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后来呢......没有了

安然 10月前 ⋅ 646 阅读

       人的一生当中有很多很多重要的事情,而我们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牵绊,有时,我们甚至忘了,我们曾经最在乎的事情是什么,爱,永远是人生永恒不变的主题,而情爱,总是羁绊着我们的一生,有些人为此看破红尘,了此余生,有些人牵肠挂肚,一生无缘,而有些人白头偕老,共剪西窗烛。

      故事要从初中那年讲起,那一天,爸爸带我去一家餐厅吃饭,说来很巧,碰到了一个叔叔,当然也碰到了他......那年,我14岁,他16岁,我初二,他高一,由于赶着去上课,我匆匆喊了一声叔叔,就埋下了头吃饭,并未注意他。但无可避免,我们还是认识了,无论是意外还是安排,从那以后,我们总是会有机会见面,两家人相处的很好,那个时候,姥姥正在住院,爸爸妈妈一直很忙,没时间照顾我,就总把我一个人放在家里,而叔叔阿姨知道后,就总是招呼我去。我生性慢热,一开始很放不开,在饭桌上我就只会夹我面前的菜,也只会小心翼翼地喊着叔叔阿姨,却并不知如何和他打招呼,而他看起来也是生性冷淡,面无表情,就简单地挥挥手,算是打过了招呼,我敢肯定,若是阿姨不在旁边,他是决计不会与我打招呼的。而我可能是回以了一个相对僵硬的笑容吧,我看到了他眉头似乎挑了一挑,但并未多说话。后来,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方桐 渐渐地,慢热的我也真心喜欢上了叔叔阿姨,因为我知道,他们是真心对我好,十几岁的小孩子,正是敏感的时期,所以能很清楚的分辨别人对你是好是坏,也正因如此,我渐渐的放开了,会对阿姨撒娇,夸赞她做的饭好吃。但我和他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直到那一天,阿姨招呼我去家里吃饭,等我到他家时,却只见他一个人。抱着好奇的心态,问了问阿姨的去处,而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饭已经做好,我妈临时有事出去了。既然来了,就吃吧。我低声说了一个哦,默默地转去卫生间洗手,而他也随之起身,摆上了饭菜和碗筷,两人相对无言,默默低头吃着,快要吃完时,阿姨回来了,见到我先是一脸惊讶,随后看到桌上的饭菜更是一脸惊讶,我心中虽是好奇,却也乖巧地像每一次一样称赞阿姨的手艺,但这次阿姨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开心,而是转过头看着他,一脸惊讶地说:没想到啊,你竟然还会做饭。而他却也并没有任何尴尬,只是淡淡地说:对啊。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他当初说的“饭已做好”并没有明确说是谁做的,而我却先入为主的默认了,所以,就这样,我开始觉得他人其实还不错。

      也许是从那一次的单独吃饭开始,我们渐渐地开始熟络起来,其实也不算是熟络,只是不再是像刚开始那样相对无言,而是渐渐地开始对话,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有一搭,无一搭的。只是,从那天以后,他再也没有做过饭。但是好像真的......我们成为朋友了。不再是一个月都说不上一两句话的样子,也不再是只有饭桌上我们才会见到的样子,一切都开始以一种非常和谐的姿态出现,熟了之后,他虽然依旧还是那副表情,但偶尔也会在我们俩聊天的时候露出微微笑意。俩家父母似乎都有些惊讶我们的友谊发展的那么快,但两家人还是都乐见其成,就像对于我爸妈来说,由于他学习成绩非常好,所以很受我爸我妈喜爱,虽然他一次都没给我补习过...... 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很舒服,就像那个时候都流行过生日送礼物,但我们俩心照不宣地从来没送过对方生日礼物,而只是在对方有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就像在我中考毕业不知道往哪个学校的报考的时候,他会做一张根据我的成绩,排名和学校排名的划分的分析表发到我的邮箱里。又像是他和他的好朋友要合买一部手机时,我省了一个月的午饭钱资助他。

      我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青梅竹马,也不是偶像剧中的欢喜冤家,更不是电影中的灵魂伴侣,我们就是我们自己。顾城说过:在青春期,友谊也会被拿来反复较量,总少了些儿时的简单和随意 。但我觉得,我们的友谊更像革命战友,是的,那种无条件互相支持, 无条件互相信任的感情。 一个人,必须有太阳。我想,那时候我们就是彼此的太阳吧!

      人总是多变的,但奇怪的是,我们俩的关系自从从陌生人上升到朋友之后,就没怎么变过,一直都是那样。其实,现在我真的希望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变,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如果是一个Happy ending的大结局的话,这样就已经圆满了,而我也希望时间都停留在那几年,不会再有后面的狗血烂剧情,但事实证明艺术真的是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只不过当时年少的我们都是只是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而忽略了即将到来的暴风雨罢了。 一切的和谐被打破要归功于一个多管闲事的我! 其实,我有些不太想讲后面的故事,过于狗血,也过于......让人不开心。所以我就粗略讲讲吧。 后来我高一的那个暑假偶然认识了一个男生,他很花心,身边的女朋友换来换去,他比我们两个都大,在我们当地一所知名大学读书。而且方桐和他是好朋友.....也就是曾经一起买手机的那个人。方桐这个人和我不一样,我是慢热,他是生性不热,在我们那个年代,QQ是最火的聊天软件,可方桐却没有注册,一直固执地用着手机,所以导致这些年他都没有什么好朋友,而他算是一个。他是方桐的学长,两个人在打篮球的时候认识的。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两个性格这么迥异的人是怎么成为好朋友的。

      我一直不太喜欢他的学长,因为他太花心,作为一个女孩子来讲过,男生的花心是最容忍不了的。但因为我们三个认识了,而且那年方桐高考,考上了上海的某所高校,举家要搬到上海,我们就会出来一起吃饭。其实我觉得方桐学长那个人他并不喜欢我,他只是成为了一种习惯,见到女孩子就会表示善意。但这可能触了方桐的某根弦,拉着我告诉我他学长并不是那种所谓的痴情男。 我当然知道他学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上演了一场分手大戏。但令我觉得奇怪的是,一个从来不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竟然说了,还是自己的至交好友的坏话!虽然他说的是事实吧,当时我觉得他可能是关心我,怕我着了他学长的道。 那个暑假之后方桐一家把在天津的房子卖掉,就搬到了上海了,因为本身他们家在我们这座城市也没有什么亲戚,所以没有什么可担忧的。在方桐临走前,我们两家聚了好几次,庆祝方桐升学,表达不舍之情。

        就这样,他们搬走了,日子又平平静静地度过了一年 ,这一年里我们两个没有怎么打电话,只是偶尔联系,交流一下近况,有时爸妈在和叔叔阿姨打电话聊天的时候,我便会不着痕迹地凑过去听一下。一直到高二下学期,有一天,我妈突然告诉我方桐要从上海回来办些事,因为他们家房子已经卖了,自然是没有地方住的,我妈就邀请他住在我们家。

       两天后,我记得是个周五,当我放学回家时,我看见了门口站着的他,一年没有见面,他似乎又高了些,瘦了些,我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无奈地看着我,我笑着对他说了一句:“好久不见。”他亦回了一句。这是我们第一次这么充满仪式感的对话,我们说完之后就笑了。我感觉他似乎变得开朗了许多。

      我转过身,拿出钥匙打开门,和他一起进家,这时我妈打来电话,说他和爸爸今天在河北那边,不会回来了,他应该已经给我妈打过招呼,说他到了,所以我妈又在电话里嘱咐我说:“今天带他出去吃吧,正好你明天也没课。”就在这时,他接过电话,说道:“阿姨,你不用担心,我会带她出去吃饭的,对了,我们想去看场电影。”我不知道我妈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只知道他说完这些,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好的。”便挂了电话。 我抬头问他:“看电影,什么电影?”他回:“你想看什么?” 我想了想,说道:“《匆匆那年》吧!刚上的。”他回到:“好。” 其实我没指望他会答应的,因为他向来不爱看这类型的,所以他答应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我回屋里换了件衣服,便和他出去了,我们吃的火锅,我的最爱。吃火锅的时候他想订票,却发现全都订满了,只剩了一个午夜场的,他问我可不可以,我思考了一下,兴奋地说:“好!”但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因为我的日常作息11点多的时候早就睡了,所以我在电影院的时候全程大睡,电影结束后还是他把我叫醒。我懊恼的不行。

      本来挺困的,但出了电影院困意就散的差不多了,于是我又饿了,我们就找了一家还在营业的披萨店,吃点东西。菜差不多上齐后,我也吃得差不多后,他突然说道:“嗯,我知道,你不喜欢从朋友变成恋人,所以你也不用给我答复,我只是想说出来就罢了。” 我愣住了,女生嘛,总是想过身边的男孩子向自己表白,即使不喜欢也会偷偷开心。但我却开心不起来,我害怕,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我怕我一说出口我们的关系顷刻就会土崩瓦解!好在他没有让我说话,拉着我走了。一路上,我调整心情,我们俩尽量都像什么没发生过一样聊天,回到家,就去洗漱睡觉。

      这一晚上我没有怎么睡,一直在想些什么,又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迷迷瞪瞪快天亮才睡着。转天我睁眼的时候,已经下午了,这是我第一次下午才起床,我昏昏沉沉出了房门,发现我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见我就说到:“你看看你,都几点了才起床,再不起我就去揪你了。”我看了看四周,问道:“方桐呢?”我妈回道:“方桐中午的时候走的,这孩子也是,我和你爸今天才回来,他今天就要走,说什么办完事就晚上就搭飞机回上海。”

      我再一次愣住了,没有想到他竟然直接走了。当然,我也没有狗血地去机场追他,送他,就算去了,又能怎么样呢,又能说什么呢。

      后来的故事怎么样了呢......我高考考上了我们当地的一所学校,正巧和他学长是同一所。我和方桐也没有什么联系了,只有过年时的一句问候。我大二那年,听我妈和他妈通电话说,他这大学四年都没有找过女朋友,现在他毕业了,准备出国读研。

      后来的后来呢......没有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