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空地的保护神

冯阳子 4月前 ⋅ 140 阅读

 

      有人说我走过了可可西里走过了羌塘却不愿别人来,当了婊子又想着立牌坊;有人说我矫情,去了趟青海西藏,净化了心灵,成了环保人士了?说得都挺对,没有来这一趟,还真不知道自己矫情又虚伪,还真不知道三江源的生态这么脆弱,还真不知道有那么一群英雄不被世人知道。

       其实,我没告诉你们在哈拉湖边有老百姓帮着部队看营房,一个月换班出去一次,今年雪大在里面待了两个月差点断粮,但部队的营房物品无一丢失和损坏。也没告诉大家,在罗布泊几个小兵把我们拦下来,好话说尽就不准下道,严格的执行命令。没告诉大家在玉珠峰大本营,海拔5100米,有哥们长年生活在哪里,很少下山,我都不敢问他有没有家人,山下检查站一家人男男女女大大小小就住在帐篷里,保护着我们的生态。还没有告诉你们,在羌塘我认识和了解了肩负保护12万平方公里的自然生态重任的羌塘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他们和盗猎者斗争,气恼又解救着非法穿越者。

        我也有很多不想说,比如在青藏公路的两边在罗布泊的深处有很多的垃圾;比如在可可西里经常会看到车辙开向无人区的深处;比如在羌塘,有148名工作人员守护着我们最后的空地,守护着世界的第三极普若岗日冰川,他们平均年龄不到30岁,在海拔5100米的地方冒着生命的危险工作,却只拿着每个月2000多元的薪水甚至没有三险一金的基本保护。

       再看一路走来写的游记,没有一丝的骄傲,甚至觉得很羞愧,大多数的图片经过处理展现出来的都是最美好的一面;文图中无不暗示自己多么了不起,敢于打破生活的常规,敢于走出去看世界。结果所谓的勇气在真正的英雄面前不值一提。

       我是崇拜英雄的,因为一路走来,有了机会去见识和认识他们。因为索南达杰很多人知道了可可西里知道了藏羚羊知道了这个英雄的群体。但是很少人知道在羌塘也有一位英雄——罗布玉杰,他也是为了保护野生动物保护我们的生态,在同盗猎者的搏斗中壮烈牺牲。也很少有人知道,在罗布玉杰身后有一群90后的英雄践行着“我们的家乡我们保护”的理想,忍受着完全不对等的付出与收益,甘于清贫用生命去捍卫脆弱的生态。

      很多人因为《七十七天》、《北方的空地》等影视文学作品对无人区心生向往,甚至有的人来到羌塘一心求死,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对社会资源的不负责。保护区的朋友告诉我,每年他们需要解救很多的人和车,而他们自己的车辆却连最基本的绞盘都没有,一旦陷车他们都会有极大的生命危险;保护区没有信号,天气反复,一些徒步和弃车的穿越者,只需要一晚上就会真正的面对死亡,他们的工作是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非法穿越者的生命。而得到的是媒体对穿越本身的推波助澜,对他们的困难和危险视而不见。

        城市和这里仿佛是两个世界,仿佛有着两套价值观,但面对他们我感到无地自容。当他们笑嘻嘻的说起自己上次解救穿越者在无人区逛了六七天回家老婆都不认识了;因为陷车在海拔5000米几天自救,终于在第四天脱困,差点壮烈牺牲;骂到上次保护的野牦牛转身就顶他们的车;只害怕棕熊,在野外只有它有能力吃掉他们。我感到极大的震撼,想想动辄十几台几十台越野车穿越的“探险者”“征服者”其实真没有值得骄傲和怀念的,他们的行为显得幼稚又可笑。如果我们这些外来者能真正去认识无人区,我们能做到严格遵守国家的法律,不去挤占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能不留下任何的垃圾,进而能为我们自己的生态为保护生态的英雄们做些什么,我认为这才是值得骄傲和怀念的。希望我下次能以志愿者的身份再来到这里。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