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我成为了一名女老板

奈奈 4月前 ⋅ 117 阅读

                                   19岁,我成了一名女老板

 

                                                                                     作者:陈琴

                                                                               微信:18780004591

 

内容梗概:

被一条朋友圈所吸引,作为操盘手的我辞去了工作,加入了营养俱乐部,缴纳了7500元的加盟费,成为一名实习代理。本以为努力就可以实现暴富,可我却在这里受尽了算计和磨难。几番争斗之下,结果是我被营养俱乐部扫地出门!

 

                                                                    01

 

2017年夏天,我是一万个不愿意回我原来炒原油为主的期货公司上班了。

 

作为一名月收入不到2000元,时不时还熬夜到凌晨三四点接受顾客指令买进卖出,一不小心操作不当,就会导致亏损的操盘手,我真心厌倦了这种生活,四处寻找着适合自己的新工作。

 

彼时微信通讯录中一位姐姐发的朋友圈彻底吸引了我的注意:营养俱乐部诚招加盟商,一件代发、无需囤货、没有积货的压力!只需要7500元加盟费,即可让你在拥有好身材的同时,靠自己实现暴富!

 

这则消息对我这样一名初入职场不到两年的菜鸟来说,无疑是天上掉下馅饼的美事,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一来,我不用像朋友圈其他微商一样需要囤货,卖货,急着招揽下级代理,拓宽发货渠道,减少积货的压力。二来,每卖出一套营养餐,按照公司制定的“时薪制”(即1000块的产品兑换成2.5个小时——实习代理:150/小时;初级代理:250/小时;中级代理:350/小时;高级代理:500/小时)来计算,等于说我卖的越多,挣得也越多,利润就非常可观。

 

仔细盘算了一番,我就主动联系了通讯录的那位姐姐,几番沟通之下,我决定先做她一个月的助理,了解具体的操作流程之后,再缴纳7500元的加盟费,开始我的事业宏图。

 

在当操盘手时,我每天的工作除了接受顾客指令对他的期货进行操作之外,我还需要通过微信摇一摇添加许多陌生人,尤其是40-50岁之间的成功人士,与他们进行细致深入地交谈,游说他们在我们公司买入原油期货,所以在销售推广这块儿,我算是半个行家。

 

想着不久后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实现买一套房、一辆车的梦想,我干起活来浑身是劲。

 

做助理的第一天,上级就给了我一项任务:让我去成都春熙路支个小摊,上面印的是硕大的二维码(上级的),而我的任务就是让过往的行人扫一扫这二维码,添加到通讯录。

 

由于以前在推广游说的时候,我是在线上进行,隔着一个屏幕和网线的距离,我并不会感到害怕和羞愧,可现在要我实实在在在线下进行真枪实战,我反而退缩了,张不开嘴,也迈不开腿。

 

可是,一想到每天要完成50-100个的任务指标,我就头皮发麻,再怎么害怕和羞愧,也只得暂时抛弃自己羞耻心,尝试举着一块板子,拦住过往的行人,礼貌微笑地向他们提出扫码请求。

 

虽然在这个过程里,我常常遭遇路人的白眼儿和推搡,但是我却在一次次的失败中逐渐磨炼了自己的勇气。无论别人怎么给我白眼儿,我都会微笑地说声抱歉,然后得体地收拾自己,礼貌地寻找下一位行人。

 

                                                                       02

 

晚上。我回到俱乐部,和萍姐仔细筛查今天扫码任务的人数。

 

除了个别是当着我的面扫码添加,转过身秒删之外,今天一共添加了58位有效顾客,按照俱乐部“一位顾客潜在发展金额1000块”的说法,我今天的单日营业额可达到2万多元!看着计算机上那一行闪光的数字,我欣喜若狂。

 

如果我再努力一把,争取每天都能够超额完成扫码任务指标的话,那我成为代理之后,每个月的收入至少6位数+!这可比操盘手一个月从牙缝里挤出的2000块多得多,简直就是一夜暴富啊!

 

但是,这种暴富的梦只持续了一天,第二天早上,我的上级就气冲冲地来教训我了。

 

我的上级,萍姐。目前是俱乐部的初级代理,40岁左右,离异单亲妈妈,做过美甲师,经人推荐进了俱乐部,曾经在俱乐部的帮助下实现一个月暴瘦20斤的目标,月业绩可以达到5000块左右。

 

萍姐刚进门,就直接拿着手机气呼呼地冲到我办公桌面前,一顿数落,“小陈啊,你是啷个回事啊?昨天你去扫码加的都是些什么人啊?一个二个不买营养餐就算了,咋个个个在我跟他们推销产品之后,都把我拉黑删除了,还骂我瓜娃子、黄脸婆?诶,你扫码的时候有没有跟他们讲清楚哦!”

 

我站在旁边,听着萍姐一句又一句犀利毒辣的数落,我的心里隐隐不痛快。

 

昨天和我扫码的另一个部门同事小燕,她在完成任务指标后,她的上级奶妈不仅请了她吃了一顿火锅,而且还给她发了1000块的红包,鼓励她多多努力,下次争取超额完成指标。

 

可我呢?累死累活跑了一整天,一口水都没喝,求爹爹告奶奶地加了58个人。不仅一个红包没有拿到,而且现在秋后算账,还没有讨到一句好话!还得恭敬地给她说“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尽量避免这种情况!”

 

我的心里莫名地涌起一阵悲哀。

 

                                                                        03

 

同事小燕看我被骂得狠了,趁萍姐走了,就悄悄地溜过来给了我一条士力架,“琴琴,快吃,我看你一大早上都没咋个吃东西,这人是铁饭是钢,别为了一个扫码把自己的身体气坏了,不值得!”

 

刚才还强忍的泪水一下子就不受控制,顺着脸颊流到了紧紧攥着的士力架上,我在心里面暗暗发誓,我陈琴一定要做得比你更好!做得比你更大!

 

收拾好情绪,我和同事小燕又拿上了行当,挤着地铁来到了天府广场,打算今天在这里扫码。

 

还没有支好摊,一个戴着红袖套的大妈直晃晃地向我们冲来,直接一脚踢翻了我们的小摊,凶神恶煞地指到我们,要我们搞紧拿上我们自己的东西走,说这里不允许摆小摊摊,从事任何私人的商业活动。

 

人生头一次遇到这种被人驱赶的情况,我是又害怕又恐惧,想骂人的话一瞬间全部梗在了喉咙口,只能狼狈地在一群人的注视下,快速地捡起小摊摊,和小燕匆忙离开。

 

在负一层的某个长椅上,我战战兢兢地拨通了萍姐的电话,小心翼翼地跟她说明了这边的情况。

 

没想到的是她直接泼妇一般地在电话那头开始怒骂,“你这个娃娃,啷个这点儿小事都做不好喃?被赶了,不晓得动哈脑壳换个地方再扫码啊!你是不是木鱼脑壳,不晓得开窍啊!我不管,今天你至少给我完成50个指标,否则,你就别回俱乐部了!看到你都心烦!”

 

等我挂断电话,小燕开始替我不平,说我做的已经很好了,萍姐那个吃人血馒头的人意见还那么多,真的是不可理喻!

 

虽然说萍姐在这件事情上处理的语气和态度让人反感,但是我还是信任和感激她的。所有的工作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要一步步慢慢磨练,才会慢慢成长。

 

                                                                      04

 

经过了前头的驱赶事件,我和小燕在挑选下一个地点就学乖了。专门打电话询问了一下朋友,“有没有合法摆小摊的地方”,他建议华阳步行街,所以我和小燕就急忙坐地铁赶了过去。

 

步行街上午的人少,下午反而人还有点多,我和小燕就在离公交站台不远的步行街口子那里,支了个小摊。

 

因为昨天的扫码风波,这次我专门挑女性下手。相对于男生来说,女性更在意身材和美丽,所以她们在游说下冲动购物的可能性大,消费金额也高。

 

万万没想到的是,女性的防备心理实在太重,无论你怎么跟她解释,怎么拿证据给她看我们是经营合法、正规的直销商,她都不会同意扫码!更有甚者,直接威胁我们,“你们再这样,我就直接报警,说你们恶意骚扰我!”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我们的任务指标只完成了10个,而且忙碌了一天的我们,滴水未沾!想着还没有完成的指标,我硬是急得嘴巴冒泡,心急火燎的!

 

深夜十点,我和小燕在步行街清算今天扫码的人数,发现今天我和她加起来一共没超过30个。

 

即使今天努力了,却还是没有达到目标,如果以后天天都这样,那我对这个行业还有啥子奔头呢!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房东特意找到我,说之前和我合租的租客退租了,他的押金之前也没给我,全是我在垫付,如果我要继续住下去的话,下个月要给全额……

 

之前我任性的离职,原公司干脆不给我发我上月的工资,现在我的裤兜里,加上卡里面的钱,总共不过1000多块。助理是没有工资的,我每天要吃饭要跑扫码业务,折算下来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我仅剩的1000块连10天都支撑不了……

 

看着对面小区亮起的光,我莫名想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再加上今天一天所受的委屈,转过身和小燕在街口的一角抱头痛哭。

 

                                                                   05

 

深夜,我拨通了在国外工作的妈妈的电话。

 

“妈,我最近辞了工作,现在在一家直销营养餐的俱乐部里面做助理。那个,我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想让你给我打点钱,我想加盟俱乐部,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培养自己的人脉,我所卖出的东西的钱都会算在我头上……”

 

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小姨说要开办一个心理学网校,从我这里借了2万块走,之前我出国前给你留的2万,今天让你小姨全部取起走了……妈妈现在人在国外,也帮不到你……”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是怎么也想不到我小姨会赶在我之前借钱开网校。我知道她反对我做这行,可是她根本就没必要这样对我啊!

 

背后被人放冷箭,我的心凉飕飕的。

 

本想着家里不给我支持,创业无果了,可小燕这时候却找到我,给我说她朋友刚借了一万五给她,如果我要加盟俱乐部的话,她就把钱借给我,利息没有,只是挣到钱记得还就行。

 

说实话,我和小燕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实在搞不懂她为什么如此信任我,也许是我和她在扫码过程里共患难所建立的革命友谊吧。

 

而且在我即将要因为给不起下个月房租,被迫搬出来时,她无私地收留了我住在她租住的房子里,虽然是一个小小的沙发,但是这比露宿街头,当个乞丐可好多了。

 

下午,我和小燕在俱乐部全体员工的见证下,付了加盟费,正式成为了俱乐部的实习代理,可以培养自己助理和人脉,。

 

那一刻,全体俱乐部的人为我们起身站立鼓掌,我和小燕在掌声中相拥而泣。

 

                                                                    06

 

我成为实习代理,每天的工作就是和小燕在俱乐部听着各种高级代理的课,认真做笔记,然后编辑高大上的朋友圈,灌着一些鸡汤,营造一种积极美好的氛围,发展下线。

 

俱乐部有规定,每发展一名代理,根据她加盟费的多少,会分一笔提成到介绍人身上。

 

除此之外,我每天还要惯例地询问朋友圈每一位女性,近期有没有减重的计划,如果她们表达出明显的意向,这时候我就要费尽三寸不烂之舌,诱导她们购买我的营养餐。

 

我诱导她们买的越多,所以我挣得也越多,随之而来,业绩累加,我会慢慢从实习代理升级到初级代理,接着是中级代理,然后是高级代理……

 

越往上爬,话语权越多,你所获得的总公司的福利的权利也越大,甚至在清算年终业绩时,你超额完成任务的话,会有额外的年终奖奖励。

 

刚开始,我浑身都是力量,即使每天被人拉黑怒骂,我也不会气馁,工作状态达到完美。

 

可日子一长,再蠢笨的我也发现了俱乐部的问题。

 

按照等级来看,泉姐是俱乐部的老大,也是俱乐部唯一一个高级代理。萍姐和奶妈次一点,是俱乐部的中级代理。可从业绩来看,整个俱乐部的业绩就属奶妈最多,泉姐最少,可是折算下来,奶妈拿到手的提成竟然不到2万,而垫底的泉姐的提成竟高达5万。

 

我私底下问过奶妈原因,奶妈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温柔地说,“傻孩子,后头你就慢慢晓得了。”奶妈的话弄得我一头雾水。

 

                                                                        07

 

8月份,俱乐部推出一个 “满减满送”的活动,为了提高我的业绩,我每天不仅在朋友圈连续刷屏多条消息,而且晚上和小燕还会去人流量大的地方扫码、派发传单。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我自己扫码购买了一些闪光的气球,如果你扫码的话,我就会免费送你一个,一人仅可以领一次。

 

有了免费物品的加持,我扫码任务完成的很快,没一会儿,我准备的50个气球就送完了,扫码指标也完成还有超。

 

回到家已是深夜,而之前加我的人看到了我朋友圈的活动,有些心动,开始询问我怎么进行购买,弄到凌晨时分,我一共卖出去6000块的营养餐,提成约莫可得2250元。在努把力,可以冲到5000块!

 

怀揣着这样美好的梦想,在活动期间,我认真而充满干劲。截止活动结束时,在同期的实习代理的业绩里,我位列第一,整个俱乐部位列第四,排在泉姐的前面。

 

等到结算提成的那天,我特意起了个大早,化了美美的妆,挑选了一件美丽的连衣裙,为的就是在上台领取提成和额外的奖金时,能够更加上镜和美丽。

 

可是,我错了。最终的结果还是泉姐第一,而我到手的提成仅仅只有1500块!

 

“这咋个可能!我明明是第四的!按理来说,我该得6000多块的提成,你们咋个算的?”我找到泉姐,愤怒地同她理论。

 

“你是实习代理,而之前你是萍姐的助理,所以按照规定你的提成是要转到萍姐底下,所以你拿1500块是应该的,这是公司规定的。”泉姐微笑地说着。

 

“公司规定?你是在睁眼说瞎话!公司的规章条例我看了那么多遍,没有看到有明确规定说实习代理的提成该转入上一级代理的头上,你这明显就是黑吃黑!”我越说越激动。

 

泉姐的笑脸一点点撕裂,她渐渐控制不住表情。

 

萍姐适时地出来打圆场,“小陈啊,年轻人做事说话莫切那么冲动,既然泉姐是这个俱乐部的总负责人,说话总是对的,你也莫去想了,下次多努力吧。”

 

我倔强地不想走,还想跟她理论,可奶妈和小燕两个人使劲把我拉起走了。在楼下公园的长椅上坐着,语重心长地给我谈心。

 

“小陈啊,我晓得你是个能干的娃娃,但是你始终还是才出社会不久,经验不足,难免也就不晓得这里面的门道。你上次还问我为啥子业绩高,提成不多吗?就是和你同一个原因。”

 

“我在这个俱乐部呆了也快三年了,这里面的人啊,我也算是看得七七八八了,我也不甘心就这么被她们算计,可是有啥子办法呢?人家总是会以各种理由和借口来堵你的嘴。我喃,也看开了,这个月做完,我就走了,太累了……”

 

其实,我也意识到泉姐不是个好领导,她有着热情敏锐的生意头脑和口才,但是她却心胸狭隘,极端的利己主义者。

 

                                                                       08

 

接下来几个月,我在俱乐部是越来越待不下去了。

 

客户的订单会莫名其妙被截胡,出去扫码会有人莫名其妙跑过来冲我吐口水,骂我是瓜娃子,时不时还会听到有些人在背后说我闲话……我心头清楚,我被针对了。

 

刚开始我还可以淡定地去面对,可后来愈演愈烈,她们撕破了脸,当着我的面说坏话。私底下我多次和奶妈说这些事情,奶妈叹了一口气,劝我还是退出俱乐部,她怕我再待下去会受到伤害。

 

原本我还是很犹豫,纠结要不要退出,因为公司规定,因私人原因退出俱乐部,概不退加盟费。可我没想到的是,泉姐问都没问我,强行把我踢出去了!

 

我愤怒地找到她办公室,被她以一句“俱乐部投票决定的,不是我个人的意思”堵了回去!本来还想理论,可泉姐直接叫外面的男性代理,架着我往门外走。

 

“砰”的一声,我就被关在了门外。

 

此时此刻,我就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给别人做了那么多嫁衣,却被扫地出门。这种巨大的委屈,夹杂着愤怒、无奈、不甘……我在门外嚎啕大哭。

 

平心而论,我是真的热爱这份事业,所以我很用心地在对待它,可是付出了再多的真心又怎样,到头来我还是被人赶出来了!我真的是满腔的不甘心,满腔的愤怒,可这就是社会,这就是现实,我有什么办法呢?

 

之后,我还是不甘心,通过小姨的帮助,联系到一名律师,询问追讨我加盟费的办法。

 

律师告诉我,在加盟时理应会签协议,留有资料文件的。可是因为我的过度信任,并没有签署相关的协议书,只是口头协议,而且我和对方的转账记录也因为我换手机而被销毁,所以,通过法律来追讨回钱,是没可能的。

 

小姨听后,摸了摸我的头,安慰我,“这社会就是这样的,你才出社会没好久,被骗是正常的。这7500就当是买个教训,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踏踏实实地工作,不要去想些一夜暴富的梦……”

 

听着小姨的声声安慰,我埋在她胸口放声大哭。

 

后续:

 

2018年11月份,小燕给我发来微信:“俱乐部的泉姐被查出来逃避缴纳税款数额较大,被判处一年的有期徒刑,补交税款之后还要缴纳2万的罚金。”

 

俱乐部因此也解散了,剩下的众人不知道去哪儿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