈乱放导致吸烟时没法点烟。

后来,老妈在收拾屋子时可以避开了老爸的物品。随后,老爸又开始抱怨,说老妈收拾屋子不干净。

干什么都不能让他满意,除非他来干。但是他从来没干过。

 

我并不是幸免的。

我时常因为成绩不好而挨骂。当考出好成绩时,他们的态度就对我很和善;可是在成绩不好时,责骂与训斥便会随之而来。

所以我上学时很心累,总是担心考试成绩的好坏。出成绩时,也是我最慌张的时候。

 

小学六年级时,因一次小测验成绩不好,老师让我回家叫家长面谈。回家后,我怯生生地把请家长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妈妈很震惊,询问我为什么成绩不好。我也没法解释,只能用偶尔失误搪塞过去。

爸爸回家后,妈妈便把请家长的事情向他说了。

结果不出所料。我的爸爸听后又气又恼,直接怒问我为什么测验考砸。

我说是偶尔一次,下次会考好的。

可是他并不相信,直接骂我是猪脑子,连这些题都不会做。还说从来没有老师让请家长过,真是给家里丢了脸。

 

后来我上了初中,搬到了现今住的单元楼里,飘荡了十几年,我们一家终于有了固定的住所。

上初中后,妈妈跟我说,上初中了,学习方面你要自己注意了,小学的作业妈妈还能辅导你,初中的作业难度就大了,妈妈辅导不了了,你要自己学,可不能落下了。

可是我还是出了岔子。在入学考试中,我是全班第八名。可是到了第一次月考,我成了全班三十多名。班里的英语老师气的把我叫出教室,严厉地批评我不认真学习,最后让我下午把家长叫来。

我不敢跟老爸老妈说,六年级请家长的事情告诉我说了就会是又一场责备。

试试看不说,能不能混过去

中午吃完饭后,我直接去了学校。没有向老妈说一句老师请家长的事情。

谁知那个老师太负责了。下午到了学校,他又把我叫了出去,询问家长来了没有。我只能回答,没有来,回家里也没有告诉家长。英语老师没有办法,拿出手机,问了电话号码,就拨了过去。

谈话内容非常和谐。老师也就说了一连串的“你们是怎么教孩子的”,“孩子平常作业你们都不看吗”,“你们做家长是干什么的”等等一些话而已。放下电话后,英语老师又语重心长地告诫我要认真,完成作业。我心不在焉,随口答应了几句,就回到教室里了。

后来妈妈跟我说,当时老师那通电话把她骂的不轻,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一下午我都没有听课,担心下午回家后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回到家,我站在家门口,拿出钥匙却不敢开门。我把耳朵贴在门上,想着能不能听到里面爸妈在不在家。

犹豫了半天,我最终还是插进钥匙进了门。

老爸在客厅沙发上坐着。他看着我,没有说什么话,表情充满着怨气和不满,看了我一会就不再理我了。我也没跟他搭话,换了鞋,就回房间了。

厨房和我的房间隔了一扇窗户。正在做饭的妈妈听到声音,打开窗户把我叫了过去,询问我关于今天老师打电话的事。

我说,换了新环境,英语之前从来没有碰过,一下子成绩不好也没办法。妈妈也没办法,勉励了几句,就说先吃饭吧。

开始吃饭后,老爸就开始责问我老师打电话的事情。他训斥人的时候嗓门大,一边吃一边大声责骂我为什么不好好写作业,成绩为什么倒退了,钻进房间里一晚上不知道干什么。并大骂道“祖坟上就没有你这棵草”。我不敢说话,小心翼翼地扒着碗里的饭,一句话都不敢说。

吃完饭,老爸还没有停下的意思。说完打电话的事情,又指着我开始训斥我平常在家里的其他问题。把我平时的小毛病都翻了出来,一边训斥我一边还时不时地用力拍一下桌子。我吓得直哭,他便厉害我说:“你再哭,再哭试试。”

我忍着不敢哭,怕惹火他被拎起来打。

一旁的妈妈安慰我,说爸爸也是关心你,忍不住了说你两句。现在你的成绩不好,爸爸妈妈都很着急,你把成绩搞好了,爸爸妈妈都高兴。

回屋后,我终于流下了那滴泪。但是我忍住,没敢哭出声。

第二天吃晚饭爸爸又跟我提起昨天的事情。吃饭时,他怀着愧疚的语气说道:“儿子,昨天是爸爸语气重了,不应该向你说那样的话。但是爸爸压力太大了,每天要养活你和你妈,赚不下钱心急啊。你要体谅爸爸的难处。”

多年后,我再次想起了这句话。当时我不太明白这句话的含义。长大后,想起这句话时,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我躺在床上,反复地咀嚼、回味这句话想要表达的意思。

那不是向我道歉,更像是一种给自己的发泄寻找和合理依据。

事情过后,妈妈开始重点关注我的学习情况。她每天都会检查作业,给我听写单词,指正错误。到了星期天,也会督促我完成作业,巩固学习内容。

功夫不负有心人,到了期末考试,我终于打了一个翻身仗,班级排名提高了十八名,从三十多名到了十五名。当我听到成绩的那一刻,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我回家汇报了成绩之后,老爸老妈也跟我一样高兴。

那一天,我觉得可以放心地在家里可以自由行走了。

那是我初中难得的幸福时刻。因为那次考试成绩优异,老爸买了一本邮票集作为礼物送给了我。

其实,我并不喜欢这个礼物,我对邮票没有了解。可是,我不敢这么说,怕折了他的面子。

 

3、重生于繁华

两年后,我考上了高中。

妈妈开了一家彩票店,干起了福利彩票的生意。所幸,生意还不错,我们家的条件也改善了很多,还添置了一辆轿车。彩票店就在我高中学校的旁边,老妈在工作的同时,也可以顺便照顾我。

高一暑假,我和表弟搭团去旅游。

回来的前一天,我们去当地礼品店挑选今年品送给家里人。

我给老爸选了一个车中挂饰,保佑开车时平平安安。

给老妈买了一个睡枕,因为那段时间老妈颈椎难受,经常睡眠不好。

老妈看到我送给他的礼物很高兴,每天都枕着睡觉。

老爸拿着看了一会,最后直接放在茶几上。

后来我拿了过来,挂到了我的书包上。书包一直在换,挂饰没有换过。

第一次高考,我没有考好。分数下来后,我离二本分数线还差的很远。我决心去复读,想要再证明自己。但是老爸老妈有不同的想法。

他们认为三本学校也可以,或者是专科学校。尤其是专科学校,选一个好的专科学校,去里面学一门手艺,出来肯定吃香。“学什么不如学一门手艺”。

这样劝说了好几天,我依然不为所动,想再去复读一年。

我清楚一个本科学历是多么重要。人生不应该降低标准,谁知道最后的标准会降到什么地方。

劝说了几次,我终究没有妥协。大吵了一架后,我去了附近县城一所私立学校。

那所私立学校号称市地区管的最严的一所高中,军事化的管理让整个学校成了一间没有窗户的屋子,随时都能让人窒息。老爸说,那么多人都在这块上,咱们咋不能?要去就去最严的。

那个县到我们县没有直通车,老爸便负责起了我每次放假的接送任务。从八月到来年高考,无论刮风还是下雨,老爸都没有中断过。

后来,我妈也耐不住,就跟着老爸一块去接我。我问她,店里的事情不管了?老妈说,早上没人,不耽误事。

来年,老爸买了一直金毛犬。

刚开始,我还不明白,买它干什么?

慢慢地我懂了,养宠物的人,其实是想把现实中得不到的某些东西,从宠物的身上得到。

 

6月,我终于考上了大学。

我去了省内的另一所学校。从我家坐车到学校,要花四五个小时。

虽然有点远,但是我感到了没有感受过的自由。

爸妈极力劝说我选择附近市区的学校,离家近,方便。老家爷爷奶奶也跟我说,老家的一所学校很不错,希望我能去那所学校,这样就能经常见我。

可是我都不想去。他们的束缚太重了。

我想离开他们,摆脱他们的安排,自己规划自己的生活。

开学报到那一天,我们一家带着金毛开车前往学校。学校里的学长学姐很热情,他们带我办手续,领物品,还给我介绍社团活动。同宿舍的舍友非常友善,我们一起交谈的非常愉快。我感到了新的生活带给我的快乐。

所有事情办好后,爸爸妈妈便准备回去。

我在校门口送他们回去。走之前,老妈把车窗摇了下来。

这个中年妇女终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看着我,想哭,却忍着,没有哭出来,用两只手拭去流下的眼泪。我百感交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最后,她哽咽地说了几句话,“照顾好自己”,“有事给家里打电话”,“没钱了问家里要”。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她安心,只能说放心吧之类的话安慰着她,然后目送他们离去。

 

我很多次想家。想妈妈做的饭菜,想自己的小屋和床铺。有一天,天降大雨,气温直降。我给家里打了电话。妈妈接到电话后非常开心,她说儿子关心她,她就很满足了。还提醒我要注意保暖,喝热水,好好吃饭。

我又给老爸打了一个电话。

他刚从老家出发,准备回家里去。接到我的电话后,语气并没有多大的变化,随便问了我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

放假回家,我和高中同学一起吃饭,吃完后我们顺路回家。在路上我接到了我爸的电话。

挂断电话后,我的同学说出了让我惊讶的一句话。她说:“你和你爸不亲呀。”

我和我爸的关系,清楚得朋友光听一通电话的内容就能了解大概。

 

大一暑假,我去了我姐姐开的驾校去学车。科目一顺利地通过后,我又开始科目二考试。科目二是上车测试,为稳妥起见,当天考试的驾员考试前一天去考场训练两圈。姐姐也让我去场地里面适应适应。

老天爷或许想和我开玩笑。

在练习中,我不小心撞上了前面得车子。考场的维护人员见此情况,向我所要三百元赔偿。

我没有拿钱,只能把老爸叫了过去。他跟维护人员交谈了情况,又看了看车子的情况,最后把三百块钱交了。

回去的路上爸妈安慰我说,那人是在讹钱,根本没有那么严重,你好好准备,明天去考试。

命运又和我开了个玩笑。

第二天正式考试,我从早上等到了下午。炎热的天气和漫长的等待让我们一家心情都非常压抑,在场的人无不是怨气满满。

最后终于轮到我,但是我紧张,挂在了侧方位倒库上。

我郁闷地走出了考场,见到在考场出口等候已久的老妈。老妈并没有怪我,她安慰我说没有关系,还有机会,下次过了就行了。说罢便陪着我去车里和老爸回合。路上,我跟姐姐通了电话,告知她我没有过的消息。

妈妈先我一步上车,我站在车旁边,就听到了老爸满怀怨气的怒吼。

“你俩就是一对憨憨,憨憨配憨憨。”

“我说你昨天是挂在哪了,你脑子是忘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你这个熊样你差的远呢。你到社会上,要饭都没有饭吃。”

“还有你,你跑到后门干什么去了。你不知道金毛的眼睛不能看强光吗,我一个人哪能看得了它。”

将近一个小时的返途,老爸整整骂了一路,把他一天所积攒的怒气全部向我和妈妈发泄出来。

我看不惯他这种行为,跟他说你朝我来,关老妈什么事。

到家之后,他仍然在气头上,又对着老妈训斥了一阵。老妈忍无可忍,又和他对吵了起来。

 

4、回归于虚无

几天后,我就借口同学邀请离开了家。

我开始对这个家绝望。

我希望,家里是能让我温暖的地方,我可以受到鼓励和支持。

但是无休止的争吵、打骂,让我看不到任何温暖。

我很少再和老爸通电话。更多地时候,我和老妈视频聊天,向老妈诉说着内心的苦闷和生活状态。整个考研期间,我每星期都和老妈视频通话。妈妈的鼓励成为我考研期间的动力。而他,从来没有亲自主动给我打过一个电话。

 

大四那年,老爸偶尔给人出车拉货,没活使便闲居在家。妈妈自从将彩票店转让后,去玻璃厂找了一个装箱的工作。

回家后,我便开始准备毕业论文的写作。和高中同学聚餐两次后便很少再出门,在房间里静心准备论文。早上老妈去上班,直到下午回家。于是白天就只有我和老爸两个人在家。

他时不时给我的行为挑刺。我在客厅里拖地,被他找毛病数落了一顿;中午我下厨做饭,做出来后他嫌弃不好吃,说我连个饭都做不好;我在家里写论文,他就说我没有朋友,连门都不出。

我看出来了,他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

妈妈说,我和老爸缺少沟通。

大二暑假回家时,我曾向老爸询问关于他合伙入股的KTV的事情,想和他拉拉关系,套套近乎。

他拿着手机,随便糊弄了两句,便没有了下文。言语中根本没有和我谈心交流的意思。

发生矛盾时,他从来没有主动找我和解。更多的是老妈居中调解,化解我和老爸的矛盾。

我说,要在家里写完论文。他说,“写个屁论文,和老师搞好关系就行了”。

我说,家里不应该买这么多花草,毫无用处。他怒斥我道:“家里的东西是我挣钱买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有本事现在出去挣钱,不要花家里的钱”。

他还说,我没有男子气概。想去哪找一个专门能锻炼男子气概的机构,把我送过去锻炼锻炼。

我吓得两个晚上没有睡觉。生怕会像那些被送去戒网瘾的那些孩子,在睡梦中就被绑着抬上了车。

 

他从来没有认同我做过的事,也打心眼里认为我一无是处。

他时常抱怨,说现在社会不平等,自己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还经常怀念怀念毛泽东时代,说那个时候就是人人平等的社会,要穷大家一块穷。

可是我从来没见过他做家务,也没有下厨为我和妈妈做过一顿饭。在老家,他也没有给爷爷和奶奶干过一次家务。吃饭时,一家人都去厨房帮忙。只有他坐在餐桌旁,等人拿饭过来。吃完后,把筷子放到桌子上,拿起手机自顾自地玩着,让其他人收拾桌子和碗筷。

我也就明白,他根本不明白平等的含义。抑或是他认为平等只是利益的平等,而不是人格和尊严的平等。

 

今年过年,有一个亲戚来我家拜访。他是一名公务员,在外省定居,过年回家一趟。我当时坐在凳子上看书,一行人问我看的什么书。我说,《三体》。一屋子地人三三两两地说,看的是闲书。

我爸见到他十分高兴,赶忙让他向我作经验介绍,让我准备过年后的公务员考试。我装作很配合的样子,听这位亲戚介绍他的经验,心里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在家人眼里,公务员的工作是他们心中最美好的工作,上班看看报,一天悠闲地过日子,工作稳定,不怕失业,说出去脸上有光,还容易找媳妇。我能看出来,他们真心想让我从事这份工作。

我说我要考研,顾不上这么多,同一时间做两件事,可能都做不好。说罢便回屋继续看书。

亲戚们人都走了,我在里屋听到了老爸用那鄙夷的语气说道:“他能考上似的”。

 

我用实际行动打了她的脸。成绩揭晓后,我擦线进入复试。

老爸便开始四处找人,想要给我有用的经验帮助。

我说,我自己可以准备好,你放心让我去行吗。

他直接训斥我道:“不管你我睡不着觉。我给你找的亲戚一个是上了研究生的,一个是考上公务员的,都比你有经验你知道吗!你听我的,照我说的做,免得你走弯路。”

复试完后,他直接打电话问我,复试情况怎么样。我说还行。他又问,能不能考上。我说,这个没法知道,等情况吧。

他立马着急了,让我联系导师,试探能不能送礼解决。我回绝说,一共六七个导师,你还能都给送礼了?再说人家都是大牛,你花多少钱能让通过?能过就行,不能过就找工作,至于费那劲。

他更愤怒了,直接问我,现在工作是好找的?那个XXX家的孩子大学毕业了,现在在家里面坐着,什么工作都找不下,刚托人去电影院卖票。你现在不找人,托关系,你能找下工作?

我立马拿出工作的面试通知,告诉他我不是大学期间躺在宿舍挂了十几门课程然后毕业什么也不会的废物。

 

在我们家的小县城里,除了政府机关,老师和服务员,你确实找不下其他种类的工作了。社会关系复杂,解决问题全凭人情关系,托人办事、送礼是基本操作。

这也不难理解我爸妈的思维为何如此局限,认为托关系是必须的。也不难解释在我拿出工作的面试通知的时候,他不懂这个工作是干什么的。

在家人的思维里,认为不是公务员的工作都不可靠。

最后我没有办法,跟他说,你就认为工作就是到单位里面吗,那你这个无业游民有什么资格在家里作威作福。

说完后,许久,他都没有回复我。我希望,他会想通,想通他认为的并不都是正确的,想通我也能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想通他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和愿望。

过了一会,他给我发了最后一句话。

“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以后都别来找我。”

我没有再回话。因为改变他太难了。

 

所幸,我的妈妈一直是支持我,鼓励我的人。在我和老爸冲突的时候,她总是愿意倾听我的想法,了解我的愿望。有时候,我会迁怒于她。但是她丝毫没有怨气,俯下身子和我交流,沟通,平等地看待我的想法和观点。

很可惜,我并没有从我爸爸身上学到什么精神,也没有获得过什么人生经验。他也没有教过我什么东西,当我碰到不会的事情时就会骂我什么都不会。他只会居高临下地给我发布命令,用自己以为的社会经验嘲笑我的想法。

最后,我决定自己选择道路,不再听命于他的指令。

老妈说她希望我自立,希望我自强。而我的爸爸,则气的跳脚。每一次我给老妈打电话,都能听到他在一旁破口大骂,仍然把自己惯用的用词挂在嘴边。

我很失落,我的家庭竟然是带给我苦难最多的地方。

 

习惯性的接受便让人觉得理所当然,而忘记感恩。

爷爷奶奶对老爸的溺爱,包揽一切家务的行为,让老爸觉得家务就不应该他来做,而是应该让他人来完成。

对我的过于严厉和严格惩罚,让我看起来很“乖”,不想也不敢说真话,最后经常对他们撒谎。

学习上的高压标准,让我恐惧失败,极度地怀疑自己,害怕去接触事物。

所以,他们十分疑惑,为什么我不跟他们说心里话。

他们总是说,我缺少生活技能。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教过我什么,指导过我什么。

我总是觉得,我的人格中,好像缺少了些东西。

我不想再麻木地听从安排。

我有自己的目标和规划,即使这条道路很艰辛,但我也不会退缩。

 

我终于说完了我的原生家庭,

 

但我不知道,

 

明白这些,

 

究竟是我的幸运,

 

还是,

 

我的悲哀。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