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见过面的哥哥

喵小主 4月前 ⋅ 273 阅读

从小到大每当遇到一个好久没见的长辈时,他们除了关心我以外,总是会问一句:“你哥还没回来啊?”而我呢,早已习惯的回答:“没有。”尤其是到春节过后走亲访友的时候,他们也总会问这个问题,有的时候是问我,有的时候是问我妈妈。然后他们还会安慰我妈妈说:“没事,你闺女一转眼都这么大了,以后肯定出息。”他们口中的这个哥哥,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面,我只知道我有个哥哥而已,虽然知道他们在关心我们家,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从妈妈的表情里我也能感受到,每每提起这事她心里都很难受。

从妈妈那里我知道,哥哥的眉眼和妈妈长得很像,个子不是很高,黑黑瘦瘦的,“不过有人在外面碰见过他,好像他现在挺胖的了吧。”这是一个十五年没见到儿子的妈妈口中的原话,满满的心酸和无奈。以前她从来不会主动跟我讲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只在她和邻居或者亲友聊天时了解了一些。但从我到县城读高中再到北京城里念大学,每次我回家的时候妈妈开始和我讲一些哥哥的事,比如他长什么样子,他性格怎么样,小时候都干过什么事,在我还不记事他还在家时我们是怎么相处的。我能感觉到,妈妈是在期盼我在外面的某一天能遇上我哥哥然后把他带回家。在我高中时,家里新翻盖了房子,其中一间次卧床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不及收拾,一次我放假回家,妈妈和我商量:“要是你哥回来了,你能不能先跟我和你爸睡,让你哥先睡你的屋?”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因为眼前这位母亲真的看起来很可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儿子盼回来却时时刻刻为他准备着一个温暖的家。就像我初中的时候,那时候家里很穷,一次妈妈把几条破毯子拿去加工,回来看见她怀里抱着的是两条新毛毯,其中一条给我用了,另一条被好好地放在柜子里。可过去了一两年,哥哥还是没有回来,这条毯子才被妈妈拿出来用。

小时候妈妈和爸爸总吵架,当时我以为是因为他们感情不好加上两个人脾气都很火爆,属于一点就着那种,在和妈妈的闲聊中,她不止一次和我说过:“要不是舍不得你,不愿意你过没有妈妈的日子,我早就不和你爸过了。”随着我慢慢长大了,我逐渐意识到,妈妈因为哥哥的事多少是对爸爸有怨的。我和哥哥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妈妈是在丧夫后经人介绍嫁给我爸爸的,也就是说我爸爸是他的继父。妈妈和她的先夫一起做一些小生意,一家人的生活本来很美满,但突然有一次发生了意外,赔了很多钱,结果妈妈的先夫不堪重负上吊自杀了,留下了根本就不识字的妈妈和正在上初中的哥哥。那时妈妈在村子里挨家挨户敲门给人下跪借钱来填补亏空,可有些心机不纯的人知道我妈妈不认字就拿着假借条管我妈妈要钱,本就是嫁给外村又不认识字的女人能怎么办呢......好在当时哥哥已经初中了,并且在借钱时就做好了账本,用账本堵住了那些骗子的嘴。也许从那时起,哥哥意识到他该做一个男子汉来保护妈妈,为妈妈撑起这个家。在妈妈嫁给爸爸以后有了我,爸爸本就是一个脾气不好还不会说话的人,有了我以后,在这个负债累累的家里,他对哥哥更是苛责了,对于身处叛逆期的哥哥来说,怎么受得了一个外人对自己指手画脚没一句好话。在他考上大学以后爸爸本不想让他上学了直接打工赚钱养家,但在妈妈的坚持下,还是借了钱准备供他上学,但从他出去上学后就再也没回过家。开始邻居都说他这是青春叛逆期赌气呢,过阵子就回来了,可没过多久,就连电话也联系不上了,直到春节过年他也没回来,那一年我还在上学前班。过年时有很多邻居来家里安慰妈妈说:“他准是赌气呢,想在外面挣大钱出息了再回来。”

就这样,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五年……他就再也没出现过,久而久之,我已经不再算他已经有多少年没回来过了,只是有时候会听妈妈提起:“今天是你哥生日,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外面过的怎么样。”“明年就是你哥本命年了。”偶尔她还会赌气的跟邻居说:“他没准早就死外边了!”但她对亲生儿子的思念,谁又能体会呢?

刚开始的几年,每次春节妈妈都会因为哥哥的事哭一鼻子,然后做一大桌子菜给我和爸爸,她自己根本就不怎么吃,谁都能看出来她心里的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过年她也不再哭了,出门时也能和邻居说笑了,别人问起来她也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了。可总有那么一段时间,她就静静地躺着,一言不发。直到去年过年的前一天,妈妈接到了老姨的一个电话,说我哥联系了亲戚家的一个哥哥,还问了我家现在过得怎么样。但我哥说不让把联系方式告诉我们,否则他就换号,不知道是不是还不愿回这个家,我想,可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家了吧。从电话里,我妈知道了哥哥他现在过得很好,有稳定的工作每月挣得工资也很可观,妈妈一边听着电话一边哭。但我知道,这次眼泪不同于往年,多少是带有开心和欣慰的吧。不知道是因为妈妈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安稳了些所以做菜的心情比较好,还是由于我知道哥哥有消息了心情有所放松,反正这次的年夜饭我们一家人吃得格外香!

其实我也一直期盼在未来的某一天,我的手机突然收到一个微信好友申请,或者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或短信,然后发现,屏幕的另一头是那个陌生又熟悉的人。虽然我不记得你长什么样子,你到底为什么离开家,但我依稀记得小时候我喜欢骑在你肩膀上让你带着我跑来跑去,我记得即使小时候家里很穷,但是你每周还是会在生活费里省出一部分给我买零食。我曾在收拾家中抽屉时发现爸爸写的一封信,看起来已经很旧了,上面没有地址,没贴邮票。信中内容大概是他知道他自己有时候脾气不太好,也知道你为这个家付出很多,他想告诉你,妈妈很想你,妹妹也很想你,能不能回家看看。也许在这么多年里虽然爸爸嘴上一直什么都不提,但心里一直在为你的事感到自责吧,明明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但还是写了这封没有地址的信。一家人的亲情是永远割舍不断的。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