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脚印里的那场灭门案

狸猫 17天前 ⋅ 113 阅读

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前夕,我家附近(昌平和海淀交界某镇)的xx苑小区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命案。这场案子里看似只死了两个人,但却直接毁了四个人的未来,断送了一个家。

而我之所以对这件案子印象很深,有三个重要的因素:

其一,这件命案是在邻居的众目睽睽中发生的,其血腥、暴力和残忍程度让人震撼;其二,案情背后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其三,案件发生的第七天夜里,我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那时大概是夜里3、4点吧,上完厕所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往涉案的那栋楼看一眼,结果路灯下有一个接近2米高、穿白色衣服、带着尖尖帽子的人在有频率地原地跳动。刚开始我以为看错了,反反复复盯了好久。突然,一阵战栗爬上心头,赶紧跑回卧室睡觉去了。

闲话少说。下面我就讲讲这件案子的经过。由于事件已经过去十多年,且大家都知道案发那年的情况比较特殊,这一类乌鸦新闻都被按住了,所以网上目前找不到任何有关的报道。但如果有心人从我上面的信息中定位到了这个小区,可以去问问,此事此情确有发生。

当时是一个白天,“壮劳力们”都上班去了,老头老太太们百无聊赖地聚在墙根下聊天,碎碎叨叨,十分吵。突然,一阵女人撕心裂肺的求救和惊呼声传来,窗根一下子静了。我们这群正放暑假的半大孩子以为是谁家吵架,正待得无聊,夺门而出就要去看热闹。

而就在我们走出单元门的一刹那,边上的自行车棚传来“哐啷”一声巨响。只看见一阵土像云彩一样腾了起来,那土不知道为什么又黄又红,像是有血的雾。 模模糊糊中一个女的捂着脖子慢慢站了起来,脸色惨白,衣服上都是血,脖子上有个黑乎乎的洞。

我们一看,这女的就是五楼的X阿姨啊,她怎么变成这样了!平时特别泼辣、爱吵吵嚷嚷的一个人,现在脸色惨白,不住朝我们看。看得出来她整个人十分慌张,想和大家说什么,但嘴唇动了几次也没说出来。

大家都还愣着,楼上又跳下来一个人,他看起来比阿姨摔得更重,整个人歪歪扭扭、一瘸一拐地好不容易站起来,猛地就把X阿姨从2米高的车棚顶推到了地上。

“拦住他!拦住他!”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哀嚎。原来X阿姨的妈妈也在家里,透过窗子看到眼前的一幕吓坏了。喊完这一句,老太太转身就往下跑。

这事可不行。小院里住的都是车间的老同事,普普通通打架不管也就不管了,但这眼看着都要出人命了!几个膀大腰圆、头发不那么白的大爷赶紧喊住车棚上的男的,他满脸血,也不动,就在那儿站着。后来有人认出来,那人就是阿姨的丈夫X叔叔,但因为当时他的整个脸都扭曲了,我是实在没认出来……

“嗨,都是家里人,干嘛动那么大火呢!”

“就是的,打坏了还不是你心疼啊!”

大家七嘴八舌地劝架,但X叔叔一动不动,眼睛只死死盯着地上正在残喘的X阿姨。

几个老太太以为事态平息了,就想去把阿姨拉起来,但这时X叔叔一声大喊,也跳到了(其实不如说是跌到,他的脚已经摔断了)地面上。大家这才看见,他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羊角锤。突然,X叔叔就像发狂了一般,使劲用羊角锤尖的那面凿向阿姨的脖子!

有人想围过去救人,但都被X叔叔发现了,他非常痛苦地说:“今天这事儿是她给我逼急了,你们别管。我不伤害你们,但你们谁要不让我出这口气,我就杀了谁!”

有人开始偷偷报警,楼上X阿姨的妈妈也终于一瘸一拐地跑下来了。

到楼下后,阿姨的妈妈立刻冲上去撕打X叔叔,但X叔叔就像预谋好了一样毫不犹豫,一锤子抡到老太太的太阳穴上,直接把她掼倒在地。血在很短时间内就流满一地,老人身体不住抽搐,明显是不行了。回过头去,X叔叔继续“处理”X阿姨的尸体,等警察来的时候,他已经把X阿姨的整个头斩了下来。

X叔叔见了警察,躲也不躲,警察特殊时期不好开枪,只能拿着盾牌和他对峙。我们闲杂人等统一被安置在马路上。其实我特别想回家,感觉都吓麻木了,转头看看小伙伴们,基本也都是出神的状态。但院里的动静太大了,我们不听也得听。

X叔叔的声音接近哭喊:“我和你们说个事,你们要觉得她们该死,就把我放了,要觉得她们不该死,就把我抓走。”

无论如何杀人都是不对的。但为了安抚X叔叔的情绪,警察假装同意了这个条件。

其实X叔叔肯定也知道自己没有好果子吃了,嗓子打颤地讲了起来,大意如下:

他和X阿姨九几年就结婚了,两个人是同事,家境也差不多,按说是很门当户对的,小日子有滋有味,非常幸福。

但后来工厂改制了,必须要下岗一批员工。当时有规定,两口子不能同时下岗,厂里必须留一个,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就把岗位留给阿姨了。但X叔叔毕竟学历不高,又有一定年纪,在外面混了几年也没挣着钱。

久而久之,阿姨和她妈妈就对X叔叔有了不小的意见,特别是阿姨的妈妈,极力劝阻女儿离婚,也不许两个人有孩子。有一段时间,老太太甚至住到了小两口家里,两人晚上一同房,她就要大闹。所以X叔叔直到2006年左右,才求动了阿姨和她妈妈,有了自己的儿子。

他本来以为有了孩子,自己多努力,X阿姨就会和他好好过日子了,却没想到,孩子也成了X阿姨和她妈妈传承仇恨的媒介。母女俩经常对不到两岁的孩子说X叔叔坏话,在孩子面前戳着脑门辱骂X叔叔,甚至不让孩子叫他、把孩子送到亲戚家住不让X叔叔见。

就这么又凑合了半年,阿姨意料之中地出轨了,母女俩一合计,就决定改嫁。其实这么长时间,X叔叔也看开了,反正过不到一起去,不如分开好。阿姨和老太太、X叔叔本来聊得很顺,但阿姨和老太太看他什么都同意,竟然当场追加了条件:男方净身出户,孩子必须跟母亲,每个月男方必须支付抚养费3000元(在零几年,这个数对于蓝领来说基本就是整月工资)。这一下,X叔叔的情绪终于崩溃了。

“你不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吗?我死也不让你们好过!”

后来听人说,X叔叔的最后一个要求是看一眼孩子,看完后他把锤子一扔,自己朝警察走了过去,伸出手乖乖让人拘捕了。

不知道X阿姨和X叔叔后悔不后悔。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