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偏心了一辈子的女人

tian 7天前 ⋅ 40 阅读

       我和我奶奶的关系不咸不淡,我爸爸常说我是一个小没良心的,就是因为我上小学的时候中午是在那里吃的饭,我以前很不喜欢我奶奶,因为她太偏心,偏心我大伯,我三叔,我替我爸爸鸣不平,因为她几乎毁了我爸爸的一辈子。

        因为她不喜欢我爸爸,连带着也不喜欢我,他们都说我从小在奶奶身边长大,感情估计也是最深的但是我不喜欢她 ,因为她太偏心,或许她认为这没什么,因为别人也是这么做的,毕竟重男轻女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但是我能感受到她不喜欢我,她不想看到我,这个念头能从她的眼神中透露出来,无时无刻,只要是她睁着眼的时候,那是我幼时最难熬的 时候,那时候我怨天怨地,怨自己,我为什么不是一个男孩,怨恨父亲为什么不能得到他妈妈的喜欢,连带着喜欢一下自己,怨恨母亲,为什么要把自己生下来却不管自己。

         或许那个时候自己太小了,小到无力反抗这种生活,有时候想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后来也觉得自己这么想太搞笑了,人这一辈子只有两件事是自己决定不了的,第一件事就是你的出生,第二件事就是你的死亡,而你自己唯一能决定的就是你在活着的时候自己要过的生活。

        我那个时候问自己“你要一辈子这么生活了吗?”或许就是这个念头支持着我走过了我的童年,在别人吃零食的时候我只能看着,在别人玩玩具的时候我也只能看着,因为我知道不会有人给我买,我不值得他们花一分钱,因为我在她心里没那么重要。

        我曾经恨过我的母亲,忘记了原因,现在也忘记了恨,只是偶尔翻到了一本书上面写着一个“恨”字,很重,很深,划透了十几张纸,很努力的想了又想才想起里是因为什么事才写上去的:

        那应该是小学的事情了,小学的时候其实是有一门课外课的,那就是“小制作”,那个不是强制定的,所以我从来都没有过,但是那次学校为了鼓励孩子做手工就把小制作的价钱砍掉了一半,所以八块钱的小制作就只要四块钱,学校强制要买,我爷爷那个时候是退休水电工,退休金三,四个月一发,发5000块钱,那是我最纠结的一次,我妈正好不在家,而我又连区区的四块钱也拿不出来,要知道那个时候连三毛的田字格都没有了,冰棍都是五毛钱两根的,就因为四块钱我想尽了我所有的办法,每天晚上做梦都梦见了捡到了钱。

        但是做梦就是做梦,永远都不可能实现,交钱的日子终于还是来了一个上午钱就交的七七八八,还有两三个没有带的,天知道我有多感谢那几个没带钱的,或许是为了我可笑的自尊。中午放学,我知道下午我是绝不会躲过去的,那个时候我想我的母亲为什么不在,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后来我终于想到了办法,“借钱”我和我奶奶借了四快钱,这件事使得我过了十天的被追债的生活,最后还是我妈回来才还的上,如果还不上我估计自己也没有脸再去那吃饭了。而她每天在放学的时候都偷偷的给我大伯家的姐姐一块钱,还要跟她说千万不要告诉我,但是她忘了小孩子都有炫耀的心里,那个姐姐拿到钱转头就是向我炫耀,一次都没有落下过。

       我那个时候说不清楚对我奶奶的感觉,现在依旧说不清楚,或许是在她第一次偷偷给我小叔的儿子肉的时候,或许是她为了不让我再在她家吃饭而故意晚回家的时候,或许是她在过年的日子给所有小孩一百,却给我两块的时候,或许是她的女儿骂我是一个婊子她私底下偷偷道歉最后却拐弯抹角的告诉我不要告诉我爸爸的时候,....我对她的感情就消失了吧,从期待到失望,从愤恨到平静。

       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她,就如同在去年的时候她说孩子大了今年是最后一次收到压岁钱,然后她把二十几年都不变的红包钱数往上涨了一番从十块变到了二十,笑着说钱不多是心意,但是她不知道这又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她第一次过年给我红包的时候,那一次使得我对过年去她家有了阴影,过后的那几年去她家拜年都有了阴影。

        记忆有了些许模糊,不记得是几几年,只记得那年雪很厚,天很冷,过年了我很高兴,再给她拜年的时候,路上遇到了我小叔一家,他家刚刚拜完年,他家儿子就迫不及待的向我显摆他的 压岁钱,一百块崭新的,那个时候我光顾着高兴因为今年我也应该有压岁钱了,从而忽略了小叔一家慢慢变臭的脸色,开开心心的跑去拜年了,爸爸在半路上对我说“你奶奶可能不会个你那么多钱。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你太小了,等你长大了钱就多了。”虽然还是很不高兴但是我还是去了,高高兴兴的去却没有高高兴兴的回来。

       当我被她偷偷摸摸拽走的时候,我兴奋极了,那是我第一次收红包,她对我说不能告诉别人,因为红包只给我一个人,连爸爸妈妈都都不能让知道虽然知道她在说谎,但是我还是点了点头,但是她却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块钱,邹邹巴巴,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哭出来的,那时候我只知道哭,委屈一句话也不想说手里攥着那两块钱,眼泪模糊了视线没有看到我爸爸的脸上有没有尴尬,只听见爷爷喊“大过年的让孩子哭啥,在给孩子一点,以及奶奶不情不愿的又掏出两块钱,”等擦干了泪水看着手里的四块钱,不知道怎么想的,或许是受了刺激,我把钱扔在了地上,跑了出去,后面还有我爸爸的声音“孩子太小不懂事,就应该一毛钱也不给她。”还有我爷爷的大喊“让你多给点,多给点,你咋这么偏心呢,年还过不过了。”后续我已不想再提起。

       我想就是那一次吧,把我对她的所有的希望都打破了,造就了今天的这个局面,无话可说,分外尴尬,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后悔过,但是我知道这个偏心的女人毁了我一整个童年。

      我想是人都有 多多少少的偏心,但是不要让你的偏心如此的显露出来,因为你不知道在你不经意间你就有可能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孩子。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