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谋面的舅舅。

鱼小七 2月前 ⋅ 131 阅读

从我记事开始,我就知道我有一个非常优秀的舅舅。只是儿,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舅舅的样子。

小时候,我被姥姥带到农村抚养,像是个泥猴子一样天天上蹿下跳的。

一日阳光正好的午后,我终于在老屋破旧的大镜子后面看到了一张有些儿泛黄的照片。好奇的我小心翼翼的从镜子后面拿出来了照片儿仔细的端量着照片上人的模样。

还是小屁孩的我并不会什么华丽的形容词,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小哥哥真好看,要是他能跟我玩就好了。听到门口大门的响动声,我赶紧将照片又给放回了镜子后面。

担心被家里面的长辈知道了我在家里面又不老实了,会教训我一顿儿。 那张儿照片是我对二舅舅最初的记忆。

一、

姥姥是家里面的老大,姥姥的妈妈因为小时候生病烧糊涂了脑子,做事不大灵光。家里面的大小事务都要靠着姥姥来操持,成年身高都不到一米五的姥姥常说,小时候她够不着锅台总是要搬个大凳子站着才能做饭。

因为还要照顾下面的弟弟妹妹,又要到粉丝房里面干活,虽然姥姥很聪明,脑子很灵光。 在姥姥的舅舅好多次说要带姥姥去读教会学校的时候,姥姥的爸爸都不同意。姥姥一直儿害怕她很威严的爹爹,自然儿也就没有去成教会学校。

但是,姥姥的心里面从此埋下了学习的种子。终于,在姥姥21岁的时候,国家号召识字念书,姥姥可以在干完活的中午放弃午休到村头小学念识字班。 在识字班念书认字的姥姥格外的珍惜这次儿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成绩也总是在同批学生之中遥遥领先。

姥姥的舅舅常去办公室看姥姥的成绩,很是欣慰的说:“大曼儿念书好啊。在读两年,就能当小学老师了。也可以教书认字了。” 那个年代,念过书的人很少。尤其是在农村,读过几年私塾就可以进到学校里面当老师。尤其那个时候,老师被看作是“臭老九”,“下九流”的营生。

姥姥的爹爹自然是不会同意一直儿把家里面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姥姥去做教书先生的,强制要求姥姥念完第一期识字班就不准再去了。

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给她兄弟多做几双鞋底子呢,姑娘家家的抛头露面的,也不是个长久的事情。

姥姥的求学之路,又一次儿的被自己的爹爹给堵上了。只是儿,姥姥的爹爹却没有想到,虽然给自己利落能干的大闺女截断了求学路,无意之间又给大闺女打开了另一条路。

当时儿,负责教学的老师就是姥爷。

姥爷比姥姥大九岁。相比较姥姥而言,姥爷可是从小在蜜罐里面长大的。因为是独苗。姥爷的爹娘从小就很宠爱姥爷,在不重视教育的农村,竟然一直儿坚持让姥爷念书。

姥爷写的一手好字,不管是什么字体都能够信手拈来,就像是刻印下来的一样儿。

那时候的姥爷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妻子去世。

姥爷喜欢上了聪慧能干的姥姥,而且儿很快的到姥姥家里提了亲,如愿的迎娶了姥姥。 所以儿,虽然是二舅舅,但却是姥姥跟姥爷的第一个儿孩子。

二舅舅出生于1957年4月29日,生二舅舅的那一天儿,姥姥在似醒非醒的时候,觉得自己在一处儿大河里面,只有身下的一块板子在撑着自己让自己不至于掉落在滚滚的河流之中。姥姥仰面很舒服的躺着,却觉得身上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抓自己一般儿,一抬头看到了一条儿小龙在抓着自己的肚子。小龙发现有人盯着自己的似乎,非但没有害怕,反而还很高兴的看着姥姥,爪子又抓了几下姥姥的身体。

姥姥一下子惊了过来,正眼的一瞬间。二舅舅肉呼呼粉嫩嫩的小手就是在抓着姥姥的身体。在那个缺东少西的年代里,小孩子生下来都丑的不像样子。只有二舅舅,一出生就水灵灵的一副儿样子,很是讨人喜欢。村里面的人都夸赞着还是小婴儿的二舅舅将来长大一定是个美男子,又说姥姥好命。这孩子一看就聪明。

也有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看着粉嘟嘟的二舅舅说:“这么好看的孩子,我活了这么多年了,都没有看到过几个。 怕是这孩子是有什么来头啊。孩他娘啊,你可得给孩子照顾仔细喽!” 姥姥给二舅舅起了个小名叫“锁琴”或许就是有这一层含义在里面吧。

随着二舅舅渐渐地长大,小模样越发的清秀好看了。果然,二舅舅从小就聪慧过人,不管是什么东西,一学就会。还很懂事,村子里面的男女老少没有一个不喜欢二舅舅的。 跟二舅舅相比,三舅舅过于顽劣,一点儿都安静不下来。天天在村子里面惹事。四舅舅呢,又太过内向,从来都不在街上出现,男孩子玩的活动他都不参加。

经过了几年的婚姻生活,姥姥姥爷这对小夫妻也褪去了刚开始时的甜蜜。姥姥要强的性格展露无遗,同样,姥爷懒散安逸的性格也同样展示出来了。除了有文化姥爷不喜欢任何一项劳动,也不愿意去做会计这类的工作。只想做“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闲散大姥爷。

可是,两个人都不是什么有家底的人。根正苗红的下贫农出身,不干活,就喂不饱家里面这些儿张嘴吃饭的孩子们。被生活压迫的喘不过气来的姥姥经常跟姥爷吵架,期望姥爷能出去劳动下,分担一下家里的困境。

姥爷是个窝里横的,不但没有体恤姥姥的辛苦。反而儿跟姥姥对骂了起来,每次对骂起来,都把家里面破旧的盆盆罐罐不值钱的家当都搬出来摆在家门口的小河边,互相叫着对方的小名骂着。 二舅舅时不时的就能看到这样一场“大戏”,在那时候,家里面的孩子一个儿接一个的出生。穷的家徒四壁的,也不会有多余的心思去关爱孩子。

在二舅舅莫名其妙的发热昏睡不醒之后,姥姥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抱着二舅舅看病吃药,可是,病看了药也吃了。二舅舅不但儿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 村子里面的人建议姥姥去找附近村子的那个神婆子问一问,是不是二舅舅遇见什么事情了。

姥姥依言去找了那个神婆子 ,神婆子一算就跟姥姥说: “你这个孩子是观世音菩萨座下的最喜爱的童子。是偷偷跑下凡间历练的。 你跟你老公总打仗,观世音菩萨发现自己的童子不见了,还在人间受惊吓。在往回召他呢。” 姥姥不想二舅舅就这么没了,赶紧问化解的方法。

神婆子告知了姥姥“偷梁换柱”的方法,并嘱咐姥姥 ,那心一定是要用金子银子打造的。 姥姥赶紧回家托人做了个小纸人,并把自己随身带着的两块“袁大头”送到了铁匠铺子里面化成了水,打成了一颗小小的心。 然后在第二天黄昏的时候走到二里地外的那颗古树下面,将这个小纸人放进了古树的肚子里面。

然后转身不去看古树,天黑之后,姥姥跟亲戚沿着往日二舅舅玩耍的地方,不停的喊着二舅舅的小名。让二舅舅赶紧回家。 做完这件儿事情之后,二舅舅果然不发烧也不昏睡了。

只是儿,二舅舅全身上下的皮肤整个脱落了下来,就像是动物蜕皮一般的儿,整块完整的手脚人皮褪了下来。 里面是一层完好的新皮,全身上下褪完皮的舅舅终于是醒了过来。

听村子里面老人说,二舅舅没蜕皮之前的灵气在蜕皮之后消失了。聪慧依然,只是全身上下的灵气不见了。

二、

在那个贫穷的年代,教育并不是主要的。家家户户的孩子上学年龄都在十岁左右,二舅舅在上学之后,成绩一直是稳定在班级第一的位置。不光是学习,各方面的发展都非常的优秀。

同班同学里面,有几个儿顽劣的男孩子是一家的,不爱学习,调皮捣蛋总是挨老师的批评。时间久了,对总是受表扬的舅舅就不太友好。

在一次儿放学的途中,有两兄弟拦住了二舅舅,要教训下二舅舅。混乱之中,二舅舅也打了其中一个儿男孩子一拳儿。

本来,孩子们之间打打闹闹的事情是不会惊动家长的。 可是儿,这两兄弟的爹娘是村子里面有名的不讲理,看到自己的孩子受伤,不由分说的找上门来,跟姥姥讨要说法。没有问清楚缘由的姥姥,拿起来平日里干活的棍子就好一顿的揍二舅舅。 挨了打的二舅舅跑出了家门,姥姥送走了那家人就忙着地里的活计去了。等到了晚上还是没有见到二舅舅,也并未在意。

家里有七个孩子等着吃饭,也是没有心思去面面俱到的照顾到每一个孩子。等到想起来去找二舅舅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了。

那时候的天气已经是初冬了,二舅舅从家里面跑出去的时候只穿了一个单褂子,小裤衩,还光着脚丫子。夜里又下了一场雨。 等到村里人在村口的麦秸跺里面找到蜷缩成一团儿二舅舅时,二舅舅已经是浑身滚烫,高烧不止了。这一次儿的高烧,二舅舅烧坏了心脏儿二尖瓣。身体变得孱弱起来。

等到二舅舅到了考大学的年纪,因为当年的政策原因。像是二舅舅这样的农村孩子是没有资格去参加高考的,没有书读的二舅舅身体不好,也不能去地里面干活挣工分。 二舅舅就自学了手艺,又出去到外地学习了缝制衣裳。做点手工活补贴家用。

妈妈说,二舅舅特别的聪明,又心灵手巧的。同样的一块布料,到了二舅舅的手里面,做出来的衣服裤子不光是板正贴合,还能在多处块布条来给人家留着以后儿缝补用。

二舅舅平日里除了做衣裳,就是看书听广播,懂很多事情。在听到国家要搞活经济的,二舅舅很大胆的开办了缝纫机班,在十里八乡里面同时开班授课,教授缝纫机的使用以及衣裳的裁制。 直到现在,我们这个小城里面,还有的裁缝师傅是当年二舅舅的学生。

姥姥说,那时候家里面 可热闹了,村子里面的空房子都要出来给学员们当宿舍住了。 在大家学成之后,各自做生意的时候。

二舅舅又从青岛进成衣,搞批发。别人都是先拿货后给钱,只有二舅舅这里是先给钱,后拿货。 成衣也是先交钱,排着队做。即使是这样,家里面的布料还是很多。大家都信任二舅舅的手艺,宁愿等时间也要让二舅舅给做。

有什么新奇的衣裳,二舅舅先当模特穿在身上。只要二舅舅这个衣架子一穿,大家也争相模仿起来。

那时候,姥姥出门,腰板都挺得特别值。见到姥姥的人都夸赞姥姥有福气:“你家的儿子,不光是人长得好,帅小伙子。手艺也好,做的衣裳就是个衣服架子。” 还有不少大姑娘明里暗里的追求二舅舅,到姥姥这里帮姥姥干活。

三、

在我们这个县级市第一次开“万元户”表彰大会的时候,二舅舅是我们南乡唯一一个儿万元户,也是整个县级市几个万元户里面年纪最小的。

县长亲自接见了二舅舅,还奖励了二舅舅一台大金鹿自行车。在有钱、有自行车票都买不到大金鹿的年代,拥有一辆大金鹿自行车就相当于现在的劳斯莱斯了吧。

供销社亲自将挂着大红花的自行车送到了村子里面,二十岁出头的二舅舅意气风发的接过了自行车,在全村男女老少羡慕的目光中将金贵的大金鹿自行车骑回了家里。 年轻有为的二舅舅这下更是炙手可热了,年纪相仿未婚的大姑娘蜂拥而至。

在别的姑娘都给姥姥干活的时候,有一个儿姑娘别出心裁,不顾那时候男女有别的说法,每天都出现在二舅舅的眼前。家里面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先送到二舅舅跟前,陪着二舅舅干活。

终于在一大群姑娘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我的二舅妈。

,结婚之后的二舅舅单独盖了房子,搬出去单过了。房子就在距离姥姥家不远的地方。妈妈说,站在二舅舅的平房上就能看到三舅舅家。 那时候三舅舅也结婚了,还有了女儿。

一直儿都很喜欢孩子的二舅舅格外的疼爱雪慧姐姐,每次老远的看到雪慧姐姐总是张开手抱着雪慧姐姐,给雪慧姐姐各种好吃的好玩的。陪着雪慧姐姐玩耍,幼小的雪慧姐姐也很爱黏着二舅舅玩。 有的时候睁开眼就嘟囔着要去找二大爷玩。

喜爱孩子的二舅舅一直儿都没有自己的孩子,成为了全家人心中的一个遗憾。不是二舅舅不会生,是二舅妈一直儿用各种理由不生孩子。 二舅舅疼老婆,也没有着急要孩子。

二舅舅因为小时候生病烧坏了心脏,时不时的就要到镇医院去住院一段时间,调养身体。妈妈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她经常到镇医院拿二舅舅吃的营养药。

二舅舅的好人缘在镇医院里面也很快的展现出来了,作为一个病人,不但能跟病友打成一片儿。跟医生的关系更是融洽,俨然的成为了一个儿镇医院的编外人员。 在二舅舅二十七岁的中秋节那天,医生告诉二舅舅明天就可以回家看八月十六的大月亮了。二舅舅还很高兴的跟在病房探望自己的母亲和妹妹,也就是我的妈妈开了句玩笑。

直到二舅妈拿着两块月饼跟一小瓶罐头到了病房看望二舅舅,妈妈跟姥姥才从病房离开。那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妈妈跟姥姥两个人一个多小时才走回家的。刚要准备休息的姥姥跟妈妈听到大门口有人不停的拍打着门环,两个人出门打开了们。

来人是镇医院的人,虽然是骑着车子,但还是一脸大汗,在深夜来人语无伦次的话语之中。姥姥跟妈妈还是听清楚了事情的缘由,姥姥的天塌下来了。 时隔这么多年了,已经八十九岁的姥姥想起来当时的情景还是忍不住的悲伤哭泣。

原本在她面前生龙活虎的儿子,已经变成了一脸青紫,没有了呼吸的冰凉的躯体。 二舅妈也没了踪影,连同消失的还有二舅妈带来的罐头跟月饼。

后来,我询问妈妈,当年为什么不报警呢。把二舅妈给抓起来啊,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 妈妈也是神色严肃,眼神里充满了失望。

村子里面的人虽然是有些儿小摩擦,但总体上都是质朴善良的。农村人没见过什么大世面,那个年代也没有什么维权意识,加之被巨大的悲痛裹挟着,错过了捉拿凶手的最佳时机。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二舅舅已经火化下葬了,火化的时候还是大炉子,几个人的骨灰混在了一起儿。也查不出来什么了。

在二舅舅的生前,村子里面就有风言风语,二舅妈跟同村的一个儿男人眉来眼去的。只是儿,单纯的家人们都没有在意这些儿风言风语,也葬送了二舅舅的生命。

二舅舅下葬那一天儿,村子西南头一片红光。红光之中,姥姥看到了二舅舅笑容满面的跟自己打招呼,走向那片儿红光,回到了天上。 我一直儿都对这个事情持质疑的态度,总认为是老老妈妈她们看错了。问过了村里面的老人们,都对这个事情记忆深刻。

我也觉得神奇不已,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无法解释的。 二舅舅可能就是现在大家所说的“童子命”吧,在这个人世间历练一遭儿,又回到了天上·······

四、

我们这里过年的时候,都要请族谱,然后男人们到坟头请祖先们回家过年。在二舅舅去世的那一年的春节,三舅舅请完了老祖宗。大家聚在一起吃年夜饭的时候,才三岁的雪慧姐姐指着摆着贡品的那张桌子,高兴的喊着:

“二大爷回来了,二大爷坐在那里吃饭呢。 二大爷你陪我玩啊。奶奶,二大爷不理我。”

全家人都吃惊的看着还是小娃娃的雪慧姐姐,执着的指着根本没有人做的贡品桌子脆生生的喊着二大爷。在我们当地有这么一个说法,小孩子七岁之前是有天眼的,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七岁之后天眼关闭了,就变成了普通人了。

那时候,三岁的雪慧姐姐看到了二舅舅回家过春节。让大家都很震惊,为了不吓到年幼的雪慧姐姐,姥姥让三舅舅将雪慧姐姐抱离了那个屋子。并嘱咐三舅舅在族谱上写上二舅舅的名字。 原本二舅舅太过年轻就去世,是没有资格上族谱的。但,大家还是把二舅舅的名字写在了族谱之上,跟老祖宗们团聚了。

二舅舅离世的时候,妈妈还是个十九岁的大姑娘。我自然是一次儿都没有见过二舅舅,但是儿,从大家的嘴里,我听到了一个鲜活的二舅舅。

前些年儿,从来没有做梦的妈妈跟姥姥不约而同个的梦见了离世以久的二舅舅。二舅舅笑着对她们说,自己现在在广东做官,这是要去北京开会。想念家里,就回来看看。 还嘱托姥姥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好身体。然后匆匆的离开了。

梦醒之后,姥姥跟妈妈都对广东有了很深的执念。在我读书跟大学毕业之后,还多次儿让我到广东游览,期望能偶遇到转世之后的二舅舅。 在我这里,二舅舅是个十全十美的人物。

四舅舅说,二舅舅的脾气特别的好,从来没见他对谁发过脾气跟谁红过脸。我温润的性子,像二舅舅。不像是妈妈跟其他舅舅们火爆的急脾气。

三舅舅说,二舅舅很爱我们这些儿小辈。要是活着,看着我们,一准给我们宠到天上去了 。

妈妈说,二舅舅脑子活泛又很爱家。弟弟妹妹们谁有了难处,他一准帮忙。按照二舅舅的能力,现在一定是个知名人士,我们这些儿小辈跟在二舅舅的身边能学好多东西。

动漫电影《寻梦环游记》里说过:“真正的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当一个人被活着的人彻底的遗忘了,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在世界上消失不见了。”

二舅舅,虽然我从未见过你。但是看你照片,听你的故事,就已经是让我感受到了一个儿可亲可爱的你了。有你这样一位儿舅舅,我感到很幸福。 谢谢你,二舅舅。你来到我的生活之中。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