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好女人

思安 6天前 ⋅ 298 阅读

在叙述这个故事之前,我去网上搜索了关于好女人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问题。在其中一篇论坛下,有一个标注着最佳的回答:不乱花男人的钱,懂得尊重男人,懂得忍让,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贤惠,不需要太聪明,愿意为爱付出全部的女人。

下面所有的文字都是由我的回忆所得,所以我希望我的诉述不会掺杂过多的个人情感,也希望这些回忆没有在漫长的岁月里发生较大的偏差。这只是一篇简单的关于人生关于命运的文章,只不过主人公是我身边人。

母亲出生在70年代西南偏远地区的农村,家中兄弟姐妹共六人,除了最大的男孩,其余的都是女孩。外公是典型的旧社会男性形象,对妻女尤其苛刻。这个家庭中的女性在最早是不能上桌吃饭的,给外公带来一点不顺心还会招来一顿打骂。

外公是工厂的职工,在那个年代职工退休后,可由其子女办理手续,顶替空下来的名额。虽不是什么能让人生活优渥的岗位,但在那个年代一份稳定的收入便是不少人的追求。外公退休后,大舅对工作没有兴趣拒绝顶替,大姨因为结婚离开了本地,岗位便轮到由母亲接手,但那时她遇到了父亲。

我至今不清楚他们的相识过程,没人会给我提及,我也未曾想过问。父亲也是一名职工,虽兄弟众多,但由于爷爷当时是村长,奶奶勤劳持家,兄弟姐妹共同劳作,家里日子也便比旁人滋润一些。外公告诉母亲,她有可以谋生的电焊手艺,不靠别人她也能养活自己,加上现在和父亲在一起,父亲有工作有土地,她将来日子不会差,希望她把工作让出来给后面的妹妹,母亲同意了。

结婚后母亲除了家里的事,外面有离家不远的工作时她还会跟着工程队在工地上做电焊工。她到现在还会给我说,很小的时候我常常半个月见不到她的人,我还没醒时她出门,回来时我已经被奶奶带着睡着了。父亲是倒班制的工作,白夜班交替后再两天休息。二十出头的年龄,在那个躁动的社会还是沉不下来,长时间没有沟通让好好的家庭渐渐有了裂隙。奶奶给我说,我出生是在夜里,那天爸爸夜班,下班回来以后爷爷让他杀只鸡炖汤给母亲喝。我爸说,“不急,等生了以后再炖”。奶奶说这事本意是想调侃爸爸连我出生都不知道,但在我耳里这话却怎么都不是个滋味。我的出生并没有给这个小家带来温暖。他们之间没有包容理解,在我仅存的部分记忆里也只是不断地争吵埋怨甚至互相殴打。

他们分开时我应该也只是四岁左右,所以对于父母的感情我不敢做多叙述,我只相信他们在一起时心里是真的有对方,离开时也是真的不愿意再继续停留。

离婚以后我被判给父亲抚养,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坐在父亲肩头和他一起到厂里度过,回家以后又将我交给奶奶。直到五岁那年家里来了年轻的阿姨,后来又多了一个弟弟,那时我便知道,他们的故事就此结束了。

焊师对于男性来说都是特别艰苦的行业,更不用说体能相比较弱的女性,虽说大多工程不会招女工,但那会儿焊师稀缺,所以还是有不少工作找上母亲。所以在没有太多花销的情况下,母亲渐渐存下了一小笔钱。

渐渐我到了入学的年龄,最近的小学离村里有一定的距离,按照成年人的速度能走上一个小时。其实大多时候也还好,一群小伙伴结伴嬉嬉闹闹也就到了,但如果因为课程安排或者一些突发的事情耽搁了和大家一同回家的时候,这段翻山的路程便变得尤其的长。特别是冬天,夜长昼短,路上湿滑难行。母亲心疼我,便在学校旁租了两个小隔间,从村里将我接了出来。

大概是在二年级,放学后的我以为母亲会和往常一样还在上班,但当我开门进家后看到的确是躺在床上,面容模糊的她。妈妈身边坐着她的同事,叔叔告诉我在妈妈打开氧气瓶气阀为气焊做准备的时候,发生了氧气泄漏,蹿出的火焰对着母亲迎面而来,不过好在当时的母亲戴着防护眼镜,火焰也只是烧伤了皮肤表层,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

这件事的发生导致了很长一段时间母亲不能再出门工作,只能静养等待康复。可能因为年龄不大,皮肤的自愈功能会好一些,母亲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烧伤痕迹,火焰将母亲常年在紫外线伤害下的皮肤褪去,后来长出的皮肤反倒白嫩一些。

康复后的一段时间,母亲暂且放下了工地上的工作,在我读书的学校旁跟着一家早餐店当学徒。在早餐店里她遇到了另一叔叔,我已经记不得那人的长相,连身形都模模糊糊,但他们的故事却在我脑海里始终抹不去。在早餐店工作一段时间后,二人商量着合伙另外开一家店,母亲出资,那人出力。于是,我们搬家到了一个稍远一些工厂旁,那里的人流构成主要是上下班的工人,早餐店简单开起来以后生意也比较稳定。

母亲倔强独立,也很善良,能让周边人感觉到亲切和善,身边的邻居也都对我们很照顾,直到今天那些邻居也都还有联系。

我猜想是在长时间的相处中他们产生的感情,又或者是做学徒的时候,这些我都无从得知,只是依稀能感觉到,母亲对那人很依赖。现在想想,我母亲确实不太“聪明”,那时的她正迷失在一个自以为美好的表象中。

早餐店经营了一年多,那人没有征兆的消失了,连同那段时间母亲投入在里面的所以心血一起消失在我们的生活里。还在小学的我并不能体会这样的打击会给人怎样的伤害,我也没有母亲一蹶不振的印象。后来母亲将我送回了爸爸身边,又回到了工地上。

之后偶尔我在母亲身旁时,都能看到她很放松的状态,母亲告诉我她有一个师父,也是一名焊师,我称呼她师父为李婆婆。除了师父外,还有一个师妹,我想着应该是同样的性别更能体会彼此的辛苦,在能理解自己的人身边,那些过往的苦楚也就慢慢能够淡去。

四五年级时,母亲结婚了,与工程上的小领导,接下来的叙述我就以X先生称呼他吧。X先生之前也有过一段婚姻,与前妻之间有一个男孩,比我小五岁,没有与他们同住,由X先生的妈妈带着。

我记得一天放学后我错过了和伙伴聚集的时间,意味着那个黄昏我又要一人独自走一个多小时回去。站在校门口懊恼的我看到了一个商贩在卖小鸭子,那是一群五颜六色的鸭子。因为离家远,所以父亲会给我早中的饭钱,有时也会剩下一些,我就买了一只绿色小鸭子。但买了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我压根不敢把小鸭子带回去,我怕被爸爸责骂乱花钱,踌躇了好久的我选择去找母亲。

妈妈结婚后依旧在工作,也很用心的在经营着家庭,家里打扫得很干净,他们的地砖都被她用抹布一块一块擦过。进家后,妈妈和X先生看到了我因为调皮乱窜而折磨得不成样子的衣服有了不一样情绪,认为父亲偏心没给我买像样衣服。其实当时周围的小伙伴大多都是那个样子,我还没形成什么爱美的意识,也并没有对父亲有不一样的看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把我的想法说出来。

在和我爸沟通以后,因为离学校比较近,我再一次留在了母亲身边。他们居住的房子面积不大,并没有多余的房间给我,便在客厅的角落搭了床铺。

我记不得小鸭子最后的去向,被染色后小鸭子生命力弱,可能没多久就离开了。

我能感受到嫁给X先生后母亲的变化,那时的她总会有小女人的状态,会因为生日没得到重视而生气,会去服装店给自己买好看的衣服和之前从没见过她穿的高跟鞋,会养很多花草......那会儿我被老师选中去参加小学数学竞赛,放学后还会多上一节关于数学竞赛的培训课,课堂后老师会布置一些题目让下去我们思考。留在课后的题目对我来说是有难度的,回到家能帮助我的就只有X先生,他会引导我去思考,在他的帮助下,我确实有了很快的进步。这些情景母亲都看在眼里,出于感激出于爱,对X先生母亲选择全身心的付出。

人一旦失去自我便会迷失,母亲亦如此。

在我六年级的时候,弟弟也到了上学的年龄,为了方便读书,父亲搬离了村里,在弟弟学校旁边租了房子,我回到了父亲身边,从这之后我就很少和她在一起。在我要上初中时她开始跟着项目出远门工作,一去便是几个月甚至半年才会回来。又一次,她告诉我她要跟着项目出去一段时间,我以为还是和往常一样,但这次于她于我都是人生的转折。

 大概是初二,母亲给我说她回来了,让我去见她。到了以后我发现这是一次家庭聚会,我的姨妈姨父们都在,母亲和小姨坐在一起,正在逗着小姨怀里的小孩。前不久听妈妈说过小姨生了一个妹妹,正好可以看看。我并不适合这种热闹的家庭聚餐,我插不上话,那会儿的自己除了被问学习情况就是被叮嘱要好好学习。默默吃了饭,我准备先离桌时,母亲让我先抱会儿妹妹。看着怀里的妹妹,我能感受到她小小的身体,我甚至会有点害怕,我怕自己不小心会弄疼她。待大人们都吃好了饭,妈妈帮着把碗筷收拾后就走过来把妹妹给接了过去,让我挨着她坐了下来。我感觉到母亲准备说些什么,可又吞吞吐吐的样子,我有些疑惑,但也只是等着她开口。母亲看了看我,又把妹妹放到了我怀里,她说;“这不是你小姨家的娃娃,是你弟弟,这一年我其实没有去上班,都在家待产。”

我已经记不得我当时的反应,可能有点恍惚,但总归是开心的。现在想想,我其实更应该在意母亲的想法,那时的她已经属于高龄产妇,这本身就是一件有风险的事,何况我知道了她过得并不好。

原来,母亲在选择出门打工时,她和X先生的感情就已经渐渐出现了问题。这个独立又不太聪明的女人,选择了最容易让人忽视自己的方式去对待所谓的爱人。可惜的是X先生对母亲自始至终都存在防备心理,哪怕母亲包揽家务,甚至将自己的收入都交给了他保管。

很久以后,母亲告诉我,她怀孕期间X先生出轨了,还被她从外回家时抓到过,对方把门从里反锁了,她进不去也不能拿对方怎么样。打电话叫来了当时的婆婆,也只是让她别闹大了,会伤着孩子之类的话。打倒母亲的最后一击,是无意间从X先生的妹妹口中得知了X先生用他儿子的名字买了一套房,但这些都是在母亲背后做的事。想到自己在工地上一天一天苦下来的收入最终为别人做了嫁衣,回想结婚后的所有路程,母亲清醒了,她应该是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于那个家庭来说始终只是个外人。我完全没有办法设身去想象母亲当时的感受,可能孤独、气愤甚至于崩溃,但都只是我仅仅能写出来的一点形容罢了。

我见过母亲的离婚证,在拍照时她没能控制住情绪,眼睛红红的,头发有些凌乱。

离婚后母亲自己带着弟弟生活,也求助过外公外婆,希望他们能帮着自己照看一下孩子。性格冷淡的外公并没有对母亲表现出任何怜惜,甚至对外说母亲给他丢了脸,嫁了几回还想回来让他支助。外婆虽心疼母亲,但性格一向懦弱的她一直在外公脸色下生活,早已不能自己决定想要做什么。我想母亲就是从那个时候才清楚的意识到她已经谁也靠不住了。

母亲没再出过远门,还在姨妈的介绍下找到了一个退休的婆婆帮着在白天照顾弟弟,婆婆的儿女不在身边,退休后能有个小孩在身边闹着,还能增加一些收入,倒也乐意帮忙。日子就这样没有大波澜的过去了,弟弟慢慢上了幼儿园,到现在也进入了小学。母亲身边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其他人,只是母亲的顾虑多了,她好像已经不敢去触碰,又或许是她不愿意。

现在的母亲依然一个人带着弟弟,她说自己已经能感觉到在工地上的吃力,所以会想尝试别的路,以后应该会经营一家小的餐饮店,希望是顺利的。时间的流逝不只是年龄的增加,也是故事的继续,未来还会往什么方向发展就交给未来吧。

故事暂时就到这里,现在又回到关于什么是好女人的问题时,我好像知道了怎么去看待网上的那条标注着最佳标准。不能否认在一部分人眼里那样的女人是他们渴望的标准,但现实这样认为的人一定没有真正和标准中的女人相处过,不然他们会回答的就不会是文字,而是那个用真心爱着他,会照顾他感受,不愿意他因自己而吃苦的女人。

我不知道母亲算不算好女人,但我希望未来的日子她会是我心里的好女人,是一个懂得照顾自己,不因迎合别人而改变自己,并能在真正的幸福来临时拥抱幸福的女人。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