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那年,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米落聪 3月前 ⋅ 89 阅读

        早上坐巴士上班,习惯性打开手机刷头条,一则新闻让我心里一颤,拿着手机的手忍不住微抖,“14岁儿子溺水身亡,母亲看见儿子尸体,从十几米的大坝上滚下来”……“她就一直跪在那里,重复着那句话:阎王爷,求求你放过他吧,我愿意用我的命去换他啊!”……我再不忍读下去,闭上眼睛,想起那一年的大雨中,我躺在水坝的鹅卵石岸上,眼中是一层又一层无穷无尽的黑色漩涡,耳边远远的传来妈妈的哭喊声:儿阿,儿啊……老天爷阿,求你带我走,还我的儿吧……

        我老家是位于吉林省南部一个叫呼兰的小镇子,有一条挺宽的河从镇上穿过,镇子旁还有大大小小五六个水库。印象中一到夏天,街上就有很多拖拉机拉着满车的沙子轰隆隆驶过,沙子下面哗哗流着水。玩水也成了镇上孩子们最好的嬉戏方式,放学后我们常常成群结队,拿着渔网去小河里捞鱼,每次都能满载而归。回到家妈妈会把小鱼做成鱼酱,香喷喷的很下饭。下河玩的时候偶尔会经过挖沙留下的大坑,里面黑洞洞不知道有多深,有胆子大水性好的孩子就拖个长木棍游下去,得意地把棍子插进去让我们看有多深。那时我和其他孩子都会“游泳”,其实就是狗刨,游起来特别累但游不快,顶多就是不会沉。我小时候胆子很小,不敢在太深的地方游,最深只在齐胸的位置游过。我妈也经常警告我,不要下水游泳,桥头老王家的小宝就是淹死的。

        我成长在单亲家庭,爸爸很早就因病去世,妈妈是镇上小学的老师。打记事起,爸爸就整天躺在炕头不能动,妈妈每天照顾爸爸和我,经常一个人偷偷以泪洗面。我那时就理解妈妈的不易,所以从小比大部分同龄人都懂事,很少惹她生气。每次出去玩都会算着时间,约莫着快吃饭了就赶紧跑回家。就是这样一个胆小又懂事的我,在10岁那年的暑假,差一点就再也回不了家。

        记得那个暑假异常热,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去河里玩,用石头围起个小水坝,在里面捉鱼捉虾,一玩就是一天。有天我们中的“老大” 提议去旁边的水库玩,说里面有很大的鱼,还有个水坝可以跳水玩。大家都兴高采烈的跟着“老大”去,我看离晚饭时间还早,也就犹犹豫豫的去了。那是个挺大的水库,但水并不是很深。下游有个大水坝,水坝一侧有个泄洪的闸,水位达到一定程度就会从闸口流下去。我们都觉得这确实是个好玩的地方,脱了衣服扑通扑通就往下跳。刚开始大家都在水坝旁玩,过一会儿开始有孩子往水坝中心游。我们在岸边摘了草心,一头含在嘴里,头在水下的时候可以用它来呼吸。我们捉鱼、打水仗,别提多快活!那阵子天气总是摇摆不定,轰隆隆的一阵雷声,雨点突然就落下来了。我们玩的正开心,哪里舍得走,反而觉得这雨更添了兴致。丝毫没意识到随着雨越来越大,水库的水位也在上涨,水闸那里已经慢慢形成漩涡,下面暗流汹涌。

        我们争着爬上水坝,我摆出奥特曼的姿势跳下,进入水里的一瞬间我感觉有一股力量把我拉向水闸,我用力把头扬出水面,看到了其他小伙伴惊恐的表情,我才开始害怕起来,手脚拼命往岸边刨,却抓了一大把水草。刨了一会儿,我没有力气了,耳边的水声越来越响,头顶的雨点像一个个的小锤把我一下下往水里砸。我和那些无根的水草一起,被卷入了水闸中。忽的眼前一黑,我感觉嘴里、鼻子里、耳朵里全被灌进了水和沙子,肺里憋的就要炸开。耳边轰隆隆的像有火车开过,水草和石子划破我的身体,浑身痛的厉害。然后周围就变得很安静,只有微弱的水声。我睁开眼看到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漩涡里妈妈在给我做早餐,有我最爱吃的葱油饼;我看到爸爸依然躺在炕头上,他直直地看着我却不说话;我看到我和小明一起用泥巴盖的“摩天大楼”被雨水浇的塌掉了;我想起暑假作业还差最后一页呢,开学的时候老师会批评我的,同桌佳馨会不会嘲笑我……我开始随着漩涡转起来,眼前像过胶片一样闪过生活中的各种情景。我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轻,像一片羽毛不知会飘到哪里,胶片也开始闪的更快也更模糊。我忽然好想妈妈,她应该还在等着我吃晚饭吧……

        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难以形容的恶心感涌上来,我吐了很多的水和沙子。我听到妈妈的哭喊声:儿阿,儿啊……老天爷阿,求你带我走吧,还我的儿吧……

        我睁眼看到她把我抱在怀里,抱的紧紧的甚至有点疼。我看到我周围很多人,小伙伴们都在哭。天空还在下着雨,我也想哭了,但是喉咙疼的厉害,肚子里还有身上都疼。我被抱起来放到一个牛车上,妈妈在旁边为我撑着伞,我转头看了一眼那个水坝,还奇怪明明刚刚还在里面玩,现在怎么离它那么远了。妈妈闭着眼睛摸着我的头叽叽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前面的大黄牛哞哞的叫了两声,我看着两边的稻田,觉得这一切真美好。突然想起刚才的黑色漩涡,浑身忍不住地颤栗。

        第二天在医院躺了一整天,吃到了我最爱的黄桃罐头。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暑假作业最后一页完成了。我跟妈妈说起那天的黑色漩涡,妈妈说我那是一脚已经踏进了鬼门了。我被卷入闸门,冲到了下游三十多米的岸上,被路过赶牛车的大叔一家看到,靠着电视上学到的一点急救常识,胡乱按一通,把我气管里的水压了出来。妈妈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眼里还是泛着泪花。

        这件事之后,我经常梦到自己在黑色漩涡中旋转,转的我心慌恶心喘不上气。从那以后我再也没下过水,从前经常去的小河也不去了。直到我上大学,才在老师的手把手指导和同学们的嘲笑声中学会了蛙泳,但每次把头浸入水中,心中还是隐隐有种恐慌感。

        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邻居家的小儿子淹死在水库了,我已经不记得那个像跟屁虫一样,拿着塑料宝剑跑来跑去的男孩的名字,只记得他们一家人把他瘦小的身体从河边抱回家的情景。她妈妈的哭声撕心裂肺,震的整个镇子都在颤抖。

 

        文章的最后要说几个数字。中国每年约有57000人死于溺水,少年儿童占总数56%,也就是说中国每天有156人溺亡,平均每天有88个孩子因溺水死亡。难以想象这种事对亲人、对一个家庭带来多大伤害。真心希望未来这个数字可以逐步减少,其实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给孩子讲解水上安全教育课程,普及游泳知识和求生、急救常识,以贴近生活的实例让孩子们增强水上安全意识。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是整个社会的未来。但愿今后再看不到这类让人心碎的新闻。

 

作者:米落聪,一个年过三十但仍怀揣青春梦想的设计湿。希望能用文字填满一路走来的脚印。

(文章纯属原创,没有在任何平台发布过。谢谢您的审阅。有任何问题请联系微信:miluocong)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